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医毒妃,王爷尝个鲜 120、容湛的女人

时间:2018-06-20作者:大喜

    120、容湛的女人

    纪皇后彻底急了。

    再听那些市井传闻,也不光光只有气愤了,甚至也开始焦心着急了起来。

    如今,见自家儿子不仅对女孩子有了兴趣,甚至还……

    咳咳,虽然在成亲之前就有了床笫之欢对一个女孩子的名声来说,的确是不太好的。

    可——总归是证明自家儿子没有龙阳之癖了呀!

    至于纪皇后后面为啥又面露忧色,玉姑姑思忖了一番之后,立刻就回过神来了:“娘娘,您是不是在担心凤三小姐的名声?”

    果然是跟了皇后这么多年的人,一眼就把纪皇后心中所忧虑给说了出来。

    没错。

    被自己儿子宠幸的女人可以是任何人,甚至于一个小官小吏的女儿都没事。

    只要自己的儿子喜欢,她就可以排除万难。

    可偏偏那个女人却是凤天澜。

    且不说她这么多年名声在外,早已经被人诟病。

    如今她身上还有着跟太子的婚约。

    即便是这婚约不过是太后当年随口一说的事情,但是如今的凤天澜却不一样了。

    以前的她蠢笨不堪,自然是被太子嫌弃的。

    可如今的凤三那漂亮的脸蛋全部露了出来不说,医术更是高明,甚至还有一颗七窍玲珑心。

    若是太子突然改变了主意,要娶凤天澜,那也是理直气壮的。

    原本太子跟未央两个人的关系就十分敏感,若是再牵扯上一个女人。

    一想到这里,皇后就头疼的厉害。

    “名声倒是其次,我只是担心凤天澜身上还有跟太子的婚约。到时候宣贵妃一定借机在皇上面前告状,到时候我担心未央——”

    似乎是听出了纪皇后语气里面的犹豫,玉姑姑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坚定:“娘娘,奴婢有句话不知道当不当讲。”

    纪皇后愣了一下。

    玉姑姑跟了她很多年,两个人情同姐妹,所以玉姑姑很早之前开始,就不在自己面前自称奴婢了。

    如今,她这种语气,约莫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说。

    纪皇后道,“你讲。”

    玉姑姑语气坚定,“说句不敬的话,奴婢也是看着王爷长大的。在感情上,已经将王爷当成自己的亲生儿子来疼爱。王爷这么多年过得实在不容易,不说那么小就被送走了,如今在朝堂上也是步履薄冰。若是连一个喜欢的女人都护不住的话……”

    玉姑姑说道这里,也就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了。

    可她这番话却是点醒了纪皇后。

    一阵良久的沉默之后,纪皇后的脸上表情变得无比坚定,“玉儿,你说的没错。当初我没有护未央周全,这次他有喜欢的女人,我一定叫他称心如意。”

    即便是这中间有再多的弯曲和困难,她也会一并揽过来。

    “娘娘,您也别太过在意了。其实我觉得吧,其实有些谣言不可尽信。外面疯传凤三小姐不检点,可是这阵子我瞧着,她除了心气儿高了一点之外,绝对不是那种随便轻浮的女人。既然她跟王爷有了肌肤之亲,那必定会留下痕迹……待会儿我去一趟房里,将元帕取来到时候就算太子那边真的有话说,这边也是生米煮成熟饭了……”

    纪皇后脸上郁结的表情终于疏解开了,“你说的对。”

    纪皇后和玉姑姑离开之后,凤天澜原本躁动不安的情绪也逐渐平复了下来。

    她呆呆的望着自己的脚趾头,因为哭的太用力了,现在脑袋里面还在嗡嗡作响。

    她摸了摸自己的眼睛,不用看,就知道已经肿成核桃了。

    凤天澜也是一脸懵逼的:

    怎么回事?

    她活了两辈子,从来就不是这种遇事只会哭闹撒娇的性格啊!

