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白月光佛系日常 43.第四十三章(捉虫)

时间:2018-06-14作者:雪花肉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 @晋i江i文学城  崇北侯冷道:“滚出去, 堂堂侯府世子,你看看你像什么样子!”

    秦恪之一脸莫名其妙, 有点懵懵看着老爹,心想明明前日还随口答应的, 现在怎么一脸铁青?

    郁暖方才不过默默旁观,作为一个笼统知晓全局的人, 她当然知道崇北侯的心情。

    天子亲自斟酒,谁又敢拿乔?怕不是嫌自己活太久。而崇北侯身为老臣, 想必也很清楚男主的身份。

    她从前一直觉得,崇北侯即便没有谋反之心, 但对天子不敬也是事实, 毕竟乾宁帝登基时, 是实打实的主少臣强。崇北侯既有小动作, 那自然不会是对天子满怀敬意和忠诚。

    可是就方才来看, 倒也未必如此。

    即便他私下敛财敛地, 但倒不至于有谋逆之心。可又反过来想, 若崇北侯是装的呢?男主要麻痹他,他也以恭敬的姿态哄骗麻痹男主,活了这么多年不至于是个傻的,互相蒙蔽套路也是极有可能。站在崇北侯的角度,只有姿态足够低, 让男主愿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他才能有资本过得潇洒快活, 不然谁知道什么时候皇帝心情不好拿他开涮?

    不过,即便他姿态够低,也还是会被涮。

    男主过分的强势冷硬,使得他眼里只有利弊。至于恩情和感情,那都是排在后面的东西,不值一提。

    真是,伴君如伴虎,行差走错都可能直接挂掉。

    郁暖忍不住悄悄挪了小半步,心里才安稳下来。她虽已经坦然做好了死的准备,但并不想立即去世。

    她垂着眼睫轻声劝道:“世子,我瞧侯爷像是有要事在身,不若我们先出去,有什么事体等空闲了再说,可好?”

    她一出声,所有人都看过来,皆发现郁暖面色自若,只是有些过于苍白。

    她是有点不舒服。

    原书的郁大小姐,死因是自杀,但诱因是绝症。她是在被男主厌弃,并且得知自己药石无医的情况下,才引剑自刎的。

    郁暖一开始并不知道,郁大小姐得的是什么绝症,因为作者没有在这件事上费笔墨。但现在她知道了,那是心绞痛。

    这个毛病,说小也小,说严重,却是无法根治。稳定些不至于死掉,但非常影响生活,然而若是不稳定,不注意照顾,发展到后期就成了心肌梗塞,严重时甚至会吐血。

    以古代的医疗条件,几乎没有治疗方法。

    如此典型的红颜绝色才会得的绝症,听上去凄美无比,但得病的人真的不好受。

    她几乎是苍白着脸,勉强才能维持住面上端庄。

    也许是她装得太好,并没有人发现有什么问题。毕竟郁大小姐一直都是病弱的白莲样子,仿佛没什么不妥。

    郁暖有点小郁闷,她头一次觉得,狼来了这种故事并不是编来骗人的。

    从崇北侯那头出来,在阳光底下,秦恪之才发现她的面色不太对,于是赶紧叫停,小心询问道:“郁大小姐,可是身子有甚么不适意?不若在侯府先歇息会儿。”

    秦婉卿顿足,美眸凌厉,冷道:“她一直都这样,兄长倒是像头一天认得她似的,这般担惊受怕。”

    她说完朝某个方向瞥了一眼。不过很可惜,并不曾在那人脸上,看见甚么蛛丝马迹,不由美眸微黯。

    她虽知道他不可能是那个贵公子,却不由自主地被这男人吸引,仿佛自己与他是两颗磁珠,天生就该在一起似的。

    秦恪之拿肿成鱼泡的眼睛瞪了妹妹一眼,冷冷道:“你莫要瞎说!”

    他又放柔了声音询问道:“不若先去吃杯热茶,坐下来歇歇脚。”

    郁暖松了口气,她现在这个身体状态,确实不怎么乐观。但只是碍于面子,为了不崩人设,绝对不能在秦婉卿面前倒下罢了。

    可她胸口现下难受得有些缺氧,目露些许迷茫,连思考都困难。

    却还是露出了一个笑,像是习惯似的,脸颊边显出了一对明显的梨涡,唇角翘起,她只是软声道:“好。”

