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生财有道之农门辣妻 第139章

时间:2018-10-21作者:我爱吃肥肠

    一喝,林喜就把眉头皱上了,不是很满意,不,简直就是不满意。

    “我怎么觉得这个汤味道怪怪的?”林二喜也咂吧着嘴巴道,感觉她煮的跟林喜煮的都不一样但是自己又不出来哪里不对劲儿。

    “有一股姜味…”林喜道,而且还很浓郁,把汤原本的味道给盖住了,一喝下去,就全是姜味,没有汤的味道了。

    林二喜终于知道是为什么了。

    “那怎么办啊?”林二喜很苦恼“把汤倒了再重新煮过?”那样她也舍不得啊,感觉好可惜,但是不倒了又感觉这个汤的味道不好。

    “不用…”林喜道“在家里面喝的没关系,就这样吧,下次注意不要放姜就是了。我们把饭煮了。”

    “墨儿身体不好,老牛不是了尽量吃的清淡点,要不我们喝粥吧?”林二喜道,虽然是第一天接触陈墨,但是林二喜也是把陈墨当成自己的妹妹的。真心心疼她。

    “也可以…”林喜道,“吃野菜粥?”野菜粥很清淡了。

    林二喜点头,林喜把米熬上,林二喜转身就出去找野菜去了。

    林二喜的动作很快,没一会就把野菜给拿了回来,林喜的白粥也刚刚煮开,于是林二喜就把野菜给洗了切碎,放到一边,然后就出去找林三喜和陈墨去了。

    林二喜找了半天。才在村头找到两个孩子,一看,两个孩子都在嗷嗷哭着,林大刚站在旁边,手里还捏着一个馒头吃着,看着两个孩子哭,很高兴的样子。

    林三喜愤怒的喊,“把馒头还给我!”

    林大刚面无表情的道“还什么还,一个馒头而已,爷吃你的是给你面子。”一个馒头都要他还,真是气,自己都那么有钱的人了。

    “把馒头还给我…”陈墨声的叫道“那是墨儿的。”那是林大强给她的馒头,她还没有来得及吃就被眼前这个人给抢走了。

    “哪里来的野种,给爷滚开…”林大刚根本就没有把陈墨放在眼里,伸手一推,就把陈墨给推倒了。

    陈墨一下子就摔倒在地上,哇一声就哭出来了。

    林大刚推完陈墨,就把最后一口馒头给塞到了嘴巴里。

    馒头真好吃啊,他好久都没有吃过那么好吃的馒头了,又软又甜。

    “林大刚,你打我妹妹!”林三喜瞪着林大刚。像一只凶狠的豹子一样。一下子就朝着林大刚扑了上去,恶狠狠的咬了一口。

    “啊!”林大刚吃痛,大声的吼着“赔钱货,你敢咬我?”然后,按着林三喜的头一推就把林三喜给推倒了。

    他伸出脚想踢林三喜还有陈墨,但是屁股上却挨了一脚,被人踹出去了。

    “林大刚,你行啊,欺负我妹妹!”林二喜抱着双臂似笑非笑的看着林大刚。

    林大刚的气焰消了一半,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现在害怕林喜不了,还很害怕林二喜,以前都是他欺负她们的,真是见鬼了。

    “是林三喜先动手的。”对着林二喜,林大刚不敢叫林三喜做赔钱货,不然林二喜肯定会打他,打的跟林喜一样狠。

    “是你抢陈墨的馒头的。”林三喜战友有靠山了,一点都不害怕。

    “一个野种的东西而已!”林大刚愤怒,他才是她们哥哥好吗。为什么要为了一个野种怪他?

    “她现在也是我妹妹,你欺负她试试看?”林二喜一听就不高兴了,一巴掌拍到了林大刚的头上。

    林大刚哭着跑回家了。

    “墨儿,没事吧?”林二喜把陈墨拉起来,上下打量,生怕陈墨哪里受伤了。

    “二姐,我没事,馒头没有了。”陈墨声的道,生怕林二喜责怪她。

    现在她已经知道了,林喜就是大姐,林二喜是二姐林大强是三哥林三喜是四姐。

    “没事…”林二喜拍拍陈墨身上的泥土,“家里还有没了就没了,你累不累?姐姐带你回去吃饭。”

    陈墨摇摇头。露出米牙来,“不累…”

    “来,姐姐抱你…”林二喜看着陈墨苍白的脸色就好心疼,弯腰把陈墨抱了起来。

    “怎么了这是?”回到家,林喜看着两个的都有些灰头土脸的,“打架啦?”

