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白月光佛系日常 48.第四十八章(捉虫)

时间:2018-06-17作者:雪花肉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 @晋i江i文学城  秦恪之急了, 暗暗用眼神示意,一张乌青的脸上眼神乱飞。

    崇北侯冷道:“滚出去, 堂堂侯府世子, 你看看你像什么样子!”

    秦恪之一脸莫名其妙,有点懵懵看着老爹,心想明明前日还随口答应的,现在怎么一脸铁青?

    郁暖方才不过默默旁观, 作为一个笼统知晓全局的人,她当然知道崇北侯的心情。

    天子亲自斟酒,谁又敢拿乔?怕不是嫌自己活太久。而崇北侯身为老臣, 想必也很清楚男主的身份。

    她从前一直觉得, 崇北侯即便没有谋反之心,但对天子不敬也是事实,毕竟乾宁帝登基时,是实打实的主少臣强。崇北侯既有小动作,那自然不会是对天子满怀敬意和忠诚。

    可是就方才来看, 倒也未必如此。

    即便他私下敛财敛地,但倒不至于有谋逆之心。可又反过来想, 若崇北侯是装的呢?男主要麻痹他, 他也以恭敬的姿态哄骗麻痹男主, 活了这么多年不至于是个傻的, 互相蒙蔽套路也是极有可能。站在崇北侯的角度, 只有姿态足够低, 让男主愿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才能有资本过得潇洒快活,不然谁知道什么时候皇帝心情不好拿他开涮?

    不过,即便他姿态够低,也还是会被涮。

    男主过分的强势冷硬,使得他眼里只有利弊。至于恩情和感情,那都是排在后面的东西,不值一提。

    真是,伴君如伴虎,行差走错都可能直接挂掉。

    郁暖忍不住悄悄挪了小半步,心里才安稳下来。她虽已经坦然做好了死的准备,但并不想立即去世。

    她垂着眼睫轻声劝道:“世子,我瞧侯爷像是有要事在身,不若我们先出去,有什么事体等空闲了再说,可好?”

    她一出声,所有人都看过来,皆发现郁暖面色自若,只是有些过于苍白。

    她是有点不舒服。

    原书的郁大小姐,死因是自杀,但诱因是绝症。她是在被男主厌弃,并且得知自己药石无医的情况下,才引剑自刎的。

    郁暖一开始并不知道,郁大小姐得的是什么绝症,因为作者没有在这件事上费笔墨。但现在她知道了,那是心绞痛。

    这个毛病,说小也小,说严重,却是无法根治。稳定些不至于死掉,但非常影响生活,然而若是不稳定,不注意照顾,发展到后期就成了心肌梗塞,严重时甚至会吐血。

    以古代的医疗条件,几乎没有治疗方法。

    如此典型的红颜绝色才会得的绝症,听上去凄美无比,但得病的人真的不好受。

    她几乎是苍白着脸,勉强才能维持住面上端庄。

    也许是她装得太好,并没有人发现有什么问题。毕竟郁大小姐一直都是病弱的白莲样子,仿佛没什么不妥。

    郁暖有点小郁闷,她头一次觉得,狼来了这种故事并不是编来骗人的。

    从崇北侯那头出来,在阳光底下,秦恪之才发现她的面色不太对,于是赶紧叫停,小心询问道:“郁大小姐,可是身子有甚么不适意?不若在侯府先歇息会儿。”

    秦婉卿顿足,美眸凌厉,冷道:“她一直都这样,兄长倒是像头一天认得她似的,这般担惊受怕。”

    她说完朝某个方向瞥了一眼。不过很可惜,并不曾在那人脸上,看见甚么蛛丝马迹,不由美眸微黯。

    她虽知道他不可能是那个贵公子,却不由自主地被这男人吸引,仿佛自己与他是两颗磁珠,天生就该在一起似的。

    秦恪之拿肿成鱼泡的眼睛瞪了妹妹一眼,冷冷道:“你莫要瞎说!”

    他又放柔了声音询问道:“不若先去吃杯热茶,坐下来歇歇脚。”

    郁暖松了口气,她现在这个身体状态,确实不怎么乐观。但只是碍于面子,为了不崩人设,绝对不能在秦婉卿面前倒下罢了。

    可她胸口现下难受得有些缺氧,目露些许迷茫,连思考都困难。

    却还是露出了一个笑,像是习惯似的,脸颊边显出了一对明显的梨涡,唇角翘起,她只是软声道:“好。”

