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渔村小农民 第五十六章治病

时间:2018-06-17作者:济世扁鹊

    楚天知道,张晴是个很洁身自好的女孩,否则为啥还要靠自己去解决呢?

    他沉吟了一番,点头答应:“好,那今天天气不错,晚上我去你家打谷场等你。”

    “啊?为什么是打谷场?”张晴听了,心脏扑通扑通,跳的凶,莫名其妙紧张起来。

    “僻静啊,我没记错的话,你家打谷场的小窝棚,建得还是挺结实的吧?咱就去那……”

    楚天下意识脱口而出的一句话,让那边的张晴更是闹了个大红脸儿。她握着电话,半天没吭气,连呼吸都觉得急促了。

    楚天这边忙着,也没注意到她的异常,又叮嘱她拿一些女性用品,还有干净的水盆、水壶等。

    挂了电话,楚天琢磨,上次救小海豚,灵水已经完全用光了,也不知今天还够不够用。

    关于张晴这毛病,楚天也已经仔细地查询、调动记忆深处的方子。特殊的方子没找到,但是灵水却给了他一些启发,大体的治疗方法,他也有数了。

    唤出珍珠,楚天一看,乐了。上次给小海豚治疗伤口才几天啊,这几天又忙着装修、菜园子等,都没顾得上修炼。可是,灵水居然满了!

    仔细一思索,楚天心里就明白了:“救死扶伤,是最大的善举啊。嗯嗯,一定是这样。”

    这倒好,今晚上他不用愁了。

    吃过饭,楚天胡乱找个借口便离开家。之所以不告诉父母真相,是怕他们误会。再者说,张晴这个毛病,太过隐私,最好不要让其他人知道。

    来到丁村张晴家的打谷场,果然看到小窝棚亮着微弱的灯光。

    他走到窝棚处,咳嗽一声。

    “小晴,是你吗?”楚天低声道。

    “嗯,小天哥,快进来吧。”里边传来张晴因紧张而颤抖的声音。

    楚天拉开简易门进去,看到三四平米的小窝棚内,居然被打扫的干干净净,床上还铺了一条干净床单,摆了两个枕头。

    旁边的被子上,是一盏充电式台灯,张晴正紧张不安地坐在床边,手脚局促地看着楚天。她脚边,有一只干净的白瓷盆和热水瓶。

    今天,张晴穿了一条雪白的连衣裙,面容娇美,羞涩的就像一朵即将盛放的牡丹花。

    她抬头看了一眼楚天,又马上低下头去。

    小棚子里,充满了怪异而暖味的氛围,楚天本来没感觉到异常,进来之后,竟然也有几分紧张。

    “嘿,小晴你来的挺早啊,吃饭了吗?”楚天打个哈哈,企图打破这种古怪的气氛。

    张晴点点头:“嗯,吃过了,你呢?”

    “吃啦!”楚天随手关上门,将台灯关掉。

    “啊?小天哥,为啥要关灯?”张晴带着一分惊恐,三分紧张,六分羞涩,声音更颤了。

    “咱聊天。”楚天道。

    其实他一脑门细汗,这丫头太单纯了,完全体会不到楚天的苦心。

    楚天之所以要关上灯,就是不想彼此尴尬。因为治疗涉及的都是非常私?密的,他想要保全女孩的自尊。

    张晴信以为真,在黑暗中和楚天并排坐着。楚天东拉西扯,天上飞的水里游的,从盘古开天地到最近他的菜园子,一转眼半小时过去。

    他的热聊,让张晴完全放松下来,紧张情绪消除。然而紧张没了,她却来了感觉,而且还是在楚天跟前,这让张晴非常苦恼。

    楚天见时机已至,便道:“小晴,可以开始了。”

    &n

    bsp;张晴紧张的握紧拳头,天气这么热,她却觉得手心发冷。

    其实楚天让关灯,还有一点就是他需要操作珍珠。纵然外人看不到,却也不想引起误会和猜疑。

    好在,因为珍珠的关系,楚天的视力比别人强不少。他摸黑往盆里倒了点温水,悄悄挤了一滴灵水在里面。

    “小晴,你带那啥了吗?就是我跟你说的……”楚天问。

    张晴越发羞涩,她虽然生了这种病,却是个十足的少女。长这么大,连对象都没谈过。

    突然被男人问起这个,她羞得恨不得扒个地洞钻进去。

    从枕头下摸出包包,递给楚天,楚天从里边取来一张,滴了一滴灵水在无纺棉里。

    “现在,你可以戴上耳机听歌啦。”楚天道,“无论我做什么,你就记住一件事,楚天哥哥不会害你。你永远都是我的小妹妹,懂么?”

    虽然张晴出落的亭亭玉立,娇美动人,可是楚天对她并无别的想法。毕竟这是他的发小,从小两家关系那么好。人又有这个毛病,可怜还来不及呢。

    张晴早已对楚天完全的依赖和信任,她点头:“嗯,小天哥,我相信你。”

    楚天说声好,又拿出干净毛巾,在水里打湿。接下来是最重要的一步,他深吸一口气,感觉自己就是男妇科医生,摒弃一切杂念,只想给张晴治好病。

    轻轻的摸过去,拉下她的小内?内,纵然之前心理建设已经足够充分,可那一刻,两个年轻人还是感觉有电流唰一下冲过。

    楚天指尖微颤,而张晴则紧张到不能呼吸,使劲攥着两个小拳头,咬紧嘴唇不让自己叫出来。

    楚天在心里默念三字经:“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他用这种方式,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将温热的毛巾轻轻擦拭向那一片幽幽而柔软的草地,一遍又一遍。楚天自己都佩服自己,正常男人,哪个能把持得住。他真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全程坚持下来了。

    被毛巾抚触的时候,张晴抖得抽筋,又不敢叫,只好拼命压抑着。

    她感觉楚天不但没有把病给治好,反而让她更渴望,更难过了。

    大约十分钟后,楚天递给她那处理过的女性用品:“好了,最近这几天你就带着这个。我给你做了十片,一天一片。”

    张晴点头:“好。”可是因为两腿抽筋,她咬牙时还能忍住,一开口,就露出痛楚的腔调。

    楚天忙问:“怎么啦?”

    “抽筋了……”张晴疼的直皱眉头。

    楚天哭笑不得,假装镇定道:“没关系,刚好我还需要给你穴位推拿,别急。”

    他背过身,让张晴穿戴整齐,而后才摸黑给她疏通经络,推拿按摩。

    楚天的手有力动作却轻柔,被他拿捏过,筋挛的腿没多久就伸展了。张晴感觉到舒服,心里无名的那股火也退了一些。

    灯再次打开时,她看到楚天阳光又真诚的笑脸。傻笑的脸上布满汗水,但是一脸欣慰。

    “咋样啦?”楚天问,“腿还疼吗?”

    张晴心里一暖,摇头道:“不了,谢谢小天哥。”

    “没事儿,再来那么两三次,就差不多了。我们一礼拜一回吧,咋样?”楚天洗了洗手,把水泼出去,准备离开了。

    楚天先把张晴送回家,看她安全进门才离开。却不知道,张晴一直目送他,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夜色之中为止。

    这一晚,美丽的少女彻夜难眠,心中那个高大的影子,越来越清晰。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