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白月光佛系日常 32.第三十二章

时间:2018-06-14作者:雪花肉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晋i江i文学城

    皇帝不问, 不提, 只因为他在西南的一举一动, 虽看似自在悠闲,却早已被了若指掌。

    而他还能在一旁与陛下微笑着谈风土, 谈家人, 侍候垂钓,那也因为他拥有足够的忠诚。

    外祖父年老, 不愿放下手里这片祖宗家业, 因为西南这块封地, 乃是两代前的太外祖父撒热血挣得的, 西南王一脉自那开始,便盘踞于西南边境上百年。可自先帝开始, 朝纲薄弱,为了安抚异性王, 又因为先帝那时除了尚在襁褓中的太子,并无孩儿, 便把母亲指婚给了皇室常驻长安的远房表亲忠国公世子, 也就是他的父亲。

    母亲是外祖父最疼爱的女儿, 也是西南王的掌上明珠,他自不舍得让女儿远嫁长安,但这也是不得已的事体, 因为他不会为了女儿贸然与皇权翻脸。

    然而转眼间, 当年只有十岁不到的少年皇帝登基已然有十余年, 虽本朝自先帝起的薄弱早就显露无疑,只那么多年下来,漏洞却不见大。为政当权者徐徐图之,颇有建树,但立时做到繁荣昌盛太平盛世,那也并非一口气便能达成。故而外祖父动那心思已久了。

    他想要更进一步,他不甘心再窝囊下去,不甘像先辈一样蜷缩在西南,默默无闻的苍老死去。

    从筹备到一切的一切,用时十余年,而西南王却发觉,那位少年皇帝和他的忠仆们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样简单。

    他的杀心愈发浓。

    若皇帝平庸,他这个握着兵权的异姓王尚能苟活,然若非如此,在现在的统治者手下,异姓王不过是温水煮青蛙,和一击致命死得痛快的区别罢了。

    可转眼一想,西南王一脉始终生不出儿子,他便是打下江山,又交予何人?老头纳了二十多房姨太太,可除了早逝的正妻所生的南华郡主,和第八房妾室所生早夭的男孩,始终再无生育。

    好在女儿膝下育有一子。他的外孙郁成朗一天天长大,虽初时身子多病瘦削,与长安干燥多变的气候十分相冲,故而只得离开长安将养,但却也给西南王一个机会,使他能顺势把外孙接回西南。

    这孩子是个好的,身子一日譬如一日壮实,脑子聪明活络,与之相衬的是他稳重的性格。比起那个过继来的孩子,他自己的亲外孙不知强出多少倍。

    然而老西南王有意,郁成朗却全然无心。

    他的家族,他的父母妹妹,全都在长安。他不可能抛下他们,和外祖父去成就甚么宏图霸业,再者,外祖父已然日薄西山,即便有兵有马,也注定斗不过兵强马壮的朝廷,和运筹帷幄心机深沉的青年皇帝。

    况且,即便他想,也是办不到。

    现在坐在那把龙椅上的男人,或许在许多人眼里不显,一心如先帝一般向佛,不问政事,平淡无常,但却并非如此。

    这位统治者的眼线遍布全朝,上至大权臣崇北侯,下至一个小小的侍郎,再到西南王府,自打他年少登基的时候,便用足了极端可怕的耐性,不知十几年后,又渗透到了甚么程度。

    就连郁成朗自己,也是皇帝的眼线之一。

    西南王大约做梦也没想到,他自己的亲外孙,其实才是皇帝派来监视他的人。甚么病弱瘦削,不过是混人的。只他妹妹是真娇贵病弱,病得叫再铁石心肠的男人都后怕。可郁成朗却非是如此。

    可叹,他每月都要费尽心机筛查府中的下人和门客,只为找出透出信儿给皇帝吃里扒外的细作。但实则他最亲近的外孙,才是他恨不得使之血溅满身的人。

    但郁成朗也不敢分辨,府中是否还有旁的细作,他自知自己的身份最近于西南王,却也是最敏感多变的。思及此,他却不敢再细想,唯恐夜里由于过于阴寒恐惧而难以入眠。

    忠国公府还是老样子。

    他离去时的朱门,未显斑驳,仍是一片欣欣向荣。

    郁成朗始终还是念家的,他几乎迫不及待地要见他的父母和妹妹。

    然而事与愿违,母亲的眼睛肿得像核桃,拉着他道:“朗哥儿总算归来了,你可去劝劝你妹妹罢,她……她大大不好了!”

    郁成朗离开长安将近十年,他走时妹妹还年幼,如今这许多年,虽则心中仍挂念他的小妹妹郁暖,但实则他对妹妹印象早已模糊。

    嗯,不过他觉得,自己的妹妹,应当会是那种娇俏温柔,文弱而贤惠的那一类少女罢?不然怎么能成为传闻中长安公子哥心中的神女呢?

