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医毒妃,王爷尝个鲜 153、死不肯认命的小狐狸

时间:2018-07-10作者:大喜

    153、死不肯认命的小狐狸

    郁叔担心欢喜阁的少主心怀不轨,对自家小姐有所图。

    看到郁叔满脸担忧的样子,凤天澜开口宽慰道,“郁叔,这件事我自有分寸。我也绝非是空手套白狼,在他承诺替我打开铁箱的时候,我也答应他会尽量治好他的先天不足。”

    先天不足?

    在南照,先天性的心脏病对于病人而言,无异于判了死刑。

    这种病症就连当初作为鬼手天医徒弟的白沐凝都不敢妄下定论……

    尽管郁叔此时此刻依旧是忧心忡忡,可是看到凤天澜眉眼之间那十分笃定的神色,他也不好意思再泼冷水:“那就好。小姐,你孤身一人在外,行事一定要格外小心。”

    凤天澜听了这话,一双胳膊直接勾搭在了相思红豆两个小丫头的肩膀上,“郁叔,您此话差矣。谁说我是孤身一人了,我不还有相思红豆和您吗?”

    凤天澜的这番话,惹得相思红豆两个小丫头忍不住笑出了声。

    就连郁叔刚才满心的担忧,也因为凤天澜这娇俏的话语稍稍消散了一些:

    正所谓吉人自有天相,三小姐大难不死,日后必有大福。

    自己与其在这里杞人忧天,倒不如好好的将馥郁阁重新经营起来才是。

    琢磨到这里,郁叔又补了一句,“小姐,馥郁阁自从上回被柳大公子砸了之后,歇业至今。您看看大概什么时候才能重新开业?”

    凤天澜转身,清澈的目光将馥郁阁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十分通透的打量了一番,“明个儿我便差人送银两过来,郁叔,你写好清单。需要哪些药材器具,叫人一并送过来。三日之后,馥郁阁重新开门营业。”

    “三日之后?”

    听到这话,郁叔的眉间露出一丝愁绪。

    不过在看到凤天澜那兴致勃勃的样子,他又不忍心打击她的积极性,连忙说道,“虽然时间的确是紧了一些,但我这两日想办法联系一下以前的那些老主顾,看看能不能从他们那赊一些药材过来……”

    郁叔的话还没说完,就叫相思不满的给打断了,“郁叔,你说什么呢?咱们家小姐可是一颗正宗的摇钱树、金饽饽,哪里还用得着你去跟那些药商赊药?”

    “可是不赊药的话,那银子……”

    凤天澜娇俏的眯了眯眸子,朝着郁叔那边轻轻眨巴两下,“一万两银子够不够?”

    “什么?”

    郁叔在听到这番话之后,直接就傻眼了。

    他看到面前主仆三人那一脸轻松的样子,当时就急的山羊胡子都快翘起来了,“小姐,你赶紧告诉我,这银子到底是从何而来?”

    看到郁叔急到几乎要手足无措的样子,凤天澜也懒得再卖关子,她连忙解释道,“这是我这阵子替人瞧病积累下来的诊金,明个送过来之后,郁叔你只管放心大胆的花便是。”

    见郁叔依旧愁眉紧锁的样子,红豆也忍不住上前帮腔,“郁叔,你可别忘了,最近咱们家小姐瞧的病人,那可都是达官贵胄,而且他们得的都还是疑难杂症,非咱们小姐不可。难道那些达官贵胄小姐夫人的命还不值当这一万两银子吗?”

    若是换做别人说这番话,郁叔可能还会将信将疑,可若是红豆开口,他的一颗心才算是落回到了肚子里。

    郁叔一时激动,就连眼眶也开始发红,他朝着东边的方向抱拳,就连声线都轻轻颤抖了起来,“夫人老爷,太好了,馥郁阁终于能够重新开张了……我总算没有辜负你们的期望……”

    郁叔的这一番行为,叫凤天澜她们主仆也微微的鼻子发酸。

    坐在回程的马车上,凤天澜脑袋靠着窗棂,目光有些飘忽的看向窗外:

    虽然说这个凤天澜是个苦主,但是好在她身边还有一群善良的人,真心实意的为她。

    说起来,这也算得上是一种幸运了吧。

    从馥郁阁到瑾国公府约摸有小半个时辰的路程。

    因为今日提纯青霉素的过程实在是有些复杂,凤天澜忙到这个时候已经觉得全身疲惫,只想赶紧回惊澜阁洗个澡,然后好好休息。

    凤天澜迷迷糊糊的靠在马车上,险些睡着的时候脑海深处灵光一闪,她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突然就正襟危坐在袖口腰间摸索了起来。

    她这个举动,让坐在一旁的相思红豆两个丫鬟也惊了一跳,“小姐怎么了?可是遗漏了什么东西?”