    “可不是?”林二喜教陈墨洗手。一边道,“跟林大刚打起来了,那个胖子抢她们的馒头吃。”

    林喜点点头,让他们进去吃饭,自己靠在门口。

    “你干嘛?”林二喜好奇的问道。

    “等人…”林喜面无表情的看着大路。

    “你跟我来,我看看是哪几个赔钱货敢打你!”没一会儿,她们两个就听到了张翠的声音。

    林二喜意外的问道“你在等张翠啊?”

    “对啊…”林喜点头“你们打了林大刚,林大刚肯定会告状。张翠肯定来找我们。”

    “孩子打架她一个大人来干嘛?”林二喜十分不屑“真没劲儿。”

    “你们在这里正好!”张翠一来到林家门口就怒气冲冲的撸起袖子想要进去,“你娘呢?让她出来。”

    林喜神色淡淡“我娘在里面吃饭呢,你有什么事情跟我。”

    张翠推了林喜一把,“你走开,你两个妹妹加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野种把我们家大刚给打了,我要问问她是怎么管教孩子的。”

    林大刚在张翠旁边哭着眼泪鼻涕糊了一脸,林喜看着觉得有些恶心。

    林喜啧了一声“孩子打架而已,大伯娘你这也太认真了吧?”

    “什么认真不认真的…”张翠理直气壮的道“你们要是把人打死了怎么办?”

    “你想怎么办啊?”林喜看着张翠“我把她们叫出来让你再打一顿?”

    “那必须的!”张翠道,想了想,又加了两条“你们要陪我五两银子,还有就是磕头道歉。”

    “那大伯娘…”林喜悠悠的靠近张翠耳边,“你打了我一棍子,我是不是可以去告官啊?”

    “什么一棍子!”张翠眼睛滴溜溜的转“我不知道喜在什么!”

    “大概五个月以前吧,我实在是太饿了,到厨房偷了一个馒头吃。被你看到了。你一棍子打到了我的头上,我到现在想起来都觉得特别的疼。那我,是不是可以去报官把你抓起来啊?”

    也就是张翠那一棍子,让原身林大喜死亡,她来到了这里看着这样的张翠,林喜觉得,她有必要为原身报仇。

    张翠有些心虚,大声的道“我不知道你也在什么,你们这些人真是,打了人也不道歉!”着扯着林大刚就走,也不赔钱的事情了。

    “对不起!”林喜看着张翠落荒而逃的背影,大声的喊了一句。

    张翠一个踉跄,被鬼追了一样,走的更快了。

    “她干嘛走了?”林二喜莫名其妙的问道,这个人不是来要钱的吗?不闹一闹再走林二喜都有点不习惯了。

    “大概是觉得自己太过分了不好意思了吧。”林喜抱着双臂,意味深长的了一句,转身就回屋了。

    林二喜丈二摸不着头脑,完全不知道林喜在些什么。

    **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紫怡轩八折大酬宾,大家快来看看啦…”荷花镇一大早,基本出来逛的居民都可以听到这样的声音。

    然后,手里就被塞了这样的一张纸张。

    “哥,这是什么啊?”有人看着纸张上面五颜六色的,也看不懂是什么。于是就问道。

    “那是我们紫怡轩的宣传单,你拿着宣传单去吃我们的东西,我们给你打八折。”

    “八折…”那个人不明白“那是什么东西?”

    “就是收您八成的钱,你要是想去就赶紧去啊,过两天我们开业了就没有这个价格了啊。”

    这两天,胡全,陈文还有赵铭三个人,一人拿着一个林喜给的喇叭,手上拿着林喜画出来的宣传单,看见人就给一张,看见人就一下。

    按照林喜的法,这叫宣传。

    传单上有紫怡轩的名字还有地址,中间位置林喜画了药膳,另外一面是菜单。

    花了一夜的时间,才把传单给定下来,又花了好几天的时间,把传单画了一百份。

    “真的有这么好的事情?”那个人显然是不相信的,收八成的钱不就吃亏了吗?

