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生财有道之农门辣妻 124

时间:2018-10-07作者:我爱吃肥肠

    按照夏侯淳这个分成的话,那林喜她自己就等于成了一个厨子了,出钱出脑子,还得帮人干活。

    林喜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做一个厨子,她想要的是发家致富,成为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迎娶高富帅的,要是仅仅是满足于吃饱喝足,那她还折腾这些事情做什么?

    一听到林喜拒绝了,夏侯淳的脸一下就拉的老长了,脸色阴沉冰冷的看着她,“你真的不愿意?”这么久以后,就没有一个人敢拒绝他夏侯淳的,现在却被一个女人给拒绝了,好,很好,好的很。

    不就是一点低气压吗?林喜面对夏侯淳的冷脸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现在再看,早就已经不怕了,“公子,我要分一点给老牛的,现在你又拿三成,我就已经没有钱好赚了,商人不做吃亏的事情,希望你理解。”

    “本公子说过了…”夏侯惇轻哼一声,“我可以给你提供房子,还有一切你想要的东西!”

    也就是说,林喜也只是出个力气的事情,这个条件在夏侯淳看来,已经很优厚了。林喜要是再不答应,就是林喜的不识好歹了。

    “房子我也买的起!”林喜道,她又不是没钱,她手里还有五百两银子呢,这些钱在普通人手里都可以好吃好喝一辈子了,她买个房子算啥啊?何必让夏侯淳进来分一口肉呢。

    也就她没把握自己玩,要是有把握,她都不带老牛一起的。

    “夏侯公子请回吧…”林喜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你已经很富有了,何必再来跟我们这些穷鬼抢饭吃呢,下次,下次要是再有合适的机会可以合作的话,我一定找您好吗?”

    林喜也不想把话说的很难听,她不想得罪夏侯淳,因为很多事情都要依靠着夏侯淳,有夏侯淳这个朋友在的话,办事会方便好多。

    “这件事以后再说!”夏侯淳淡淡道,“我会再让人来找你。”

    说罢,夏侯淳转身就上了一辆精致的马车,林喜也是看着他走才知道夏侯淳是坐着马车来的,不是上次见到的那辆,夏侯淳又换了一辆新的马车,还是一样的奢华和精致,赶车的人依旧是小六,见林喜看过来,小六冲着林喜笑了笑,然后就赶着车走了。

    夏侯淳的到来并没有给林喜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夏侯淳走了以后,林喜就接着提水回去了,一连忙活了半个小时,才把水缸给灌满。

    吃过晚饭,林福明提出,想要到新房子那边看看,按照林福明的话来说,就是房子都盖了那么久了,他都还没有看过,有点说不过去。

    当时一家人都在堂屋里面坐着,张翠萍一听林福明这样说,也要求说想要去看看新房子。

    “那好吧,爹,我陪你们去吧…”林喜说道,“你们还没有去过,恐怕还不认识路。”

    “不用不用…”张翠萍连连摆手说道,“大喜你还陪着我们去多麻烦啊,位置在哪里你告诉我就可以了,我陪着你爹去…”

    “这…不太好吧万一你们走错路怎么办?”林喜就有些犹豫了。

    “诶…有什么不好的…”张翠萍反驳,“我们又不是小孩子,又是在一个村子里面的,我们还能丢了不成?”然后,又看着林福明问道,“姐夫,对吧?我不认识路,姐夫总是认识路的啊。”

    “你小姨说的对!”林福明说道,拐着柺杖就站了起来,“你小姨跟我都没有见过新房子长啥样,我们两个过去看就可以了,大喜,你告诉我房子的位置在哪里,我们去看看就回来。”

    “…”

    “咋滴?”林福明笑道,戏谑的说道“还怕你爹丢了不成?”

    “好吧,爹…你注意安全…”林喜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的说道,“我们家新房子在村子西边,就是以前很多荆棘的那个地方,爹你们走过去就看到了,那里也就是我们一栋房子在那里。”

    听完林福明和张翠萍就出去了,林福明拐着柺杖,张翠萍在他身边扶着他,张氏追了出来,“你们早点回来啊,已经很晚来了…”

    但是没有人回应她两个人已经走出去了。

    “姐夫…”村道上静悄悄的,很安静,路上只听见两人走路的声音,张翠萍扶着林福明,脆生生的开口了,“姐夫…你跟我姐在一起生活幸福吗?”

