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医毒妃,王爷尝个鲜 275、我要娶凤天澜

时间:2018-09-06作者:大喜

    275、我要娶凤天澜

    这个假货竟然还敢装腔作势!

    彼时,坐在凤天澜身边的秦玉漱刚刚将手里的筷子放下。

    方才她吃东西十分认真,压根就没听到凤千语在说些什么,“澜儿,她指着你做什么??”

    凤天澜一脸无辜,“我怎么知道?整个邺城都晓得她凤千语看我不顺眼,可能她是想借个什么机会弄死我吧!”

    她在说这话的时候风轻云淡,十分无辜的样子。

    秦玉漱并没有看到她眼中一闪而过的精芒。

    而另一边,太后听到凤千语的话之后,眼神之中也透露出疑惑之色,“你把话说清楚,到底是谁欺君罔上?”

    凤千语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叫在场的众人都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却只有坐在皇帝身边的容湛,这个时候眉角轻轻一挑。

    那俊美的脸上虽然依旧有淡淡的笑容,但是,妖冶的凤眸里面却突然变得阴沉起来。

    倒是太子殿下,从头到尾都将凤千语的反应纳入眼中。

    顺着凤千语手指的方向,能够看到凤天澜那张无辜的脸,还有那双清澈无比的眸子。

    不知道为什么,他脑海深处突然浮现出了一张清俊的脸庞。

    在丞相府里,风华公子在自己面前诉说着凤天澜的苦楚。

    那张凄凄惨惨戚戚的俊脸浮现在脑海之中,逐渐跟面前凤天澜的那张脸重叠在一起。

    除了眼角眉梢,有些许地方做了调整之外,几乎能够完完全全的重合。

    脑海深处紧绷着的那根弦突然叮的一声断裂开去,太子殿下猛的惊醒了过来。

    风华公子就是凤天澜,凤天澜就是风华公子。

    只有这个才能解释,为何当日在丞相府里,风华公子会替凤天澜鸣不平。

    许是因为这残存的一份愧疚;

    又许是因为从太后那里请来的退婚书,已经好好的躺在自己怀中;

    更或者是因为……

    他在京城布下的暗影昨日来禀告,凤天澜已经替纪皇后动了手术,皇后娘娘恢复视力不过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也正是因为这种种的原因,才有今日太子殿下目光一直落在凤天澜身上,不停探究的场景。

    凤天澜跟以前不一样了,她有着一手出神入化的医术,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太子殿下何其聪明,光是看到凤千语眼底那恶毒之色,他甚至就能够想到她要说的是什么。

    原本垂在身侧的拳头骤然紧握,那双幽深如寒潭的眸子,静静的看向了不远处处变不惊的凤天澜。

    “臣女的意思是……”

    凤千语刚刚开口,可她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却突然被人打断。

    “父皇,儿臣有一事相求!”

    长春殿里的那些文武百官,这会儿正等着凤千语开口,冷不丁却瞧见太子殿下突然起身,阔步走到了大殿中央,朝着皇帝的方向跪了下去。

    太子殿下是长孙嫡子,太后一贯将他看得十分重,对他几乎是有求必应。

    当初也是太后极力做保,容澈才登上了太子之位。

    如今见太子有事相求,太后忙不迭倾身向前,用极其温柔的语气说道,“澈儿,你若是有什么事情,等宴会结束,再和你父皇去商议便是。”

    当初太后之所以会许诺瑾国公府这门亲事,其一是因为瑾国公夫妇十分得民心,而且屡建战功。

    两个如此优秀之人,生下来的儿子或者是女儿,断然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太子不管是跟他们的儿子结成兄弟,或者是跟他们的女儿结成姻亲,这对太子在朝廷之中站稳脚跟,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所以,太后才会为自己最疼爱的孙子定下这门亲事。

    虽然只是随口一言,但是太后金口玉言,拿它当真也不为过。

    可是谁又能料到,瑾国公夫妇那么优秀的两个人,竟然会生下凤天澜那么一个又痴又傻的蠢货草包来?

