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生财有道之农门辣妻 105 夏侯淳试探

时间:2018-10-07作者:我爱吃肥肠

    陈思不是说去逛街了吗?怎么逛着逛着就逛到客栈来了,而且还摸到二楼来摸到夏侯淳的房间。

    还是以这样的一副模样出现,真的是有太多的问题搞不清楚了。这两个人是怎么搞到一起的?

    “还能有为什么?”于秋月看着陈思,眼睛就一直在翻着白眼,那个样子,都要把自己的天灵盖给翻过去了,“明着说去逛街,但是实际上呢就是等我们走了以后就跟在我们后面上来了,还摸到天字号房间里面去找男人呗,只不过她没有想到天字号是我表哥的房间,看到我表哥以后就想勾引我表哥呗,却没想到我表哥对她这种人根本没有兴趣。”她就说她对陈思没有什么好印象,原来原因在这里,想想林喜也就算了,林喜好歹还有一身做饭的本事,起码有价值,可是这个女人有什么?穿的跟披麻戴孝一样,一双眼睛好像一直在哭一样,看着都觉得是个狐狸精。

    要是林喜知道于秋月在想什么的话,一定会告诉她,她想的那些叫楚楚可怜小清新范。

    “不是的…”陈思也一样抓着林喜不肯放手,然后怯怯的回头看了一眼夏侯淳,不禁被夏侯淳那帅气的外表和不俗的打扮迷了双眼。

    差一点,就差一点,她就能把这个男人按到床上去,可是…谁想到这个男人竟然醒来得这么快?

    “不是这样的…”陈思冷不丁的就感觉到自己身上不知道为什么就打了一个寒颤,然后就不敢再看夏侯淳了,眼泪哗啦啦的掉下来,满脸的泪痕看着林喜解释道,“我不是来找男人的,我不是那种人,原本我是想着随便走走然后等你们的,可是一个人走实在是没有意思,回头就看到你们进了一家客栈,我想着跟着你们一起走走也好,我就跟着进来了,谁想到一上来就被这位公子拖了进去,他…他还想轻薄我,要不是我跑的快,我…我已经…呜呜呜…”

    “你放屁!”于秋月简直就是气到要升天了,本来不说脏话的人现在都被气到说脏话了,“我表哥要什么女人没有,要看上你这么一个小白花?”

    虽然夏侯淳从来都没有正眼看过自己,但是于秋月也知道自己的表哥是一个有自己要求的人,是不会喜欢这种…这种上不得台面的女人的。

    林喜并没有看到陈思看夏侯淳,更加也就没有看到夏侯淳在陈思看向自己的时候那一瞬间的杀气,陈思那一颤抖,林喜就以为陈思是害怕了,于是,林喜那个生气啊。

    好你个夏侯淳,原本以为你就算是一个变态,也是一个正经的变态,但是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看来变态都一样,变态就是变态,没有一个是正经的。

    “不要怕…”林喜轻轻拍着陈思的背部,把陈思滑落下来的衣服拉好,然后就把陈思护到身后去了,像是一个母鸡护崽一样。

    “大喜…”于秋月不忙的叫道,林喜真是要气死她了,她就看不出来这个女人是在冤枉表哥吗?连她都能看出来的事情,为什么林喜看不出来呢?

    于秋月是不知道,林喜对夏侯淳的印象本来就不是很好,遇到这种事情,当然是相信女人先的,加上陈思又是林喜的朋友,救过林喜几次,这天平一下就偏移了。

    “秋月…”林喜淡淡的说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这件事情我还是相信陈思的,要是我冤枉了夏侯公子,我替陈思赔罪就是了。”对于秋月说完,林喜看着夏侯淳说道,“夏侯公子,请你说一下,现在是怎么回事?”