    林福明不知道为什么张翠萍会问这个问题,但是他想都不想就回答了,“幸福啊,你姐姐是个好女人,温柔孝顺,对待我和孩子都很好,我能娶上你姐姐做媳妇儿,是我前世修来的福气。”

    “哎…”张翠萍幽幽叹气,“我真的好羡慕我姐姐啊。”

    林福明噗嗤一声就笑了,“你羡慕你姐姐干嘛?你姐姐跟着我也吃了不少苦头呢。”

    “姐夫…”张翠萍道,“这你就不知道啦,女人要的从来都不是钱,而是一个疼她的男人,我…我要是能嫁给跟姐夫一样的人那就好了…可惜我…再也没有机会了、、、”张翠萍说着,居然哭泣了起来。

    林福明顿时就手忙脚乱的了,慌忙一只手拐着柺杖一只手想给张翠萍擦眼泪,但是却又停在半空中落不下去,只能干巴巴的说道,“妹妹。你…你还年轻,还会找到好人家的。”

    林福明不是很会安慰人,一安慰人他就结巴,一结巴就开始紧张,一紧张就安慰不好别人。

    “我都这个样子了?还能有啥好人家喜欢我啊!人老珠黄就不说了,还带着一个孩子…”

    “胡说八道!”林福明怒喝道,“你啥样?你还比你姐姐两岁呢?怎么就人老珠黄了?嫌弃你的都是他们不识货,这样的男人不要也罢。”

    “姐夫。你真的是这样想的?”张翠萍脸埋在手帕里面,听着林福明的话顿时就抬起头来了,狐疑的看着林福明,“你真的这样想的?”

    “自然是真的了!”林福明点头,怕张翠萍不相信,还特意加了一句,“我就是这样想的!”

    “那姐夫!”张翠萍一下子就扑过来了,紧紧的抓着林福明的手,“姐夫,你娶我吧,我愿意跟我姐一起伺候你,我做个小的就成了。”

    林福明哪里见过这种阵仗啊?更加就没有想到说张翠萍会说出这样的话提出这样的要求来,顿时就觉得尴尬不已,用力的想要把自己的手从张翠萍手上抽出来。

    翠萍是如萍的妹妹啊,他从来都没有喜欢过翠萍,也不想找个小的回家给如萍和孩子们添堵。

    “翠萍…我…你说啥呢,我们是亲戚啊,我不能做那种事情。”林福明尴尬的看着张翠萍,用力的抽自己的手,“你快放开我,让人瞧见了不好!”

    “姐夫!”张翠萍死活都不放,“福明哥,有啥不可以的,娥皇女英这种事情多的是,你都能接受我姐姐,为什么不能接受我?我长的又不丑!”

    “这不是丑不丑的问题!”林福明被张翠萍苦苦拉着,都快着急哭了,“我真的不喜欢你啊!”

    他只是当翠萍是妹妹一样看待,从来都没有那种男女之情,有哪个哥哥会喜欢自己妹妹的?

    “你都没有接触过我,怎么知道会不喜欢我?”张翠萍死命的往林福明身上靠,“姐夫,我可会生儿子了,我生了三个孩子,三个都是儿子,比我姐能生多了,你娶了我,我给你生儿子去!”

    “你疯了!”林福明断喝一声,用力的抽身,因为用力过猛,还差点摔倒了,林福明用力的一撑着柺杖,冷冷的看着张翠萍,“这件事不要再提了,你不胡来我看在我媳妇儿的份上还能把你当妹妹,你要是乱来,我只能亲自去找岳父,把你带回家了。”

    说完林福明就怒气冲冲的回家去了,房子也不看了。

    什么玩意儿?他跟如萍又不是没有孩子和儿子,再说了如萍肚子里面还有一个呢,万一是个儿子呢,再说了就算不是个儿子,他也有大强了啊。

    “真是不识好歹!”张翠萍看着林福明消失在前面的背影,恨得咬碎了一口银牙,左顾右盼了一下,周围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天也黑了下来了,张翠萍也不敢多留,也抬脚就朝着家门而去了。

    “你那么快就看完了啊?”张氏等在门口,看到林福明回来了,亲热的上去拉着林福明的手,没发现张翠萍的身影,还有些疑惑,“翠萍呢?没有跟你一起回来吗?你怎么不等等人家?”