    相思的话音刚刚落下,凤天澜便从怀中摸出了一封牛皮纸包着的信。

    看到东西还在,凤天澜不由微微松了一口气。

    相思小丫头诧异的将目光投了过来,“小姐,这是什么信啊?”

    “我也不知道,今个儿早上我去祠堂敬香的时候,从脚下跪着的蒲团里面抠出来的。他这封信上面也没有写署名,也不知道是谁写给谁的。”

    凤天澜琢磨了一下,犹豫了片刻之后,她还是从这封牛皮信封里面将那封信拿了出来。

    牛皮信封里面的纸,因为过了很长时间,已经略微有些发黄,边角甚至还有些起霉的迹象。

    不过好在信封里面的内容并没有受到影响,每一行的自己都十分清晰。

    凤天澜飞快的将信封的内容扫了一遍,她的目光里面露出了惊愕之色。

    这段时间,凤天澜虽然教相思红豆,识了不少字,但是这封信里面的字有些复杂,所以他们两个一时半会儿还没能彻底看懂。

    如今瞧见凤天澜脸上的表情之后,相思红豆诧异的开口,“小姐,上面可有说这封信是给谁的?”

    凤天澜依旧摇摇头,“这封信上只留了一个时间和一句诗词。”

    八月十五。

    骊山语罢清宵半。

    八月十五是国公府派人去骊山大庙,探望老太太和老爷子的日子。

    这一点凤天澜她心中有数。

    可是后面那一句“骊山语罢清宵半”到底蕴含了什么意思,她一时半会儿还没能弄明白。

    红豆眼珠子转了转,“小姐,这封信会不会是老爷子或者是老太太留下的?”

    凤天澜脑子里面转的飞快,她在记忆里面一番细致的搜寻之后,十分确定的摇了摇头:

    “老爷子和老太太两个人都读过不少书会写字,这一点毋庸置疑,但是老爷子的字刚劲如风,而老太太的字,清婉秀丽。不管是哪一种风格的字,都跟这封信上面截然不同。”

    听了凤天澜这番话之后,相思和红豆两个小丫头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凤天澜干脆伸手将这封信直接收了起来,她琢磨着,“原本国公府里的女孩子是没有资格去跪那个蒲团的,所以我想着这封信,即便是有人刻意为之,也是留给凤长宁的。只不过这几年来,凤长宁约摸是从未认真的给列祖列宗磕过头,所以才一直迟迟没有收到这封信吧。”

    相思红豆听了凤天澜,这番分析之后,深以为然。

    “既然这只是一个意外,那咱们便将这封信好好收着,若他日有缘自然能够解开这其中秘密。若当真解不开,我们便将它当成一个笑话来看便是,不必太过于放在心上。”

    好在凤天澜是个豁达的性子,从来不会太过拘泥于小节。

    这封牛皮信的意外,就这样风轻云淡的被她带了过去。

    等凤天澜回到惊澜阁,梳洗完毕之后,相思也从后院那边回来了。

    凤天澜每次只要一进药房,一定会腰酸背疼,肩颈僵硬。

    所以她每次从药房出来相思都会好好的,替她揉捏一番,这样才能助她更加安稳的入睡。

    凤天澜就这么趴在芙蓉榻上,感受着相思里到刚好的揉捏,不由得眯了眯眸子,舒服的直哼哼。

    “小姐,你可知道刚才我从后院那些丫鬟婆子嘴里打听到了什么消息吗?”

    相思这个小丫鬟,平日里最大的兴趣就是搜集八卦。

    凤天澜若是想打听些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问她准是没错的。

    反正这会儿也是闲的无聊,凤天澜便配合的询问道,“怎么?是不是大房二房那边又出什么幺蛾子了?”

