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限之主角必须死 第120章:天地会这是势在必得啊!

时间:2017-10-07作者:憎恶屠夫

    高先达说话很客气。 .tw.是啊,我武功低微,要是给你们天地会丢人了怎么办?

    陈近南当然不会没有想过高先达会提一些条件。他微微一笑,对高先达道:“茅大侠师承江北泰州五虎断门刀,虽然不是大派,也算是个名门正派。您的武功若说是二流的话,那么又有谁敢称一流高手?”

    高先达只是微微一笑,并不答话,只等陈近南的下文。

    陈近南道:“不过所谓武功之道,原本并无高下之分。所谓高手,还在勤学苦练和见多识广。我这有本小册子,是我这些年来武功的心得,茅大侠若是不嫌弃,便拿去吧。而且我天地会的帮众遍布大江南北,其中好手如云,茅大侠随时可以与他们切磋一番。”

    高先达接过那小册子,翻了翻,上面果然是陈近南所记述的武功心得。只不过暂时还不能使用。

    陈近南又道:“至于帮规的话,我天地会广招天下英雄,倒也不拘小节。茅大侠为人向来光明磊落,享誉江湖。以您的侠名,只要不是犯下大奸大恶之事,都可以不受帮规约束。”

    陈近南这便已经是仁至义尽了。为了招揽高先达,开出了相当优厚的条件。高先达说不当香主,就给了个更高级的红旗香主;高先达说要武功,就给武功;说自己性格闲散,便可以不受帮规约束。

    高先达看周围那些香主的面色似乎都有些不善了,看样子自己要是再不给面子,气氛就会很尴尬。

    高先达连忙拱手道:“哎呀,总舵主您这是说的哪里话啊,茅十八一切服从总舵主的安排,为了反清复明的大业,愿效犬马之劳。”

    陈近南哈哈大笑,拖住了高先达的手,带着他到香堂前,对着祖师爷万云龙的牌位,念述了帮规,行了入帮礼仪。

    高先达当着大家的面,给牌位上了香,跪下磕了头,又跟着陈近南念了盟誓,喝了血酒,把手续做了个全套,便算是天地会的一员了。

    陈近南又将高先达带了出来,给青木堂和西金堂的众人介绍了一下。

    青木堂的人大多数都跟高先达熟络了,知道高先达是替他们报仇的大英雄,以为高先达便会是新任的香主。他们对高先达的呼声倒是很高。

    不过陈近南说了,茅大侠现在另有要事在身,不便出任香主一职,但可以常在帮中走动,特任命为红旗香主。青木堂暂时仍由原副帮主李力世担任,主持工作,管理堂中一应事宜。便算是将他的职位扶正了。但是在这期间,如果有什么要紧的事情,无论大小,都可以找茅大侠来商量。

    李力世一直在帮中担任副帮主一职,对帮中的大小事宜非常熟悉,人脉也好。关夫子断了一臂之后,便也失去了竞争力。

    最强的竞争者退出之后,自然没有人反对李力世上位。虽然有人怀疑李力世的武功不行,但是若是遇到了解决不了的事情,不是还有茅大侠呢嘛!

    他们对高先达还是有点盲目的崇拜的。

    陈近南又安排了西金堂的新任堂主,也是他们帮中能够震得住的老人,他们堂中自然也没有什么反对意见。于是整个天地会的环境一片皆大欢喜。

    既然人选已经定了,陈近南便又招呼香主级别的人进内堂开会。高先达自然也有资格参加,除了十把香主的座位,一把总舵主的座位,还有人特意在总舵主的旁边为高先达加了一把椅子,以示其地位的尊贵。

    陈近南也不是第一天到达了,之前已经与各香主商量了过了各堂在各自省份内的进展情况。不必再次询问,这次之所以又要重新开会商量的主要原因是,沐王府最近大举进京,不知要做些什么。

    古代消息闭塞,天地会这就算是消息灵通的了,沐王府一到京城,便被徐天川发现了踪迹。只可惜徐天川与白氏双木聊得不是很开心,关于谁才是正统的事情吵了起来,最后还在天坛约了一架。要不是高先达出手相助,徐天川或许就会吃个大亏。

    不过现在虽然面子上过得去了,但是本质的矛盾仍然没有解除,尤其是不知道这些人大举进京是要做什么。

    高先达听这些人分析了半天,也分析不到点子上,便咳嗽了一声,道:“昨天发生了一件大事,不知道众位是否知道。当朝一品大员,掌銮仪卫事大臣瑞栋昨天遭到刺杀,只可惜没有成功。”

    这件事情搞得满城风雨,九门提督和顺天府都活动了起来,带着兵丁出来抓人。他们要是没听说过,才怪了。

    家后堂香主马超兴是个消息灵通的人,他竟然打听到了一些消息,道:“原来如此!这件事我倒是有些消息,只是没敢往这方面想,可是听说刺客是吴三桂的人啊。”

    高先达道:“马大哥果然消息灵通,但是这消息却未必准确。只是这瑞栋是朝廷派去迎接吴应熊的迎接使,平素也没做过什么坏事,不知道吴三桂刺杀他为的是什么呢?难道是想让儿子送命?”

    “你是说……”马超兴若有所思地道。

    “为什么偏偏沐王府的人来了,刺客也来了呢?”高先达问道。

    “一定是这样了!”陈近南拍手道,“人都说茅大侠是个粗人,没想到粗中有细,竟然能想到这其中的关节!”

    高先达道:“我也只是觉得巧而已。现在街头巷尾已经议论开来了,虽然传言中大多有夸大的成分,但是坊间的传闻终归是有一定依据的。若不是前几天和徐大哥一起跟沐王府的人过了几招,打死我也想不到这儿去。”

    他将责任推到了传闻上,意思便是:若是出了问题,你们可别怪我。

    陈近南道:“虽然比较凑巧,但是这件事终归还是要再派人去调查一下。”

    高先达又道:“总舵主,我有句话不知该怎么说好。”

    “你说就是。”陈近南道。

    高先达道:“不管这件事是谁做的,终归是想挑起朝廷和吴三桂的不和。然后借朝廷的手,杀掉吴三桂的儿子吴应熊。朝廷虽然可恶,但是最可恶的还是大汉奸吴三桂。沐王府为了这个目标,不惜动用全部实力,我们不如帮他们一把……”

    “你的意思是?”陈近南问道。

    “我想组织一批人手,去行刺吴应熊!”高先达道。(未完待续。)

    ://..///35/35821/.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