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医毒妃,王爷尝个鲜 284、凤三小姐,你怎么可以始乱终弃?

时间:2018-09-06作者:大喜

    284、凤三小姐,你怎么可以始乱终弃?

    只不过,相比于凤天澜的震惊,长春殿里面其他的文武百官,一个个却是愁眉苦脸。

    容湛这几句话说的虽然轻松,可是却逼着他们主动的把银子乖乖上交。

    而且你还不能说没有银子。

    毕竟在两年之前,柳州大雪,百姓流离失所。

    在宴会之上,容湛也是弄了这么一个募捐。

    柳州知府借故推脱,说他根本就没有银子,结果,七日之后便被查出贪污白银数十万两,直接被抄了家。

    这当官数十载,倘若你两袖清风,没有任何人情往来,想要爬到如今三品以上的高位,实在是难上加难。

    在长春殿里的这些官员,个个位居高位,有谁敢保证自己都是清清白白的?

    便是这一点,让他们叫容湛给拉住了痛脚。

    自从未央王回来之后,皇帝有了他的辅佐,南照的确是国运昌隆,百姓富足。

    不管是在军事还是在经济,商贸农耕,都出现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原本在边陲之地,祸乱多年的少数民族也均被他出兵镇压。如今的南照,在天域大陆之上,可以说得上是首屈一指的强国。

    容湛这个家伙,睿智英明,虽然脾气有些性格莫测,手段也是狠辣,但是只要你不触及到他的逆鳞,基本上都不会出事。

    但,让那些文武百官感觉到有些毛骨悚然的就是:

    他们的未央王殿下有一个十分诡异的技能,每当他们的小金库攒的差不多的时候,容湛就跟是长了一双眼睛在他们头顶上似的,立马就开始募捐,把他们的小金库掏了个一干二净。

    就这样,大半个时辰过去了,容湛终于停止了点名。

    看他那眉目飞扬的样子,约摸是对着捐赠的数额满意了。

    他将手中的名单放在了一侧,那双妖冶的凤眸一抬,便看到了凤天澜的目瞪口呆,继而又满脸崇拜的样子。

    不知为何,他嘴角忽儿勾起了一抹灿若夏花的笑容,竟闪的凤天澜差点没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

    “蠢女人!”

    容湛淡淡的吐出了几个字,随即,嘴角竟勾出了一抹十分恶劣的笑容,“今日文武百官踊跃捐赠,看样子的确是对百姓十分仁厚,本王和太子殿下也十分满意,到时候自会论功行赏。”

    说着这话,容湛便扭头看向了身侧的太子,太子一双眉头皱的紧紧的面色不虞,那双幽深的目光落在众人的身上,不知在思量着些什么。

    倒是那些太子党的人,一个个将脑袋深埋。

    毕竟方才容湛点名的有一大部分,都是太子党的人。

    搞了半天,他们的银子也都捐出去了,可还落了太子殿下的颜面,一时间众人的心中都十分忐忑,生怕太子日后算账。

    “王爷英明,太子殿下英明,此番青州百姓一定会感激王爷和太子殿下救命之恩。”

    容湛的话音刚刚落下,立刻就有人上前猛拍马屁。

    就在这个时候,凤天澜突然发现,容湛的目光竟朝着自己这边投射而来,她心中顿时警铃大作,连忙将脑袋低垂了下去。

    容湛那家伙眸光流转,嘴角竟勾起了一抹十分奸诈的笑容,“既然大家都捐了款,我作为当朝王爷又怎么能空手呢?凤三小姐,你说对不对?”

    这个时候突然被点了,名凤天澜条件反射的抬眸看向了容湛,一时间还没回过神来。

    最开始凤天澜以为这个妖孽会强迫自己捐款,可是他好像没有。

    如今一开口却说他作为王也不能空手,这又是何用意?

    “啊?”

    彼时不光是凤天澜一个人一头雾水,长春殿里其他的文武百官也是面面相觑,没有一个人弄清楚容湛话里的意思。

    彼时一直就沉默不语的纪皇后竟意外的抬起了头来,没有人注意到她那双原本无神的眸子里似乎有一抹光一闪而过。

    倒是一旁的柔贵妃,平静的将视线投向了凤天澜。

    她的脸上不复方才的疯狂,似乎是已经恢复了理智和平静,但是只有她自己心中才清楚:

    就在方才容湛点凤天澜名的时候,她内心的嫉妒之火又开始熊熊燃烧。

    她就知道!

    容湛果然对凤天澜那个花痴草包有意思。

    她这个念头才刚刚落下,便瞧见刚刚还笑得一脸诡异的容湛,突然变了调子。

    那张俊朗无双的脸上露出了一副哀怨的表情,那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的捂住了半张脸,只露出了一只左眼,左眼下面那颗泪痣,灼灼耀目,将他衬托得越发我见犹怜:

    “凤三小姐,事到如今,你怎么还能装傻,难道你想始乱终弃?”