    “小姐,你可真是神机妙算。”

    面对相思的称赞,凤天澜有些无语:

    大房二房因为凤长宁的事情闹了个天翻地覆。

    大房就连嫁出去的女儿都被送了回来。

    再加上大夫人动用公帐,逼迫女儿们筹钱去儿子还高利贷的事情,只要一曝光,国公府想要安静都难。

    只要动动脚趾头就能想到的事情,在相思的嘴里却变成了神机妙算,凤天澜不由得有些想笑:看来这小丫头片子这几日倒是被自己彻底征服了。

    凤天澜侧了身子,右手支着下颌,脸上露出了欣慰的表情,“那你倒是说说看,又出了什么幺蛾子了?”

    见自家小姐对自己的八卦感兴趣,相思连忙正襟危坐,“白日里发生的那些事情小姐你已经知道了,那我就不说了。听说今个儿夜里,大老爷将公中的帐通通彻查了一遍,发现竟然亏空了好几万两银子。大老爷勃然大怒,一番盘问下来才知道早在几个月前,大夫人便动了公中的银子替凤长宁那个败家子还过一笔高利贷了。”

    “原本大老爷今日将凤长宁痛揍了一顿之后,便抬到了大房那边去养伤。后来一番清算之后,发现凤长宁不光是欠了外面10万两高利袋,柳侍郎府上还欠了几千两,更别提在外面零零散散欠下的赌债,加起来又是将近一万两。”

    “而且最可恶的是,大夫人知道凤长宁在外欠了赌债之后,非但没有狠狠的教训他,反而一味的替他隐瞒。甚至还逼着自己那几个女儿出资筹钱,听说千茹小姐被送回来以后,情绪激动,茶饭不思,大老爷怕她出意外叫人紧紧跟着……”

    “还有还有……就是那个罪魁祸首风长宁,原本今日挨了一顿打,被送到大房躺着伺候着,还请了大夫。后来大老爷一查账,发现他还做了那么多破事,直接大发雷霆,又是一顿胖揍,直接叫人将他扔进柴房关着,不许请大夫,不许送饭,谁都不许见……”

    相思小丫头这边正说的起劲呢,她却发现凤天澜从头到尾竟然没有给自己任何回应。

    “小姐……”

    相思低声轻唤了一声,紧接着便侧身看了过去发现凤天澜躺在芙蓉榻上,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已经睡着了。

    那精致的眉眼之间有淡淡的疲倦,弥散开去,想来是今天白日里实在是累着了。

    因为凤天澜这会儿睡得正香,相思也不敢过多打扰,以免将她惊醒。

    于是便拿了一床不太厚的被褥,轻轻地盖在凤天澜的身上,这才转身蹑手蹑脚的退了出去。

    伴随着凤惊澜逐渐平稳的呼吸,房间里的灯火也暗了下去。

    惊澜阁里,一夜无语。

    未央王府书房。

    “凤三小姐离府之后,随公子欢喜去了一趟欢喜阁。”

    书案前面,展风恭恭敬敬的站立着,他语气平缓,没有丝毫起伏。

    容湛昨日睡了约莫有两三个时辰,这会儿端坐在书案面前,即便是夜已深沉,却未见他那张俊朗的脸上,露出一丝倦意。

    展风不动声色的扫了一眼他手边的卷宗,估摸着今夜王爷又将是一夜不眠。

    听到欢喜阁这三个字之后,容湛批阅奏章的手微微一顿,眼皮子终于抬了起来:“他们两个什么时候这么熟了?”

    展风低头也不言语,毕竟这是主子们的事情,他知道的也不多。

    在这短暂的静谧里面,凤天澜平日里那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飞快的在容湛的大脑里回放了一遍。

    不得不说的是:

    这个凤三除了胆大包天,乖张狂妄,剑走偏锋之外,她身上的确有一种会吸引别人注意力的东西。

    清澈的目光,利索的嘴皮子,神乎其技的医术……

    还有,即便是南照国的男人,也未必能有她那般豁达开阔的见识。

    凤天澜她若是男子自己倒不介意,将她纳入麾下,为己所用。

    可偏偏她却是个女子。

    而且还是一只狡猾多端,死不肯认命的小狐狸。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