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医毒妃,王爷尝个鲜 087、凤三,你这是自寻死路

时间:2018-06-20作者:大喜

    087、凤三,你这是自寻死路

    百姓的那些纷纷议论被关上的大门隔绝在了外面。

    一刻钟之后,凤天澜无比乖巧地站在八角亭外面,看着容湛悠闲的倚靠在芙蓉榻上。

    右手握着一把白玉骨扇,轻轻的晃着,一副很是惬意的样子。

    隔着几层薄薄的纱幔,凤天澜能够看到容湛懒洋洋的样子。

    好几次她想开口,都被容湛彻底给无视了。

    一晃眼的功夫,她都在这八角亭外面站了一炷香的时间了,“王爷……”

    “过来!”

    凤天澜的话还没说完,容湛便率先开了口。

    凤天澜眨巴了两下眸子,指着自己的鼻子,“王爷是在叫我?”

    容湛嘴角一扯,“这里除了你我之外,还有别人?”

    凤天澜吞了一口口水,艰难的挪动脚步,走到了八角亭的门口,停了下来。

    “过来。”容湛再开口的时候,语气里面已然带上了几分不悦。

    不知道为什么,凤天澜总觉得这个妖孽周围方圆五米的距离都是危险区,一跨进来,就有一种毛骨悚然的错觉。

    可如今,她已经踏入了这个危险区,而且目测距离那个妖孽不过两米的距离,绝对不能再靠近了。

    毕竟她可没忘,当初自己靠他太近,他差点用内力将玄衣花活生生的从自己丹田里面掏出去的场景。

    那种五脏六腑都被搅翻天的感觉,她实在不想再来一次了。

    “王爷,您有什么话就说罢,澜儿在这里挺好的,听得到。”

    看到凤天澜勉强露出笑容的样子,容湛眼神逐渐暗了下去,“你怕本王?”

    卧槽!

    王爷,您这不是废话吗?

    您出门去问问,整个南照谁不怕您?

    心底虽然在疯狂吐槽,但是凤天澜表面上还是强装镇定,“不怕。我从来不做亏心事,所以不怕。王爷公正严明,只有那些做了亏心事的人,才会怕你。”

    很明显,这个马匹算是拍到位了。

    凤天澜明显的看到容湛紧紧盯着自己的眸子松了松,语气略带讥讽:“马屁倒是拍的不错,不过很可惜,雪山灵泉那么贵重的东西,可不是一句马屁就能够要走的。”

    凤天澜见他终于将话题转到了正题上,脸上也浮现出了一丝焦灼:“王爷,我这次来求雪山灵泉是为了救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人。”

    自打她穿越过来之后,真心诚意对她好的只有红豆和相思两个人。

    其他的人,不是讥讽践踏她,就是想要她的命。

    她凤天澜对敌人锱铢必较、虽远必诛,但是对朋友她也能够做到两肋插刀、肝脑涂地。

    “很重要的人?”容湛眸光一闪,脑海中突然浮现了方才展风跟自己说过的那番话。

    容湛在得到皇后晕倒的消息之后,就立刻回府了。

    至于富贵居后面发生了什么,都是展风回来禀告的。

    当然,他禀告的内容也包括柳若兰跟凤天澜说过的那些话,比如能够拿到雪山灵泉,就一定能够讨得太子殿下的欢心。

    原本还有些春风和煦的脸上,逐渐被阴云笼罩,容湛的眸色也跟着冷了下来:“有多重要?”

    凤天澜在感受到这番寒

    意之后,下意识的打了个冷战。

    同时,她的心中也充满了疑惑:

    自己刚才是有什么话说错了吗?

    这个妖孽脾气还真是奇怪,刚刚说话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翻脸了?

    即便心中充满了疑惑,凤天澜还是如实回道:“说两肋插刀、肝脑涂地也不为过吧。”

    “嗤!”

    一道讥讽的笑意从容湛的唇齿之间溢了出来。

    两肋插刀、肝脑涂地?

    亏她说的出口。

    说一句为了讨太子欢心,还在肖想太子妃的位置有那么难?

    凤天澜皱眉,对于容湛这个反应很是不解。

    或许在别人的眼底红豆和相思只不过是她的丫鬟罢了,但是对凤天澜来说,那两个丫鬟就是她的救命稻草。

    刚穿越过来的时候,如果没有那两个善良的丫头,她还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能够这么快的调整状态,适应这边的生活和勾心斗角。

    对于容湛的讥讽,她也懒得解释。

    倒是容湛这个时候率先开口了,“你只知道雪山灵泉有多珍贵,但是有一点你肯定不清楚。”

    凤天澜愣了一下,“还请王爷明示。”

    容湛一个响指。

    紧接着,展风如同一道风似得闪了进来,恭恭敬敬地将一个锦盒送到了容湛的手边。

    容湛慢条斯理的将锦盒打开,从里面取出了一个十分精致的翠玉瓶。

    “这里面盛着的,就是雪山灵泉。”

    他慢条斯理的开口,“世人只知道它能够治百病、强身健体,却不知道当初玄衣花也是靠着它才能成活的。也只有它,才能够从你的体内将玄衣花取出来。”

    凤天澜脸色骤变:

    容湛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用雪山灵泉可以将玄衣花从自己的丹田里面取出来?

    看到凤天澜的表情,容湛嘴角轻轻一扯,“对了,还有一点忘记告诉你了。玄衣花既然已经进入了你的体内,便已经与你融为一体。玄衣花取出来之时,便是你生命中止之际。”

    顿了顿,容湛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犹豫和无奈:“凤三,你说,我该怎么做?”

    此刻,凤天澜的脸色已然是十分难看。

    她万万没有料到,她一心想要求得的东西,竟然是可以置自己于死地的东西。

    她真是蠢弊了。

    容湛当初之所以会去侍郎府,为了应该就是雪山灵泉。

    难怪他会替自己主持公道,难怪他会多管闲事,原来他果然是有所图的。

    妖孽果然就是妖孽。

    利用自己空手套白狼得到了雪山灵泉,却要用来杀自己。

    想到这里,凤天澜的嘴角浮起一抹自嘲的笑容,“原来如此。王爷好算计,凤三自叹不如。今日王爷若是想取我的性命,那便动手吧,凤三绝无半句怨言!”

    看到凤天澜那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容湛眸光微微一闪,眼底似有杀机一闪而过。

    从这个女人的体内取出玄衣花,替纪皇后治好眼疾。

    一切就是这么简单。

    容湛眼神一寒,掌心已然是凝满了内力——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