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限之主角必须死 第59章:老爷子,我娶她还不行吗?

时间:2017-10-07作者:憎恶屠夫

    高先达带着三斤离开了鳌拜的府邸。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一众侍卫知道高先达是惹不起的主,所以虽然他将鳌少保新纳的妾给带了出来,也没有任何人敢多管闲事。

    灭火的事情,就已经够让他们操心的了。

    至于鳌拜府里的两本《四十二章经》会不会因为一场大火毁于一旦,高先达完全不关心。他对宝藏没什么兴趣,如果那两本书真的毁了,也只能算是王钰的运气不好了。

    三斤对于高先达特意来救她一趟的行为也颇为感动,出来之后,他便半带调侃地说道:“瑞大人,我干爹曾经许诺将我嫁给您为妾。你看,今晚月色不错,我要不要跟您回家?”

    高先达抬头看了看天,心说:“今天月黑风高的,哪天色不错了!”

    高先达一方面是因为今晚做了这么多事,确实有些累了,另一方面则是因为看到三斤的时候,心里总是不自然地想起她用匕首划掉别人小弟弟的血腥画面。

    高先达虽然明知道三斤绝对不会这么对自己,而且即使动手他也不惧。但是他依然有些感同身受的感觉。具体反应就是:蛋疼。

    所以高先达在克服自己的心理阴影之前,就不打算对三斤下手了。

    高先达便将三斤送回了南怀仁的府邸。

    他只字不提他杀了鳌拜的事情,只说自己光顾着救人来着,没有追上鳌拜。不过方才鳌拜已经被反贼包围了,想必难以逃出生天。所以还请南大人放心。

    南怀仁见高先达竟然从火堆里面将自己的干女儿救了出来,以为他真的是对三斤产生了深深的情愫。所以当即打了包票,一定要让三斤改嫁给高先达。无论鳌拜是生是死,他就是豁出去悔婚,也要将她嫁给高先达。

    高先达只得婉言道:“这件事情不着急,回头看看再说吧。”

    三斤却在旁边补刀道:“爹,这已经不是悔不悔婚的事情了,人家瑞大人是嫌弃我嫁过一次呢。这种事情哪好再提?”

    老头还以为高先达果然是嫌弃三斤嫁过一次了,当时便老泪纵横。谁知道,高先达却并不是嫌弃,而是有点害怕。

    高先达见这场面,哪还能在拒绝下去了,眼看着南怀仁对他的好感刷刷刷地往下掉,再这么下去,高先达估计就别想再从他这换任何东西了。所以他连忙道:“不嫌弃,不嫌弃,等过些日子,风头过了。我便正式迎娶她过门。”

    “这还差不多。”南怀仁破涕为笑。三斤也一脸的娇羞。两个人对高先达的好感度,又都绿了回来。

    高先达这才放下心来。

    南怀仁一高兴,便又张罗下人们做菜,他要和高先达好好地喝一杯。

    和南怀仁喝酒问题倒还不大,高先达可是再也不想跟三斤这个酒疯子喝酒了。那真是来多少死多少,完全不是她的对手。

    所以高先达连忙借口明天还要当差,眼看天就快亮了,要抓紧时间回去休息一会儿为理由,仓皇逃离了现场。

    高先达心里还有些犯嘀咕:“如果连跟一个女人拼酒的气势都没有,那么即使娶回去,也别想解锁什么新姿势了。”

    高先达骑着马,从南怀仁处,抄了个近道往自己的私宅赶去。这条近道要经过一条闹市区,若是白天,来往的行人颇多。撒不开马力,他倒也不爱来,但是到了晚上却是无碍。高先达一纵松风,松风便撒开了蹄子,狂奔了起来,倒有点踏云御风的感觉。

    高先达骑着马,耳朵却没闲着,这时候就听见不远处有人大声叫嚷的声音。

    这是半夜,除了鳌拜府上救火的水龙队,还有谁会在那里大声叫喊呢?高先达侧着耳朵听了两声,似乎听见了鳌拜和茅十八的名字。

    若是没有这两个名字,高先达就只当是有人夜宴,喝多了撒酒疯,就不会再理会了。可是一听到这两个名字,高先达的好奇心就来了。反正离着不远,便顺着声音奔了过去。

    那声音来自于一个隐蔽的小院子,顺着胡同东拐西拐的,总也找不到路径。而且院子套院子,不少院门都已经关上了。

    高先达便借着助跑,向上一蹦,手搭上院墙,然后沿着院墙寻找。

    这样一来便容易多了,没过多久就找到了声音的来源。

    高先达在墙头上就地蹲下,进入了潜行状态,在那静静地观察。

    在下面进行讨论的不是别人,正是天地会的群雄们。

    他们似乎是追赶鳌拜不上,终于放弃了,便回到大本营来,正在商量着下一步的对策。

    关安基的胳膊被王钰砍掉了一根,李力世则被鳌拜打折了胸骨,伤到了肺部。

    两个香主候选人现在都身受重伤,身上缠着绷带,瘫在凳子里,没什么精神。

    旁边站着玄贞道人、风际中等一众天地会的帮众。其中青木堂中高先达见过的一批人站在一起,而另外一批高先达不认识的人,则自己围成一堆。两帮人虽然都是同一阵营,但是也有各自的规矩。

    崔长山和施泽邦也在这里。不过他们看样子也受了伤。施泽邦是用拳头硬拼王钰的鱼鳞紫金刀,现在拳头上打着绷带。而崔长山则是衣服的肩膀处透着血迹,估计是伤在了肩膀。他们两个对王钰一个,都没赢。现在脸上不怎么好看,站在边上一言不发。

    这些天地会的帮众们此时正在激烈的争论,其中主要的内容自然都是关于刺杀鳌拜失败的。另外一帮人并不认识茅十八,方才见高先达与青木堂众人打了个招呼之后,就带着鳌拜跑了,都觉得是青木堂的人在放水。

    玄贞和风际中是见到了高先达出手攻击鳌拜的,倒还帮着高先达说话。但是一些武功不济,尤其是没有亲眼见到当时场面的人,不免有些阴谋论者。

    青木堂的崔瞎子之前因为和高先达争论过,一直看他有些不爽,便在那里大声说道:“谁知道他是不是和鳌拜串通好了的?明着说是攻击他,其实却是将他救走了?”(未完待续。)

    ://..///35/35821/.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