    在她的潜意识里面,打落了牙齿,如果你打不过那个揍你的人,也只能和血吞。

    哭闹绝对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可是……

    刚才自己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的时候

    ,就瞧见容湛一掌打在自己左肩上。

    之前被容湛掐着脖子要被扔进池子里喂鱼、被他用内力震伤的画面飞快的在脑海里面回放。

    脖子好痛,撞到的后腰好痛,还有刚刚被他打伤的肩膀也好痛。

    突然之间,她就觉得无比委屈和脆弱。

    然后——

    就毫无形象的嚎啕大哭了起来。

    虽然那个时候凤天澜的意识早已经回过神来,知道这种行为实在很是丢人,可是那个时候泪腺已经完全不受控制了。

    那种压抑了好久的委屈突然爆发,根本就不是她能够控制的。

    就好像——就好像是在那个瞬间,原主归位了,正在拼命发泄着自己这么多年的委屈和不甘。

    凤天澜长叹了一口气:“唉,姑奶奶穿越而来这么长时间维持的形象啊——彻底没了。没了就没了吧,竟然还是在我最讨厌的容大妖孽面前崩坏的,天呐——”

    她尖叫着,一头扎在被褥上,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凤天澜虽然清醒了过来,但是因为受了伤,所以全身无力,整个人都是懒洋洋的。

    在房间里好好休息了一个上午,吃了些东西,她耐心的等待着纪皇后的消息。

    容湛那个妖孽虽然固执冷血,但是有一点,看上去应该还算是个孝顺的人。

    如果纪皇后去求情,说不定还真能说动他放自己回府。

    听这里的丫鬟说,自己已经昏睡了一天一夜了,急的容湛差点没把给她瞧病的老太医全都拖出去斩了!

    “嘁!”

    凤天澜冷哼了一声:

    她敢打包票,那个妖孽绝对不是因为担心自己的小命。

    只不过是怕纪皇后的病被耽误了而已。

    幸亏自己刚才机智,哭到快晕厥的时候,还记得跟纪皇后讨人情。

    否则,自己这一掌岂不是白挨了?

    只不过……

    凤天澜皱了皱眉头:

    就是刚才纪皇后跟自己说话的时候,不光是表情有点怪怪的,就连说话的语气和内容都有点怪怪的。

    可是凤天澜压根儿就说不出是哪里不对劲。

    不管了,只要自己能够不被困在这里面就行了。

    睡了这么久,凤天澜只觉得全身都懒洋洋的没有什么力气,干脆起了身来到了长廊边上,还是活动活动。

    压压腿,抻抻腰,每一个动作都十分到位。

    穿越之前,她一直是跟着爷爷和爸爸生活的。

    读书的时候,每个寒暑假都会去深山老林里面度过。

    爷爷对养生很有研究,喜欢打打拳什么的。

    可是凤天澜一个女孩子对打拳实在是没有兴趣,可是为了让自家孙女多多活动,他便要求凤天澜也跟着自己每天早睡早起。

    他打拳,凤天澜做操。

    这套操是爷爷为自己量身定做的。

    爷爷说,筋长一寸寿延十年。

    不得不说,爷爷这一套操甚至比国外传进来的瑜伽更加有效果。

    凤天澜从小练习这一套操,不仅血气红润,身材也保持的很好很柔软。

    穿越过来这么久,她终于得闲想起这件事来。

    可是,凤天澜这具身体明显就是缺乏锻炼。

    身子跟平板似得,虽然看上去很单薄,但绝对不是那种健康的苗条。

    也难怪在地牢里面待了一晚上,又挨了打就晕迷不醒了。

    正所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如果身体都没有锻炼好,那以后靠什么来跟容湛那个妖孽斗?

    远远的,王府里面的丫鬟婆子看到凤天澜站在长廊上,用力的将自己的身体对折,还把腿放在凭栏上,不由的频频摇头。

    因为这动作实在是太不雅了。

    明明就是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怎么能如此粗鲁?