    “林大喜,你真的是气死我了!”于秋月被林喜气到跺脚,偏过头去不看林喜了。

    “呵…”夏侯淳本来是一直都不说话的,被林喜这么一直都看着,轻轻的扯了一下嘴角,露出一个嘲讽的微笑来——即使是嘲讽,但是夏侯淳看起来还是极其的帅气,因为这个嘲讽的微笑显得有些邪嗜来,更加的勾人摄魄了。

    林喜暗暗的吞了一口口水,镇定的看着夏侯淳,等着他的下文。

    “这位姑娘,你是说,本公子要轻薄你?”夏侯淳却不看林喜了,冷冷的看着陈思,淡漠的出口,那口气,就像是在说今天的天气真好一样冷淡。

    “难道不是吗?”面对着夏侯淳的时候,陈思老是感觉到一股很大的压力,但是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话已经说出来了,她也只能硬着头皮顶着压力把话说完,今天她一定要借着林喜的手,把自己送上这位公子的床,即使他不爱自己,他这么有钱,自己跟着他也不亏。“我不经意进了你的房间,本来想出来的,但是你马上就拉住了我,还扯我的衣服,想对我行那不轨的事情。”

    “嗤…”夏侯淳嗤笑一声,看着陈思那清秀的小脸说道,“你的脸没有我表妹好看,身材跟门板一样,说是门板还侮辱门板了,看你这个样子,也是干不了什么重活的了,还不如林大喜,本公子勾勾手指要什么女人没有?一定要屈尊去非礼你这么一个丑八怪?本公子没有那么饥不择食,脑子也正常。”

    夏侯淳这一番话说的不可谓不毒,把陈思从上到下,从左到右,从头发丝到脚跟,都给侮辱了一遍,虽然夏侯淳说的也是事实,但是真的是太毒了啊,陈思被夏侯淳这么一说,脸色煞白煞白的,好像是马上就要晕过去一样。

    被打击的不单单有陈思,还有于秋月和林喜,勾勾手指什么都有的夏侯公子,你要侮辱人要讲清事情的经过,不用带上她们吧?被夏侯淳这么一说,即使是优点,林喜和于秋月也高兴不起来。

    “公子你这是不承认了是吗?”陈思苍白着一张脸,含泪看着夏侯淳,“明明就是你说很喜欢我,想要把我娶回家,我年纪还小,家里人也不知道,哪里能答应这些事情,于是就不答应,可是你。你上来就扯我的衣服…你现在,不承认,我…我…”我什么陈思我了半天也没有我出来。

    “夏侯公子…”林喜看着,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虽然这里是夏侯淳的产业,没有经过夏侯淳点头就没有什么人敢上来,但是二楼房间众多,有钱人也很多,早晚有一天会把这件事情给传出去的,那个时候陈思就不好做人了。“陈思一个姑娘家,总不能冤枉你吧?”

    夏侯淳用一种蠢货一样的眼神看着林喜,“她就是在冤枉本公子啊,本公子并没有看不起人,但是你觉得,她身上穿的手上用的哪里有一件东西是值钱的?能够上这里来?还一路畅通的摸到本公子的房间,让本公子撞个正着然后再非礼接着再不从被本公子一脚踹出来?”

    林喜默然无语,虽然夏侯淳说的话很长一点都不停顿,但是林喜不得不承认夏侯淳说的话很有道理,夏侯淳这个客栈,要是没有于秋月带着,林喜自己想要进来都不好进,何况还是没有什么钱的陈思呢?

    林喜刚刚想说话,夏侯淳一下子就打断了她,似笑非笑的看着陈思,“林姑娘,我看你年纪还小,也是不懂男人的了,你应该是不知道,男人有征服欲这一种东西,越是得不到的东西就越想得到,你朋友说她不愿意,我要是真的想非礼她,她越不愿意,本公子就越是高兴用强的,她那小身板,拿什么本事跟本公子抗衡?本公子想吃掉她,不过是抬抬手的事情。”

    “我不活了…”林喜被夏侯淳说的是不知道怎么反驳,陈思这个时候尖叫一声,放开林喜就要朝着柱子上撞!

