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白月光佛系日常 51.第五十一章

时间:2018-09-28作者:雪花肉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晋i江i文学城  他散漫地嗯一声, 却微笑自然道:“这样啊, 姑娘实在好兴致。”

    郁暖有些尴尬起来。

    因为夏天垂丝海棠不开花, 所以这棵树是光秃秃的,比起稍远处的一片花海, 稍稍有点磕碜,呃, 是非常寒碜……也正因为如此,才显得比较显眼,让人不至于找错。

    她有些踌躇, 还是绷着脸道:“既无事, 我便告辞了。”

    他唔一声,又微笑着轻描淡写道:“方才在下路过此地时, 差些被几个纨绔子弟堵截。虽不知发生了甚么,但姑娘要当心才是。”

    郁暖面色微凝,恐怕之前秦恪之就是准备叫人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男主打一顿,再高高在上谈条件, 更根本没准备像说好的那样, 让她先说理出面。说不定这人说的被堵截,便是秦恪之不知从哪里请来的打手。这块儿地方由于季节原因,开花不如其他区域繁茂, 本就少人来……或许他们把人认错了也未可知。

    见她如此, 男人倒是慢慢轻笑, 站在树荫下神情明暗不知,只一双眼睛里却阴郁漠然。

    郁暖也不再和他说话,准备抬脚离开,却又听见他的声音轻柔低沉道:“不过,不必害怕,因为,他们再也没机会做坏事了。”

    她纤细的背影微僵,秀美雪白的天鹅颈也开始蔓上红晕。

    他眸中有少许怜惜与温柔,仿佛看着自己的小猎物在陷阱里挣扎着,露出柔嫩白绒绒的小肚皮,却傻乎乎不自知。男人唇角微勾,露出一个从容的微笑,却莫名阴郁得可怕。

    郁暖还背着身,垂着脸神情顿住,神情僵到不能再僵,原本微冷的嗓也有些低弱起来:“……那真是,极好。”

    这人真的给她一种,神经病院高级vip加固钛合金病房永久居住病人逃出来的感觉,好可怕,想发抖想颤栗。

    但愿是错觉,嗯……应该是错觉吧。

    果然,直到她走出这片林子,后面再也没有人跟着了。

    还是不要多想了,那个人看样子真的只是路过罢?况且她放在确实站得有点久,引人注意也很正常。

    郁暖习惯性,会把所有事情往好的方面想,这也是她很少着慌的原因,她甚至懒得为了可能出现的坏事,做出任何准备。当然,她的运气也很好,活到现在基本顺风顺水,自然,也有一部分原因是长得太美,加上本身也并非随意的人,所以大多数事情都是一路开绿灯通过。

    至于别人遇上的甚么艰难险阻,抱歉她真的没体会过。

    还有句话说的好,逃避虽然可耻,但是有用……

    于是,有点天真的郁姑娘非常自然的,准备努力把这件事忘掉。虽然不是很容易,但她能想点旁的事体,或是寻朋友说说话甚么的,说不定再睡一晚上,眼睛一闭一睁,也就不怎么记得了吧?

    考虑那么多因果逻辑,太累了,还是算了。

    郁暖回到宴上,一下就对上了原静的眼睛。她看见原静眼中微微的焦急,见到她后却和缓了过来,把她拉到身边低声道:“怎么样了?”

    郁暖想了想,撇去那个男人的事情,简略同她道:“没见着人……他大约是,不愿来罢。”

    她说着,神情有些低沉,但却还是淡淡的样子,叫人察觉不出。但原静到底是她多年的好友了,如何能真的瞧不出?却还是拉着她的手,轻声安慰道:“或许只是有事耽搁了,或许是晓得你想同他取消婚事,才不敢来的,你不要多想……”

    郁暖轻轻摇头,只是浅笑道:“没有,我只是有些忧愁,恐怕我真是要嫁给那个人了。”她的神情有些恍惚惆怅。

    原静有些担心,拉着她到一边,轻声安慰道:“咱们再想想法子,之前我不赞同你,是怕你再把自己搭进去……”

    她仿佛还要说些甚么,两人却见那头秦婉宁独自走了过来,也没带什么丫鬟,总之面色不是很好看。

    郁暖想起那个男人说的,不禁皱眉,上前问道:“这是……怎么了?”

    秦婉宁见了她,才算松一口气,问道:“你没事罢?”

    郁暖同她说没事,又轻声询问她,到底怎么了。

    秦婉宁这才缓缓舒气道:“世子哥哥派去的几个人,全都不见了。找了许久,都没能找着,仿佛在瑞安庄里凭空消失了似的,连痕迹都没有了……世子哥哥有些担心,故而才叫我来问你是否伤着了。”

    郁暖打了个寒颤,微蹙秀眉道:“不见了?这,怎么可能?”

    秦婉宁也觉得无奈,还有些害怕道:“郁大小姐只作不知便是,横竖这件事从头到尾都与你无关的,凡事都有世子哥哥解决,咱们便不要参与了。”

    郁暖觉得有些头大。

    瑞安庄是皇帝的庄子,在这块儿地方,根本没有人能让一群人凭空消失,又毫无痕迹。刚刚那个男人还说,那些人是,再也没有机会做坏事了。他说的这样气定神闲,郁暖以为说不定只是把那些人打了一顿而已。可是现下看来,仿佛也不止是如此了。

    尽管不情不愿,但是她不得不勉强自己去想。

    方才那人,是否就是戚寒时?想来想去,她仍旧不敢确认。

    见她像是有些忧愁害怕,秦婉宁却好心安慰道:“无事,这些人都是些亡……下流的混子流氓,即便真的遭了哪位贵人的手,那也是罪有应得,你不必感到愧疚的。”

    原静:“……”