    “我们老板是第一次开店的,就没想着赚钱,存粹就是想积攒点客源,客官,您要是想去,就要早点去啊,晚了可就没有了啊。”

    胡全塞给了过路的人一张传单,冲他介绍了几句。然后又回头跟那个人道。

    那个人点点头,赶紧走了。原来是个刚刚开店的傻逼,有便宜不占白不占。

    “这么多人,怎么坐的下?”因为今天刚刚开始试业,老疯子也被叫过来帮忙了。看着大堂坐满的人,老疯子低低了一句。

    “过两天就会正常了。”林喜看着,一点都不担心,现在的人都是冲着今天八折来的,过两天就回回到正常的范围了。

    “掌柜的,你有没有搞错啊?怎么卖这么贵啊?”有个男人看了看菜单,一拍桌子,冲着林喜就嚷嚷。

    一碗汤卖二十两银子,也太贵了吧?用什么煮的?金子吗?

    林喜笑眯眯的走过去,看着那个人道“这个汤壮阳补肾,吃了保证你身体变好哦…”林喜一笑,低下头冲着那个男人的耳边了一句。

    “真的?”男人狐疑的看着林喜,不相信。这汤有林喜的那么神奇?自己这个病已经好多年了。他就不相信一下子就能好了起来。

    “一次肯定不行的,但是你要是喝了三次,我保证你行,你要是不满意,回来找我,我给你退钱。”林喜拍胸脯保证。

    “那好,我就暂且相信你一回…”那个男人半信半疑的点了一碗。

    林喜拿着菜单,让林三喜给林二喜送过去,老疯子把刚刚的事情都看在眼里,他的听力好,自然我听见林喜什么了。

    “你就这么肯定一定行”老疯子问道,“要是不行,你就亏大了。”一次二十两,三次就是六十两。要是人家觉得没有效果林喜不但要赔人家六十两银子,还落了一个不好的名声。

    “我这个是大夫给我开好的药方,我跟着搭配的。”林喜淡淡的道,老牛明确的告诉过她,什么药是壮阳的,吃几次有效,老牛的医术林喜从来都没有怀疑过,老牛可以就一定可以。

    “但是万一人家是彻底生病了呢?”老疯子问道。

    “不会的…”林喜淡淡的道“那个人,我见过他,看过大夫已经好几次了。只是没有治好而已,还没有彻底坏。”

    “你行…”老疯子无语的竖起了大拇指。

    “大夫…”林喜跟着老疯子在柜台里面话,门口,传来一个女声,然后,就看到两个姑娘互相扶持着进来了。

    “大夫…”

    林喜疑惑的走了过去,看着她们道“有什么可以帮到你们吗?我们这里是饭店,没有大夫的,不过我可以帮你们请一个大夫过来。”

    有个姑娘脸色嘴唇都很苍白,一头的虚汗。

    “那你们这里是不是卖药膳啊?”两个人里面穿的稍微朴素一点的姑娘问道。

    “是…”林喜点头“但是我们这里治不了病啊,你们…”药膳只能拿来调理身体,但是不能拿来治病啊,她又不是大夫。

    “我们就是来喝药膳的。”那个朴素的姑娘道。

    “可是…”林喜犹豫的看着那个生病的姑娘,“好吧,你们需要什么?”

    “你们这里有没有治那个的药膳啊?”那个朴素的姑娘看着林喜,声的了一句。

    “来月事的时候肚子疼?”林喜狐疑的了一句,“是特别疼的那种吧?”

    “对…”那个朴素的姑娘有些着急的看着那个姑娘,“有没有啊?”

    你其他什么病都可以找大夫,但是这种女儿家的病怎么找大夫看?

    “没有…”林喜摇头。

    “你们这里不是卖药膳吗?”那个姑娘都要着急哭了,“掌柜的,你帮帮忙吧。”

    “我可以帮你煮一个。但是有没有效我也不知道,你们先跟我进房间吧。”那个姑娘都已经难受成这个样子了,林喜也不敢让她们坐在大堂吃。只能领回房间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生财有道之农门辣妻》,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