菠萝网目录

无限之主角必须死 第179:“金镖”对金镖!

时间:2017-10-07作者:憎恶屠夫

    “瞧好了!”王钰伸手便掏出了三枚金镖,一抬手,便射入了旁边的墙上。

    按照他所说,他的这些金镖其实只是些钢镖,为了美观,才在外面镀了一层铜,其实根本不是金的。

    那三枚飞镖齐刷刷地没入了墙中。

    虽然说这旅店有些老了,墙都是木头制成的,但是能将飞镖打入实木当中,也需要相当的力量。

    而且难得的是,这三支镖的宽面都是平行地面的,落点也连成了一条直线,齐刷刷的。就连没入的深浅也是一致的,显示出他对力量和准度也有很好的把控。

    梅海道人看了,也拍手叫好,道了一声好!

    王钰自然脸上颇有得色。

    高先达本以为他的叫好是要认输了,谁知道梅海道人毫不在意,脸上仍是懒洋洋的。他一伸手,也掏出了三支金镖来。

    他的这些金镖可都是纯金打造的,非常的沉重。按理说,他不应该缺钱。就这样的飞镖,不算打造的工艺,就是本身的金子,随便拿出去,都够寻常人家活一年的了。

    但是他为了打造这样的飞镖,平时宁愿忍饥挨饿,过着清贫的生活,可到了战斗的时候,却能够大把地往外甩,真是相当的奇怪。

    只见梅海道人一抬手,那三支金镖也齐刷刷地没入了墙里。而且他的镖非常准确地挨着王钰的飞镖,离王钰的镖非常的近,但是却没有碰到,难的是也是呈一条直线。而且没入的深度也与王钰的镖深浅一致。

    就好像在王钰的镖下面,完美地复制了三支镖。

    他用的可是纯金的镖,手法、力度都不一样,但是竟然能做到和王钰的钢镖刚好一致的效果,而且距离尺度掌握得这么好,自然是更胜一筹。

    高先达似乎突然明白了,只有在武道上有着极致追求的人,才能做到这样的事情。

    王钰脸上一红,知道对手比自己棋高一着,但是以他骄傲的心性,哪肯轻易认输,便对梅海道人说道:“咱们再比一次。这次比接镖!”

    玩暗器到了一定境界的人,不但打暗器的手法很讲究,接暗器的手法也很重要。而且随着水平的增长,讲究的东西也越来越多。极为考校功夫。

    高手们最初讲究的是双手打镖,双手接镖,后来便要讲究使用的暗器花样频多,不重样的,再到了最后,便开始讲究飞花摘叶皆可伤人。

    传说蜀中唐门有一招漫天花雨的暗器功夫,使用起来,满天都是不同类型的各类暗器,非常的厉害。

    而且使用暗器速度也要非常的快,手也灵活,给人以眼花缭乱的感觉。所以用暗器成了名的人,一般外号都叫什么“千手大将”之类的。

    王钰用暗器并不拘泥于飞镖,于是他又玩了一手,说道:“既然仙长如此厉害,我敬仙长一杯酒。”

    他端起了一杯酒,却不喝,伸手一扔,那杯酒平平地便向梅海道人飞了过来。

    杯子本身在空中旋转飞行,但是路线呈一条直线。这本身没什么难的。难的是杯中还有满满的一杯酒,被王钰扔出来之后,竟然没有一滴飞溅出来。

    这就不单是飞镖的手法了,还得依赖他的一手好内功。

    他的混元一气功虽然没有修炼到顶,但是也已经修炼出了真气。不同性格的人,修炼方式也不同。即使练相同的内功,修炼出的真气也未必相同,使用方法自然也是不同的。

    高先达的真气就好像乒乓球一样,旋转中充满了破坏力,但是王钰的真气却能定住酒杯中的酒,凝而不溅。

    “好功夫!”高先达在旁边拍手道。

    “应该说好酒才对!”梅海道人在一旁补充道。他面对王钰飞来的酒杯,这次都没用手来接,只是一张嘴,便将那杯子咬住了。而且杯中的酒,依然是一滴没有撒出来。

    梅海道人一仰头,将那杯酒全都倒到了口中。

    “好酒,好酒!”梅海道人说道,“那么我也来敬少镖头一杯吧!”

    说着他给自己也斟了一杯酒,向着王钰一比,说了声请,然后竟然将整杯酒泼了出来。

    这一杯酒,在空中的时候竟然也是凝而不散,并不是飞溅的酒液,而仍然保持了一杯酒的完整性,只不过外面没有了酒盅罢了。

    若是想接这一招,恐怕只能用嘴接了。只要沾手,难免淌得到处都是。但是如果用嘴接的话,王钰的舌头能不能承受的住这其中蕴含的真气攻击呢?

    王钰便有些犹豫,坐着的凳子向后蹭了一步。

    他,接不住。

    这已经不是暗器的比拼了,这是内功的比拼。他的内功强度并不虚,但是却不知如何对付这液态的攻击,技巧上输了一筹。

    毫无疑问,这一阵,又是梅海道人赢了。

    可是这杯酒液还在空中飘着,并没有落下,若是这么下去,王钰非得被泼得满头满脸都是,难免落得个狼狈的下场。

    这时候只见一只大碗停在了王钰的面前,将那酒液一下子抄了进来,然后端了回来,笑道:“咱们比试归比试,可不能浪费酒啊!”

    说话的自然是高先达。

    他也看出了王钰防不住这一招。就算是他自己,也防不住。

    好在高先达喝酒时不习惯用小盅,早就已经换上了大碗,这一碗喝干了之后,还没来得及续杯呢。他的反应速度也不慢,于是他直接将碗递了过来,碗一翻就接住了那杯酒,至少没有伤到王钰的面子。

    王钰满脸通红,手下意识就摸在背后的鱼鳞紫金刀之上。

    高先达右手轻轻地按了他一下,说道:“都是自己人,喝酒,喝酒!”

    王钰一下就醒悟了过来。另一方面他确实是佩服梅海道人的本事,这回也不敢轻慢了。他的态度恭敬了许多,按照高先达的要求,规规矩矩地跟梅海道人喝了几杯。

    梅海道人也逢酒必干,没有什么架子,说道:“早就听说金镖将胜老英雄的武功盖世,贫道也自愧不如。你还年轻,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可没有你这么好的本领。”

    他这么说便算是捧了王钰两句,给王钰留了个面子。

    他们两个都曾是高先达的手下败将,高先达自然也不用跟他们比什么。有他在中间维护,接下来倒也好谈的多了。

    三个人聊了些武林掌故,边吃边喝,倒也非常尽兴。一直聊到深夜才睡。(未完待续。)

    ://..///35/35821/.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