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白月光佛系日常 26.第二十六章

时间:2018-06-14作者:雪花肉

    ,精彩小说免费!

    男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沉稳而有力。郁暖的呼吸短促起来, 忍不住握紧了袖中匕首,手心冷汗蔓了上来。

    紫檀木镂雕门吱嘎一声,微微敞开,外面的爆竹声更响亮了。

    男人转身, 手掌轻轻一合,门便紧闭了起来。外头的声音又变得朦胧而不清晰, 只郁暖的一颗心,却不住地在胸腔里发颤。

    她警惕而冷漠地斜眼看他, 侧着精巧秀美的下颌, 苍白的唇瓣紧紧抿着, 不肯说话。

    郁暖觉得, 自己这般动作, 自然瞧着轻蔑十足,高傲至极。

    就是不知道他能体会几成。

    少女的面上已然素白干净, 静静坐在那儿, 像是至纯的雪水,甘冽而冰冷, 而她身上的中衣尚是喜服里头的, 领口是精细的掐金绣纹, 此时坐在喜烛掩映下, 难免衬得脸上多了些晕红, 似是含羞带怯而不自觉的样子。

    他面上淡淡, 只是垂眸, 自顾自斟了一杯清茶,又斟了另一杯,修长的手指握着杯沿,缓缓往前一推。

    咦,这是甚么意思,给她喝?

    郁暖其实,的确有些渴了。

    方才吃了几块点心,由于过度紧张,脑子都在发胀,便有些吃喝不下了。而她上花轿前被南华郡主硬塞了几口糕点,但由于喜服过于厚重,并不好脱,故而她一天都没怎么喝水。

    但这只是一杯水,并不能动摇她分毫。

    她不仅要现在立刻马上喝水,还要给男主碰个软钉子。

    郁暖淡淡唤道:“清泉,我想吃茶了,要上好的火青。”

    ……

    过了一盏茶功夫,无人应是。

    郁暖微微睁大眼,转头看着门口,又出声道:“清泉?”

    周涵看着她,慢慢说道:“为夫在此,夫人何必假他人之手?”

    郁暖冷冷看着他,捏紧了手下被褥,强硬道:“清泉人呢?请你且听清楚,我依旧是忠国公府的大小姐,莫要以为我被迫嫁给你,你便能为所欲为了。”

    周涵寡淡地看着她,正经微笑道:“能娶到夫人这般女子,当牛做马伺候尚来不及,如何敢为所欲为?”

    郁暖噎住:“……你,休要巧言令色!”

    周涵缓缓走近了些,在她跟前站定,垂眸俯视她,慢慢微笑起来:“若非夫人出口说话,为夫是连一盏茶的时辰,都不愿浪费在区区口舌之上……”

    他离得她极近,近到她能闻见他身上的熏香,那是冰寒的雪松味,冷淡而优雅。

    郁暖长到这么大,第一次见人这么面不改色得对着她说这种话,顿时耳根子都控制不住红了起来。

    可是男主在周家,难道不是沉默寡言人设么?

    难道今天假酒吃多了?

    她身量娇小,坐在床边努力绷直了脚尖,即便这般,绣鞋前缀着的南珠,才堪堪点在地上。

    她只皱着一张脸认真瞧他,努力压紧嗓音,强撑着发狠道:“既如此,你便……便打个地铺。莫要叫我说第二趟。”

    她硬生生把最后的“好么”两个字咬下去了,差些便闪了舌头,胸口起起伏伏,却还是忍不住垂下纤长的眼睫。

    面对积威甚重的皇权掌控者,她本能的想征询他的意见。

    她晓得,那是因为自己并不厌恶他,她对书中的所有人都没有丝毫厌恶的情绪,更知晓许多内情,故而极容易产生寻常人该有的情绪,比如恐惧,比如心跳加速(…),显然不比郁大小姐那样厌恶男人庶出的身份,所作出的反应自然了。

    周涵缓缓挑眉,悠然含笑道:“为何?夫人不想与我早生贵子?”

    早生贵子。

    郁暖顿时觉得小腹更疼了。

    小姑娘圆润的眼睛缓缓睁大,纤长的眼睫轻颤着,慢慢生气道:“你……你登徒子!”

    不等他动作,郁暖立即露出一丝冷笑,紧紧握着匕首,一把从袖口抽出,抬手直直抵着他的胸膛,硬声道:“你知我一心向清白……若尔敢再往前一步,休怪我的匕首不长眼!”

