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医毒妃,王爷尝个鲜 147、容湛,你个混蛋,姑奶奶咬死你!

时间:2018-07-10作者:大喜

    147、容湛,你这个混蛋,姑奶奶咬死你!

    可如今,凤天澜她身处在这方寸大的闺床之上,甚至还要面对容湛这种武功高深莫测的强壮男子,若是硬碰硬的话,她根本连一丁点胜算都没有。

    若是换做别人,她动动脑筋,三言两语说不定还能够忽悠过去。

    可在她面前的是容湛。

    这个从来就不按常理出牌的妖孽。

    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拿捏他脑袋里到底在想什么。

    就如同自己甚至连一丁点头绪都不知道他今晚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闺房里。

    所以这个时候,除了最笨拙的威胁之外,凤天澜一时间竟想不出其他的法子来了。

    “你当真确定你要叫人?”

    原本正朝着自己爬过来的容湛突然顿住了动作,

    他抬眸一双凤眼直勾勾的盯着自己。

    凤天澜瞪了他一眼,心中暗暗咒骂道:

    这个家伙即便是在做如此猥琐下作之事,那张俊脸依旧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

    果然妖孽就是妖孽。

    凤天澜虽然并不认为自己几句话就能唬住他,但还是硬着头皮开口,“反正我凤三早已名声在外,而王爷却是不同。您身为国之栋梁,又是帝后心尖宠,若是今日教育人看见你半夜潜入我闺房,恐怕对王爷的名声有所影响。王爷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纪皇后考虑吧?”

    听完这话之后,容湛眸子一眯:

    臭丫头片子,胆子倒是不小,竟敢拿出纪皇后来压自己。

    容湛嘴角轻轻一扯,诡异的弧度自他唇边弥散开去,就好像是沾满了毒液的罂粟花:

    “凤三小姐此言差矣。若今日,当真有其他人撞破此事,依着凤三小姐往日里的行事作风,我只需那处一样东西来,你猜待会儿到底会觉得是谁猥琐下作?”

    听了这话之后,凤天澜的脸色明显一变,“容湛,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本王的意思是……”

    凤天澜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这个妖孽,却瞧见他左手轻轻一翻。

    一抹嫩绿色从他的袖管里面滑了出来。

    凤天澜定睛一瞧,约摸能够看到上面还绣着一对正在缠颈嬉戏的鸳鸯。

    那对鸳鸯怎么看上去那么眼熟?

    就在凤天澜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时候,却见容湛眉角轻轻一挑,薄唇轻启,吐出几个字来,“难道你没有觉得某处空荡荡凉飕飕的吗?”

    空荡荡?

    凉飕飕?

    凤天澜愣了一下。

    原本她还没有注意到,不过当容湛的声线落下之时,她竟感觉到胸口当真有些空荡荡,凉飕飕的意思。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凤天澜几乎是下意识的将被褥扯开……

    雪白的中衣里面,她原本应该穿着一件翠绿色的小肚兜,可如今中衣还好好的在身上裹着,可里面的小肚兜却不翼而飞。

    她保护了十几年的小馒头就这样空荡荡的放在胸前。

    也就是说,容湛那个变态手里拿着的是……

    “啊啊啊啊!容湛你个混蛋,我杀了你!”

    凤天澜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尖叫出声,她作势就要朝着容湛那边扑过去。

    可容湛非但没有一星半点要躲开的打算,反而是好整以瑕,甚至还用右手把玩着那件原本属于她的小肚兜。

    那嘴角挂着一抹邪魅而诡异的笑容,“你现在这个样子是打算杀了我,还是打算投怀送抱?”

    凤天澜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嗡的一声炸响。

    刚刚还张牙舞爪的她,立刻立刻泄了气,拼命的缩回到了被窝里面,全身上下只露出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怒气腾腾的瞪着容湛。

    岂料容湛那个妖孽压根儿就不把她的愤怒放在眼里,他一边把玩着凤天澜的贴身物件,一边懒洋洋的开口:“所以我劝你,待会儿不管发生什么,最好控制一下你的音量,否则若是被旁人撞破。我只需一句,你将贴身肚兜留给我,邀我今夜前来幽会便可摘的干干净净,而你呢?”

