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医毒妃,王爷尝个鲜 113、你还想活多久?

时间:2018-06-20作者:大喜

    113、你还想活多久?

    凤天澜犹豫了一下。

    她多看了那人一眼,最后还是将右手伸了过去。

    轻轻的搭在那个人的脉门上。

    她对中医钻研的病不算太深。

    当初念书的时候,爷爷和爸爸一直就想要自己选中医科。

    但是她的想法是,爷爷和爸爸精通中医,如果自己能够将西医融会贯通,来个中西结合是不是能够解决更多医学的难题?

    所以,她将大部分的重心都放在钻研西医上。

    等她打算将中医吃透的时候,没料到却穿越了。

    如今,光是靠把脉,她仅仅能够号出一些司空平常的脉象。

    若是真正碰上什么疑难杂症,就像是纪皇后那种病症,她还未必能够有办法立竿见影的解决。

    如今,她连号脉都不需要,就能够看出面前这个人的将死之态……

    那就证明,这个人当真时日无多。

    心念一转,凤天澜抬手,朝着那人的右手脉门探了过去。

    脉象极细,如果不静下心来,恐怕就要感受不到那细微的跳动了。

    跟自己推测的并没什么什么差错。

    凤天澜缓缓的收了手,抬头看向那人,“你还想活多久?”

    那人愣了一下,突然仰首“哈哈”大笑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笑声夏然而止。

    他募得抬眸,盯着凤天澜,“好狂妄的小丫头。”

    凤天澜嘴角有淡淡的弧度勾起,却不言语。

    看着她这好不怯场的样子,那人的眼神突然变得冷凝了下来。

    他盯着凤天澜,语气挑衅,“如果我说我还想活十年,你做的到?”

    “大夫也是人,不是神。”凤天澜道,“虽然我不能保你活十年,但是我可以让你再也感受不到痛苦。”

    那人眼神一冷。

    凤天澜继续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每天都会有人过来对你用刑,否则你胸口的伤口也不会一直持续溃烂。让你不再痛苦,和永远无法动弹,如果是你你会选哪一种?”

    在凤天澜说完这番话之后,那人的眼中终于出现了一丝震动。

    一开始,他是不相信凤天澜这个黄毛丫头有什么本事的。

    可是,自己不过跟她对话了几句,她竟然连每日都有人过来对自己用刑都知道?

    他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尽管已经在这里活了十几年,尽管每日都会重复那种变态的刑法。

    可,只要一回想起那种活生生将身体撕裂的痛苦,他还是会冷汗直冒,牙根打颤。

    良久的沉默之后,他突然看向凤天澜,眼中防备陡生:“你为什么要帮我?”

    在这个以武为尊的大陆,强者为尊。

    弱肉强食,恃强凌弱,勾心斗角的事情无处不在。

    若不是当初他轻视了还是孩童的容湛,今日也不会落到此番境地。

    这个女娃儿一进来,便要对自己施以援手,莫非其中有诈?

    凤天澜何其聪明?

    光是一眼便看到了他眼底的防备和警惕。

    她莞尔,“前辈无需担心。既然容湛关了你这么多年,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派一个小姑娘来诈你。我刚才已经说了,作为一个医者,见死不救不是我的风格。”

    那人在凤天澜开口说话的时候,那双深陷的眼珠子瞬也不瞬的盯在她脸上。

    一个人的嘴巴会说谎,但是一个人的眼睛却不会说谎。

    凤天澜在说这番话的时候,眼神坚定,双目定定的看着自己,没有丝毫回避。

    她没有说谎。

    那人脸上露出自嘲的笑容来,“你说的没错,是我多虑了。”

    凤天澜看着他灰败的脸色,心中思忖着:

    这种案例,她曾经在爷爷身边看到了。

    那是一场车祸之后,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骑电动车闯红灯的时候,被横过来的大货车撞到之后碾压,身体一分为二。

    爷爷作为当时警方的特邀专家带着自己第一时间赶到,那个中年人的上半身卡在车轮里面,脸色一如面前这个人一般灰败发青。

    爷爷给他做了检查之后,脸上露出了无奈的神色。

    他没有将人抬出来,因为他知道:一挪动伤者,他恐怕就会立刻死去。

    于是,爷爷转身便让家人过去见最后一面。

    而面前这个人的脸色,只比那忍稍稍好一点。

    如果自己的推测没问题的话,如果继续这样不做任何治疗,顶多再活七天。

    作为一个医者,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有人明明经过治疗之后,就能够保住性命,可是却因为医疗条件不够,而失去生命。

    凤天澜暗暗下定决心:

    如果这一次,自己还有命出去的话,第一件事情就是想办法将青霉素培育提纯出来。

    有了消炎药,她就能够替病人争取更多的时间。

    那么,其他一切都有了可能。

    看到凤天澜目光沉沉的样子,那人眼底的防备和冷漠意外的褪去了一些:“你是不是个好人我不知道,至少,你是个好大夫。”

    凤天澜一愣。

    “十几年前,我也是武功一流的高手……”像是戳到了痛处,那人突然住了嘴,然后将话题转开,“我自己的身体我清楚的很,我恐怕活不过十日了。”

    十日,七日,他的推测跟自己的差不多。

    “我让你号脉,你却不告诉我,我的死期,你是个好大夫。”那人皱巴巴的脸上浮起讥讽的冷笑,“你认为,一个将死之人还会在意自己是否能动?”

    他做了选择。

    他选择在最后的日子里,没有痛苦的死去。

    凤天澜沉吟了片刻之后,缓缓的开口,“我可以让你脖子以下彻底失去知觉,但是这种伤害是不可逆的,没有后悔药吃。”

    正是因为见识过容湛歹毒的手段,所以凤天澜才会大胆的冒出这种念头。

    她对人体的骨骼架构很清楚。

    也知道,只要将人颈椎的神经切断,大脑神经就会跟身体神经隔断,当然也包括痛感神经。

    这种办法虽然残忍,但是也是这种情况下,唯一能够减轻他痛苦的法子了。

    原本凤天澜以为那人会犹豫害怕,可谁知道,当自己的话音落下之后,他竟然面不改色,十分平静的开口,“我不会给容湛看到我跪地求饶的机会。”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