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医毒妃,王爷尝个鲜 020、那是我未来皇嫂

时间:2018-06-20作者:大喜

    020、那是我未来皇嫂

    “皇兄,这盘棋我们重新来,我就不信赢不了你。”

    说这话的,是当朝七皇子容耀。

    虽然他与太子容澈均是宣贵妃所出,但是两个人的性子却大相径庭。

    太子性格冷酷沉闷,而他却开朗活泼,十分热闹。

    容澈将目光收了回来,重新落在棋盘之上。

    容澈的棋风彪悍,而且出子的时候出其不意,让人始料未及。

    最重要的是,他习惯蛰伏,等待最佳时机进行反击。

    当你以为他要全盘皆输的时候,他却能一击必杀,来个惊天反转。

    相较之下,容耀下棋的时候,倒显得随意许多。

    两人你一子,我一子,激战正酣时,容耀突然冒出了一句:

    “皇兄,最近闹得满城风雨的那件事,你听说了么?”

    容澈眸光忽闪,眼皮子也没抬一下,“你想说什么?”

    “我还能说什么?”

    容耀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我未来的嫂子得罪了那个杀神,你一点都不担心么?”

    容澈眼神一寒,眸子里面似有利刃射出,“你说谁是你嫂子?”

    如果换做其他人,或许会觉得容澈这个太子十分冷酷,无法接近,但是这也仅限于其他人。

    容澈对于自己这个小四五岁的弟弟,却是十分宠爱。

    容耀“嘿嘿”一笑,伸手朝着梨香弄那边一指,“除了她还有谁?皇兄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明知故问了?”

    容澈淡淡的扫了他一眼,“你算起来年纪也不小了吧?明个儿我进宫去跟母后说,给你订一门亲事。丞相府的九小姐好像对你有点意思……”

    “皇兄,皇兄,我错了!相府那个九小姐又泼辣又放肆,而且还目中无人,您可饶了我吧。”

    “是么?”

    “好啦!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提未来嫂子的事情了。”

    容耀说着这话,干脆用右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示弱,安安静静的开始下棋。

    容澈垂眸,安心的下棋。

    余光扫过梨香弄拿到淡黄色的清丽身影——

    容耀说的事情,无非就是凤天澜毁了容湛玄衣花的事情。

    宣贵妃与纪皇后向来不对付。

    宣贵妃诞下长子容澈,皇帝却将皇后的位置给了纪皇后。

    这件事她一直耿耿于怀。

    容澈当然知道,凤天澜那个蠢货一定又是被人怂恿,才会出手毁了玄衣花。

    可那又如何?

    作为太子,日后便是穿上龙袍,登基称帝之人。

    他要的,也是能够母仪天下,满腹才华,甚至能够助他巩固地位的贤内助。

    而不是一个只知道争风吃醋,脾气暴躁,飞扬跋扈的蠢货!

    不过这份心思,容澈从未表露出分毫。

    他需要太多人的支持,也绝对不容许留下任何被人诟病的把柄。

    所以,即便是面对凤天澜无休止的纠缠,他也从来都是谦谦有礼,进退有据。

    也正是因为他这个态度,才会让凤天澜原主对他更加死心塌地,非他不嫁。

    “皇兄,皇兄,你在想什么呢?”

    容耀伸出手来,在他眼前晃了晃,笑的十分狭促,“皇兄,跟你博弈这么多年,还是头一回见你神游,想什么呢?是不是在想我未来……”

    他的话还没说完,容澈飞过来的满带威胁的眼刀瞬间就让他闭了嘴。

    就在容澈准备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梨香弄那边围观的人群里突然爆发出一阵惊呼。

    容耀吐了吐舌头,连忙站起来朝着那边看了过去。

    “天呐!他……他是不是死了,没气了?”

    刚才出言轻薄凤天澜主仆的那个男子本来躺在地上抽搐着,突然双腿一伸,白眼一翻,身体绷得直直的,一动不动的躺倒在了地上。

    他那个几个朋友吓得脸色惨白,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凤天澜淡淡的扫那躺在地上的男人一眼,好心提醒道,“这几位,你们要是再不送他去看大夫,他可以就真要死了。”

    一听到“死”字,那几个人瞬间脸色大变。

    几个人手忙脚乱的抬着人就火烧屁股的跑去找大夫了。

    凤天澜双手环胸,脸色挂着淡淡的讥讽冷笑:活该!

    她身边的相思红豆看到凤天澜露出这个表情,便上前好奇的询问:“小姐,他是不是真的会死啊?”

    “死什么死?他可是在我们医馆前面发作的,要是死了,还不得找上我们啊?”

    “可是……刚才他那个样子真的好恐怖啊!”

    “恐怖?我不过是封了他的脉门而已,离死还早着呢。不过,也够他好受一阵了。”

    相思夸张的捂住低呼,“小姐,原来是你?”

    凤天澜无辜的眨巴了眸子,右手一翻,从掌心的袖口里面滑出来一枚尖锐精致的银钗。

    细细看去,会发现银钗的尖锐的那一头上还沾着一丝几不可见的血迹。

    “小姐,你就是用这个……”

    “嘘!”凤天澜狡黠的朝相思眨巴了眸子,“一点雕虫小技罢了!咱们惊澜阁不是穷的揭不开锅了么?你在耐心等等,最多明日,便会有人求着咱们收银子。”

    “哈?”相思瞬间就傻眼了。

    这世界上还有这么好的事情?

    还会有人求着她们收银子?

    相思满脸好奇,正准备好好追问一番,突然就听到馥郁阁里面传来一阵凄厉的惨叫声。

    一旁的红豆脸色骤变,“是郁叔的声音!”

    “糟糕!”

    凤天澜暗道一声不妙。

    刚才她只顾着教训那个登徒子去了,竟然忘了馥郁阁里面出事了。

    药铺里面。

    柳瀚义走到郁叔的身边,朝着他身上踹了几下,发现根本就没有反应。

    其中一个家丁脸上露出担忧:“大少爷,该不会是……死了吧?”

    柳瀚义冷笑一声,“死了?我看这个老不死的是装死!给我打,看他还装不装!”

    “是!”

    有了柳瀚义这话,那些家丁瞬间朝着郁叔围了过去。

    脚还没踹到郁叔身后,就听到一记清脆凌历的女声从门口处传了过来:

    “住手!”

    众人一愣,纷纷朝着门口看了过去。

    门口的竹帘被人掀起,印入眼帘的是一张明艳动人的俏脸。

    明眸皓齿,清丽动人。

    \s* 首发更 新.e.更q新更 快广 告少s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