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白月光佛系日常 47.第四十七章(捉虫)

时间:2018-06-16作者:雪花肉

    此为防盗章, @晋i江i文学城

    想想就有点害怕。

    丫鬟把她扶进一间厢房, 对她小心翼翼恭敬道:“郁大小姐, 奴婢为您寻衣裳来,请您慢候。”

    郁暖看甚么都是重影儿的, 已经没心思管这些, 只茫然点点头, 便老实靠在榻上不吱声了。

    她的样子特别乖顺,乌黑的眼仁半眯着, 像只打盹的小猫,纤弱的身子蜷在榻上, 困得睫毛颤个不停,又不肯睡过去。

    她听见外头传来脚步声, 迷迷糊糊道:“快进来,给我更衣,等下我还要……去园子里呢。”去找某个人。

    来人把她一把扶起, 这动作也不像是会侍候的样子,根本没有经验老道的丫鬟那样恰到好处的用劲儿,把她手腕都给捏红了, 疼死了。

    郁暖控制不住自己的醉意, 半眯着眼,只顾着揉雪白软嫩的手腕,像只被弄疼了扭着身舔毛的猫咪, 又含糊委屈责备道:“小心些侍候啊, 力道怎么这么大, 我都给弄疼了。”

    她看甚么都重影,头晕目眩的,只手腕上的痛觉特别清晰。只觉这丫鬟怎么劲儿怎么那么大?也不晓得吃甚么长大的。

    郁暖没见侍候的动弹,便又转身慵懒倒回榻上,浑身骨头都酥掉了,伸着一只细腻玉润的手臂指挥道:“就这样穿衣裳罢,不想起来了。”

    “……”

    身后侍候的丫鬟沉默着,一动不动的,跟个木头泥胎似的。

    郁暖迟钝想了想,好像这个姿势是不太好穿衣裳。于是她又闭着眼,背过身,坐了起来。

    她只觉今日这侍候的怪得很,平常不是都很主动精细的嘛,周家这丫鬟调i教得可不怎么好啊。

    不过她还是勉为其难,不紧不慢地摸索着脱了外头的襦裙,只余一件月白色的系带的抹胸。她的肩膀细腻润泽,而少女的背影既纤瘦,又不乏单薄的美感。

    若是自制力差些的人,恐怕都快压抑不住心底天然的施虐的欲了,因为她看上去太羸弱娇贵了。

    她就像是一泓温软甜蜜的春水,若不被人抬手一饮而尽吞入腹中,便忍不住要伸手把她搅得散乱四溅,才肯罢休。

    郁暖还处于茫然的状态,只微微偏头,雪白脖颈的弧度优雅而脆弱,似能让成熟的男人一手握住,甚至还有余力,能再一点点收紧大手的力道,好整以暇,带着微微冰凉的笑意,看她软绵绵挣扎扑腾,柔弱地求饶喘息,直到把这朵名动长安的雪莲花连根摘起,再揽进怀中。

    一直沉默的仆从终于动了,他的手指微凉而有力,点在她的肩胛上,给她系上裙带,却并不多碰她,而他身上的味道禁欲优雅,又像是上好的松木香,泛着遥不可及的寒意,让郁暖莫名地想蹭两下。

    可这人只是慢条斯理给她打了个结,勾勒出姑娘柔软的腰肢,便退后几步,离开了绣榻边。

    郁暖有些迟钝地半转过头,隐约觉得有点不对劲。

    但她真的喝高了,本身便是易醉的体质,又不知节制灌那么些酒,脑袋早就不转了,即便有一头野兽在她面前张开血盆大口嘶吼,她也不定有什么大反应,说不准还能托腮,眯起杏眼和凶兽对视。

    她这样半靠在榻上,是个人都没法好好穿衣服,但她不肯起身,坐了半天,没支持住,无声无息便直接困过去了,纤长的睫毛无辜垂落下来,苍白着面颊有些像不懂事的小孩。

    那人呼吸略低沉,指尖在她眼角眉梢轻轻碰触,修长冰凉的手指捏着她的面颊,来回摩挲,力道不小,直到把她的皮肤给磨出了红痕,唇边津液晶莹,显得纯洁而柔媚,才散漫收了手。

    醉酒的感觉并不怎么好。

    她觉得脑袋闷地很,又似在做梦,但全是混乱奇怪的梦境,胸口滞塞得不成,难过得她都想流泪,又偏偏不晓得找谁哭去,只好把脑袋埋在臂弯里,委委屈屈地呜咽两声。

    她并没有睡很久,毕竟心里头还存着事儿,即便神智无知的,但还是没法子坦然悠闲一觉到天明,故而不到半个时辰,便捂着脑袋,挣扎着从榻上靠起来。

    她一起来,侍候的丫鬟便从外间进来,忙恭敬礼道:“郁大小姐可醒来了,不若吃些解酒茶?”