    他又想起皇帝来。

    方才陛下与他说话时,始终没有提及他妹妹一个字。

    但是,当他离开前,圣人的贴身仆从,却交给他一个锦盒,并嘱咐使他妹妹大婚之时簪戴上。

    郁成朗浑身大震,只他猜不透陛下的本意是何,也不能多猜。

    上位者的心思,若不是了然明白,那便不能去猜,猜错了反易招来杀身之祸。

    他只需要负责把东西带到便是。

    不过回到家里,郁成朗才明白,或许陛下的意思,还不全然止于此。

    根本就是让他当老妈子看好他妹妹吧?!

    他传闻中温柔贤惠的神女妹妹,现下正为了不嫁人而闹绝食。她的眼泪跟流不完似的,哗哗哗往下掉,见人就能掉一斤眼泪,满脸苍白哀哀的样子,哭得人肝肠寸断。

    郁成朗:“…………”这得是多大的一个摊子!

    其实吧,若照着他的脾气来,矫情是么?发脾气是吧?仗着人人疼你是吧?

    好啊。那就晾你十天半个月,晾老实了就不敢作了,再娇贵宠纵的小姑娘也得收拾服帖了罢?

    但,现在阿暖可不仅仅是他妹妹。

    她可是大佬的女人,这谁敢瞎晾?

    那必须得好声好气哄着,给她认真掰扯清道理嘛。毕竟,全家只他一个稍清楚些全局,换个人可能碰见她这么无理取闹都无话可说了。

    他这是甚么命?

    陛下的意思虽然难明,但至少一点是很清楚的。

    他要看妹妹收拾得精致妩媚,簪着锦盒里的东西嫁给他。

    呵呵,现在阿暖这幅鬼样子,估计上个花轿就能厥过去,还嫁人呢……呵呵。

    于是郁大哥就开始苦口婆心劝:“乖暖啊,兄长这就不明白了,嫁人有什么不好的?娘亲在你这个年纪,已经嫁给爹了,这不过得极为和满幸福么,哥哥还会叫你吃亏不成?哥哥给你承诺,十年之后若你过得不好,哥哥帮你和离,好不好呀?”他的语气就像是在哄小孩。

    郁暖躺在病榻上,手臂微撑,却起都起不来,流着泪语声细若蚊呐:“十年?十年之后你兄长在哪儿,我又在哪儿……你如何担得起这十年?那时候,或许我都认命了,这辈子也便那般了,又或许妹妹早死了,草席一卷埋个干净。兄长,你便……莫要哄我了。我便是立时死了,也不要嫁给他!”

    郁大哥没想到自家妹子这么倔啊,这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气势也实在吓人,不晓得陛下看到什么表情?

    于是又慢慢拉着妹妹哄道:“这又是怎么说的?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你年纪小不懂事也就罢了,只这孝道却不能丢,若叫娘亲爹爹听了那该多伤心?他们养着咱们,又非是给添堵的。若不能彩衣娱亲,那也好歹莫要吓折腾,爹娘这年事已高,只盼着能高高兴兴送你出嫁了,且说句不好听的,你这身子病弱成这般,比寻常人更难承受这般捣腾,到时候吃亏的还不是自个儿啊?你说是吧,况且,哥哥同你说,这男人可不能光看外表啊,这外表和家境都算不得什么,有时候你得……”

    郁暖有点懵,可能由于原著是男主视角的原因,她是真的不记得原著里还有郁大哥赶着来掺上一脚了,不仅掺上一脚,还话那么多,絮絮叨叨老妈子似的一长串,也是活久见。

    于是她虚弱打断道:“兄长……你能让我清净着些么……”

    然而清净不了,因为原静也来了。

    原静是郁暖的手帕交,更是她的护犊子知心大姐姐,并且也一心为着郁暖着想,希望她不要贸贸然嫁给周涵,葬送了身为女人一辈子的幸福。

    呃,并且原静与郁成朗之间,还有点隐晦的微妙在里头。

    郁暖这两日卧病在床,这事儿忠国公府可是谁都没透。原静也是……听闻郁成朗归来了,才提着裙角来忠国公府拜访的。

    一进郁暖屋里,便听到有人在苦口婆心地劝郁暖,让她注重身体。

    原静觉得这很应该。

    这人还劝郁暖,让她不要净给爹娘添烦心事儿。

    原静也觉得这应该。

    这人又劝,让郁暖收拾收拾准备嫁人,男人嘛,绝对不要看脸看家世,得看有没有担当有没有气魄有没有本事。

    原静觉得,这不可以。

    于是她竖着眉进去,然而一见郁成朗浓眉挑起,长身玉立在那儿,这姑娘便怔怔忘了该说甚么,只愣愣丢下一句:“还是……叫阿暖自己想清楚罢。”

    郁成朗拧着眉看她,直白问道:“请问姑娘是?”

    原静心中苦笑,面上不显,只是颔首道:“我姓原。”

    郁成朗了然,点头笑道:“是原姑娘。多年前我离开长安之前,还得了你赠的糕点。”

    原静心中略松,露出一个柔和的表情:“是,没想到大公子还记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