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限之主角必须死 第119章:平生不见陈近南,就称英雄也枉然!

时间:2017-10-07作者:憎恶屠夫

    高先达领了旨,从宫里面出来。 w w w . v o d t w . c o m

    因为任务的变更,吴应熊一下子从被刺杀对象变成了被保护对象。但是需要嫁祸的这件事情依然不变,所以系统提示,如果能够完成任务的话,算是完成了两次攻略任务。

    这是一件好事,难度增长不大,但是奖励翻倍。而且面对敌袭的时候,高先达的2000名士兵也能够派上用场。

    高先达决定回府里,和王钰、三斤重新商量一下对策。

    他在往家走的路上,来到了天桥附近,便想起来天地会总舵主陈近南来到了京城的事来。

    他前天的时候,答应了徐天川过来拜访,结果昨天因为遇见了刺客,所以耽误了。

    他反正现在没有什么要紧事,便到天桥上找了徐天川。

    有了那天晚上的帮忙,他与徐天川已经认识了,倒也不用再对切口了。徐天川便将他带到了天地会新的藏匿地址。

    天地会不愧是个专业组织,成天更换藏匿地点,安全意识很强。这也是他们到现在还没被剿灭的主要原因之一。

    高先达现在还不是天地会的一员。虽然他和青木堂的成员们都颇为熟悉了,但是总舵主来了,还是要规矩一些。

    高先达在门外等着,由徐天川前去通禀。没过多久,便有人迎了出来。

    那人是个一副文士打扮的中年书生,看似文弱却精气内敛,分明是一个武功高手。

    他走到近前,抱拳拱手道:“茅大侠,久仰大名。幸会幸会。”

    看周围人对他恭敬的模样,高先达哪还能猜不出他的身份。高先达不敢怠慢,也是回礼道:“总舵主的大名才真是如雷贯耳。有道是‘平生不见陈近南,就称英雄也枉然’,小弟我今日得见总舵主,终于可以称得上是英雄了!”

    陈近南连忙道:“茅大侠太过客气了!这传言只是江湖上的朋友们捧场,说我陈近南做事公道,不至于结交匪类罢了,并不是说我陈某有何德何能。”

    高先达道:“我茅某就是敬佩总舵主您行事高义!我一直想见您一面,今日终于得偿夙愿,实在是欢喜的很啊!”

    高先达说着哈哈大笑。

    陈近南连忙说:“我对茅大侠也是倾心得很。外面不是说话之所,让我们进屋慢慢聊。”

    高先达便跟着陈近南进了内堂。

    屋中也坐着不少人,李力世、玄贞、风际中等几个青木堂的骨干,其他的人高先达都不认识。

    陈近南便给大家一一介绍。这些人都是天地会座下各堂口的香主,在江湖上也都是鼎鼎大名的人物。

    不过青木堂的尹香主和西金堂的香主都被刺杀了,现在依然没有人替补上来,所以位置是空缺的。

    这些香主们之前也听青木堂的众人介绍了情况,并且知道了高先达刺杀鳌拜的行为,对他都是非常的佩服,于是一个个跟高先达拱手施礼,态度都非常客气。

    高先达也一一还礼。

    他们坐下聊了会儿闲天,陈近南便问道:“茅大侠,既然大家认识了,我也不多说些绕弯子的话了。当年青木堂的众人在尹香主的牌位前起誓,说谁若是能杀了鳌拜替他们报仇,便认谁做他们的香主。不知您意下如何……”

    高先达一听,连忙摇头道:“我茅十八只是一个粗人,何德何能敢做香主?李大哥、玄贞道长名声也大,武功又强,对堂里的兄弟们也熟悉,这香主的位置还是让他们来坐吧。”

    陈近南道:“茅大侠何必谦虚,若论名声、功绩,还有谁能比得上您刺杀鳌拜的功劳?若说武功的话,茅大侠一身五虎断门刀的功夫享誉江湖,又有谁敢多问?难道是瞧不起我们天地会不成?”

    说到这里,旁边的香主们也都跟着附和了两句。

    高先达连忙摇头道:“不是我瞧不起贵会,而且天地会替天行道,反清复明,我想加入还来不及呢。只是这香主一事,确实万万不可。现在大家恭敬我一句大侠,但是在此之前,我不过是个打家劫舍的土匪罢了,难登大雅之堂。哪能带领一众英雄呢?而且我闲云野鹤惯了,行事也不多思量。您若是让我天天带领着众兄弟们活动,恐怕会坏了总舵主的大计。”

    “原来如此。”陈近南点头道。他似乎已经和众位堂主们商量过了,高先达不肯做香主的情况。见高先达态度坚决,陈近南看了看其他人,其他人对他点了点头,他便对高先达提出方案二。

    “既然茅大侠不愿负担管理责任,我们也不勉强。但是我们还是希望您能够加入到天地会这个大家庭中来。”陈近南说道,“我们希望能延聘您为我会青木堂的红旗香主,平日里不用统率本堂兄弟,但是职司却在香主之上,是我会中仅次于总舵主的高位。还希望平日里青木堂有事的时候,您能多加以援手。”

    高先达一听什么“红旗香主”,便知道陈近南这是在忽悠人了。

    陈近南见高先达不愿意接手青木堂的烂摊子,便给他许了一个高位的虚职,目的还是为了将他拉拢进天地会,日后刺杀鳌拜的功绩便是天地会的了。他们也好名正言顺地跟人家出去宣传。

    不过这并不完全符合高先达的利益。

    高先达现在已经入了朝廷的阵营,就算在天地会中混了个身份,且不说任务冲突的问题,他依然需要用功勋来兑换各种奖励。

    但是现在的高先达根本拿不出功勋来,如果有的话,他早就去内务府王老公公的仓库里兑换了,还用找章老三打什么新材料盔甲?

    所以高先达道:“承蒙总舵主抬爱,小弟恭敬不如从命了。还不过却还有两个疑虑,不得不先说出来。”

    陈近南道:“请讲无妨。”

    高先达道:“我向来独来独往惯了,平素也有些恶习。我怕我难免会违反贵会的各种条条框框。而另一方面,我虽然侥幸刺杀了鳌拜,但是单以武功论的话,在江湖上顶多算得上是个二流角色。若是有人问我:鳌拜是你杀的吗?我还能回答是趁着鳌拜伤重,侥幸为之。可若是人家问我:天地会的红旗香主武功就这么差吗?我可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未完待续。)

    ://..///35/35821/.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