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医毒妃,王爷尝个鲜 045、她的诡异梦境

时间:2018-06-20作者:大喜

    045、她的诡异梦境

    “相思——红豆——你们在哪?”

    凤天澜大声呼唤着相思红豆,却没有任何的回应。

    她跌跌撞撞的往前摸去,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看到遥远的地方,似乎有一丝丝的亮光。

    “是亮光!”

    凤天澜欣喜若狂,拔腿就朝着那道亮光那边狂奔而去。

    不知道跑了多久,直到她觉得精疲力竭的时候,终于跑到了那道亮光的面前。

    这一块圆形的光斑。

    凤天澜抬眸,透过这块圆形的光斑,隐约能够看到一个熟悉的场景。

    那——不是惊澜阁吗?

    在惊澜阁的侧厅里面,一位相貌绝美、约莫二十来岁的美貌女人正端坐在主位之上。

    她笑的一脸清甜,看着站在自己面前那个五六岁的小女孩。

    小女孩一张漂亮的娃娃脸,一双眼睛明亮清丽,浓密卷翘的睫毛让她可爱的让人忍不住想要伸手捏捏她的脸蛋。

    小女孩年纪虽小,可是光是看着她现在的样子,就知道长大之后一定是个绝色的美人儿。

    可是,目光落在这么可爱的小女孩身上,少妇的眸光里面?夹杂着淡淡的担忧。

    她伸手轻轻抚摸着小女孩儿的小脸,“澜儿,你知道忍辱负重是什么意思么?”

    凤天澜瞳孔微微一缩:

    澜儿?

    这个小女孩是凤天澜?

    那她面前的妇人不就是——

    小澜儿瞪着清澈的大眼睛看着眼前的妇人,“娘亲,澜儿知道,爹爹曾经告诉过我。”

    白沐凝看着小澜儿,“那如果有一天爹娘不在了,你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己,好好活下去。不管别人怎么欺负你,都要好好活着,知道吗?”

    小澜儿用力点头,笑的十分可爱,“我知道,这个就叫做忍辱负重。”

    白沐凝欣慰的点了点头,“对。”

    说这话的时候,凤天澜分明能够看到她眼底已经染上了星光点点的泪水。

    再抬手去抚摸自己女儿的时候,白沐凝的指尖上突然多了三根极细的银针。

    在她紧紧抱着小澜儿的时候,右手轻轻从她脑后拂过。

    “哼!”

    小澜儿只来得及闷哼一声,就软绵绵的栽倒在了白沐凝的怀里。

    看着怀中的女儿,白沐凝压抑着的情绪突然爆发了出来。

    她掩唇,咬着自己的手指不敢让自己哭出声,可是豆大的眼泪却吧嗒吧嗒的落了下来。

    “对不起,澜儿……”

    “娘亲什么也没有留给你,但是有一点你一定要记住。不管以后碰到了什么事情,一定要保住馥郁阁,知道么?”

    “澜儿,我的好澜儿……”

    白沐凝那几近痛彻心扉的哭声让站在一边的凤天澜听了都觉得胸口憋闷的厉害。

    就好像是有一块巨大的石头重重的压在她身上,压的她快要喘不过气来——

    “呼——呼——”

    几个沉重的呼吸之后,凤天澜猛地睁开了眼睛。

    她满头大汗,脸色微白,定睛之后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到了惊澜阁。

    睁开眼睛的那个瞬间,相思红豆两个丫鬟焦灼的脸蛋映入眼帘。

    一看到凤天澜睁开眼,相思脸上瞬间露出欣喜的表情:“小姐,你终于醒了,吓死我们了!”

    红豆连忙掏出丝巾替凤天澜擦汗,“小姐,你怎么样了?你都昏睡了整个一天了,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去看大夫?”

    相思红豆的熟悉的声音让凤天澜将神智找了回来。

    她被扶着坐了起来,这才意识到刚才自己做了一个梦。

    可是,梦里的情景是那么真实,就好像是真真切切的发生过似得。

    六岁……

    凤天澜微微闭上眼睛,脑海里面回忆着:

    的确,在她六岁的时候,得过一场大病,昏迷了整整三天三夜。

    就在大伙儿都以为她活不下去的时候,她却突然清醒了过来。

    不过,醒来之后,那个活泼可爱,冰雪聪明且极有天赋的小姑娘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性格暴戾异常、蠢笨不堪的草包三小姐。

    即便是现在清醒了过来,凤天澜还是能够感受到胸口那一股浓重的憋屈和怨气。

    就好像是凤天澜原主的不甘和愤怒。

    不甘和愤怒?

    凤天澜皱起了眉头:难道刚才那个场景根本就不是梦,而是曾经真实发生过的事情?

    凤天澜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并没有摸到针孔或者是银针之类的东西……

    “小姐,小姐?”

    相思看到正在发呆的凤天澜,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

    凤天澜回神,勉强笑了笑,抬起左手准备擦汗,冷不丁却发现原本受伤的左手手掌已经被包扎好了。

    而且,她体内幽香花花粉的药效已经被解掉了。

    幽香花花粉催晴的作用很强。

    它不会要人命,但是结果就是一定要发泄过后,才能够彻底解除。

    可是凤天澜作为一个医者,自己的身体她最清楚不过了。

    她绝对没有碰过任何男人,更甭提发生关系了。

    那意思就是,有人强行用内力将她体内的花毒给逼出来了?

    那应该废了不少功夫吧?

    凤天澜想了想,突然想起了自己在侍郎府中厅迷迷糊糊之际,好像是撞上了一个男人。

    是太子!

    太子容澈!

    难道是容澈救了自己,还替自己包扎了伤口,顺便解了毒?

    不对啊!

    按照平时凤三对太子的痴迷程度来说,太子看到凤天澜第一个反应应该是躲避才对,怎么可能会帮她?

    可是,记忆里面的太子容澈在面对凤天澜几近歇斯底里的纠缠时,也都是彬彬有礼,从未讥讽嘲笑过。

    所以,即便是出于礼貌,他会救自己也应该没什么奇怪的吧。

    如果真是太子容澈帮了自己,大不了以后有机会把这个人情还了便是。

    一旁的相思红豆看到凤天澜出神的样子,疑惑的面面相觑。

    相思小声嘀咕着:“小姐好像有很多心事,那外面等着的人,我们要不要通传啊?”

    红豆犹豫了一下,“要不然,我先出去,让他再等等?”

    就在红豆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突然身后传来凤天澜的声音,“谁要见我?”

    \s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