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林至尊养成系统 第428章 其情缘

时间:2018-09-18作者:黄翌歌

    如果,她能因此怨怼自己,甚至是憎恨自己的话,或许更好,那样的话,也许不会太受伤,将自己关在房间中,借口需要休息的骆建勋想到。..

    看着骆建勋紧闭的房门,洛桑青站在原地看了好久,最终还是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转身走了出去。

    院门外,一族芭蕉下,只见一个白色的身影站在芭蕉树下,月光透过芭蕉扇叶稀疏的分析,散落在她的身上,显得格外的清冷了几分,手中的那支竹箫,似乎也更显清幽了些。

    “还没有休息?”看到树下的人,洛桑青走上前去问道。

    阮素锦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透过院门看向骆建勋紧闭的房门,眼神平静,好似一切如常一样,只是那双微微红肿的眼睛,和往常的灵动颇有几分不同。

    洛桑青见状,走到阮素锦身边,拉着她到一旁的石桌旁坐下,迟疑了一下,还是问道:“下午的时候,你听见了?”

    听到这话,感觉有些呆愣愣的阮素锦才有了反应,只见她转过头,看了洛桑青一眼,好一会儿,才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眼中闪过一丝落寞的神色,低声叹道:“听见了?怎么会听不见,他不是故意说过给我听的吗?就算是下午听不见,明天,后天,大后天,总会听见的,不是吗?”

    最后的三个字,阮素锦说的格外轻,轻的几乎听不见,如果不是这夜里实在安静,而且洛桑青的武功也不弱的话,怕是真的听不见了。..

    听到这话,洛桑青眼中也闪过一丝复杂,犹豫了一下说道:“你,你不要怪师兄,师兄他……”

    “他只是想要让我,让诗姑娘知难而退,让我们忘了他,忘了这一切,甚至是恨他也无妨,他这么做,只是想要我和诗姑娘,甚至是你能够好过一些,他觉得,他应该将所有的责任都承担起来罢了。”洛桑青话还没有说完,阮素锦便直接开口打断了她的话。

    “你知道?”洛桑青说道。

    “有什么不知道的?”阮素锦轻笑一声,看了洛桑青一眼,眼中是那一如既往的狡黠灵动之色,银铃般的嗓音响起:“难道你不知道吗?我跟你说,你别看这小子,在武功上的天赋高的可怕,就连你我,也有所不及,可是在感情上,他纯属是个傻子,他以为他能够瞒得过所有人,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其实啊,他的演技太差了,差到一眼就能看到出来。小说网..”

    “甚至于,我想要装作不知道,都办不到,傻子,大傻子,笨蛋,大笨蛋。”说着,阮素锦的眼眶就是一红,脸上的笑意也逐渐绷不住了,唇角不住的颤抖,声音也带着一丝哽咽,那隐忍的哭腔,让洛桑青的眼眶也是微微一红,尤其是看着阮素锦的泪水在眼眶打转的样子,更是悲从中来,眼眶一热,眼前也有些模糊了。

    “他以为他是谁啊,是救世主吗?能够主宰一切,凭什么,我和诗姑娘的事情凭什么让他来决定,他又什么资格,如果说,你是他的师妹,你是他的未婚妻,你是他逍遥派的门人,他身为师兄,未婚夫,掌门人,主宰你的感情也就罢了,可是我呢,诗姑娘,我们可不归他管,他凭什么,我们值得什么样的人,凭什么要让他来决定。”

    阮素锦眼泪纷飞的说道,“他只是个胆小鬼,他以为,他和三个人纠缠在一起,就会伤害了其他的两个人吗,他错了,伤害的只是他自己,他害怕了,他害怕遭受良心上的谴责,他退缩了,他从一开始就在不断的退缩,不断的闪避,不敢伤害这个,不敢伤害那个,因此,像个情圣一样,把所有的事情都拦在自己的身上,他以为他是谁啊,懦夫。”

    “真正害怕的人是他自己,真正害怕伤害的人是他自己,我既然敢喜欢,敢爱,敢付出这一颗真心,便是千疮百孔,也是我的事情,与他有什么相干的,他凭什么怕伤害我,凭什么要闪躲,凭什么,凭什么。”阮素锦的声音越来越大,在寂静的夜里,那带着悲戚的质问,好似一道道利剑一样,透过重重屋檐,刺入房间之中,骆建勋的心房之中,让他忍不住捂住双眼,手心之中一片濡湿之感。

    “不是的,阮姑娘,师兄他不是……”洛桑青见状连忙站起来,拉着激动的阮素锦就要解释。

    “不是什么?你不要在为他解释了,难道他逃避的,只是我一个人,只是我和诗姑娘吗?”阮素锦再一次打断了她的话,眼泪值不值的往下流,双眼犹如红宝石一般,锐利红肿,话语之中带着止不住的悲戚。

    “身为女子,你我的心意已经再明显不过了,你且不说,谷主为什么会打破无生谷弟子不得随意出谷的规定,让我来到逍遥派,诗姑娘做了那么多事,如意夫人对他多番照拂,又是为了什么,难道他不知道吗?”

    “可是从始至终,他可曾有过一言半语的表露,他以为,他无法控制自己的内心,不能同时伤害了三个女人,因此,便不对任何一个女人表露心迹,这样,一切没有挑明,就没有伤害了吗,错了,大错特错,这是懦夫,这是胆小鬼,这是逃避,逃避感情,逃避责任,逃避自己的内心。”

    “好了,如今他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了,终于要把这件事挑明了,结果呢,还是在逃避,逃避的结果,就是要让我和诗姑娘彻底离去,让我们去憎恨他,怨怼他,好似这样,他就得到了救赎一样,你说他不是懦夫,那你告诉我,他不是懦夫是什么,他不是懦夫,为什么不敢直视自己的内心,为什么要一次次的闪躲。”

    “这一次,何尝不是拿着你们两个的婚约做盾牌,他以为他是在保护我,保护诗姑娘,他是在保护自己,懦夫,自私鬼,他就是一个懦夫,一个不敢直视内心,不敢去爱的懦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