    苍白病弱的美人感激一笑什么的,实在特别动人心弦,秦恪之几乎看呆了。

    不止是他,其实在场的所有人,都没见郁暖这样笑过。

    郁大小姐一向是高高在上又极是清冷的,即便是笑,也很克制的淡笑,竭尽所能优雅淡然。

    这样软绵绵带着暖意的笑容,其实更像是郁暖自己,才会露出的表情,而非是原本的郁大小姐。

    站在一边的周涵虽则沉默寂然,但眸色却更暗了。

    一阵钝痛袭来,郁暖懊悔极了,捂着额头,纤细雪白的脖颈上覆着薄薄的汗水,她忍不住颤抖着细细喘息。这真是太疼了,她已经很久没有因为崩人设而疼成这样了,感觉脑壳都要被掀起来了。

    见她这幅柔弱疼痛样子,不但是秦恪之,就连一直沉默的周涵,仿佛都往前走了一步。

    他们紧张的样子,使得秦婉卿忍不住皱眉。

    她不明白这些男人,怎么都这么傻!郁暖这么做作的女人真是令她泛恶心,仿佛离了男人便活不成了!甚么玩意儿?

    秦婉卿闲闲刺她,美眸泛冷:“郁大小姐可真是够柔弱的,说一句话罢了,便能疼成这幅样子。你若心中对我不满呢,大可直接说,何必这样绕弯子指责我不体谅?我与你相识这么几年,可从不晓得你还有这种急症。”话音刚落,便觉背后微凉,不觉冒了鸡皮疙瘩。

    郁暖却没空理她,她脑袋里像是被插了一把剑,还在使劲翻绞,像是要把大脑捣成烂泥一般,一边疼,一边觉得喉咙泛甜,像是要吐血,于是面色更苍白几分,眼下还带着泪意,一副梨花带雨萎靡可怜的样子。

    然而几人现下正在崇北侯府长而曲折的回廊上,不能立时叫人,为了方便说话,也没有叫人随身时候,郁暖这个情况又走不动路。

    秦恪之没法子,回望一下焦急同秦婉卿道:“你去找两个下人来,把郁大小姐带去客房歇息,再使人请两个大夫来。”

    秦婉卿冷笑,她不是傻,但却被逼得逆反心起,漠然道:“我不去,你们谁……”

    她话说到一半,身后的周涵竟长腿两三步上前,脸上没什么情绪,还是很沉默,只是把郁暖打横抱起。

    郁暖哪里肯让他抱着,忍不住带着痛挣扎起来,面色苍白地惊恐流泪,活活像是被登徒子轻薄了。

    周涵的面色很可怕,像是面无表情,一双眼睛里带着冰寒之意,隐约勾起唇角,面色阴郁得吓人。

    郁暖对上他的眼睛,一下却说不出话来,面色雪白眼角泛红,瞧着竟有点不自觉的委屈。

    男主隐隐阴沉嗜血的眼神,让她觉得自己就像是无助的小动物,却遇上食物链顶端的健硕凶兽,本能地颤栗起来。

    周涵的面色变得淡淡,修长的手托住她脆弱精致的肩胛,却触碰到掌下属于少女的,细腻光滑的皮肤。

    郁暖感受到他火热的掌温,又轻轻瑟缩一下,却被他强势又不容拒绝地扣紧,丝毫动弹不得。

    男人的神色叫人瞧不出喜怒,却隐隐优雅勾起唇角,温柔而诡异。

    在耐心狩猎的过程中,他已经表现得足够和善。

    只是他的小猎物,或许有些不懂事呢。

    郁暖的每只猫咪都有一间宽敞富丽的屋子住,而每一间屋子都分别装着许多猫咪的小玩具和吃食,所以她通常是一间间屋子撸,撸完一只洗洗手换另一只。

    原著中并未对郁大小姐的个人喜好作具体描写,或是她自己没看见。

    故而,她也是穿进书里,才知道郁大小姐也是个狂热的猫奴。她在忠国公府后院辟了整整一个偏院来养猫不算,就连伺候猫主子的家仆都有十几位。

    而郁暖对猫的偏好很宽泛,从小土猫,到极北颚人进贡的长毛异瞳猫,各个品种荤素不忌,只要她喜欢都会收入囊中精心饲养。

    当然,颚人进贡的猫咪是近些日子宫里赏的,最近几年本朝与颚人关系紧绷,故而他们自己不仅没有渠道,而且还要防范着避开。

    那只小狸奴,大约是因为宫里嫌放在百兽园里累赘,才恩赏下来,倒是便宜了郁暖。

    也是因为郁大小姐的猫奴天性,方便了郁暖私藏了许多精致点心,以喂猫的名义自己偷摸着用,亦没人会觉得奇怪。

    当然,猫咪最好不要用人类的膳食,这是常识,所以郁暖一般只是带着零嘴进去装装样子。

    住在东厢房的是一只奶牛小母猫。

    小母猫一见她,便踏着软软的毛毡上前,仰着黑白双拼的小脑袋喵喵叫,在她脚边绕来绕去,拿毛茸茸暖烘烘的身子蹭她两下,又露出软白绒绒的肚皮,认真舔舔粉嫩嫩,比豆腐还软的小肉垫。

    郁暖一脸淡然清高:“……”然内心已无法自持。

    可爱,极可爱!