    “哎…”林喜一下子没有拉住,陈思就这样直挺挺的撞了过去,想伸手拉一把的时候,哪里知道一直都看不上她的夏侯淳这个时候突然就伸手了,把林喜一下子就拉开了,露出整个柱子来,陈思就这样不可避免的撞了上去。

    手腕被夏侯淳拽的生疼,林喜怒不可遏,瞪着夏侯淳说,“你想做什么?即使陈思冤枉了你,你也不应该这样对她吧?那是一条生命啊。”

    林喜始终都做不到漠视生命,看着一条鲜活的生命在自己面前自杀,林喜真的是做不到眼睁睁的看着,何况陈思家里还有一个生病的老娘,要是陈思死在这里,陈思的娘亲怎么办?

    不管是哪一个原因,林喜都做不到见死不救,即使陈思在利用自己。

    “你急什么?”夏侯淳似笑非笑的看着林喜,指着陈思低声说道,“你看…你朋友哪里像是要去死的样子。”

    果然,陈思是一下子就撞上去了,也发出了一声巨响,但是皮肤却没有一点出血,反而是撞完了以后,眼神迷离的看着林喜,“大喜…”

    林喜的心凉了半截。

    “算了…”看在对方救过自己几次的份上,林喜决定不跟陈思计较,挣脱了夏侯淳手,走过去扶着陈思,淡淡的说道,“我先送你回家吧。”

    “恩…”陈思自己撞得那一下,虽然很疼,头也有点晕,但是脑子却额外的清醒,知道这下是讨不了什么好便宜的了,顺着林喜给的台阶就下,“麻烦你了大喜,今天给你添麻烦了。”

    知道了怎么一回事以后,林喜对待陈思的态度就没有以前的亲热了,冷淡疏离的应了一声,“没事。”

    “你们该不会是想着这样就走吧?”这个时候,夏侯淳又说话了。

    “公子…”陈思吓了一跳,但是下一秒就又哭出来了,“我都不计较了你还想怎样?虽然你有钱有势,但是我也不怕你!”

    要不是想清楚了怎么回事,林喜都要给陈思点个赞说一声陈思好本事有骨气了,但是清楚了怎么一回事以后,林喜只想着当场把陈思给甩开,真是自作聪明。

    这么夏侯淳说话的人,恐怕已经喂了老虎好久了。

    “哟呵有骨气…”于秋月冷冷的笑道,“有本事你去告啊,给脸不要脸,刚刚我表哥没说清楚说的不够直白是吧,你自己冤枉我表哥也就算了,还想贼喊捉贼,真是够臭不要脸的,你去告啊,衙门离这里不远,本姑娘倒是要看看,县太爷是帮着你还是帮着我们。”

    “你们…你们狼狈为奸!”陈思看着于秋月,一脸的愤恨。

    林喜手上扶着陈思,身子站的笔直,看着夏侯淳面无表情的说道,“公子,你想怎样?”这次是要喂老虎还是写菜谱?

    不过林喜却有一种感觉,只怕今天又是不能就这样了了的,就是她被别人冤枉,她也会很生气的,何况还是夏侯淳这种人。

    “大喜你不要怕他!”陈思咬着牙说道,“我们走,我就不相信他能把我们怎样了,这个世界上还是有王法的,他能把我们都杀了不成?”

    说到这里的时候,陈思脸上居然还露出了一个得意的微笑,好像很肯定夏侯淳和于秋月不敢把他们怎样一样。

    林喜没有大力陈思,看着夏侯淳说道,“公子想怎样您说就是了,我去做吗,但是前提条件下是让我把这姑娘给送回去,她冒犯您是无意的,请您放过她吧!”

    “大喜!”

    夏侯淳矜持的点点头,“还没有想好,你先去吧,等下我让夏侯五去找你。”

    “多谢…”林喜淡淡的说道,没有再说什么,扶着陈思就走。

    出了客栈,林喜和陈思都松了一口气,都好像重新活过来了一样,在客栈里面面对着夏侯淳就像是被人捏住了脖子一样,现在出来了终于能喘上一口气了。

    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陈思虚弱的靠着林喜,也一直到家门口了才站直了身子,看着林喜脸上都是愧疚,“大喜,对不起啊,麻烦你送我回来。”

    林喜摇摇头,“没事,你刚刚受伤了,赶紧进去休息吧,我走了。”

    “哎…”陈思一把拉住林喜,看似担忧的问道,“那个公子是什么人啊?他会不会把你怎样的啊?”

