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医毒妃,王爷尝个鲜 041、未央王吃错药了?

时间:2018-06-20作者:大喜

    041、未央王吃错药了?

    “王爷,您、您怎么在这里?”

    柳若兰磕磕巴巴的开口。

    她一边说话,一边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半躲在了容澈的身边。

    不是她想拿太子殿下当挡箭牌,而是这位未央王殿下的气场实在是太强了。

    别说跟他对峙了,就算是跟他对视一眼,都是让人压力倍增的事情。

    容湛这会儿身上披了一件黑色的大氅,整个人就这么安静的站在那儿。

    那张惨白的俊脸之上,是清淡和羸弱,可即便如此,也完全不会让人觉得他是个好欺负的。

    反而是,给人一种打从心底涌出来的妖冶莫测。

    这种幽深莫测的感觉,比太子身上散发出来的冷漠更加叫人心惊胆战。

    容湛扫了一眼昏迷在自己怀里,双颊嫣红、满头细汗的凤天澜,然后单手一推。

    站在一旁的花公公立马上前,将晕过去的凤天澜扶住了。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淡淡回眸,睨了一眼柳若兰,薄唇轻启:“怎的,太子殿下能不请自来,我却来不得?”

    柳若兰吓得脸色一白,双膝一软,“噗通”一声就跪倒在了地上,“王爷恕罪,小、小女子不是这个意思。”

    容湛轻轻掩唇,妖冶的凤眸微微一弯,似有笑意闪过:“既然不是这个意思,好好说便是了,跪下做什么?你这般,别人瞧见了还以为我难相与呢。”

    柳若兰连忙低头,拽着裙摆就站了起来,然后低眉顺目的站到了一边,大气都不敢出。

    直到容湛那幽幽的目光从自己身上挪开,柳若兰才觉得身上被压着的无形大石稍稍挪开了一些。

    这个王爷,好可怕啊!

    “皇兄,还是一如既往的不懂得怜香惜玉啊!”

    容湛慵懒的抬眸,安静的看着容澈,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容澈幽深的黑眸掩去凌厉,浮起一如既往的冷漠疏离,“本宫不会怜香惜玉,不是还有未央你么?”

    说罢,容澈的目光停在了一边晕过去的凤天澜的身上。

    凤天澜刚才扑到自己身上的时候,他分明嗅到了她身上散发出了一种异香,而且她的身体很热。

    很明显,就是被下药了。

    只不过,是被人下药陷害,还是她自导自演的一场戏,那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这一次,凤天澜有一点做的很对。

    那就是把她脸上那些几斤重的脂粉全部都洗掉了,至少这样让人看了不会有想吐的冲动。

    想到这里,容澈的眼底突然闪过一丝疑惑:

    容湛虽然心狠手辣,脾气诡异,但是从来都不会多管闲事。

    这一次,吃错药了?

    容湛听了容澈那话之后,原本慵懒的脸上忽而绽放出一朵笑颜来。

    他这一笑,绚烂夺目,就连整个园子的奇花异草都纷纷失色。

    “皇兄说笑了!整个南照都知道,当初是凤天澜的母亲白姑姑救了太后一命……”

    听到容湛这话,柳若兰脸上陡变。

    她下意识的用余光扫了身边的太子一眼:虽然容澈脸上的表情没变,可是周身的气压明显就降低了不少。

    谁不知道,太子殿下最大的忌讳就是别人提起白姑姑救了太后一命这事?

    毕竟,开了这个头,后面要说的就是太后许了凤天澜太子妃位置的事情了。

    他堂堂一国之太子,怎么可能会娶一个脑子有问题的花痴草包当太子妃?

    所以从来就没有任何人敢在容澈面前提这事儿,如今这位未央王殿下却一点也不顾忌,这对太子的敌意未免也太明显、太外露了吧?

    果然,朝堂之中流传如今朝廷分裂成了两派。

    一派是支持太子党的,一派是支持未央王的,看来也未必是空穴来风。

    柳若兰站在一边,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满头的冷汗也不敢去擦。

    她一定是抽风了,才会领着太子殿下绕远路。

    这下可好,暧昧没暧昧上,还碰上了未央王。

    这两个人要是唇枪舌战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被自己听去了,她可就要倒大霉了。

    容湛幽幽的看了容澈一眼,就在大伙儿都以为他会替凤天澜时候太子妃这件事的时候,他却突然话锋一转,“当初因为这条命太后欠了瑾国公府一个人情,太子殿下若刚才愿意出手相救的话,也算是把这条命的人情给还了。啧啧,还真是可惜了。”

    容湛的言下之意就是说:如果刚才他容澈救了凤天澜,那便可以不必再许凤天澜太子妃之位了。

    可惜,容澈却没能想明白这件事。

    “如今,若是叫太后知道皇兄您见死不救,不知道她老人家以后该怎么跟瑾国公府交待。”

    容湛说这话的时候,一副十分惋惜的模样,就好像完全没有察觉到太子殿下周身已经笼罩上了一团极其不悦的阴云。

    一旁的柳若兰似乎也察觉到了太子殿下的不悦,她眼珠子一转,连忙上前一步,“王爷,这件事与太子无关。如果不是因为凤天澜她装神弄鬼的给自己下药,想要赖上太子,我也不会情急之下为了保护太子清白才出手。如果太后怪罪下来,小女子愿意承担一切后果。”

    柳若兰说这话的时候,把自己摘的干干净净,黑锅全部都推到了凤天澜的头上。

    反正那个草包已经晕过去了,想把黑的说成白色还不是任凭自己高兴?

    容湛一听这话,眼眸更弯了,“柳二小姐的意思是,堂堂太子殿下连自己的清白都保不住,还要你一个女流之辈出手?”

    柳若兰心头“咯噔”一沉,下意识的扭头看向太子。

    却见太子殿下一张脸早已经一片铁青,眸子里面,也有凛冽的寒意迸射。

    那清冷的目光就是在表达着两个字:“蠢货!”

    柳若兰顿时心惊肉跳,连忙低头,“小女子绝无此意。”

    容澈淡淡的看着容湛,“未央,不过是桩小小的意外。今日你我上门都是客,何必对主家咄咄逼人?”

    经过容澈的这番提醒,容湛恍然大悟,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似得:“瞧瞧我这记性,皇兄你倒是真真提醒了我。柳侍郎刚刚送了我一份重礼,我便在这挑他女儿的刺,未免显得太不识趣了。”

    \s* 首发更 新.e.更q新更 快广 告少s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