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医毒妃,王爷尝个鲜 289、凤三小姐出意外了!

时间:2018-09-06作者:大喜

    289、凤三小姐出意外了!

    “嗯。”

    宽慰完纪皇后之后,凤天澜按照惯例来给纪皇后做身体检查。

    她正准备将手搭上纪皇后脉门的时候,却突然发现自己的手背上不知什么时候竟多出了几个红点。

    “这是什么东西?”

    凤天澜伸手在自己的手背上搓了几下,发现那红点在经过摩擦之后,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

    而且在肿胀的过程中,还伴随着尖锐的刺痛,就像是被针扎似得。

    “啊!”

    那种尖锐的痛感,让凤天澜下意识的紧握住了自己的手腕,不由得低呼出声。

    “怎么回事?”纪皇后听到凤天澜的动静之后,连忙摸索着握住了她的胳膊,“澜儿,发生什么事了?”

    “痛……好痛——”

    凤天澜发现自己左手触碰到那些红点之后,左手的手背上也开始出现红点,飞快的红肿起来。

    这尖锐的痛感,疼得她整个人都弯下了腰去。

    那张小脸瞬间一片惨白,有冷汗泌出。

    纪皇后发现凤天澜疼的连话都说不出来,只剩下沉重的喘息,她万般焦灼之下,连忙朝着屋外声嘶力竭的大喊,“玉儿玉儿!”

    正在厨房里忙着准备早膳的玉姑姑,听到纪皇后焦灼的声音连手都来不及擦,便急急忙忙的跑了出来。

    一进门,便看到凤天澜躺在地上,满脸痛苦的神情,她也是吓得大惊失色,“娘娘,凤三小姐,这到底是出什么事了?”

    纪皇后慌张的摇头,“我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方才澜儿一进来准备替我把脉的时候,突然痛苦倒地。”

    玉姑姑眉心紧皱,她飞快的跑到了凤天澜的身边,一把扶住了她的肩膀,将她翻了过来。

    “天啊!”

    玉姑姑惊呼一声,因为她发现凤天澜不光是手上,就连脸上也遍布红疹。

    “该不会是发水痘了吧?”

    “水痘?”

    水痘在这个时候可以说是不治之症了。

    有多少小皇子年幼的时候就是因为没有挺过这一关才夭折。

    而且这水痘有传染的风险……

    “玉儿你马上去把王爷请过来!”纪皇后冷静下来,厉声吩咐道。

    玉姑姑连忙点头,她拎起裙摆,转身跌跌撞撞的就朝着容湛的书房那边狂奔而去。

    当玉姑姑急急忙忙的赶到书房的时候,恰好被挡在被花公公挡住了去路。

    “王爷呢?”

    玉姑姑这会儿急得是团团转。

    虽然说她和凤天澜相处的时间并算不得太长,但是,她多少也算是了解这个小姑娘,她性子随和乐天,很好相处。

    再加上这阵子,她对纪皇后眼疾的事情尽心尽力,玉姑姑实在是不想这个洒脱率真的少女有任何意外。

    “王爷正在书房里跟军机大臣议事。”

    花公公的话才刚刚说完,就瞧见玉姑姑一把将自己推开,径直就要亡书房里面闯。

    “玉姑姑不可!”花公公连忙上前阻拦,“王爷现在正在处理国家大事,不可打扰。就算您是皇后身边的人,也要小心才好。”

    “管不了那么多了,如果王爷要惩罚的话,我来承担。凤三小姐那边事关紧要,不能再耽误了。”

    “什么?凤三小姐出事了?”

    花公公狐疑的话还没说完,就瞧见玉姑姑径直推开了书房的大门,闯了进去。

    “嘭!”

    一声闷响,书房的大门被人一把推开,原本正在里间一室的容湛和军机要的几位大臣,突然扭头看了过来。

    在看到惊慌失措的玉姑姑之后,众人的眼中生出了极度不满。

    玉姑姑站在原地,被铺天盖地袭来的低气压给震慑住了。

    她十分清楚王爷的脾气,如果不是非常紧要的事情,是绝对不允许擅闯王爷书房的。

    如果违抗命令,很有可能会付出性命的代价。

    可是既然当初,她曾经应承过凤天澜,只要她能够治好纪皇后的眼睛,即便是自己这条命,她也可以随时取走。

    容湛的那张俊脸,此时此刻也是阴云密布,“出什么事了?”

    只见他那双俊眉微微蹙起,原本就清冷的声音,这个时候越发的阴森寒冷。

    冰冷的声音让玉姑姑回神,她猛的跪倒在地,“王爷,凤三小姐出事了。皇后娘娘,差我赶紧过来请您过去……”

    迎着容湛那冰冷至极的目光,还有周身的极低的气压,就连玉姑姑也觉得自己整个人好像是处身于冰窖之中。

    额头上有大颗的冷汗,就这么冒了出来。

    擅闯王爷书房,原本就是不可饶恕的罪过,更何况还有这么几位军机大臣在场。

    她这举动很有可能会替自己招来杀身之祸,可是她没办法对凤天澜的事情视而不见。

    这个时候,就只能看王爷对凤天澜到底有几分上心了。

    “人在哪?”