    林福明的脸黑的不像话,还等等人家,再等等你家爷们就被人拖到床上去了,蠢婆娘!

    但是对着自己媳妇林福明也发不出火来,“还在后边吧,如萍,你识字,明天你就写信去给岳父,让岳父来领妹妹回家吧,妹妹一个姑娘,还住在我们家会被人说闲话。”

    只有没有生过孩子还没有嫁人的女子才会被人叫做姑娘,林福明把一个生了三个孩子被人赶了出来的女人叫姑娘,实在是在嘲讽张翠萍了。

    张氏也听明白了林福明话里面的嘲讽,以为林福明是有什么意见了,柔声问道,“怎么了?她住在这里让你不舒服了吗?”

    岂止是不舒服,简直是讨厌好吗?林福明想道,但是好歹是自己媳妇的妹妹,他把话说的太难听媳妇难保会伤心,而且他也不好把刚刚的事情告诉张氏,万一张氏听到了影响孩子怎么办?

    林福明随口就胡说了一个借口,“咱们家房子少,你妹妹老是跟孩子们挤在一起,孩子们委屈,你妹妹也委屈,再说了,你妹妹一个女人,还带着一个孩子,在这里进进出出的,大家又不认识她,只会以为是我的小妾,那样你妹妹就真的嫁不出去了,她还年轻,你忍心她嫁不出去?”

    “不忍心!”张氏扶着林福明就朝里面走,一点都不怀疑林福明的话,看着林福明甜笑道,“我明天就给爹写信,让爹来接妹妹回去。”

    “恩…”

    “对了,你觉得我们家房子怎么样?大喜真有本事!”

    “挺好的,宽敞。”

    **

    林福明走了以后,张翠萍也就走了,但是这林福明怕是太过生气了,走起路来都脚下生风的,一会儿就已经没有影子了,张翠萍走着走着,就不知道怎么走会去了。

    “哎…”

    张翠萍站在原地,东张西望的好不容易被她看到一个人,顿时就喜出望外,连忙迎了上去,“大哥…问你个事情呗。”

    男人肩膀上还扛着个锄头,看到张翠萍,有些好奇的问道,“有什么事情吗?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这里不回家?”

    “我…”张翠萍可怜兮兮的,眼泪都差点要流下来了,“我找不到家了。”

    这就奇怪了,还有人找不到家的?男人好奇的打量了一下张翠萍,发现张翠萍眼生的很,“你是外乡人吧?我以前都没有见过你,来这里找亲戚的?”

    “对啊…”张翠萍垂眸,“我是来找我姐姐的…可是…不知道我姐姐家在哪里?能不能麻烦大哥告知一二。”

    “你姐姐是谁?”男子又问道。

    “张如萍…”

    原来是张氏…男子恍然大悟的想,又看了张翠萍一眼,却发现,张翠萍长的还挺好看的,眉清目秀的,低着头红着眼眶还有点楚楚可怜的味道,比他家那个肥婆好多了,男人顿时就有些心动了,当下就说道,“你刚刚来这里不熟悉路也正常的,刚好,我闲着也是闲着,我带你过去吧。”

    张翠萍当下就开心不已。一路跟男子聊了起来,到门口的时候,两人基本上都摸清楚彼此的情况了。

    张翠萍就是个小寡妇,带着一个孩子,来看姐姐的,过几日就要走了,至于那个男人,按照男人的话来说啊,他是个有点家底的人,但是前不久老婆就去死了,现在带着一个孩子,他一个男人,要管着孩子,又要管着家业,很是辛苦。

    “大哥…真是辛苦你了…”张翠萍感叹的说道,“一定会有好女人喜欢你的,你那么好人。”

    “是吗?”男人黯然神伤,“不会有的了,我妻子过世了以后,我的心就死了。我想也没有女人会喜欢我这样的男人吧!”