    脚都快抬到跟腰齐平了。

    昨晚就听到凤三小姐在房里哭的撕心裂肺的,后来纪皇后进去哄了一阵,出来还吩咐下人一定要小心照顾伺候。

    众人心里约莫也猜到了些什么,难不成这个凤三真的要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就在大伙儿探头探脑的朝着凤天澜房间那边看,就听见一道不悦的声音响起,“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众人一惊,连忙回头,发现玉姑姑正不悦的双手叉腰,脸色难看的厉害:

    “王爷把你们买进府是让你们来做事的,不是让你们在这里探头探脑的。要是唐突了客人,仔细把你们卖出去!”

    玉姑姑厉声骂道。

    那些下人们顿时做鸟兽状四散开去。

    玉姑姑没好气的瞪了他们一眼,这才拎起裙摆飞快的朝着凤天澜的房里跑了过去。

    不过当她踏上长廊的时候,发现凤天澜撩起裙摆正准备小腿上撸的时候,顿时大惊失色:

    “凤三小姐,万万不可啊!”

    凤天澜一惊,手里的动作顿住了。

    她诧异的抬头,就看到玉姑姑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一把将她的裙子扯了下去,忙不迭的整理好:

    “我的小祖宗啊,您现在身份不一样了,怎么能做这种动作?还把裙子撩起来,这要是被旁人看去了,可、可怎么才好!”

    凤天澜一头雾水,“玉姑姑,我里面穿了裤子。”

    “呸呸呸!就算穿了裤子也不能做这种动作。你昨晚身体消耗了不少,现在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好好去床上躺着。”

    玉姑姑说着这话,就急急忙忙的将凤天澜往屋里推。

    她一边推还一边说,“虽然王爷身子骨弱,但是男人总归是男人,力气肯定要比你大。你这身子还疼着呢吧?”

    凤天澜以为玉姑姑说的是自己的伤口,点点头,“是有点疼。”

    玉姑姑一听这话,脸上立马浮现出一种“我是过来人,我懂”的表情,“所以,你现在就好好回屋躺着。”

    凤天澜被强行按坐在芙蓉榻上,“可是,玉姑姑,我已经躺了一天一夜,躺的骨头都疼了。”

    一天一夜?

    玉姑姑脸上的表情一尬:王爷的身子,一天一夜能受的住?

    她扭头,看了一眼凤天澜。

    昨个儿还惨白如纸的小脸,今个儿好像变得稍稍红润了一些。

    那额头上,还有细细密密的毛毛汗泌出来。

    那眼珠子也水灵灵的,十分诱人。

    玉姑姑压根儿就不知道这是因为凤天澜刚刚活动筋骨的原因,只以为是小姑娘初尝人事、被滋润之后的媚态。

    她脸上浮起暧昧的笑容,心里思忖着,这样下去,说不准不多时娘娘就能够抱孙子了呢!

    “来,凤三小姐,你先坐下。我这里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玉姑姑将她按在芙蓉软榻之上,一脸喜色的开口,“娘娘让我来转告你,待会儿用过午膳之后,会有人护送你回国公府。”

    凤天澜一喜,“真的?”

    “傻孩子,娘娘说过的话,又怎么会有假?”

    玉姑姑今个儿上午就跟纪皇后商量好了的:

    既然这件事是容湛强迫凤天澜的,那么事后,她们就得做好安抚工作。

    最好是能够处处顺了凤天澜的意思,她高兴了,未央自然也就高兴了。

    “那太好了!”

    凤天澜作势就要从芙蓉软榻上翻身下来。

    可是这一动,立刻就牵扯上了肩膀上的伤口,疼的她眉头一皱。

    “你看看你,急什么?”玉姑姑连忙从怀里掏出一瓶上好的跌打膏,“王爷身子虽弱,但那也只是相较于那些男人而言。你一个女孩子,他稍稍用些力,就能伤到,王爷也真是的。”

