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华恩仇引 第〇八二章 郎妹有情玉事成

时间:2018-06-27作者:梅远尘

    “公子,你莫要起身啦!还是再歇息一天罢!”见梅远尘坐起下床,海棠一脸紧张言道。前夜梅远尘一行夜半才回,海棠见他身形萎靡,问夏承炫才知他是受了内伤,吓的粉脸惨白,忙把他扶到床上躺下。梅远尘再三劝慰,才使她止住了抽泣回房睡觉。

    昨日一早,天才蒙蒙亮,她便又过来守在自己身边,又是伺候洗漱,又是伺候饮食,寸步不肯离开梅远尘寝屋。梅远尘便是被这样逼着,一日夜都没下床来。

    前夜在大将军府,挨了那黑衣人一掌,梅远尘直觉后背火辣辣的疼,腹中脏腑受震翻滚,几乎便要作呕。当时形势危急,黑衣人下手狠辣显是奔着杀人去的,芮家叔侄性命堪虞。梅远尘只得强行运气,挡到黑衣人面前。好在黑衣人似乎见事已难为,借机遁走了。后芮如闵赶来知了此事,对梅远尘感激不尽,道谢不止。

    昨日芮老爷子从宫里面圣出来后,没有回府,而是直奔颌王府去,再谢梅远尘救命恩情。“若非梅公子这位少年高手恰在府中,抵住了黑衣人,只怕不仅图延、意霖的命保不住,便是我和图贤也难活命。这位梅公子,实在是芮家的再造恩人!”芮如闵得知其他受袭府邸的伤亡后,忍不住想道。

    受袭的一品官员府邸共六处,除芮府外,其余五家皆伤亡惨重。依大华的朝臣护卫律,正一品职可配护卫亲兵二十四人,再配府兵五十人,保护不可谓不周。再加上自请的武席客卿,这六处府邸实在是戒备极其森严之地,寻常高手绝难以硬闯。而细究可知,家主在朝廷的职责越重,派去的杀手武功便越厉害,府宅伤亡便越大,是以这五位一品大臣府中死伤人数比其他十二家要多得多,均在十人左右。而毫无疑问,大将军在所有一品官员中最具分量。是夜,芮府做寿,府中防卫之强远甚于寻常时日,且颌王的几位随行高手亦还在大将军府邸。这黑衣蒙面歹人竟能悄悄潜进来,逃跑时又和梼杌、饕餮各自对了几掌,竟能安然离去,可知武功之高。由此可知,梅远尘抵住了那黑衣歹人,实在救了芮家十几、二十口人命,教芮如闵如何不感恩戴德?

    “海棠,你百十个放心罢!我没听他们赞我武功好么,这点伤算不得甚么。我在床上躺了两天一夜,实在太乏,莫不如陪我到院中走走?”梅远尘笑着说道。长生功五篇十二用,其中御攻、护体两用皆有防身自佑之能,其效毫不弱于苦禅寺外功绝技“金钟罩”。梅远尘武学经验不足,不知自己所受那一掌实含极霸道的劲力,寻常人只怕早已被打得肢体破碎了。便是一般王府中身手了得的亲卫,受了那一掌,也是九死一生。而梅远尘只是觉得有些昏沉、目眩而已,甚至还颇有与敌再战之力,实在是异数之中的异数。这就不怪那黑衣人失手后,吓得逃串了去。

    “甚么武功好,只怕是故意来宽慰我的,我不信。”海棠轻轻摇头,看着梅远尘嗔道,“你自小不爱练武,我又不是不知。云爷爷教你多年,你甚么都没学会,连寻常庄稼汉都打不过。你去院监才多久,哪里能学得甚么高明手段!许是你们撺掇起来诓我的。”

    梅远尘笑了笑,也不去辩驳,伸手握住海棠一双葇夷,好脸央求道:“好海棠,你便遂我的愿罢,我在屋里待着闷的紧呢。”

    海棠见他脸色不差,又被他握住双手,心中顿时一软,轻轻道:“那我便扶你到院子里兜兜步,可不能走远!”说完,挣开梅远尘的手,把他从床上轻轻扶下床来。梅远尘受伤处只隐隐作疼,早已无甚大碍,但既有佳人相陪,哪里舍得推却,由得她搀扶着。

    海棠右手扶着梅远尘后腰,把他左手搭在自己左肩上,缓步行着。

    “好香!”口鼻距离海棠俏脸不过两三寸,处子特有的体香阵阵袭来,梅远尘不禁赞道。

    二人早已议定终生,海棠对梅远尘实有不尽的爱意,听得他赞自己,亦毫不觉得轻薄,粉脸微红,朝梅远尘甜甜一笑。再行多几步,梅远尘左手慢慢下滑由搭改搂,轻轻握着海棠柳腰。见海棠只是脸色渐红,却并不来斥,梅远尘渐渐大胆,伸出右手扶住她左脸,对着她一双娇唇快速吻下。海棠早已感受到梅远尘手上变化,却没想到他突然来吻自己,倒有些懵了。梅远尘见她并不反抗,眼里尽是她绯红娇俏的容颜,实在难以自持,把她搂得更紧,轻轻柔柔吻着。海棠哪里经历过这般亲昵举动,依梅远尘搂在怀里,后脑和臀腰被他双手托住,唇上、眼脸、脖颈尽是他温热的男子气息,早已没了主意,全身瘫软如泥,俨然一副任君采拮的模样。

    梅远尘初时只想亲她几下,见海棠这般温顺乖巧并不生气,行止便越发胆大亲昵起来。再见海棠春心萌动的迷人样,一时邪火顿生,手上劲力一使,把她横抱在手,往床上行去。

    被梅远尘一阵亲吻,海棠浑身甜腻温暖如坠梦中,只觉生命中最曼妙之事莫过于此。忽然被他横抱起来往床边行去,“噫呢”一声轻呼,想起将发生之事,心中如有小鹿在撞,实在羞不可言,只得把脸面深深埋入他臂弯。

    梅远尘把海棠轻轻放在床褥上,整个人附上来,定住她脑袋,在她唇上温柔吮吸起来。海棠一颗贝齿有如逃兵,见梅远尘伸舌来犯稍一抵抗便丢盔弃甲,开了城门。攻入门而来,梅远尘予与欲求,肆意挑逗,海棠毫无招架之力,早被逗得气促如牛,脸红如血。另一战场上,梅远尘也是所向披靡,战无不胜,左手攻陷了一层又一层的绸罗,直抵海棠柔嫩的肌肤。从后背转到正前,当胸前椒 乳被梅远尘轻抚时,海棠几乎就要晕厥过去,忍不住发出一阵一阵轻吟。

    佳人的轻吟便是最烈的春药,长生功御毒之用再强却也抵受不住。梅远尘哪里还能经受诱惑,急急脱了裳服冲了上去。

    “公子,请怜惜着些 ”

    一时,连绵轻吟,阵阵娇 喘响起,红浪翻滚,春色满屋,至美春梦莫不如此。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