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限之主角必须死 第44章:这个女人不寻常!

时间:2017-10-07作者:憎恶屠夫

    高先达虽然酒量还行,但是他确实不是三斤的对手。 w.vo.com

    高先达自己本身的酒量也就在一斤白酒上下,若是只喝啤酒灌大肚的话,则能喝得多一些。但要是掺着喝的话,就比较容易醉。

    高先达练出了真气之后,再加上那条能增加酒量的裤子,酒量有所大涨,所以玩了一阵子,啤酒加白酒喝了一大堆,很是开心。算来啤酒能喝了3个大扎,白酒也有两三斤的样子。

    可是即使这样,他依然不是三斤的对手。

    三斤虽然号称三斤,但是看样子,她并不是说自己只能喝三斤,而是指自己喝三斤之后什么事情都没有,跟没事人一样。

    她在喝第一杯酒的时候,就已经是两颊绯红,面赛桃花了,结果喝了三斤多之后,依然还是之前的状态。行为也没什么变化,说话也不走板。

    高先达到了这时才知道坏了,这回喝酒算是彻底输了。三斤要是跟天地会的那些人喝,没有蒙汗药的情况下,也能把他们全都喝到人事不知。

    可是这时候反应过来就已经晚了。高先达突然之间酒劲儿上涌,就醉倒在了桌上。

    高先达再醒来的时候,便已经是在自家的床上了。看日头也已经是正午时分了。所幸他受了康熙的谕旨,专心筹备鳌拜事宜,近日不用当班,要不然非得耽误事不可。

    “喝酒真是误事啊,话说我怎么喝了那么多?”高先达挠着脑袋感叹道。他现在只能想起来昨天去南怀仁府上喝酒的事情,开始给南怀仁送炸药、手枪的事情倒还记得,再到后来,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就全都想不起来了。

    幸好他内功深厚,康复能力较强,醒来之后,只是稍微有些乏力,没有太过腰酸背疼。

    高先达难免有些后怕,若是在失去意识的时候,遇到个敌对阵营的契约者,自己的小命就要玩完了。

    他叫管家给他弄了些清粥小菜,剥了颗冒油的咸鸭蛋,就着热粥呼噜呼噜地吃着。很快就恢复了体力。

    管家则借着他吃饭的工夫,跟他汇报一下工作。

    南怀仁倒也算够意思。见高先达昨天喝啤酒喝得开心,便派人送来了两桶他特酿的比利时艾尔啤酒。

    他说的桶,自然不是酒桌上的小桶,而是半人高的原酿大橡木桶。即使是拿来宴请,也够高先达喝上一段时间的了。下人们已经先行将酒存到地窖里面低温保存了。高先达虽然刚刚说过喝酒误事,但是在听到有好酒送来之后,便又有些酒虫上涌,连忙叫下人用小桶灌了些上来。他倒了一杯用来佐餐,剩下的装进了手表当中备用。

    但是这次南怀仁送过来的就只有酒,没有其他的东西。高先达感觉好像差了点什么,但是因为昨晚喝断片了,一时间又想不起来了。

    另外一件事就更有意思了,说是少保鳌拜大人今天要纳妾,通知百官同喜同贺,将帖子也递到了瑞府。

    听到这,高先达就皱了皱眉,道:“他不是称病在家吗?怎么又要纳妾?”

    “据说是要借机冲冲喜。”管家说道,“而且鳌大人的情况您还不清楚吗,身体硬朗着呢。他称病在家不过就是找个理由跟圣上示威罢了。别说是生病期间纳个汉妾冲喜了,他就是去骑马打猎又有谁敢过问?”

    按理说,高先达不是鳌拜一党,只要按照规矩送份贺礼表示祝贺便可以了。而且鳌拜这次纳的是汉妾,又不是大婚,甚至比寻常的纳妾还颇有不如。鳌拜虽然年事已高,但是身体仍然健硕,又是位极人臣,家里的姬妾人数已不亚于后宫嫔妃了。所以这更称不上是什么大事了。

    但是高先达现在有心图谋他,便命管家备了一份厚礼,他要亲自去贺喜。

    朝中一半以上的文武官员都是鳌拜的人,六部当中的尚书、侍郎也大多是他安排的,是他把持朝政的好帮手。所以鳌拜放出来纳妾的消息,前来贺喜的人便将少保府门前挤满了。

    大家心里都明镜也似的,知道鳌少保纳妾只不过是走个过场罢了,这是他收取贿赂的好机会。就好像他前不久刚刚过完的五十五岁大寿一样。

    所以前来贺喜的官员上的礼单都颇为丰厚。和其他的官员相比,高先达的官衔并不算高,也不是鳌拜的亲信,他送出的礼单虽然在他看来已经很贵重了,但是和那些被鳌拜提拔起来并且手握实权的官员们相比,还是显得颇有些寒酸。

    所以,高先达的位置被安排得颇为往外,甚至都没有进入内堂。和他坐在一起的大多是些外官或者五品以下的小京官,这对皇帝的近臣来说,也算的上是一种侮辱了。

    但是对高先达来说倒是件好事。他正好借机观察一下少保府的内部结构。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鳌拜当然要带着新纳来的汉妾出来跟大家招呼一下。

    他是纳汉妾,不是大婚,所以也没有那些繁琐的程序,主要还是以索贿为主。所以鳌拜也不需要给他的新娘子盖什么盖头,只穿了套喜服就这么带了出来,想跟大家炫耀一下自己汉妾的美丽。

    他在里面敬了一圈酒,聊了许久,这才出的厅来,跟外面的这些寻常官员打个招呼。

    高先达这才看到了鳌拜的汉妾的模样。

    “哎?好面熟啊!好像在哪见过……妈的,不就是昨天晚上南怀仁要送给我的那个嘛!”高先达这时候,因为断片而被封锁的记忆慢慢地弹了出来。鳌拜新纳的这个汉妾,分明就是南怀仁昨天晚上答应送给自己做妾的那个化名叫做林三酒的三斤嘛!

    怎么一天的工夫,就嫁给鳌拜了?他们到底安的什么心?

    高先达心中大怒,但是在这种场合下却不便爆发。一来是这里守卫众多,高先达未必能杀得掉鳌拜。二来,康熙让他以天地会的名义秘密刺杀鳌拜,而不是以御前侍卫副总管的身份去刺杀鳌拜。否则的话,即使成功了,康熙也不得不为顾命大臣报仇。

    所以高先达等鳌拜敬完了酒,便将酒杯往桌子上一撇,怒气重重地离开了少保府,直奔南怀仁的府上去了。(未完待续。)

    ://..///35/35821/.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