    在撸了半天猫咪之后,她皱着眉把清泉叫来:“阿咪现下几月大了?”

    清泉作为郁大小姐的大丫鬟,自然对每样事体皆如数家珍,倒背如流,于是立马恭敬道:“回大小姐话,阿咪快满一岁了。”

    是的这只奶牛猫叫阿咪,真是,非常草率土味的名字。

    郁暖微微点头,淡淡道:“那你去抓些寒凉的药来,往后每日由我亲自喂她。”

    清泉不太明白,犹疑着问道:“……这寒凉的药或许有些太过伤身了,给阿咪用了,怕是不大好罢?”

    郁暖面色苍白地坐在软椅上,瞧这样子已然是疲倦极了,却淡淡笑道:“方才我读了几本养家畜的医书,上头说,猫狗若是绝了生殖之欲,便能更长寿健康。阿咪年纪将将好,不若试试看,若是她用了凉性药制成的汤药,时间久了,大约便再无繁殖可能了。”

    她之前确实翻了相关书籍,不过她实在查避孕的法子。方法很多,有些是不中用,有些瞧着太过奇诡,还是算了。只有凉药一方,在她看来尚且值得一试。

    就和宫寒一个道理,不过女子宫寒是体质问题,凉药吃多了便是人为的宫寒,如此怀孕的几率便极低,自然对身子的损害也很大,但,好歹比另几样更极端的要温和许多,不至于让她立即领了便当。

    当然,她不可能给自己的爱猫吃这种东西。母猫绝育,就她自己的匮乏知识而言,大概在古代还没有太好的方法,她不会冒险给阿咪吃凉药。

    说完一长串,郁暖自己都觉得心很累。

    为了不崩人设,为了不引起怀疑!她整整绕了一个长安加一个太原一个江南的距离,才说出自己的目的,真的累了。

    清泉虽觉得很奇怪,但她对自家大小姐笃信不疑,况且大小姐对于狸奴的关爱不假,不过吃些凉性的药材,定然也不会有甚么事体。

    于是,她便照着郁暖抄来的几味药材命人去抓了。

    其中一味麝香还是让清泉使唤相熟的小厮去采买的,因为一般的药材也就罢了,只需能分辨的伙计来瞧瞧有无药性相冲便是了。而麝香一类的,虽不是甚么致命的药物,却需要坐堂的大夫来拿了药房认真分辨,确认没问题再敢抓药。如此一来,极有可能被看出药方的真实目的所在,故而还是隔开抓好些。

    郁暖的动静,南华郡主不可能不知道。

    女儿的一举一动,她并不想掌控,但这种特殊的时候,她完全不敢放任郁暖,只怕出事。

    不过听到说是给女儿新养的小土猫吃药,说是能通过不生崽,延长寿命,南华郡主虽奇,但也就放手让她去了。

    在她眼里,不过是只小猫罢了,随便吃些药材也没什么,自家姑娘能高兴便是。

    更何况,郁大小姐长这么大,也不曾真的和她娘耍什么花心眼子,南华郡主更不会认为自己女儿会偷偷摸摸喝下给猫用的汤药,而且绝了生育能力是任何一个女人都不希望的,即便女儿不想嫁人。故而她自然不会想歪了。

    隔天,照着药方煎好的药材便被放在八宝盒里头提给了郁暖。

    郁暖顺其自然,带着药盒去了她的小奶牛猫屋里。

    猫咪闻到药味,疑惑地喵喵两声,颤颤茸茸的小耳朵,一下跐溜蹿上房梁,团着身子在那儿一动不动,圆润的绿眼睛觑瞧着郁暖,又软软叫一声。

    郁暖顺势道:“你们都出去,我来哄它吃药。”

    于是,当仆从都离开,她便打开了八宝盒,取出了尚且温热的药碗。

    她有点犹豫地顿了顿,舒了一口气,还是把药碗子拿起来,仰头一股脑儿喝尽了。

    这药……

    呃,味道甜蜜蜜的,带点天然的柑橘味。虽确实有药味,却更像是……甜汤。

    她睁大了眼睛,坐在那儿愣愣地眨了两下杏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