    前些日子,太子到自己这里来请一纸退婚书,太后几乎是二话不说就点头答应了。

    她甚至还承诺太子,往后朝野之中若是有谁敢议论此事,尽管往她身上推便是。

    彼时,凤千语的话被打断,她自然不敢顶撞太子殿下,只能乖乖的跪在一侧等待着。

    而参加宴会的这些人也没有料到,太子殿下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出来。

    一时间,大伙儿心中都充满了好奇,不知太子殿下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偏偏要在这个时候禀告。

    “启禀皇祖母,孙儿有紧要的事情必须现在就说。”

    太子原本有些浮动的目光,突然之间变得幽深而暗沉。

    见自己的宝贝孙儿如此坚持,太后这个时候也十分好奇,她伸手虚虚一抬,“既然如此,那你就起来说话。”

    坐在一旁的容湛,此时那双漂亮的凤眸突然之间眯了起来,妖异的目光淡淡的从凤天澜的身上扫过。

    那涂抹着鲜红豆蔻的嘴角微微上扬,压根儿就是一副等着看好戏的神情。

    此时此刻的凤天澜有些心烦意乱,一抬眼,恰好又撞上了容湛那诡异的眼神。

    心中没来由的一阵狂跳。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容湛的眼神有些奇怪,就好像他知道太子殿下要说什么似的。

    而且那样子就好像在说太子殿下要说的事情,保不齐,还跟她凤天澜有些关系。

    “澈儿,有什么事情便说吧。”皇帝漫不经心的开口,目光幽深,里面看不清楚有什么情绪。

    “启禀父皇,儿臣这几日,思来想去:觉得既然身为皇家之人,必定是金口玉言,一言九鼎。”

    听到这话,皇帝不由得抬起头来,“这是自然,那和你要说的事情又有何关联?”

    一时间,所有的人目光都投向了太子殿下,大伙儿全部都竖起了耳朵。

    就连跪在太子身侧的凤千语,一双眼睛也瞪得圆溜溜的。

    却只有容湛那双凤眸里面,似笑非笑。

    太子殿下垂在身侧的拳头,骤然紧握,他沉沉开口,“既然当初皇祖母应下了儿臣与凤天澜的婚事,那么作为皇族自然要履行自己的承诺,所以儿臣准备遵循太后懿旨,迎娶凤天澜。”

    “噗咳咳咳——”

    凤天澜刚刚喝进嘴里的茶水,还没来得及咽下去,就直接被惊得尽数喷了出来。

    在场的那些人甚至还没回过神来。

    倒是太后一眼就看到了凤天澜,那张遍布皱纹的脸上充满了厌恶。

    这个女人实在是太粗鲁了!

    彼时,就数跪在太子身侧的凤千语是最为震惊的。

    她简直就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太子殿下不是一贯最厌恶凤天澜这个花痴草包吗?

    虽然他平时没有表现的很明显,但是他一贯待人温文尔雅,只有对凤天澜才会各种疏离。

    光是从他对凤天澜的这份疏离就知道,他根本就不屑于跟这个女人有过多的纠葛。

    可是为什么今日他突然会同意迎娶凤天澜呢?

    太子妃的位置只能是自己的!

    若是今日皇帝同意了这门婚事,那自己就彻底没有希望了。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凤千语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大喊出:

    “不行!”

    “不行!”

    彼时,另外一道焦灼无比的声线也跟着响了起来,开口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太子殿下的生母云贵妃。

    “凤千语,你好大的胆子!竟敢用这种语气和太子说话?”彼时,立在太后身侧的连大海突然一声厉叱。

    “臣女不敢!”

    原本气急败坏的凤千语被这么一呵斥,猛地回过神来。

    也是吓得浑身发抖,跪倒在地上,动也不敢动一下。

    皇帝缓缓的扭过头去,幽深的目光看向了云贵妃,“爱妃想说什么?”

    云贵妃有些恨其不争的看着自己的宝贝儿子,“皇上,您或许不知道。昨日里,太后已经赐下退婚书。澈儿身为东宫太子既然得了太后的懿旨,又怎能抗旨不尊?身为皇家成员就该一诺千金,又怎可出尔反尔?”

    云贵妃从踏进长春殿开始,目光就不动声色的落在了凤天澜的身上,她一直就不同意这门婚事。

    只不过因为太子行事稳重,而且上头还有太后压着,所以自己儿子的退婚的事情才会一拖再拖。

    如今好不容易理直气壮的从太后那里求来了退婚书,真不知澈儿是怎么想的,竟然又改变主意,要娶这个花痴草包。

    “云姐姐说的没错!”

    彼时一直就沉默着的柔贵妃突然开口附和。

    从方才进来的时候,柔贵妃便发觉容湛的目光一直若有似无的落在凤天澜的身上,这让她心中感觉到非常不悦。

    如今见云贵妃开口,她当然得落井下石。

    那双漂亮的眼睛目光轻蔑的看着凤天澜,毫不客气的开口,“更何况这个凤天澜品德败坏,名声在外,行为举止粗俗不堪,根本就配不上太子殿下。”

    被人当众这般羞辱,还当真是头一回,凤天澜嘴角一抽,心中虽然不忿,但是她也知道,后宫的那些妃嫔们不是她惹得起的。

    特别是这个柔贵妃,因为刚才那一朵茶花已经对自己动了杀机,自己好容易才糊弄过去,可不能再逞强。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