    郁暖犹豫一下,还是摇头道:“不了,我只想去外头走走,应当不会有事儿罢?”

    丫鬟犹豫一下,笑道:“这块儿的院里皆是自家人,小厮护院们都不能入内的,大小姐不必忧心。”

    郁暖点点头,心下松了口气,看了看身上穿着的衣裳,皱着眉问道:“这是你给我换的?”

    丫鬟垂着脑袋,恭敬柔声道:“是,奴婢看姑娘似是醉得起不来了,便给您粗略换了,以免您穿着脏衣裳歇下。”

    郁暖还是有点头疼,但此时天色也不早了,她不能再拖了,也不晓得现下出去能不能遇上男主,大概……遇不上也不能算是她的错罢?

    但她还是不太确定,只怕慢悠悠出去没机会遇上男主,自己倒落个脑壳疼的下场。但想想,这个几率确实不怎么大了,毕竟男主不可能成天在园子里漫无目的地晃荡罢?

    她扶着沿边起身,苍白着脸颔首道:“你不必跟着,我只出去散散心。”

    丫鬟欲言又止,但却并没有再多说甚么了。

    周家的院子更像是南方的风格,小桥流水,亭台水榭,婉转却留白,空余三分遐想,却浅笑不语,比起忠国公府的更合她心意。

    故而,郁暖本是随意走两步消消酒意,可现下却有些顿住。毕竟,也不晓得在哪里能遇上男主,不如走慢点也无所谓。

    走了小半会儿,忽然听见前头有人说话的声音,

    像是个女人的声儿,娇滴滴又婉转似金玉。

    “你走慢点儿……我跟不上了嘛。”女人的声音像是能滴水,又是抱怨又是娇媚。

    她喘着气,声音越来越近:“你是不曾见,她在宴上满脸的愁苦,把自己灌得酩酊大醉……自从你们定亲开始,她便厌恶你!你和她在一块儿有什么好的?况且你也知道她这么虚弱,又得了绝症,是个薄命的,难以为你生下子嗣呢……不若我帮你,与她断了罢?你、你倒是说话啊……”

    那人又不接话,女人便接着说:“你看我怎样?我……我喜欢你,不舍得放开你,无论你怎么冷待无视我,我心里都有你!”

    秦婉卿也是头一次,这样大胆地同人阐明心意,于是也羞得满脸通红,忍不住发臊,忍住羞怯,拿一双凤眼大大方方觑他,模样明媚而艳丽,胸口的一片雪白,细嫩又丰腴,似乎只要是个男人瞧了,都会食指大动。

    她还娇滴滴杵在那儿,背着手,一身水红奢华的襦裙,一步不让等他回答。

    男人终于顿住,不咸不淡地看她一眼,却又听她道:“我不瞒你,我知道你是谁了!我不会欺瞒你任何,即便是爹爹也不能让我骗你了。我、我也不介意你有别的女人,一百个一千个都无所谓,只要你收了我……我便心满意足了。”

    男人似笑非笑,眯着眼看她,修长微凉的手指托起女人的精致的下巴,垂眸直视她美丽的眼睛,语气禁欲冷淡,散漫道:“不。”

    然后,当他们抬头,同时看见了靠在歪脖树下的郁暖。

    她满脸醉意,面色微粉,一双杏眼却闪闪发亮,像是某种弱小可怜的小动物,偶尔从洞穴口探出半个毛茸茸的小脑袋。

    即便身子柔弱不胜,她还是用手撑着身子,悄悄探着脑袋看他们。

    郁暖反应迟钝地缓缓眨眼:“……”却对上男人的锐利阴郁的眼睛。

    秦婉卿气得跺脚,狠辣阴冷看了郁暖一眼,咬牙娇哼一声,忍着羞耻转身便提着裙角走了。

    郁暖孤身一人,罗裙纤素,体态风流,眉目柔弱绝色,像是一汪潋滟羸弱的泉水,被人轻轻一搅,便会支离破碎,涟漪道道。任谁见了她,都不得不感叹,那些为郁大小姐疯狂为她痴迷的谣传,或许也并非是虚言。

