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医毒妃,王爷尝个鲜 291、凤天澜,你在生本王的气?

时间:2018-09-06作者:大喜

    291、凤天澜,你在生本王的气?

    再加上她只要一想到自己每年上供的那100万两银子,心窝子就疼的厉害。

    自己捐了这么多银子出去,就算占不到容湛的便宜,最少也得享受一下,被服侍的待遇不是吗?

    于是凤天澜便心安理得的让容湛抱着自己,径直走下了马车。

    直到这个时候,她才发现,原来容湛送她来的竟然是帝陵的地宫。

    他们走进了那熟悉的地宫里,水雾蒸腾里面有淡淡的药香弥散。

    凤天澜还没来得及询问容湛带自己到这里来做什么,就瞧见他直接将自己朝着温泉池里一扔。

    “噗通!”

    重物落水的声响。

    凤天澜几乎就是在这毫无防备之下,一头栽进了温泉池里,活生生的呛了几口水。

    “噗咳咳咳!”

    她猛的一阵剧烈的咳嗽,眼泪都快要咳出来了。

    容湛这会儿正眼都没有看她,径直转身,走到了一旁的石架之上,取了一块拳头大小的黑色药快,径直扔在了水中。

    那水花瞬间就被溅了起来,兜头将凤天澜的头发都给打湿了。

    “容湛,你给我够了!”

    方才容湛将自己体内的毒逼出了一些,她身上的剧痛的感觉已经褪去了不少,可是她每当气血上涌的时候那痛感还是会隐隐约约的浮现,灼得她皮肤生疼。

    原本已经说好不生气的她在刚才看到容湛将自己扔进水里的那一幕之后,她依旧是沉不住气了,一双柳眉几乎快要倒竖,怒目盯着容湛。

    “谁给你的胆子直呼本王名讳?”

    容湛转身阔步走了回来,竟是毫不避讳的踩进水中,大手一挥,直接捏住了凤天澜的下颌,强迫她抬头,与自己四目相对。

    那冰冷的气息叫凤天澜心头发颤,可是不知为何,她偏偏倔强的咬着下唇,不肯服输,“你能把我扔进水里,还不许我叫你的名字了,凭什么?”

    若是没有发生寿宴之上的那件事,凤天澜在面对容湛此番不悦的时候,肯定会腆着脸讨好他。

    毕竟在凤天澜的眼底和心中,容湛那可是可以颠覆一切的存在。

    不管是他的颜值还是武功以及在朝廷里面一手遮天的势力,都会让凤天澜十分狗腿,且眼巴巴的靠上去。

    所以之前才会出现她死皮赖脸,万般狗腿的黏在他身边。

    可是昨天呢?

    自己在宫中步步涉险,被柔贵妃威逼,被太后欺压,甚至于被凤千语践踏羞辱……

    那个时候,凤天澜突然觉得自己之前的所有反抗就像是个笑话似的。

    她就像是低到尘埃里的杂草,可以任凭谁都上来践踏。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凤天澜感觉到无无比的沮丧

    不过她也明白了一个道理,在南照想要依靠别人,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她只能靠自己,让自己变得强大,才能高枕无忧。

    毕竟昨天自己涉险的时候,容湛根本就没有顾念到自己曾经为纪皇后动过手术的情分从而出手相助,反而是从头到尾一直冷眼旁观,甚至到最后还不忘要讹去自己的身家……

    而方才容湛将她扔进水里的动作,就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她变得无比气馁和沮丧。

    “你在生气?”

    容湛看着她那倔强的小脸,妖冶的凤眸里有一丝淡漠的光一闪而过。

    她在人前从来都是倔强的,就如同现在这个样子,可是为什么自己的脑海里却还是会不由自主的浮现出她方才落泪的样子?

    不知道是什么,竟将他向来都平淡如水的心给打乱了。

    “我才没有,我有什么好生气的!”凤天澜低垂着眸子,她轻轻咬唇,想掩饰自己的情绪。

    这个动作让她刚才忍着剧痛而被咬得红肿的唇更加雪上加霜,一张小脸不由的皱了起来。

    可容湛的这句话同时也将凤天澜给点醒了。

    自己怎么可能是在生气?

    可是扪心自问,她的感觉告诉她,她的确是在生气。

    她是在气容湛昨天没有在自己被众人欺负的时候,第一时间出面吗?

    怎么可能,自己怎么会冒出如此荒诞不羁的念头来?

    她和容湛两个人根本就没有什么交集,更谈不上有什么交往和情分,她凭什么去要求容湛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去顶撞皇帝,太后,甚至柔贵妃,替自己出头?

    容湛伸手,再度将她的下巴捏住。

    “凤天澜,你有事相求就死皮赖脸,谄媚讨好。如今是本王在救你性命,你现在又是和谁在生气?”