    苍白病弱的美人感激一笑什么的,实在特别动人心弦,秦恪之几乎看呆了。

    不止是他,其实在场的所有人,都没见郁暖这样笑过。

    郁大小姐一向是高高在上又极是清冷的,即便是笑,也很克制的淡笑,竭尽所能优雅淡然。

    这样软绵绵带着暖意的笑容,其实更像是郁暖自己,才会露出的表情,而非是原本的郁大小姐。

    站在一边的周涵虽则沉默寂然,但眸色却更暗了。

    一阵钝痛袭来,郁暖懊悔极了,捂着额头,纤细雪白的脖颈上覆着薄薄的汗水,她忍不住颤抖着细细喘息。这真是太疼了,她已经很久没有因为崩人设而疼成这样了,感觉脑壳都要被掀起来了。

    见她这幅柔弱疼痛样子,不但是秦恪之,就连一直沉默的周涵,仿佛都往前走了一步。

    他们紧张的样子,使得秦婉卿忍不住皱眉。

    她不明白这些男人,怎么都这么傻!郁暖这么做作的女人真是令她泛恶心,仿佛离了男人便活不成了!甚么玩意儿?

    秦婉卿闲闲刺她,美眸泛冷:“郁大小姐可真是够柔弱的,说一句话罢了,便能疼成这幅样子。你若心中对我不满呢,大可直接说,何必这样绕弯子指责我不体谅?我与你相识这么几年,可从不晓得你还有这种急症。”话音刚落,便觉背后微凉,不觉冒了鸡皮疙瘩。

    郁暖却没空理她,她脑袋里像是被插了一把剑,还在使劲翻绞,像是要把大脑捣成烂泥一般,一边疼,一边觉得喉咙泛甜,像是要吐血,于是面色更苍白几分,眼下还带着泪意,一副梨花带雨萎靡可怜的样子。

    然而几人现下正在崇北侯府长而曲折的回廊上,不能立时叫人,为了方便说话,也没有叫人随身时候,郁暖这个情况又走不动路。

    秦恪之没法子,回望一下焦急同秦婉卿道:“你去找两个下人来,把郁大小姐带去客房歇息,再使人请两个大夫来。”

    秦婉卿冷笑,她不是傻,但却被逼得逆反心起,漠然道:“我不去,你们谁……”

    她话说到一半,身后的周涵竟长腿两三步上前,脸上没什么情绪,还是很沉默,只是把郁暖打横抱起。

    郁暖哪里肯让他抱着,忍不住带着痛挣扎起来,面色苍白地惊恐流泪,活活像是被登徒子轻薄了。

    周涵的面色很可怕,像是面无表情,一双眼睛里带着冰寒之意,隐约勾起唇角,面色阴郁得吓人。

    郁暖对上他的眼睛,一下却说不出话来,面色雪白眼角泛红,瞧着竟有点不自觉的委屈。

    男主隐隐阴沉嗜血的眼神,让她觉得自己就像是无助的小动物,却遇上食物链顶端的健硕凶兽,本能地颤栗起来。

    周涵的面色变得淡淡,修长的手托住她脆弱精致的肩胛,却触碰到掌下属于少女的,细腻光滑的皮肤。

    郁暖感受到他火热的掌温,又轻轻瑟缩一下,却被他强势又不容拒绝地扣紧,丝毫动弹不得。

    男人的神色叫人瞧不出喜怒,却隐隐优雅勾起唇角,温柔而诡异。

    在耐心狩猎的过程中,他已经表现得足够和善。

    只是他的小猎物,或许有些不懂事呢。

    这枚玉佩……

    她觉得非常眼熟。

    并且,它和上趟踏青宴上秦婉卿刻意所戴的那枚很相类,但却不似秦婉卿的那枚簇新而华丽。

    这块瞧着年代更久远,式样古朴低调,质地似玉似石,难辨究竟,棱角磨得圆润而泛光,仔细轻抚时,便能感受到指腹下复杂细微的纹路。她眼眸微凝,又见侧方镌刻着古老晦涩的铭文。

    说来惭愧,其实她看不懂这些铭文。

    虽偶尔会在两本珍藏得泛黄软烂的古籍上瞥到两眼,但由于这也不是现下长安贵女们会学的东西,她更不是个好学之人,翻书大多是为了人设装装样子,故而她从来没想过弄懂那些古老的文字。

    秦婉卿的那块,是仿着男主所戴的玉佩复刻来的,但仔细一辨却仍是有所不同。

    而她收到的这块,却和戚寒时日常所佩的一模一样。

    但明显,绝对不可能是同一块。

    男主那枚玉佩,原著中有记载,除却是皇室传承之物,更是整个瑞安庄的玉钥令牌。

    也就是说,只要凭那块玉佩,便能让瑞安庄的总管事无条件遵从,不管是卖了这座长安人趋之若鹜疯狂砸钱的皇庄,还是一把火烧为灰烬,都无人敢有半分异议。

    故而,这块玉佩定然是伪造的,戚寒时完全没有理由,把整个瑞安庄送给她。

    郁暖轻轻蹙眉,没想通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得问问郁成朗,到底是从什么人手中得的,那个人如何又胆大包天至此,敢仿皇帝的贴身玉佩。