    而郁暖只是对少女微笑一下,并不说话。

    少女见她不答,也不过是露出一软和的微笑,又拉着她的手道:“郁大小姐可有见过我表哥?您别看他平日里都不爱说话,但其实待人特别好的,下趟我引你去瞧瞧他罢。”

    她一脸天真,熟稔地柔声细数着自己和三表哥的日常,又带着笑问了郁暖她身边的事体,叽叽喳喳,清脆悦耳,又仿佛与她特别亲近。

    郁暖回答的皆很简略,垂眸却又听少女笑着道:“你不晓得,我三表哥夜里困不着,总去池边喂鱼呢,他一向都有这般习惯的……”

    习不习惯的郁暖不知道,她只知道,眼前这位小表妹,由于小时候被男主救过,这些年来一直跟在男主身后,维护他并单方面(...)陪伴温暖他。即便周涵面上不显,她也对他充满仰慕。

    郁暖轻轻点头,走到拐角处顿了顿,才淡声问道:“嗯,不知姑娘姓甚名谁?”

    少女愣了愣,顿住,仿佛没有感受到尴尬的气氛般,自然而然亲密道:“叫我楚楚便好了!抱歉之前忘了告诉郁大小姐了,我以为你知道的。”说着又吐舌,模样天真娇憨。

    郁暖嗯一声,道:“我问的是全名,抱歉,因为我并不知道你是谁呢。”她的语气很随意,一副置身事外毫不在意的冷淡样子。

    少女柔软有致的身子轻轻一颤,她看着郁暖勉强微笑着,弱声道:“我名叫徐楚楚……先头或许楚楚有些冒犯了,只是太想着与您亲近了,以为郁大小姐要嫁进来,应当很是晓得我是谁的......我真不是故意的。”说着又有些局促地低头,看上去像只可怜的小兔子。

    郁暖嗯一声,视线在徐楚楚身上略过,面色有些冷淡,把手从她的臂弯里抽出来,眉目微凉道:“抱歉,我不习惯这般。”

    徐楚楚立马细弱道:“好,往后,楚楚再也不会了。”说着又有些委屈地低头。

    郁暖没有搭理她,只是看了她一眼,淡淡道:“引我去宴会的地儿罢,还是不要迟来的好。”她纤细雪白的脖颈笔直优雅,像一只脆弱高贵的天鹅。

    像郁大小姐这样眼高于顶的贵女,自然不会把徐楚楚一个寄人篱下的小表妹看的多重,于是指使人的语调,便像是在使唤一个最普通的婢女,非常漠视且不友好。

    徐楚楚忍气吞声惯了,眼里含着一包泪,但只是吸吸鼻子,颤着声音道:“我来给大小姐引路,前头回廊有台阶……郁大小姐小心。”

    郁暖看了徐楚楚一眼,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但甚至也懒得关心她到底在想些什么。不管小表妹是不是和原书第三人称视角描写的那样纯白无辜,她都管不着。

    到了开宴的花厅,郁暖不出所料地见到了秦婉卿。觑她正身着一身水红掐金襦裙,挽着精致的蜀绣半臂,挂着精致慵懒的笑容,与周家几个姑娘,还有几个年轻的媳妇说着话,时不时发出轻笑声来。

    郁暖没来由觉得有点心累,所以只是挑了稍远的一块儿地,慢慢坐下了,扬起细巧的下颌道:“徐姑娘自去忙罢。”

    徐楚楚挨着她坐下,不太敢往对面瞧,有些细弱道:“这怎么成的?郁大小姐是我未来的表嫂,三表哥待楚楚很好的,楚楚自然要同您一道的。”

    郁暖嗯一声,却不曾阻止。

    她看徐楚楚瞧秦婉卿的那个样子,作为老对头,她这心中也便有所猜测了。肯定是秦婉卿没给徐楚楚好脸色看,甚至给她难堪,并刁难过她了,这徐小表妹才怕成这幅样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