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华恩仇引 第一一六章 随心入世殉我道

时间:2018-07-16作者:梅远尘

    刀枪无眼,水火无情。

    刀枪之为恶,乃人道之恶;水火之为恶,乃天道之恶。

    世人往往不知,“刀枪无眼”之说便是源自军营。战场之上,执锐者万千,杀至酣处,人又往往理智渐失,敌我不分。试想,立于万人之间,与数千人对敌,箭矢如雨般袭来,段刀长枪挟身,便是你有万般的能耐,亦难以久继。湛虚、湛空杀敌心切,二人恃强孤身深入敌阵,不想被团团困住。他们的几个弟子急忙冲上去救,结果可想而知。

    此刻右偏营简易的灵堂中,灯盏摇曳,白绫轻飘,湛虚、止消、止沐、止治、止游、止汲六人身披白布,并列躺在正中。真武观一众道士盘膝坐地,诵着往生咒。

    “...太上敕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敕救等众,急急超生...”除了小仙口战死的止泽,以及伤重无法起身的湛空、止淳、止淀,余下的十四名真武门人皆在此间,为六人超度。梅远尘在灵堂最末,伏首跪地。“湛虚师兄和六位师侄,原本和此战事半点瓜葛也没有。若不是为了我,他们怎会丢了性命躺在此间?”想及此,他的心犹如千刀在剜。

    百遍往生咒诵毕,灵堂骤静,只听得到梅远尘呜咽啜泣的声音。

    湛通起身,行到梅远尘身前,谓他道:“小师弟,起来罢!”

    “师兄,我...我不能。”梅远尘哭声不止,断断续续说道。

    湛通叹了叹气,重重说道:“湛虚师兄几五位师侄逝去,你伤心则可,自责却大可不必!”

    “湛虚师兄及止泽他们,皆是因我而死,我...我实在是百死莫赎!实在...实在是罪孽深重!我真真对他们不起!...对不起...掌门师兄!...对不起!... 对不起!都怨我!”梅远尘越说心越痛,声音已嘶哑,不停“砰!砰!砰!”地以头抢地。双手成拳按在地上,十指已被掌力挤得发紫。

    湛成、湛觉早察觉此间异常,也已行了过来。湛成伸手蓄力去拉梅远尘,却发现拉他不动,乃知他一身内功竟比自己高出甚多。

    “他们绝非因你而死,小师弟,起来罢!”湛成不再强力去拉,清声劝道。见梅远尘并不答话,接着道:“你入师门尚浅,于道门要义只怕知之有限,今日师兄托大,便与你说道说道。”

    梅远尘虽仍是未答,却忍不住凝神去听。

    “道门教条虽从不劝人向善向义。然,这千百年来,每每乱世来临之际,道门中人往往都是率先下山入世,普济众生。”湛成朗声说来,“世人常以为,道门只知开山敛财,求长生,炼丹药,避世弃世,趋吉避祸。哪里知道,道门真正所求非是天道,而是天人之道!”

    梅远尘追随青玄道人虽多年,却从未听他讲过道门教义,所知实在甚浅,这时听湛成说来,心中触动非常,禁不住问答:“师兄,何为天人道?”

    “随心随性,逐我逐道。心向何处,则行向何处,无拘无束,不顾不虑。我若向长生,则必究寿久不死之道。我若怜世人,则不惜以死救渡苍生。我为苍生死,不为情义,只为殉道!真武二十四子此次下山,皆是驱于心源之怜,怜人道罔存,悯众生苦多。我们既已入世,便早做了以身殉道之念。湛虚师兄及几位师侄殉身,不过是宿业圆满,奉道得脱而已。人皆有情,数十年相处间早已生出不舍。是以他们离去,我们伤心自是难免。小师弟,你心伤不舍便罢。若是以此自责,从此自苦,实在大可不必!”湛成正声回道。只见他双眼之中布有血丝,显是颇为神伤,话语间却是铿锵有力。

    这一字一句听来,另梅远尘心境大变。“这便是道门之义么?若为义死,竟如此无惧无悔!”他心中不禁叹道。

    湛通会心地望向湛成,二人各伸出一手,把梅远尘从地上架起。

    灯盏摇曳,白绫轻飘,这是六个殉道者向世间做的最后辞行。

    从灵堂出来时已是亥时二刻。夜黑有风,风中夹杂着血腥味、尸臭味... ...梅远尘走进中军帐,梅思源、徐定安皆伤重,被安置在那里。

    梅思源的脸色已见好转,想来是梅远尘灌入到他体内的几道长生功真气的效用。徐定安的创口并不算多,但却要么很深,要么很宽,其中腰间的刀伤已划破了他的一个腰子,他现在仍不确定能不能挺过来。

    “梅公子?”一个声音从后面传来。

    梅远尘忙回头去看,见一个铁甲将军站在帐帘下,正努眼盯着自己。梅远尘虽不认识他,却听守兵说起,黎民王府的诸葛平泰领兵来援,料知便是眼前这位了。拱手执礼道:“诸葛将军!”

    诸葛平泰见他应了声,大步行过来,重重拍他肩膀,说道:“梅家的男儿,果然不错!”见梅远尘前,他已见过了易麒麟,是以此间诸事,他皆已知晓。知晓遣人去黎民王府求援是他的主意;知晓先于自己驰援宿州的四千五百骑卒是他从安咸驻地军营借来;知晓他引着一千轻骑,狂奔两千四百里深入敌境七百里烧了这二十万大军的口粮。今日战时,沙陀数万军欲从侧包夹自己的铁甲军,是他撒石灰阻住了敌军包夹的攻势。心中对他,实在十分欣赏。而梅思源就更不消说了,乃是允文允武的治世能吏,大华境内谁人不服?

    “梅公子,我大哥的长子,诸葛星辰亦在都城华子监求学,你当认识他?”诸葛平泰面带微笑道。

    听说了诸葛星辰,梅远尘勉强一笑,回道:“星辰乃是我的至交好友。他若能离京,必定也会从戎杀敌,所为一定比我好十倍不止!”

    “哈哈!好男儿!”诸葛平泰大笑,“大华有你们这些后辈,定然乾坤扭转,气吞宇内!”笑声稍歇,他突然问道:“你以为,烧了沙陀大军的粮草,赤赫丹知了消息会如何?”

    “二择一尔!”梅远尘答道。

    诸葛平泰郑声道:“说!”

    “其一,撤兵返回沙陀。此乃你我所望者。”梅远尘舒了口气,再道:“其二,再不作他顾,引兵猛袭宿州,以战养战!”

    诸葛平泰仰着头,重重叹道:“不错。若赤赫丹选择攻城,而短时再无援军赶来,便是你我皆战死于此,也决计挡不住了!”破釜沉舟,没有退路的将兵,战力往往会突然大增。沙陀军战力本就不弱,若非千里远来,又遇上连绵大雨,一路行军受阻,宿州定然已被攻陷多时了。

    梅远尘心中早有打算,听得诸葛平泰意志有些消沉,乃正色言道:“诸葛将军,你且安心备守。晚辈一定竭力,让赤赫丹大军放弃攻城为营之念!”

    诸葛平泰见他言语坚定,神色决然,想了想,惊道:“你想去夜闯沙陀大营,杀了赤赫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