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医毒妃,王爷尝个鲜 025、凤三贼心不死?

时间:2018-06-20作者:大喜

    025、凤三贼心不死?

    “嗯!”

    相思连忙揣着红豆给的碎银子,急急忙忙地跑了回去。

    郁叔看着红豆的举动,眼中露出欣赏的笑意:“红豆,你可是知道小姐有些事不想让我们知道?”

    红豆腼腆一笑:“小姐冰雪聪明,事事必然有她自己的打算,不愿意我们插手。可是她总得有个帮手才好,相思心无城府,是最佳人选。”

    郁叔点点头,“夫人还真没看错你们两个。”

    且说凤天澜就在郁叔和红豆两个人说话这阵子,已经将整个仓库翻了个遍。

    其实刚才在药铺里面的时候,凤天澜对于柳瀚义身上的病症就已经有了五分的把握。

    双眼浑浊,四肢水肿,眼袋下垂、发青,脚步虚浮,手心烧热——

    这些,都是肾病的症状。

    她之所以会扯到花柳病上面,不过是想把问题说的严重些。

    否则,就凭着柳瀚义那下作蛮横的作风,肯定不会这么轻而易举的被打发。

    凤天澜皱着眉头,盘腿坐在地上,右手指尖在膝盖上轻轻敲击着。

    每一次,但凡是遇到什么棘手的病症,她都会把自己关在小黑屋里面。

    盘腿敲膝,也是她标志性的动作。

    要知道,她能够成为玄凌霄医毒世家的传人,绝对不是仅仅因为她是凤家的后人。

    医术和毒术的超高天赋,才是她成为接班人的唯一原因。

    柳瀚义有肾病,这一点毋庸置疑。

    只是,为什么她只有五分把握……

    肾病的人身上的确是会有味道,但是却是因为尿素氮、肌酐等毒素不能顺利排出体外而潴留于血中,才会使病人身上散发出尿味或氨味。

    柳瀚义身上的确有味道,但是却不是这种味道。

    普通人或许分辨不出来,可凤天澜对于气味极其敏感,她可以确定柳瀚义身上散发出来的是一种类似于腐尸的味道。

    关于气味这一点,凤天澜没有给柳瀚义做过检查,一时间也没有办法确定。

    只能是明天去侍郎府之后,见招拆招了。

    当凤天澜推开仓库大门的时候,一眼就看到站在门口昏昏欲睡的相思。

    “相思,相思?”

    凤天澜喊了两声,原本正在小鸡啄米打瞌睡的相思一个激灵瞬间的清醒了过来:

    “小姐,您需要什么?尽管吩咐我,我一定给你找来。”

    凤天澜看了她一眼,“我要金山银山,你也能给我找来?”

    相思面露为难。

    她小心翼翼的从怀里将红豆给她的小钱袋子拿了出来,递到了凤天澜的面前,“小姐……金山银山奴婢没办法,但是这里是红豆姐攒了好久的嫁妆,一共是十二两银子……”

    凤天澜看着相思小心翼翼的将钱袋子打开。

    里面有十来颗细细碎碎的银子,被包裹的很好。

    凤天澜心里莫名一酸,伸手就去捏相思的小圆脸,“笨蛋!我早就说过会罩着你们。要是连你们的嫁妆都要,我怎么当你们的主子?把这个还给红豆,告诉她,很快咱们就有花不完的银子了。”

    相思的小脸被捏的红扑扑的。

    她瞪着湿漉漉的眸子,兴奋的看着凤天澜,“小姐,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们?”凤天澜拍着胸脯保证,“以后啊,我一定给你们每个人都备上八台嫁妆,让你们风风光光的嫁出去。”

    翌日,未央王府。

    “嗯?”

    倚靠在芙蓉软榻上,身披大氅的容湛微微蹙眉。

    那张俊美的脸上瞬间阴云密布,“你说什么?”

    他的声音温吞,但是只有常年伴于他身侧的花公公才能够听出里面卷起的浓郁不悦。

    原本跪在地上的花公公腰一弯,整个人几乎匍匐在地上:“凤三小姐,今个儿去了柳侍郎府上。”

    说完这话,花公公艰难的吞了一下口水。

    这个凤三是不是有点太得意忘形了?

    自己告诉她,纪皇后外出祈福三日,是为了让她提前想法子。

    而她呢?

    跟个没事人似得,不但没瞧见她为纪皇后眼疾的事情奔忙,反而到处惹事。

    如今,甚至还跟柳侍郎家的大公子牵扯上了。

    花公公冷汗涔涔,半响没有等到容湛的回应,这才战战兢兢的抬头,“王爷,您说,该不会是凤三小姐知道柳侍郎府里有那件东西……”

    话还没说完,花公公便接受到了容湛冰冷凌厉的目光。

    他像是被人扼住了喉咙,瞬间没了声音。

    容湛眸光轻闪,将眼底的杀机隐去,“展风说,昨日太子殿下半路拦下了柳大公子的马车,约定今日去府里一叙。你猜,凤天澜她知道这事么?”

    花公公一愣,猛地抬起头来:“王爷,您的意思是凤三还贼心不死……”

    容湛优雅的坐了起来,花公公连忙爬起来,恭恭敬敬的走到他身侧,将大氅取下。

    容湛指尖轻抚过衣襟边缘,嘴角勾起一抹幽深莫测的弧度:“谁是贼,还未可知呢!”

    花公公垂下头,不知道容湛的话是什么意思。

    “花公公,把我那件紫色的锦绣盘龙梨花袍取来。”

    花公公动作顿了一下,“王爷,您要出门?”

    “出门看热闹。”

    看热闹?

    花公公一头雾水,却不敢发问,只得一溜烟儿的去做出行的准备去了。

    柳侍郎府后院。

    五彩的纱幔垂坠在半空中,暖风徐徐,纷纷扬扬。

    不远处,丝竹管弦之乐悠扬传来。

    纱幔之中,六七个身材妙曼,年轻俊俏的少女穿梭其中。

    她们一个个身上只着一件清凉的肚兜。

    下半身虽然穿着裙子,却是薄纱质地,一眼看过去,隐隐绰绰两条雪白的大腿十分耀目。

    “爷,快点来抓我呀!”

    “我在这里呢!”

    娇柔媚的声线在后院响起,伴随着少女清脆悦耳的娇笑声。

    柳瀚义的眼睛被纱布遮着,双手不停的在纱幔中摸索着,嘴里更是不干不净的喊着:

    “你们几个小浪蹄子最好别被爷抓到,要是抓到了,看爷怎么收拾你们!”

    其中一个粉衣少女绕到他伸手,一把扯下了他的腰带。

    \s* 首发更 新.e.更q新更 快广 告少s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