    无耻,简直就是无耻至极!

    如果不是自己打不赢他,她一定要把这个妖孽碎尸万段,扔到乱葬岗去喂狗。

    此时此刻的凤天澜几乎是用尽所有的力气才强迫自己稍稍将情绪抚平了一些,她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浊气,“王爷,如果你此行的目的是打算气死我的话,恭喜你,你已经成功了九成,我现在只剩下一口气了。”

    看到凤天澜被气到七窍冒烟的时候,还有心思跟自己开玩笑,容湛那幽深的凤眸里面闪过一丝狡黠的精光。

    “谁说本王是来气你的?”

    听到容湛这淡漠而讥讽的声音,凤天澜鼻子都气歪了。

    可即便是这样,她还是忍不住顶嘴道,“如果不是的话,那就要恭喜王爷一石二鸟了。自己要办的事还未办成,就把我气到只剩一口气,还真是本事。”

    听到这话之后的容湛凤眸一眯,“这个就叫有本事了?那我待会要做的事情你会觉得我更有本事。”

    凤天澜还没听明白容湛话里话外的意思,这个时候,她竟发现容湛一个旋身,猛的靠了过来一把攥住了自己的手腕。

    下一秒便是一阵,天旋地转,等凤天澜再回过神来的时候,容湛那个妖孽已经彻彻底底将她压在了身下。

    两个人四目相对。

    呼吸仿佛都交融在了一起。

    两个人的唇齿之间的距离已经近到,稍微有所动作,便会触碰到一起。

    容湛的身上很凉,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当他这样压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凤天澜却有一种全身上下都被火苗灼伤的热意正在拼命的蔓延。

    很快,凤天澜的心里就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涌了上来。

    这一次她是真的怕了。

    因为她仿佛从容湛的眸子里面看到了猛兽,发现猎物时候的侵略感。

    凤天澜艰难的吞了一口口水,惊恐无比的看着容湛,“王、王爷,您的口味不会这么重吧?”

    口味重?

    他的口味一向清淡。

    难道他指的口味重是……

    这还是容湛第一次看到心比天高的凤天澜露出打从心底害怕的神态来。

    他凤眸一眯,嘴角有一抹邪肆的弧度扬起。

    修长的指尖轻轻勾勒着凤天澜精致的

    俏脸,感受着她如同拨了壳的鸡蛋一般嫩滑的肌肤:

    “本王口味一直清淡,偶尔重些无伤大雅。”

    “……”

    凤天澜此时此刻,怕的全身都开始发抖。

    自从穿越而来,除了在容湛那里吃过亏,受过伤之外,她很少会受委屈。

    这也让她产生了一种,她能够掌控自己命运的错觉。

    可如今在面对容湛,这样地位尊贵,性格诡异狠辣的男人。

    她发现自己,甚至连说不的资格都没有。

    或者,她能够拒绝,可是容湛根本不会给她拒绝的机会。

    她曾经想过:如果不能穿越回去,她就好好的留在南照,平平淡淡,安安稳稳的过完这一生。

    曾经在心底的某个角落,她甚至还在奢望着:或许能够碰到一个干净善良的少年,跟他谈一场甜蜜而清新的恋爱,最后归于家庭。

    可若是今日,她真的和容湛发生点什么,那这一切美好的愿望井就会彻底被毁掉。

    容澈不是毁掉她人生的罪魁祸首,容湛才是这一切厄运的根源。

    容湛缓缓的颔首,眼看着两人的唇就要贴合在一起。

    他分明能够从凤天澜的眸子里看到点点弥散开去的怒火和即将失控的情绪。

    禁锢住凤天澜手万的右手动了内力,一直探着她的脉门,却看不到任何一丁点内力的痕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在容湛这一瞬间的分神之时,凤天澜突然有了动作。

    她眼神一寒,“容湛,你这个混蛋,姑奶奶咬死你!”