    几乎是在玉姑姑话音落下的那个瞬间,容湛原本清冷的眼神突然一沉,如同凝聚上了千年寒冰,就连声音也变得急促了起来。

    “她在小筑。”玉姑姑的话音还没来得及落下,便觉眼前有一抹紫色的身影一晃。

    等他再抬头的时候,主位之上,哪里还有未央王殿下的身影?

    周朝那几位军机大臣也是呆愣愣的,站在原地。

    他们一个个面面相觑不知所措,只能是站在原地耐心等候。

    不过方才看到王爷那个焦灼的样子,恐怕他对这位凤三小姐还真是有所不同。

    一时间众人对凤天澜这个名字又生出几丝敬畏。

    彼时在未央王府小筑里面,凤天澜早已经痛到神智都开始变得昏昏沉沉,迷迷糊糊。

    她该不会是得了什么怪病吧?

    可是她几乎每个月都会去自己做一次粗略的体检,并没有发现有这种怪异的病啊?

    难道是中毒了?

    可是她的鼻子向来灵敏,再加上穿越之前,她可是千年遗毒世家的传人,一般的人想要在她身上下毒,恐怕是难上加难。

    凤天澜这会全身疼的厉害,脑袋里面也是一团浆糊,她越想越郁闷。

    周身那排山倒海般的疼痛,更让她恨不得两眼一翻,直接晕死过去才好。

    可偏偏每当她昏昏沉沉,几欲晕过去的时候,那痛意又再次袭来,让她根本就没办法失去知觉,只能硬生生的扛着。

    若不是纪皇后在一边紧紧的握着自己的手,她还真不知道自己能承受多久。

    她上辈子犯过最大的错误,那便是在爷爷和爸爸的竞相催促之下,没有草草结婚。

    就这么一点小事,也算不得做了什么大孽,怎么她一穿越过来就没有一天安生的日子过呢?

    凤天澜越想越憋屈,就在这个时候,原本紧闭着的大门突然被人从外面一脚给踹开。

    凤天澜眸光一扫,却只瞧见一道深紫色的身影,如同飞花掠影一般,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

    是容湛!

    那张俊美无双的脸上未施粉黛,幽深的凤眸里面竟带着一丝与众不同的忧虑。

    他侧身坐在床边,右手轻轻的探上了凤天澜勃颈上的红色斑点。

    他的指尖仿佛有魔力。

    原本她的皮肤还像是被火在焚烧一般至痛难忍,可是,容湛的指尖一触便像是兜头一盆凉水泼了下来,竟将那处的痛感生生降低了几分。

    凤天澜并没有注意到容湛的指尖上已经凝了蓝色的内力。

    这会儿他正十分专注的替凤天澜检查她身上的红肿。

    那专注的侧脸,还有那双凤眸之中不由自主流泄出来的紧张,落在凤天澜的眼中,却让她一时悲从中来。

    她的双手几乎是不可受控制,竟一把圈上了容湛的脖子,低低的抽泣了起来。

    原本容湛正在替凤天澜检查身上的伤口,突然之间被这样一把抱住,他的身体猛的一僵。

    那幽深至极的视线落在了凤天澜的身上,原本他是想一把将她推开的。

    可是当两个人四目相对的时候,容湛清清楚楚的看到凤天澜眼中的惊惧和柔软。

    这只小狐狸在人前素来就伶牙俐齿,分毫不让。

    即便是昨日在长春殿那样凶险无比的环境之中,她依然能够怡然自若。

    她的周身上下就仿佛有坚不可摧的铠甲将她裹住,甚至从来就未曾有任何一个人见过她软弱的一面。

    可如今却在自己的面前展现了出来。

    一时间,容湛只觉得自己的心房外,突然响起了硬物剥裂的声音。

    心底某个角落,甚至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突然变得柔软一片。

    “把手给我。”

    容湛没有意识到自己再次开口的时候,语气中竟然带着一丝从来就未曾有过的温柔。

    凤天澜乖乖的将自己的右手伸了过去,却瞧见容湛一把捏住了她的右手中指,然后张嘴一咬。

    “啊!”

    凤天澜痛呼一声,便看到自己的中指被咬出了一个破口,有鲜红的血渗了出来。

    她还没来得及回过神,便瞧见容湛翻身坐在了自己的身侧,那棉热的掌心,一把按在了了自己的丹田处。

    紧接着,她便感觉到从自己丹田那里有一团热流。

    突然逼进自己体内的内力,带着那一团暖意在体内循环走动着,最后有一丝丝黑血从指尖被逼出。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