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医毒妃,王爷尝个鲜 003、死人,才能保守秘密

时间:2018-06-20作者:大喜

    003、死人,才能保守秘密

    花公公开口,凤天澜便知这事还有回圜的余地。

    她肩膀一扭,制住她的两个侍卫在接受到花公公示意之后,顺势松开了手。

    “嘶!”

    凤天澜无奈的皱眉:

    她不过十四五岁的模样,身体还没有长开,十分单薄。

    那两个侍卫却丝毫没有一点怜香惜玉的意思,差点就把她的胳膊给拧断了!

    “凤三,你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动手!”

    看到凤天澜那慢条斯理的样子,花公公急的眼睛都要冒火了。

    胡太医在一旁气的捶胸顿足,频频摇头。

    只道是这凤三没什么本事,不过是在耍花招拖延时间罢了。

    凤天澜松了松肩膀,拎起裙摆走到了这位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王爷身边,侧身半蹲。

    胡太医一行人紧紧的在一旁盯着,生怕她再行不轨。

    此刻,未央王虽双眸紧闭,脸色煞白,却丝毫没有影响到他巧夺天工的容貌。

    那面容似夏花般绚烂,又因美到极致而呈现出令人心惊的妖冶。

    那紧闭着的凤眸下,还生了颗朱红的泪痣。

    如今,在阳光下看去,宛若一粒血色的珍珠,衬着那惨白如纸俊脸越发妖冶惑人。

    就算是在信息通畅的二十一世纪待过,凤天澜还是忍不住被这张倾世容颜给惊艳了一把。

    这个男人实在是太美、太妖孽了!

    许是看到了凤天澜的眼底的惊艳,胡太医鼻间溢出轻蔑的冷哼:

    这个凤三就跟邺城那些花痴女人没什么两样。

    一个又痴又傻的疯子说的话,也就花公公这种糊涂蛋,才会被她给忽悠。

    不过片刻,凤天澜已经将目光从未央王的身上收了回来。

    她眸光微闪,心中便有了思量。

    “花公公,您会武功么?”

    花公公一愣,“你问这个做什么?”

    凤天澜眉眼弯弯,眸子里闪过一抹狡黠:“我要问,自然有我的道理,您只管回答便是。”

    花公公眉头一皱,“会些皮毛。”

    凤天澜嘴角一扯,径直走到了花公公的面前,一把捏住了他的右手手腕,然后将掌心朝上一翻。

    右手一把掐住了他掌心的劳宫穴,重重一按。

    花公公吃痛,老脸瞬间皱成了一团,手掌也跟着收了回来:“你要做什么?”

    凤天澜眨巴了眸子,“既然你们不让我近王爷的身,那我就只好示范一遍给你看了。劳烦花公公就用刚才的法子,替王爷瞧病。”

    “简直荒谬!”胡太医冷笑,“按压劳宫穴顶多只能行气活血,怎能起死回生?”

    凤天澜一脸无辜:“不试试又怎么能知道?”

    “由得你们胡来,我倒要看看,你能否救了整个国公府一百零八条人命!”

    花公公看了凤天澜一眼,心一横,干脆利索的来到了未央王的身侧,半跪了下去。

    右手摩挲到未央王掌心劳宫穴处,用力的开始揉捏了起来。

    一分钟过去了……

    两分钟过去了……

    一炷香的时间很快也过去了。

    被连续按压的未央王半躺在花公公的怀中,压根儿就没有要清醒的迹象,且面色越来越晦暗。

    “哼,凤三,这就是你说的好法子?”胡太医冷冷开口。

    花公公按的额头上冒了汗,却未见一丝成效。

    原本就心浮气躁的他,如今听胡太医这么一说,更是气从中来:

    “好你个凤三,竟敢耍我……”

    花公公的话还没说完,手肘处突然一痛一麻。

    原本沉寂于丹田的内力,飞快的从指尖迸射了出去,用力的点在未央王掌心的劳宫穴上。

    “咳咳……”

    一阵低缓而虚弱的咳嗽声,从怀中响起。

    周遭突然响起一阵倒抽气的声音,众人惊恐的瞪圆了双眸,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只见,前一秒还双目紧闭的未央王,浓密卷翘的长睫微颤了两下,下一秒竟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王爷!王爷!你醒了?”

    花公公看到未央王清醒了过来,惊的声音都变了调。

    一边的胡太医整个人都懵了:

    怎么可能?

    刚才自己明明替王爷诊治过,脉搏气息全无。

    怎么可能按几下劳宫穴就起死回生了?

    花公公这个时候哪里还顾得了那么多,赶紧招呼人上前将王爷抬至座撵之上,又取来大氅仔细裹着。

    当所有人都沉浸在未央王死而复生的惊喜之中时,只有凤天澜眸光幽深,嘴角挂着若有似无的冷笑:

    什么死而复生?

    不过是她玩的一个小把戏而已。

    穿越过来之前,她爷爷也曾经练过几年咏春太极。

    所以她清楚的很:只有练武之人才会脉搏缓慢,却又无比铿锵。

    先前她不小心探到了这只臭狐狸的脉息,就知道他一定会武功,且有内力。

    刚才,她故意在花公公的手肘处点了一下。

    让他体内的内力失控,由劳宫穴侵入臭狐狸的体内。

    若他再躺着装死,不肯醒来,便只能任由两道内力在他体内碰撞,伤他根本。

    原本,这只是急中生智的拼死一搏,没想到还真叫她错有错着的撞上了!

    这个或许就叫做,命不该绝吧?

    彼时,国公府大房。

    观龙池边的八角亭里,一个四十来岁,样貌周正的中年男人身着一袭滚金黑袍,悠然落座。

    身侧,还有一个样貌上乘的侍女焚香煮茶。

    “爹,爹,不好了!凤天澜那个蠢货闯了大祸了!”

    院门突然被撞开,凤千语脸色煞白,跌跌撞撞地闯进了后院。

    凤谨言被这动静一惊,右手一抖。

    滚烫的茶水泼出来一些,烫的他眉角一挑。

    一抬眼,便看到自己的二女儿冒冒失失地朝着这边狂奔而来。

    他脸色一沉,不悦开口:“千语,你什么时候才能跟你姐千雪一样端庄稳重?就你这冒冒失失的样子,还奢望有朝一日能够跟她一样拜入宗门?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凤千语气喘吁吁的摇头,惊慌失措的朝着观龙台那边指去:“不、不是……是凤天澜……她闯了大祸了……”

    “她今日的任务,不就是闯祸么?毁了未央王的玄衣花,我就不信她还有活路。”

    凤谨言眼皮子一掀,幽深的眸子里有杀机闪烁:

    只有她死了,凤千雪身上的秘密才能永远被埋藏起来。

    * 首发更 新 ..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