    玉姑姑热情的替凤天澜擦药,目光却不时的朝着床榻那边瞟了过去。

    她今个儿一早特意叮嘱了府里的丫鬟,不许去凤天澜的房里,就是为了留下昨晚容湛的作案证据。

    有了元帕,纪皇后也就放了心,

    自然也会死心塌地的认准了凤天澜。

    到时候,只要容湛点头,她这个当娘的,就算是豁出命去,也会让儿子如愿以偿、抱得美人归。

    不得不说,玉姑姑照顾了纪皇后这么多年,按摩推拿的手法的确是不赖。

    那上等的跌打膏在她拿捏有度的手法按揉之下,凤天澜竟然意外的觉得肩膀上松快了不少。

    等玉姑姑按完之后,便拉着凤天澜去了偏厅准备用膳。

    当玉姑姑领着凤天澜出现在了偏厅的时候,凤天澜意外的发现,容湛和纪皇后早已经在餐桌上坐下了。

    凤天澜一抬眸,就跟容湛来了个对视。

    冷蔑、轻视、厌恶——

    这是她从这个臭妖孽眼底读出来的情绪。

    凤天澜差点没有一个白眼翻上天,她扭头小小声的询问,“玉姑姑,你说的用午膳,该不会是……”

    玉姑姑一脸的理所当然,“当然是跟娘娘和王爷一起啊!”

    “不好意思,我还有事,我饱了。”

    说着这话,凤天澜立刻一个转身,作势就要开溜。

    跟容湛同桌吃饭?

    那不叫吃饭,那叫倒胃口!

    只不过,脚下的步子才刚刚迈开,冷不丁就叫玉姑姑给拦住了,“哎,凤三小姐,您要去哪儿啊?”

    纪皇后似乎也听到了这边的动静,微微侧脸,“是澜儿来了吗?”

    这一声“澜儿”叫的凤天澜脚下的步子一顿,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玉姑姑连忙借机将凤天澜推了进去,“回娘娘的话,是凤三小姐来了。”

    凤天澜就这样被推到了纪皇后的身边,已然是骑虎难下,只能勉强的扯出一抹笑容,“见过娘娘。”

    再朝着容湛的方向,翻个白眼,草草屈膝,声线敷衍:“见过王爷。”

    容湛拿眼皮子挟了她一眼,没出声。

    “来,坐下一起吃饭。”纪皇后招呼。

    凤天澜刚被玉姑姑按下去,整个人就跟屁股扎了针似得,弹了起来,“娘娘,澜儿身份卑微,怎么能跟王爷和娘娘同桌吃饭?”

    容湛这个时候才冷淡开口,“还有点自知之明。”

    凤天澜:“……”

    纪皇后皱眉,“未央,怎么说话的呢。”继而扭头朝向凤天澜的方向,“澜儿,别听他瞎说。经过昨日……我的意思是,从今天开始不许再说这些见外的话了。”

    容湛:“……”

    凤天澜一头雾水:

    昨日?

    是指容湛殴打她的事情吗?

    算了。

    约莫是纪皇后想开了,想治好自己的眼疾,所以才会对自己和颜悦色的。

    反正自己肚子也饿了,不就是一顿饭吗?

    她凤天澜没在怕的。

    想通了这一点之后,凤天澜干脆也不再推辞,直接坐了下来。

    纪皇后眼睛看不见,不方便夹菜,一般都是由玉姑姑代劳。

    不过这一次,玉姑姑还没替纪皇后夹上两筷子,便听到她淡淡的开口,“玉儿,今日你不用在这里伺候了。”

    玉姑姑夹菜的动作一顿,瞬间回过神来,连忙点头,退下。

    先是慢腾腾的出了偏厅,然后转身飞快的朝着凤天澜的房间那边跑了过去——

    因为容湛在场,整个偏厅的气氛都显得有些压抑。

    纪皇后看不见,也没办法替凤天澜夹菜,便一直催促她多吃些,“这几个菜都是我叫厨房特意为澜儿你准备的,多吃些。”

    随即,她又侧脸,朝着容湛的方向,“未央,我叫厨房做了你最喜欢的红烧肉,你也多吃些。”

    容湛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

    可是,凤天澜却发现了一个十分诡异的地方:

    容湛从伸筷子到现在,不仅碗里的饭没怎么动,就连菜也吃的很少。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