    便是那个人不想要命,旁人还想活呢。

    她发觉,自己这个读者似乎也不怎么称职,因为最近发生的许多事,都仿佛在缓缓脱离她所以为的《为皇》原著,变得陌生而令她惶恐。

    介于她看文一目十行的特性,她觉得大部分的原因,还是归功于自己看文太随意又没耐心,要知道自己会穿进来,那她肯定耐心用十种颜色的彩笔做笔记划重点,每晚用荧光笔温习几遍,再打印出来贴在墙上天天瞪圆了眼睛瞧。

    而非是用一个月不到囫囵看完,既吃零食又兼看肥皂剧再边看文一心三用,回头想想大多数情节都印象模糊,几乎两眼一抹黑,特别棒棒了。

    真是尴尬呢。

    不过,还是算了,知道再多,她也只能按照人设剧情走,所以知道太多也没用,她是照样不能够自主的,照样还是要作天作地。而等她嫁给男主,她就要更作了,一天能拔好几次老虎须,甚么时候把他拔秃了,就能收拾收拾投胎去了。

    想想竟然有两分不舍。

    待稍晚时,郁成朗回来了,郁暖又开始作天作地不得安生,一边哭一边苍白得像是要昏厥过去。

    郁成朗是真拿她没法子,急得团团转,叹气道:“小姑奶奶,你这到底是要做甚!你是水做的不成,一日到晚的,哪儿有那么些泪水流?”

    郁暖拿帕子盖住巴掌大的脸蛋,泪水打湿了月白的绸帕,她不自觉抽噎道:“横竖你们都不疼我,我便是流干了血泪,也没人疼我……这世上,再没人疼我了,我便是活着,又甚么意思?倒不如随祖宗去了,落得一片干净……”

    郁成朗一个头两个大,他方才便听母亲说,妹妹寻常时候清冷淡然得很,只到了关键时候,那副任性脾气一上来,便跟洪水猛兽似的,作天作地,作得人脑子疼,极可怕。

    那时候他还不怎么信。

    他的妹妹这么美丽可爱,怎么可能会作!不可能的!

    不过现在真的信了……因为他真的累了。

    他觉得罢,或许妹妹还是不要出嫁为好。

    她这幅娇纵任性,一不称心如意就满脸绝望仿佛全天下最惨的模样,嫁给寻常人也就罢了,嫁给陛下那算甚么样子?

    更何况陛下还是以另外的身份娶的她,其中因由错综复杂,他全然无法告诉任何人。

    但若妹妹不得陛下欢心,或许她这一辈子,也就止步于一个庶子媳妇了。等到那时,周三公子这个身份被舍弃,也便是妹妹一辈子的结点。只若她被陛下所偏爱,自然便能一跃而上,得到她想要的任何东西,亦重新成为全长安姑娘艳羡的对象。

    虽说陛下确实不太可能陷入男女之情。以陛下运筹帷幄时的寡情决断,爱上一个女人几乎不可能。

    而郁成朗甚至难以想象,那得是多强大多聪慧的女人,才能叫陛下欣赏,以至于产生男女之爱。

    但这个,人嘛……还是得有些做梦的余地,万一陛下就,对妹妹有点好感了呢?嗯?

    可是这些话,他都无法对妹妹说。

    这一切,只能看她的造化。

    若非是皇帝的仆从使他带那锦盒给妹妹,郁成朗甚至都不敢掺和半分,只怕图惹怀疑。所以他能劝上两句,亦已是做到极致了。

    这头,郁暖边哭,又边道:“这劳什子的锦盒也请兄长送回去,我不出嫁,更不会簪甚么旁人送的婚礼儿,你自送走……我再不想看到!”说着,又把脸侧进去。

    郁成朗无奈叹息,只得道:“那是一位大贵人相赠,不瞒你说,他的身份便是爹爹去了,亦不敢多说半个字,你让哥怎么说道?况且,你新婚时戴着不就完了,横竖也不会如何的,反倒白白惹了人家不乐,那又是作什么?”他虽不知到底是甚么玩意,但料想也只是凤冠步摇哪一类的东西,故而也弄不懂妹妹,到底作甚偏不愿戴上?

    其实,他也是没法子。

    他的妹妹,难道自己不疼吗?但许多事情都很无奈,半点由不得人。

    郁暖抽噎着不说话了。

    郁成朗以为她是听进去了,于是深深看了妹妹一眼,便叹息着离开,又嘱咐婢子少说给妹妹进点食,再往粥菜里头摆点助眠之物,叫她睡得香甜些,省得又把自个儿身子折腾坏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