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生财有道之农门辣妻 074 谁喂鸡了?

时间:2018-10-07作者:我爱吃肥肠

    “娘,我真的不能要你的钱,这里住着挺好的,大壮也不会随便就让我们走,这钱你们给我你们没意见,但是你们家里也要花钱的,家里那几个孩子也大了都要花钱,也很不容易的。”张氏的意思不是说家里几个嫂子不愿意帮她什么的,而是说张家原本也不是什么富裕的人家,但是家里人口那么多,一下子没有了一大笔钱的话,家里几个嫂子肯定也会有意见也会不高兴,但是她真的是不愿嫂子跟哥哥的感情因为她有了嫌隙。

    张氏娘白她一眼,“你懂什么,这钱就是你几个嫂子让我给你拿过来的,你嫂子们都好着呢,不会像你想的那样,那么小气。”

    看着张氏和外婆还在互相推来推去,林喜笑道,“外婆,这钱你还是拿着吧,我们有钱呢。”说着,就从怀里掏出一堆零零散散的银子来,把大家都吓了一跳。

    “大喜…”张氏娘拿着钱看着桌子,呆呆的问道,“这…这钱你哪里来的?哪里来这么多钱?”

    “对啊…”大家都呆住了这里得有好几十两银子吧?哪里来的这么多钱啊?他们一点都不知道呢,关键是大喜还带着钱走来走去,就不怕丢了吗?

    “刚刚在我奶那里拿的…”林喜淡淡的说道,把钱都拢到了一起,零零散散的一堆。

    “你…你不是说在你奶那里没有钱了吗?”张氏呆呆的问道,她一辈子第一次见过这么多钱,这么一大堆钱。

    “我骗他们的…”林喜说道,事实上她早就找到李大花的钱放哪里了,而且还不少,但是她是故意那么说的,林喜很清楚,林有余要是知道林喜拿到自己的钱了,肯定不会那么顺利的就说分田地这事,肯定是宁愿被打死都不会分的。而且,按照李大花贪钱的性格,要是知道她的钱被拿走了,肯定会心疼到吐血,让李大花心疼,她就开心了。

    “要是让他们知道我拿了钱,他们肯定就不会分田地给我们了,我的主要目的是想要田地而已。”田地对于一个农村人来说真的是太重要了,要是没有田地真的会活不下去的,什么都要用钱买,哪里来这么多钱啊?现在把田地拿到手,也给林喜省了许多的麻烦。

    “我奶有不少钱呢,大概有几百两这样…”林喜想起来自己看到的事情,不得不感叹了一句,“说起来,我们村子里面,应该没有人比我奶更加有钱了。”

    那么有钱,却给他们吃这些,李大花果然是个黑心的。

    “那…”张氏娘犹豫的问道,“这里也只有几十两的样子啊…”剩下的钱去哪里了?

    “我只拿了这些出来,这是我们应得的,其他的我都给放好了,我没有动她的。”她说了李大花应该给他们几十两银子她就拿了几十两银子而已,李大花贪钱,钱就是李大花的命,虽然她讨厌李大花,但是也没有打算让李大花有个好歹。

    张氏父母看着林喜一件人确实是有钱的样子,也就放心了,不顾张氏的再三挽留,收起了钱就回去了,连晚饭都没有吃。

    “大喜…我…”林福明多少有些不好意思,他也没有想到事情会是这样的,看着老婆孩子也不好意思说话,但是忍了许久,在林喜准备喂鸡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叫住了林喜。

    “啥事?”林喜停住了脚步,看着林福明,也没有说话。

    “爹…爹知道错了,你愿意原谅爹吗?”林福明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爹哪里错了?”林喜故意装作什么都不明白的样子。

    “爹…爹不应该那样对你们的。”

    “这话爹还是拿去跟娘说吧,跟我说没有用,最伤心的还是娘,不是我。”虽然林福明在分家的时候,也要求林有余分东西给他,但是林喜还是不相信林福明那么快就有觉悟了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而且,她对林福明没有期待,自然就没有对错的说法了。

    留下林福明在原地,林喜拿着鸡食到屋角准备喂鸡,林大壮这房子并没有什么可以养小动物的地方,张氏娘拿过来的小羊和鸡就只能绑在屋角,林喜一边走着一边想着林福明会做什么,能不能给弄个栅栏出来圈住两只鸡,然后又在想着现在手里有钱了,是先安身还是立业。

    但是一去到屋角,林喜就愣住了,小鸡已经在吃东西了,小羊也是,但是她并没有喂鸡啊,它们哪里来的东西吃?

    可能是林二喜喂了吧,林喜也没有多想就把东西给放下了,准备给小鸡弄点水喝,林二喜一向是很爱惜家里的东西的,外婆拿来两只鸡,林二喜会主动喂也不出奇,但是这林二喜也真的是,喂鸡怎么不跟她说一声。

    “便宜你们了。”林喜一边把东西放下,一边自己嘀咕,“一下子吃那么多,不像我,晚饭还没煮呢。”

    这个时候已经是傍晚了,日头西斜,早已经没有了中午的炎热,阳光大片大片的铺撒下来,照在屋子的一角,和阴暗处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抬头看去,天空湛蓝,云霞灿烂,很是好看。

    “咔咔…”林喜端水过来的时候,刚好就看到有一只鸡上蹿下跳的,喉咙里还发出咔咔的声音,看着就像是噎到了的样子,林喜生怕鸡给噎死了,连忙去把鸡吃的东西给弄了下来,一弄下来,顿时哭笑不得。

    那是好大一块骨头,鸡含在嘴巴里面,吐不吐出来,吞吞不进去,才会上蹿下跳,一副被噎到了的样子,再看看其他剩下的东西,也都是骨头一类的东西。

    “这二喜,是太久不做家务了吗?怎么连鸡都不会喂了?”林喜把骨头弄掉,把鸡食和清水放到一起,看着鸡没事了正常吃东西了,才又给小羊整理,也发现小羊吃的东西也是骨头,小羊根本就没有吃,站在一边,嗷嗷的叫着,林喜顿时就怒了。

    跑去问林二喜,林二喜也是一头雾水,“我没有喂鸡啊,我刚刚回来,呐,这是我给羊割的草。”

    ------题外话------

    谁喂了林喜的鸡?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