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华恩仇引 第〇九五章 千苦历尽甘终来

时间:2018-06-27作者:梅远尘

    盐运政司府外,满满的人,躺着的、跪着的、站着的

    祝孝臣隐在围观的人群中,看着政司衙门的护卫把地上的尸首一具一具拖走。

    “这些天杀的贼人,竟想害梅大人,杀的好哇!”

    “唉,梅大人这么好的官儿,怎也有人想害他?当真没有丁点良知么?”

    “你听说了么,这次去的歹人有四五百人呢!亏得梅大人的公子引着一群道士把这些贼人杀退了。啧啧听说这政司府血流了一整池子呢!”

    “你瞎说!我姑丈,你是知道的,他是远近有名的粪夫,一向给政司府挑粪水的。我刚从他家过来,他给我说了那里面的事。歹人杀进去的时,我姑丈正挑着粪水出来。好家伙,突然冒出一千多号蒙面的黑衣歹人,见人便杀,疯了一般的。这梅公子甚么人?那是都城国观的小观主,真武大帝的入梦弟子,听我姑丈说,这位梅公子见歹人如潮水般涌来,便使了个“仙人定”把歹人定在地上动弹不得。这些歹人既动不得,自然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政司府的府兵切瓜一般地砍了。”

    “是真的么?”

    “千真万确啊!我贾老实甚么时候诓过人?”

    祝孝臣听着这纷纷论议,不由地有些烦乱了。“瞧这跪一地祈祷的百姓,这个梅思源倒甚得民心,想来是个好官。只是我既应承太子殿下要杀了他,便再不能犹疑了!”念及此,心下一横,从人群中退出,准备趁乱潜入政司府内去。

    “祝先生,你竟在这里!可叫我好找!”穆桒从亦刚从人群中挤出来,隔着老远便向祝孝臣低声唤道。

    “穆桒,你来作甚?还怕我办不成这事么?”祝孝臣脸色一黑,冷声道。

    穆桒一愣,回道:“此事我不便多言。少主要你回去,那件事莫要办了。你这便随我回去见少主罢!”

    “原来那也芮府失手后,他果然再不信任我了。”祝孝臣神色一惨,暗暗想道。

    “祝先生,这便随我去见少主罢!我奉命出来找你,已经两个多时辰了。”穆桒原本正往前行着,见穆桒未跟来,乃回过头催道。

    祝孝臣回过神,快步跟了上去。

    祝、穆二人才走没多久,一队精骑在人群前停驻,看着满地的血迹,相互张望着。

    “林大人,我们不会来迟了罢?”一骑上的魁梧汉子侧首向队首男子问道。

    那男子精练挺拔,每一行止都透着浓烈的武人气息。只见他脸色暗沉,望向前方,缓缓道:“莫要猜了,进去便知!”说完,催马快行。

    “噔噔!噔噔! ”两百个铁蹄踏地,发出一阵铿锵有力的声音。

    梅思源正在厢房探视受伤的府兵,忽然听到顾一清大声叫唤的声音。那声音中,竟洋溢着浓浓的喜意。

    “大人!大人!”

    “大人在此处!”傅惩应道。

    不一会儿,便见傅惩满脸的笑意跑了过来,“大人!来人了!”

    梅思源听得不甚明了,皱眉道:“甚么来人了?来了甚么人?”

    “大人,都城来人了!都城来人了!”傅惩重重吞了一口口水,接着道,“皇上派了一队禁卫过来,专职护卫大人!”

    “哦,有这事!”梅思源一惊,对一众伤员交待几句,匆匆向正厅行了去。而他身后,众亲卫紧紧抱在一起,呜呜哭起来,“海生、小仙,你们怎没抵住这半日啊 ”

    “下官神哨营佐尉林觉明见过梅大人!”见梅思源行来,精练男子躬身执礼道。

    “林大人多礼了,请坐!”梅思源回礼道。神哨营乃皇帝近卫,向来只担皇家护卫之责,而神哨营佐尉乃正五品的武将。永华帝派一个五品武将带人护卫自己,梅思源心中澎湃。

    “梅大人,下官这里有皇上给你的亲笔信笺。”林觉明从怀中取出一信封,双手递给梅思源。

    梅思源深躬腰首,双手举过头顶,林觉明把信封放到了他手上。

    梅思源接过信,见火漆完好,两面均无字无戳,乃去漆取出信笺。映入眼帘仅三行劲字:

    梅卿之功在於社稷,在於黎民,朕不容卿有所閃失。

    特遣神哨營五十人為卿護衛,日夜左右不離。

    鹽危既解,朕定於泰和殿為卿慶功。

    左下是永华帝的御印大宝。

    梅思源看完,情难自禁,双手微微抖动,眼泪止不住地掉,心中感慨道:“思源所为,皇上终究还是知道的!”

    “梅大人,皇上同时给安咸郡政司何厚棠、安咸驻地将军郭子沐下了明旨,已钦定你为安咸首官,郡内文武皆受你节制。想来圣旨这两三日也就到了。”梅思源听了,更感皇恩浩荡,当即遥跪谢恩。

    “林大人一行远途赶来,早已体乏,请先行去厢房歇息罢!”一应诸事交待完毕,梅思源乃谓林觉明道。

    “也好!”林觉明言道。言毕行到厅外,对外喊道:“列两队,一队执勤,一队随府中管事安排,入厢房歇息!”

    原来,厅外竟还站了四十九人,此前竟未发出丁点声响,是以梅思源并未察觉。厅外列着的四十九人快速分为两队,在前一队随着府中管事,往厢房行了去,另一队则快速散开,隐入府中不见踪影。

    “不愧是皇上近卫,端的是精练无比!”一旁的顾一清,喃喃叹道。

    一进毫不起眼的院落中,传来揖门的声音。

    “祝先生,少主便在里面,你请自去!”穆桒在院外止住脚步,谓祝孝臣道。

    “是祝先生么?请进来罢!”里面传来端木玉轻快的声音。

    祝孝臣听了,正过身,整理好仪容,快步行了进去。

    “见过太子殿下!”祝孝臣躬身执礼道。

    “祝先生多礼了,请入座罢!”端木玉脸上和煦,毫无稍怒之迹,教祝孝臣颇感不解。

    “先生,请喝热茶!这是我们厥国的‘青口茶’,请!”端木玉给祝孝臣斟好茶,执请手势道。

    祝孝臣躬身谢过,双手取杯将茶一饮而完,尚觉不明,却听端木玉清声说道:“我突然把祝先生叫回来,还请先生勿怪。”

    “在下不敢!”祝孝臣忙躬身回道。

    “此间有三个突发之缘由。其一,想杀梅思源的远不止我们,不如让他们自己人相杀罢。其二,大华皇帝从都城派了一队禁卫来护佑梅思源,此时已到盐运政司府。这对禁卫战力非同寻常,决不可小视。其三:昨夜半,梅思源的儿子突然赶了回来,还带来一众武艺不弱的道士。”端木玉淡淡言道。

    “梅思源儿子?”祝孝臣不知何以端木玉把这一条置于最末来说,乃问道。

    端木玉刚喝完茶,慢慢放下茶杯,缓缓道:“他便是那夜你在都城大将军府遇见的那个少年。”

    祝孝臣听得这一句,眉端一扬,半晌乃道:“竟是他。”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