    紧接着容湛便觉得眼前一暗,他竟然看到凤天澜竟主动的朝着自己的面门上凑了过来。

    下一瞬,唇瓣处传来一阵尖锐的刺痛。

    是凤天澜张嘴狠狠的咬住了自己的下唇。

    没有丝毫的爱意,暧昧那双清澈见底的眸子里充满了愤怒和厌恶。

    这么一丁点痛苦于容湛而言,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他左手一伸,径直掐住了凤天澜的下颌。

    微微一个用力便叫她迫不得已的松开了牙齿。

    这个小女人的皮肤很白。

    红唇也是漂亮的淡粉色。

    而如今却因为沾上了自己唇瓣上的点点血迹,而显得越发妖冶夺目。

    虽然她现在年纪尚小,身子骨还没有彻底长开。

    但偏偏就是她这满脸倔强的样子,比那卖弄风骚的女人更具风情。

    不过很可惜,凤天澜这副身子骨似乎还没有达到,用几个表情就能轻易诱惑到容湛的地步。

    因为此时此刻,容湛那双凤眸里面平静如深潭,根本就没有激起一丝涟漪。

    他就这样安静的看着凤天澜好半响之后,才低低的吐出了一句话来,“这样还是不行?”

    “你……”

    凤天澜见到了这个时候,容湛竟然还能够云淡风轻的说出这番话,差点鼻子都没气歪了。

    如果不是她被这个妖孽禁锢住,身体无法动弹,她一定要揍

    的他连他妈都不认识。

    就在凤天澜一颗心七上八下,忐忑难安的时候,就在她以为容湛那个妖孽当真会对她做出什么不轨行为的时候,却突然感觉到身上一轻。

    下一秒,原本压在自己身上的那个黑色的影子,如同鬼魅一般,在电光火石之间,闪到了床头。

    容湛那个妖孽,就这般矜贵优雅的站立着。

    方才脸上堆起的暧昧在眨眼之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淡漠和疏离。

    看到这一幕的凤天澜直接就傻眼了。

    这是什么意思?

    容湛这个妖孽,就这样放过她了?

    就在凤天澜目瞪口呆之际,便瞧见容湛朝着自己这边瞥了一眼。

    再开口的时候,语气一如往日般的,疏离与嫌弃:

    “怎么我没对你做点什么?你好像挺失望?”

    “……失望你妹啊!”

    “第一,我没有姐妹,自然也不知道她们到底是不是失望。第二,我瞧你这张脸上的表情,的确不像失望,反倒有些意犹未尽……”

    “你胡说八道!”

    “我是不是胡说八道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这份心意我收下了……”

    凤天澜最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容湛这话是什么意思。

    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容湛竟然身形一闪,堂而皇之的朝着大门口那边走了过去。

    而他右手指尖上拎着的那一抹妖目的翠绿,此时此刻,正跟着他的动作轻轻摇曳着,像是正在和自己告别。

    凤天澜终于反应过来,容湛刚才所说的那份心意到底是什么了!

    “容湛你个混蛋,把我的肚兜还给我!”

    凤天澜气急败坏,想要爬起来去把自己的肚兜抢回来,可是她才刚刚起身,胸前又涌来一股凉意。

    她紧紧的拽着前襟的衣物,不得不重新退回到角落里,用被褥重重捂着自己的胸口,“该死的!”

    彼时已经走到门口的容湛,突然停下脚步。

    卧室的房门已经被守在外面的展风推开,微凉的夜风徐徐吹了进来,将容湛披散着的发丝吹得纷纷扬扬。

    月光在他高挑歆长的身量周围,笼上了一层淡淡的白色光晕,衬得他如同下凡的谪仙一般。

    如果刚才他没有做出偷自己内衣的下作行为,或许还能称得上风雅翩翩,可如今凤天澜只觉得再多看他一眼,都恨不得能把自己的双目戳瞎!

    什么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那一切都只不过是假象。

    猥琐下作采花大盗,才是容湛的真面目。

    就在凤天澜已经在心中将这个妖孽骂108遍的时候,却见容湛突然优雅的转过身来。

    月色之中,左眼下那颗猩红的泪痣,妖冶夺魄。

    容湛淡淡的看向凤天澜,目光扫过自己右手指尖上挂着的翠绿小肚兜,“还给你?”

    凤天澜紧紧的攥着胸前的被子,虎视眈眈的盯着他,“王爷您知道吗?偷盗女人贴身衣物的行为,比下流猥琐更严重,已经可以上升到变态了。如果您还是个男人的话,就赶紧把东西还给我。”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