    原静抱臂,实在忍不了,皱眉冷声道:“仿佛,之前与世子论道的时候,并没有说要找什么混子流氓来威胁人罢?他是怎么处理的这事?难不成想凭白连累阿暖名声么?你来解释。”

    秦婉宁温和道:“也是为了以防万一,才出此下策,原姑娘不必太过较真。况且现下不也没出甚么事体么,大家都好端端的。”

    郁暖有些无语,仿佛和这些人蛇鼠一窝要坑害人的,也有她们一人一份罢?尽管她为人设所迫,那也是事实没错。

    怎么现在又变成,这些人罪有应得,消失也无所谓反正大家都没事。呃,是罪有应得没错,看样子那些人不是甚么寻常混混。但就是觉得哪里不对劲,有点像同伙出事,自己还心安理得评价该死,活该被抓一样,真是……谜一样的淡定。

    难道不该操心一下怎么把人找回来吗?

    于是郁暖就提了,秦婉宁淡淡回应道:“找过了,没找到,那就算了。之前也说了,这事儿与我们没关系,不认便成了。”

    郁暖便发现,自己又眼瘸了一回。原来秦婉宁也不是个普通温和的小姑娘啊,明明就处事厉害果决得很,所以她和秦婉卿不对盘,应该也不全是因为她不肯低头当狗腿子罢?

    等秦婉宁走了,郁暖才缓过神来,睁大眼看着原静,仿佛有点委屈茫然,那副样子真是柔弱而消沉,叫人难以忽视她那股可怜劲儿。

    原静于是继续安慰她,说了些有的没的,才提议道:“过两日周家要开宴,不若我带你一道去一趟,寻他说清了便是,你不想嫁,便让他向长辈说明。”

    郁暖觉得这不太可行,摇头道:“不必了,我累了。”

    累归累,几日后周家的面子还是要给。

    毕竟原书中也有这么一段儿呢,郁大小姐在周家宴席上吃醉了酒,醉眼朦胧跌跌撞撞遇上男主,缠上去迷糊着暧昧一番,却被男主冷淡推开。

    郁大小姐酒醒后既羞耻又愤恨,于是对男主的感觉更是复杂怨念起来。

    而因为这次醉酒,她心中的那种微妙的情愫也开始生根发芽。大约就是,“这个低贱卑微的庶子居然还不颤抖着跪舔我(…)”的这种心情。所以当她最后忽然发现爱上男主,也并非突兀,其实那些微妙的痕迹,也是有迹可循的,至少在读者视角很明显,不过是当局者迷罢了。

    郁暖认真觉得,这事儿,她也觉得很羞耻,脑内几乎是一片空洞茫然,整张脸都不由自主地晕红起来,恨不得一头钻进地缝里。

    她其实也容易醉,但区别就在于,郁大小姐是不小心醉了,发生的事完全自然而然,那她要怎么办?强行扑进男主怀里撒娇吗?

    经过那么久的时间,她也算是有所总结。她自己绝对不可以主动违拗剧情,或是在有旁观者的情况下崩人设,至少表面功夫得做到位,不然或许又要尝到掀脑壳的剧痛。

    郁暖叹口气,有点淡淡的忧伤,然而托着腮想了半天,也没有更多的法子。

    算了,不想了。

    起码她现在在有限的范围内,过得还算惬意,那就够了。

    次日,她又去瑞安庄里,为太后抄了一卷佛经。

    最近天气总也不见好,几次三番都要下雨,一下便是暴雨,出行变得很不方便。但她也没想过要去哪儿避雨,若是不当心挨上了,淋湿便咬咬牙过去了,只作一副清高淡然的模样,而对面那栋楼里住着什么样的人,她一点也没兴趣知道,更加避之不及。太后长公主这样地位的人,见一次就够了,见多了折寿的。

    抄佛经这件事,她并不清楚原著中是否存在。

    或许是她自己忘了,也或许只是作者没提。不过对于她来说,尚且算得上轻松。她每次只是认真抄写,完成便归去,多余的事一件都没做……顶多就是偷偷吃了几块儿糕点,还要装作自己勉为其难,不用糕点头晕目眩抄不好佛经的样子,为了不崩人设特别曲折绕远。

    幸好,这儿的糕点每趟都不重样,这点尚算是不曾亏待过她。

    只是近几日总反反复复出现红豆酥梅子糕,或是梅子酥梅子酪红豆糕红豆饼梅子汁红豆糯米团。

    郁暖:“……”

    她觉得非常奇怪,毕竟其实只要是甜食,她都很喜欢吃,也没表现出对红豆梅子这一类食品的偏爱,难道是侍候的人躲懒了?那也不像啊,躲懒也不会变着法子准备那么多花样,一个个皆精致得不成。

    想不通,横竖都挺好吃的,也就不挑剔了。

    值得一提的是,近几日,她的心疾都没有再严重犯过了。即便身子还是病弱,面色依然苍白如雪,但至少没有再承受过那种惶恐的窒息感。

    她不晓得是什么缘故,按理说,照着原著那样写,郁大小姐的心疾应当会越来越严重才是,可她倒像反而好了些许,心窒之感也稍不明显了。不过,或许也只是她一时感觉偏差。

    没过多久,便要到周家开宴的时候。按照郁大小姐的性子,自然是一万个不愿去的,到底周家算是她一辈子洗不去的耻辱了,如何叫她心甘情愿的给脸面,带着笑去见周家的长辈?

    不说旁的,临安侯周茂先一脉,从先皇时便已然没落了,不说到落魄的程度罢,但确实实在已然挤不进一流世家里了,定多便是瞧他们血脉古老高贵,才一向有人愿意给脸,但人都是追名逐利的,周家没出什么权臣,又没甚么人脉可言,圣人太后面前更是查无此族,叫人怎么看得起他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