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华恩仇引 第二十七章 各显智计化危局

时间:2018-06-16作者:梅远尘

    “你说甚么!”诸葛星辰怒火中烧,紧握双拳,眼睛死死盯着夏承灿。

    “我说过甚么,你自已听到了,再来问作甚?”先前自己与夏承炫对峙,诸葛星辰显是站在另外一边,令夏承灿心里不快,乃在膳厅谓夏承炀四人,“诸葛云逸自己功夫练不到家被人砍了,却要赖在我贽王府上,还要不要脸!”那时诸葛星辰正独自一人坐在角落用膳,听得这番言语,如何承受得住,当即拍案而起,大声斥问道。夏承灿原本不意与诸葛星辰结怨,毕竟双方实无利害冲突,但多人当前诸葛星辰这般训斥令其大是不喜。夏承炫先前那番话语,乃“私下”言及,并不欲诸葛星辰听去,却哪知他竟就在一旁角落,字字原原本本听了去。

    事既已成,面对诸葛星辰厉声叱问,夏承灿虽自知理亏却并不欲示弱,当即沉声应答。

    诸葛星辰虽然气极,却并未失了理智,夏承灿乃嫡亲世子位尊非凡,是以虽双手紧握却始终克制权衡着,“打?还是不打?”

    “承灿,我长你几岁,你便卖我一个脸面,向星辰道个歉罢,此事,实在是你错了!”,见两方剑拔弩张,又是夏承焕做起了和事佬。夏承灿自知理亏,且诸葛云逸之事尚无定论,不是没有转圜的余地,实在不愿树此强敌,虽觉当众致歉实在为难,但为父王大计,当下勉为其难,向诸葛星辰道,“诸葛星辰,诸葛云逸遇刺绝非贽王府所为,你们尽可去查。适才我口不择言,胡言乱语,乃我不对,望你海涵!”

    诸葛星辰并不领情,“哼”了一句,回到座上,自顾进膳,再不去看夏承灿一行人。

    诸葛星辰心知,这便已是最好结果:无论自己如何占理,夏承灿毕竟是亲王世子,和自己这个异姓王世子又大是不同,打将起来,实难收场;兄长遇袭虽是贽王府嫌疑最大,却实有颇多疑义,事未证实,诸葛家不宜树此强敌。但对方适才言语不敬,自己作为王府世子总得讨要说法,现既有颐王世子做和,对方也已致歉,目的已然达道。

    夏承灿亦知,如此收场于自己最是有利:适才自己言诸葛云逸之事,实早知诸葛星辰在角落,乃是刻意让他听去。贽王府平白被怀疑追杀诸葛云逸,自己总不能当面去解释,如此岂不显得心虚?但有此梗在,终究会让诸葛家偏向另外二王,实乃对贽王府最是不利之事,是以适才借致歉之机自表清白。且夏承焕做了和事佬,他乃自己堂兄,卖他面子也正常得紧,如此自己亦有台阶下,再不能更好了。

    夏承焕亦觉此事中,自己受益最大:诸葛星辰陷两难之中,自己帮其争得夏承灿致歉,他感激自己自不消说。夏承灿说错在前本就理亏,只怕当时心下已有悔意,碍于情势不甘示弱,但既自己来做和事佬,夏承灿得了机会自然顺势而为,既保住了面子又不失了里子,只怕对自己感激更甚于诸葛星辰。虽然当下三王争储,不知将来如何,就当下而言,这自算得上一份人情。且在其他旁人看来,自己两次三番调停冲突,既是有德又是有能,自能树立一番威信。

    一时膳厅之内各自有着各自的心思,终于安静下来。

    “我倒是小看了他!”夏承炫躺在梅远尘床上,双眼茫然望着屋顶,又如失神了一般。先前膳厅中,他本欲从旁推澜,帮诸葛星辰出头,怎奈何被夏承焕抢了先去,回来后一直不乐。

    “诸葛星辰么?”梅远尘只觉刚刚诸葛星辰见不敬而怒,计其果而忍,顺其势而终,实在当得上“智勇机谨”四字。

    夏承炫并不答话,仍是呆呆望着。

    “承焕世子吗?”从早前的院监门对峙到刚刚的膳厅冲突,夏承焕始终不偏不倚,尽力斡旋,实有一股大将作风,且先前对自己父亲评价既高,令梅远尘心生好感。

    “远尘,你看不出来么?”夏承炫坐起身,看着梅远尘,一脸不可思议之相。

    “甚么?你看出来甚么了?”梅远尘一脸茫然问道。

    夏承炫走近,拿了一条圆凳与梅远尘对向坐着,耐心说道,“你还未看出来么?在院监门口,他故意使小厮作出一副盛气凌人的态势,强行要先于我们去占学舍,只是做出一副出头的样子,笼络那几个人心;在膳厅之中,他定是故意激怒诸葛星辰,借机解释诸葛云逸之事,至少是想让诸葛星辰知道,他并不意与诸葛家为敌。在膳厅中致个歉打甚么紧?两次承焕调停,看起来似乎都是他最受气,实则,两次他皆是最大的受益。哎,我先前确是小瞧了他。”说完唉声叹息,颇为好笑。

    梅远尘听他娓娓说来,只觉不可思议,深深地望着他,良久乃道,“承炫,我亦小看了你!没想到,最最聪慧的竟是你!”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