    始乱终弃?

    这四个字犹如一块大石,猛的投入了一片平静无奇的水中,顿时惊起了惊涛骇浪。

    就连素来都淡定的太子殿下,此刻也是猛的瞪大了一双眼睛。

    他不敢置信的看向了一脸呆滞的凤天澜,随即又转而看向了满脸哀怨的容湛。

    长春殿里,众人在听到这句话之后,一个更是双目圆瞪,嘴巴微张,震惊到无以复加。

    原本热闹无比的长春殿瞬间陷入到了一片诡异的静谧之中。

    凤天澜这个时候脑袋里面一片混乱,她嘴巴张了张,甚至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口。

    没错,她的确是和容湛交往过密了一些。

    但这一切都是因纪皇后的眼疾而起,绝对就没有夹杂任何其他的感情啊。

    还使乱终弃,这个妖孽还真敢说!

    他们两个人连开始都没有,又何来抛弃?

    彼时凤天澜只感觉到有一记眼刀朝着自己激射了过来。

    若是眼神能够杀人的话,凤天澜恐怕早已经在柔贵妃的乱刀之中被射死了。

    坐在女眷席中的柳若兰更是气得头顶都要冒烟了:这个凤天澜是出门踩了狗屎吗?

    一开始太子殿下要娶她,如今竟然还敢对未央王殿下始乱终弃?

    容湛那是什么人?

    那可是连她柳若兰都不敢消想,只敢在内心深处偷偷爱慕着的未央王殿下!

    在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够抗拒容湛的容貌,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就连做梦都想爬上他的床,可凤天澜竟然抛弃他?

    难怪方才容湛非要替凤天澜求情,一味的护着她,原来他们两个人早就有勾搭!

    看来市井之中说她是个花痴草包,还说轻了,她根本就是一个人尽可夫,水性杨花的贱妇!

    在接受到众人投射过来的眼刀之后,凤天澜终于从那一团混沌之中清醒过来。

    她浑身一抖,连忙开口。

    只不过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的声音里面都带上了一丝颤音,“王爷,我,我怎么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对你始乱终弃了?”

    “好你个凤天澜,竟然敢说不敢认?”

    容湛一双凤眸微微一扬,那张妖冶的俊脸之上,仿佛有薄冰覆盖。

    原本春暖花开的俊颜之上,如今已然凌霜降雪,“方才是谁说在观龙台上对我一见倾心,被我迷到神魂颠倒,不可自拔?又是谁在温泉池旁偷窥我换衣服,还扬言要对我负责?难不成你先前对我的那些承诺都是谎言?”

    “我……”

    事到如今,凤天澜除了目瞪口呆之外,真不知道自己该作何反应。

    方才她之所以会顺着容湛的话去说,是因为要自救。

    在温泉池旁偷窥他换衣服洗澡,那也不过是一个意外。

    怎么事情到了容湛的嘴里,说出来却又是另外一番味道?

    这个妖孽,不过三言两语便将自己推到了一个负心人的地步。

    而另一边当容湛的话音刚刚落下之时,原本寂静无声的长春殿里面,如同炸开锅一样,瞬间就沸腾了起来。

    几乎是所有人在看向凤天澜的眼神之中都带上了,不敢置信和震惊。

    容湛此人性格,十分难以琢磨。

    虽然他平日里自诩貌美,描眉画唇,甚至还擦粉,但是若是有谁胆敢在他面前赞他一句貌美,恐怕早已人头落地。

    要知道,容湛手下的血骑兵不光是朝廷侍卫,更是他一手圈养出来的隐蔽莫测的暗影杀手。

    这些人潜伏在天域大陆各个角落,专门负责收集情报。

    那些不听话的大臣,都是靠这支血骑兵收拾掉的。

    所以当众人听闻凤天澜竟敢偷窥未央王殿下沐浴竟然还能够活到这个时候,实在是惊恐万分。

    而一旁的秦玉漱在听完这番话之后,不像是旁人那般露出惊恐无比的表情。

    反而是悄悄的朝着凤天澜竖起了一个大拇指,“澜儿,你果然是女中豪杰,竟然敢偷看未央王殿下洗澡。这可是南站多少女儿家梦寐以求的心愿啊,我都不敢做,你竟然率先出手了,果然棒棒!”

    “……”

    凤天澜突然开始有些头痛了,这都什么时候了?秦玉漱这个家伙竟然还在这边说风凉话。

    她到底是造了什么孽了才会招人上容湛这个妖孽。

    就在凤天澜一脸无语的时候,秦玉漱却是率先反应了过来,“不过,澜儿,有一点我倒是很奇怪。未央王殿下要给灾区捐银子,那跟你始乱终弃有什么直接的联系吗?”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