    别呀,一根好苗苗吊在一棵已经死了的树上多可惜啊,多没意思啊!张翠萍急急忙忙的说道:“不会啊,大哥,我就喜欢你这样的男人…”

    “是吧?”男人轻笑一声,转头看着林家的大门,“妹子,谢谢你,这是你姐姐张如萍家,你快进去吧,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好,谢谢大哥…”张翠萍点头,“今天真是麻烦大哥你了。”

    “不麻烦。”

    因为遇到了一个各方面条件都很不错的男人,至少比林福明这个男人好多了,张翠萍的心情也就没有那么郁闷了,脚步轻快的进去了,经过堂屋的时候,发现一堆人都在堂屋里面聊天,于是也就走了过去,“这么晚了还没睡啊?”

    妹妹这么晚才回来,张氏就有些生气了,“翠萍,你去哪里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随便走走呗…”张翠萍笑道,“不过姐啊,你家新房子可真大啊,我一转头就不见姐夫的身影了,姐夫你也真是的,都不等等我…”

    林福明不出声,因为跟这个女人说话真的很尴尬。

    “对了,跟你商量个事情…”张氏想起来刚刚自己男人说的话,然后又想起来二喜也经常跟自己抱怨说实在是太挤这个事情,顿时就觉得,妹妹在自己这里住了那么久,是应该回去的了。

    “你怎么想的?真的不回家?我明天给爹写信,让爹过来接你吧?”

    “才不要!”张翠萍想都不想就拒绝了,她回去了要怎么才能再遇上那个男人?这不是让她白白放弃到手的鸭子吗?是怎么都不可以的!

    “我还想多陪你两天,那么快回去做什么?”

    张翠萍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林福明,心想是不是这个林福明跟张氏说什么了,但是看着张氏和林福明的脸色都是正常的,都不像是生气的样子,顿时就有些放松下来了,“反正就是不要。”

    “你说你都十几年都没有回家了,回去一趟看看父亲也好啊,再说了,写信回去又不是说让你现在就走,你还能再呆一段时间的啊。”

    大凉国写信回家可不容易,信写好了,有专门的人帮你送出去,这个人叫驿使,但是驿使都是那么好遇到的,每逢初一十五,才会遇到他们,把信送到驿使手里以后,他就会帮你送到你想送的人手上,同样也是初一十五才送信,一封信想到对方手里,一来一回少说也要一个月以上。

    “爹,娘,不用那么麻烦的。”林喜在一边听着,就笑着说道,“横竖我们家房子还有半个月就盖好了,到时候我骑车小黑去接外公外婆还有舅舅们就是了,也省的他们来回的跑。”

    林福明一想,这也是一个办法啊,现在让张翠萍回去了,到时候还是要看到她,没白的生气,于是就说道,“这样也行,妹妹啊,你出来已经很久了,现在又遇到这样的事情,是要让父母亲和哥哥们知道才是啊,也好让他们帮着你一起度过这个难关。”

    有个屁的难关!张翠萍心想,但是她都这个样子了也不好说什么。

    一晃半个月的时间就过去了,林喜家的房子终于在十天之前就盖好了,林喜按着林福明说的话,认认真真的找了人算了日子,终于在端午节前两天可以乔迁了。

    乔迁的事情,林喜早在日子选定的时候就已经去到林家村的每一个人家里面说了,这天林喜家新房子前面就聚集了一大群人,大家都围在他们家门口叽叽喳喳的。

    “这林福明家的新房子就是气派,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房子。”

    “不说你这个年轻人了,就是我这个老头子,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房子,真是好看啊。”

    能不气派能不好看吗?林喜家的房子虽然不大,只有一百平这样,但是也不想想林喜用了多少钱去盖这个房子?整整三十两,这能跟那种三两银子就能弄一间的一样吗?

    新房子跟现代的房子一样,外面贴着类似于瓷砖一样的东西,暂且叫它瓷砖吧,因为这是吴刚弄来的,说是瓷砖又不像是,但是说不像吧又很类似,表面光滑,是白色的,林喜也满意,于是就让吴刚给贴在墙上了,就当装修了,为了这个,林喜又花了十两的银子。

    一共是二层高的小楼,楼顶是三角形的,看起来很有欧式的风格,房子前面是围起来的一个大院子,篱笆都按照林喜的要求用石灰粉刷过的,现在他们这些人就在这个院子里面,等下吃饭的时候,也就是在这里吃饭。

    “让让。都让让啊…”吴刚和四个汉字在后边吆喝着,因为林喜今天乔迁,所以林喜就吧他们几个人叫回来帮忙了,这会子,他们正一抬一抬的把东西放在门边呢,这会还不能把东西抬进去。

    “来,大家都吃点东西先…”林二喜抬了一张桌子出来,张氏手里还拿着一打萝的花生瓜子糖之类的东西。

    “大妹子…”大家一看到有东西吃就一起涌了上来,一人抓了一把,有些女人看着张氏这个样子,问道,“你这是又有了?”