    林喜有一瞬间真的好想爆粗,你他妈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就敢去勾引人家,胆子够大的也不怕死在那里了!

    “我不清楚他是什么人,但是能开得起客栈认识那么多有钱有身份的人想来身份也不会低吧?”林喜不经意的看了一下,夏侯五就站在不远处,身后还跟着一辆不起眼的马车。

    “对不起啊…”陈思连连道歉,“我真的是想去找你来着,但是没有想到那个人居然对我做出了这样的事情来,他看着有钱有势的,但是却没有想到是这样的惹,有钱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自己要小心一点啊,我进去了,以后来找我玩…”

    说着,陈思就放开了林喜,捂着额头虚弱的进去了,连头都不回一下。

    一直到陈思进到了屋子里面,林喜都没有动一步夏侯五走了过来,冲着她行了一个礼节以后才说道,“姑娘你该走了,公子该等着急了。”

    “夏侯五…”林喜身心俱疲,有气无力的问道,“你说夏侯淳这次又要我做什么?去喂老虎?”

    夏侯五摇摇头,“我们客栈离夏侯府还是有一段距离的,公子应该没有那个耐心回去看小花。”

    看着林喜的脸色比刚刚更加苍白了,夏侯五安慰了一句,“上次姑娘做出来的那个菜就很好,这次公子应该也是会让姑娘做菜的吧?”

    我看着夏侯淳那个脸色就不像是管一顿饭就能哄好的,林喜在心里默默的想。

    “我真是太蠢了…”林喜一下子就蹲了下来,用手捂着脸哀嚎,“我怎么会相信陈思夏侯淳真的对她不轨,根本不可能嘛…”

    夏侯五也能不知道怎么安慰林喜好了,巴巴的冒出了一句,“姑娘对朋友很仗义。”就是有点太傻了不分是非。

    林喜还蹲在地上哀嚎不已,夏侯五看着她十分的牙疼,好一会才说道,“姑娘你该走了,不然公子又要发脾气了。”

    林喜木着一张脸站了起来,丧着一张脸爬上了马车,就跟上坟一样。

    到了静水居,林喜发现整个客栈都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林喜有些好奇的问道,“人都哪里去了?这么早关门了吗?”

    这还是白天啊。

    夏侯五不在意的笑笑,“公子把所有人都请走了,姑娘您这边请…”

    “包括秋月吗?”林喜心里顿时就警铃大作,心里暗叫不好。

    “包括的。”

    这下连救自己的人都没有了。

    上了楼,到了天字号房间门口,夏侯五敲了敲门,然后才对林喜说道,“公子就在里面,姑娘你进去吧。”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林喜看着夏侯五消失在楼梯拐角,就这样站在门口,动也不动。

    不一会,门吱呀一声开了,林喜猛然的抬起头来,就看到穿着一身玄衣的夏侯淳,不过却是睡衣,然而,这睡衣拢的也不是很踏实,夏侯淳整个精壮的胸膛都是露出来的,隐隐可以看到他结实的腹肌。

    林喜老脸一红,连忙背过身子,然后说道,“不好意思,打扰公子您睡觉了吗?那您先睡,我改天再来…”说着拔腿就想逃之夭夭。

    却没有想到,自己的衣领一下子就被人扯了回来,整个身子一直撞上了夏侯淳的胸膛,撞得林喜整个后背都是疼的,夏侯淳的体温透过衣服过渡到了林喜身上,烫烫的林喜觉得十分的不舒服。

    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林喜不自然的动了一下身子,然后结结巴巴的说道,“公…公子…”

    他想干嘛啊?难道就因为自己冤枉了他,夏侯淳准备把这个罪名坐实不成?不能吧,她这么丑,夏侯淳才刚刚说过,不是看不上她吗?