    容湛就这样冷着一双眼睛看着凤天澜。

    那双漂亮的凤眸微微眯起,唇瓣微沉,嗓音也不复最初的清冷反而多了几分严厉,“你当本王是什么?可以让你这样呼之即来挥之即去?”

    “我……哪敢。”

    凤天澜的气焰一下子就弱了许多,她那双粉嫩的红唇微微一瞥,竟然生出了一种想哭的冲动。

    容湛他是什么人?

    那可是南照国赫赫有名的未央王殿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权倾朝野!

    她凤天澜又是什么人?

    不过就是个受人唾弃的花痴草包,没靠山,没倚仗,什么都没有。

    她就是一个卑微到尘埃里的杂草,任何人都可以践踏,哪有本事对堂堂未央王殿下呼来喝去的?

    许是看到凤天澜那委屈至极的表情,容湛周身凝聚者的怒气竟然莫名其妙的消散了一些。

    容湛垂下眸子,看着她,周身的衣服全部都被温泉水给打湿,紧紧的贴在她身上。

    那一声雪白到几近完美的凝脂,肌肤上遍布红点。

    半响之后,他终究是无声的轻叹了一口气,“在这里泡上一个时辰。”

    说完这话,容湛便旋身准备离开。

    那玄色的长袍被他的动作带着猎猎作响。

    凤天澜一急,连忙开口,“王爷,你要走吗?”

    容湛脚下的步子一顿,然后扭头看了她一眼。

    就瞧见刚才还垂头丧气的她,这会儿面色焦灼,一双眼睛也亮了起来。

    他不免在心底叹道,这女人的情绪变化未免也太快了吧?

    上一秒还要死要活,直呼他名讳和他生气的模样,这会儿立马变脸,好像留她一个人在这里,甚至比让她身中奇毒这件事情还要过分。

    “我在外面等你,待会会有人给你涂药。”

    交代完这句话之后,容湛便转身走了出去。

    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完容湛用这般冷冽的语气说完“我在外面等你”这句话之后,凤天澜莫名的感觉心里微微一跳。

    她下意识的伸手按着自己的胸口:“真是莫名其妙,这个大妖孽的颜,你又不是第一次领教,现在还在这里脸红心跳个什么劲啊?”

    无语的摇了摇头,凤天澜重新窝回道温泉池里,嗅着泉水池里面淡淡的药香,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这个毒到底是谁给她下的?

    莫非是昨日在长春殿里,自己一时不留神叫人给暗算了?

    是凤千语,还是柔贵妃?

    还是……

    那个自称北庸使臣的多铎查?

    凤天澜实在是没有头绪,干脆也懒得再想,心安理得的泡在温泉池里面,等着解毒。

    彼时,容湛从地宫里面走了出来。

    他就这么站在了地宫外面的一片空地之上,那空地上有养龙台,类似于一个天井,可以接受日月洗礼。

    地宫里面的墙上,如果不是镶嵌着夜明珠,恐怕都叫人忘记了,这会正是白日堂堂了。

    灼灼耀目的阳光洒落在他身上,让他周身妖冶清冷的气息变得稍稍柔和了一些。

    这虽然是在地宫,但是四周遍布奇花异草。

    淡淡的清香在空气中浮动。

    容湛抬眸朝着头顶上看了过去,那微微有些灼目的日光,让他下意识的抬起手来。

    阳光透过他的指缝,洒落在他那张俊朗无双的脸上,那原本冷漠无比的眸子里面竟然闪烁着一抹涟漪。

    不知为何,今日他的心竟有些乱。

    所以方才他才会急不可耐的想要离开地宫,离开温泉,离开那个有凤天澜在的地方。

    不然他怕自己那心绪不宁的样子,会被凤天澜看穿。

    “王爷?”

    这个时候展风从阴暗里走了出来,他站在容湛一米开外的位置,眼中闪烁着忧虑。

    “嗯。”容湛淡淡的应了一声,将手放了下来。

    那双流光溢彩的凤眸里面,霎那间仿佛有寒冰覆盖。

    “关于凤三小姐中毒的事情……”展风微微皱起了眉头,“主子,您不是说如果凤三小姐的血能够压制您体内的凤血毒,那她的身份极有可能是……”

    展风说到这里,突然没了声音,他有些警惕的扭头朝着出口方向看了一眼,似乎并不想让凤天澜听到他说话的内容,“如果您的推测没有问题的话,这麒麟毒在凤三小姐身上应该根本就没有用才对……”

    没错。

    的确是有人在凤天澜的身上下了麒麟毒。

    这么多年以来,王爷一直受凤血毒的侵扰,血骑兵里面的暗影几乎是寻遍了整个天域大陆也没能找到解决的办法。

    如今,凤天澜的出现,给他们带来了莫大的希望。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