    张氏看着微微凸起来的小腹,微微一笑,“是啊,刚刚四个月了。”

    “哎呦…”女人感叹不已,“你这是双喜临门啊,这是有福气的。哎,对了,怎么不见你公公婆婆啊?”

    为了给林福明面子,乔迁的事情林福明早就去告诉李大花他们了,张氏他们也不反对,但是现在都这个时辰了,他们一个人都没有见到,想来是不会来了的吧。

    “应该是不来了吧…”张氏笑道,“都分家了,想来他们也是不想来的。”

    张氏这里说这话,林喜和林巧如手拉手的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张氏父母和张氏三个哥哥和嫂子。

    “娘,外公和外婆还有舅舅们来了。”

    “爹…娘…”张氏一看到自己父母,就差点哭出来,上次一分别,现在就已经快过去半年了,她这心里是想到不行的。

    “哭什么?”张氏爹的眼神落在女儿微微凸起的肚子上,神色更加的慈爱了,“这么多人看着,没白的让人笑话,爹没耽误好时辰吧?”

    林喜笑嘻嘻的回答,“时辰还没到呢,外公,你也太小看我的赶车技术了。”为了让外公他们赶上好时辰,她可是拼命的赶车的。

    “大喜…”村长在这个时候赶了过来,“时辰到了,是不是准备开始啊?”

    “好…”林喜点点头,“麻烦你了村长爷爷…”

    村长点点头,先上了二楼,把二楼的灯火给熄灭,然后关上门,贴上了开门大吉字样的吉符。

    大家一看时辰到了也就不说话了,都安静的看着。

    村长站在门的左边,身后还跟着好几个林家村最长寿最有福气的老人,他们手上都拿着一个斗,里面有花生,豆仔,灯仔,银仔之类的东西,还有人拿着一个铜镜,还有人拿着一筐米,米上面还插着一把剪刀、一个算盘,糖之类的东西,吴刚抬着东西跟在他们后面,排着长长的一条队伍。

    村长声音浑厚的开口,“今天是景德十五年五月初三,荷花镇林家村林福明新建住宅落成至禧,择今日乔迁,大吉大利,恭请神圣贵人护请弟子开门进宅,平安吉祥,大吉大利。”

    接下来,就是喊各种贵人

    村长喊,大家应声,喊完了以后,村长大声的说道,“贵人到齐,时辰已到,天门开,地门开,吉宅大门开,先进人丁后进财,福禄寿旺,财丁贵全,子孙满堂,开门大吉,人财两进。”

    说罢,就用力把大门推开,先前的老人拿着东西进去了,然后吴刚把所有的家具都抬了进去。

    大家进去了以后,村长又开始喊道,“点灶头”

    然后,厨房里面的人听见了,灶头里面顿时就燃起了熊熊的火焰,张氏娘亲一手拿着锅盖,一手拿着一个箩筐,上面是还没有蜕皮的稻谷。

    把锅烧热了以后,手脚麻利的把稻谷倒了进去,然后盖上了锅盖,顿时就一阵香味和噼噼啪啪的声音传了出来。

    没一会,张氏娘亲揭开盖子一看,稻谷都爆开了,露出白白的“爆米花”来,这才把“爆米花”给盛了起来拿到堂屋里面去了。

    堂屋里面早就放好了一应的家具,大家都坐到里面去了,喝茶聊天好不热闹,张氏娘亲把“爆米花”拿出去以后,又回去煮糖饭去了。

    “大吉大利,人财兴旺…”林家村的人装一碗糖饭就说一声吉利的话,同时放上了一个小红包。

    里面都是没有多少钱的,少的话只有一个铜板,多的话就三五个,都是图个吉利而已。

    吃过糖饭,检查好了各种东西之后,天色已经大亮了。

    ------题外话------

    乔迁这个是我找的百度的,不是很懂,考究党不要深究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