    “叫公子太生分了…”夏侯淳几乎是贴着林喜的耳朵在说话,声音低低的,十分的醇厚动听,一张一合呼出来的热气就呼到了林喜的耳朵上,让林喜整个耳根子都是发烫的,“我们都这么熟悉了,你干脆就叫我阿淳吧,我娘亲都是这样叫我的,我叫你喜儿如何?”

    喜儿…娘亲…林喜整个身子都是木的,不知道做什么反应才好。

    好在夏侯淳也并不需要林喜做什么反应,似乎对自己的说法很满意,“喜儿,你的耳朵在红诶,你在害羞吗?”

    “不…不是…”林喜艰难的挣脱了夏侯淳的怀抱,镇定的看着夏侯淳,“公子你想做什么?我刚刚带走了我的朋友,我需要做什么才能让您满意,您说?”

    快点说吧,夏侯淳你这个样子实在是太吓人了!

    “嘘…”夏侯淳一下子就又把林喜给拉了回来,扶着林喜的腰,好看的手指低着林喜的唇,低声说道,“好姑娘,不紧张,我刚刚是太生气了吓唬你的,我有这么坏吗?”

    你有…

    “我找你来啊,就是想跟你说说话,我一个人真的是太寂寞了…”也不知道夏侯淳是怎么办到的,明明林喜就没有感觉到夏侯淳用力了,但是林喜却怎么都挣扎不开来,就这样被夏侯淳带到了房间里面,房门砰的一下就关上了。

    然后,两个人就这样跌坐在宽大的椅子里面,林喜趴到了夏侯淳身上,夏侯淳还是抓着林喜的腰,两个人就用这样暧昧的姿势僵持着。

    “我…”林喜顿时就结巴了,手不是手,脚不是脚的想要起来,但是夏侯淳却没有一次是如林喜的愿的。

    “你答应过我的,要让我高兴的…”夏侯淳的声音近乎呢喃,好像是情人的低语。

    林喜都快哭了,也不知道夏侯淳搞什么鬼发什么神经,只好求饶道,“公子,我…我错了,我不该冤枉你的…我…我给你做饭好吗?”

    “说到做饭…”夏侯淳摩擦着林喜的脖子,低声说道,“你做给我吃的那个菜真是好吃,你怎么会做这么多?”

    林喜想也不想的回答道,“这是我的家乡菜,我吃过…”

    夏侯淳不解,像是在低语,声音飘忽不定,十分的遥远,“恩…你家不是在林家村吗?”

    林喜下意识的回答,“不是…”

    夏侯淳好像更加的高兴了,在林喜看不见的角度,脸上露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那你家在哪里啊?不如我们成亲吧,你带我去你家走一走,我实在是好想知道喜儿的家乡是怎样的,有那么多好吃的…”

    说到成亲,林喜却猛然的清醒过来了,脑海里面于大力的脸一闪而过,猛然的就挣脱了夏侯淳的怀抱,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凌乱的衣服,“我有心上人了,公子要是没有想起别的要求来,那我就先回去了。”

    说着就跌跌撞撞的打开了门跑了出去,夏侯淳就一直跌坐在椅子上,一直都没有动。

    “公子…”不消片刻,夏侯五重新进来,低着头说道,“林姑娘走了,我们要追吗?”

    “不用了…”夏侯淳坐直了身子,眸子明明灭灭的,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林喜实在是没有想到夏侯淳会来这一出,刚刚夏侯淳分明就是在试探她,而她自己却莽撞的露出了马脚,林大喜这个身份,恐怕夏侯淳也是查的一清二楚了,就是林家村林福明的女儿,但是她自己却下意识说了不是。

    林喜暗暗决定,以后一定要离夏侯淳这个人远一点,这个人实在是太聪明了,就凭着一道菜就想出了这么多东西,而且自己还被人试探出来了。

    顶着一张丑八怪一样的脸,十几年了都是生活在林家村,要是被人知道她不是林大喜,即使不被当做妖怪烧死,也会被当做坏人抓起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