    话说的非常有气势,比前些日子长进不少。

    但是……

    她纤白的手在不自觉颤抖,手腕又细又嫩,只匕柄都比她的腕子粗些。况且,这匕首又缀了硕大的鸽血石,她根本提不太动,手臂都在细微颤抖,却仍使着吃奶的劲道,虚张声势。

    现在的小姑娘,当真厉害得很。

    她夫君忍俊不禁,却仍绷着面孔,手上动作看似散漫,却快得她没法回避。

    男人修长的大手一把圈住她的腕子,只觉像是握着一团嫩豆腐,怕是稍稍握紧,便能化开来。男人心下一顿,动作又轻柔稍半。

    他慢慢道:“握匕首的姿势错了。”

    他以不容置疑的力道,把她的手腕转了半个弯,又捏着她圆润的拇指,扣在反面,微笑着注视她的眼睛道:“这么,才对。”

    郁暖简直难以置信。

    她压着唇边,心里微微着急,前头几次崩人设的痛感仍叫她极端恐惧,她是实在不敢想象今儿个再崩会疼成甚个样子了,更何况她还来了月事,小腹现下又开始慢慢抽搐起来。

    她强撑着苍白的脸颊,用力掰着匕首,却发现刀刃纹丝不动躺在他手中。

    而他的掌心已经慢慢淌出暗色的鲜血,顺着修长的指骨流下,一滴一滴,落在地上,在她心头绽开。

    男人却似毫无知觉,面上温柔微笑着注视她,却叫她不寒而栗,雪白柔嫩的脖颈上,都缓缓蔓上粉色。

    郁暖实在有些无措。

    她没伤过人,更加不敢再使劲,只怕用尽了力道,反倒把他的掌骨都划开,那她怕是要提前领盒饭了,还是没有鸡腿的那种。

    想想就有点难过。

    其实她担心的太多了。

    即便她更用力,也难以伤他更多,至多便是添些皮肉伤。反倒是郁暖自己,手腕已然开始发抖,快要脱力了。

    穿着暗红色喜服的高大男人,宽肩窄腰,身量颀长。他眉眼深邃,慢慢握着刀刃单膝跪地,丝毫不顾及流了一手的血,与她静静平视,眸中是散漫温柔的神色。

    男人缓缓通过握着刀刃的力道,引她倾身直面自己,并轻柔放开刀尖,把它对准自己的咽喉。

    锃亮的刀锋闪出细密的寒光,吓得她睫毛都在抖。

    他看着自己新婚的小娇妻,像是只烫了毛的猫咪,却犹自不肯放弃,才轻笑起来:“我许你杀我的机会。你要不要?”

    郁暖急成一团,雪白的额角冷汗直流:“…………”

    她真的快要疯了!

    男主是不是有毒?

    真的,精神病院关不住他。他有病快去治病好不好!好不好?不要再来祸祸她了。

    男人的喉结冒尖,脖颈修长而有力,匕首抵在那儿,叫她丝毫不敢动弹。

    大佬叫她一刀捅死他,她是不捅,还是不捅?还是不捅?

    郁暖的声音忍不住发颤,用尽浑身力道保持清醒,大脑飞速运转,绷着已经吓得软绵绵的声线,努力冷漠道:“你别以为我不敢。装腔作势的人我见多了,你并不是第一个,大约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他笑了笑,问道:“那么,夫人敢不敢呢,嗯?”

    他的语气像是在哄孩子。

    郁暖头一趟被一个男人这般欺负。

    自小到大,她虽不亲近人,却总是被人刻意亲近的对象。可是眼前这个人,却拿着匕首逼她,欺负她,叫她难堪得不成,几乎话都难以说得断断续续,活活像只可怜待宰的兔子。

    他又把匕首往前送,紧紧抵着脖颈,那儿已然划出一道血印,血迹一丝丝流下。郁暖的手控制不住地发抖,使处吃奶的劲道,都难以撼动他单手半分。

    她忍不住放高了声音:“你到底想怎样!”

    郁暖都快被他吓傻了,她没见过这么多的血,更何况流血的人却轻描淡写,好似浑不在乎,倒是她,一颗心都快被绞得软烂。

    他微微一笑,注视着她的眼睛:“杀了我,或是来我怀里。”

    “咣当”一声脆响,贵重奢华的匕首落在地上,散出血红的寒芒。

    她的眼前一下模糊起来,抓着床沿保持清明,却仍懊恼地使不上劲。

    小姑娘的面色苍白得像皑皑冰雪,眸中泪水微凝,眼角被欺负得泛红,却仍旧不肯认输,坐在角落里仰着脖颈,轻声道:“你满意了吗。”

    男人伸手,指节抬起她柔软细巧的下巴,修长的手指在她的面颊上轻柔摩挲着,缓缓使她的脸染上嫣红的血迹,仿佛在一点点,一点点把纯白的东西染成血腥的样子。

    郁暖仰着头,冷冷看着他,几乎快要闭过气去。

    她真的快不行了。

    痛经什么的,再遇上神经病,今天真的是黄道吉日?

    他把自己的娇妻搂在怀里,温热的大手缓缓按摩着她的颈项,又低柔轻哄:“没事了,不要怕,没有人敢伤害你,要乖乖的,嗯?”

    是你在伤害我啊你忘了吗混蛋!

    郁暖快要不成了,强撑着力道推他,只是她实在不够有力,反倒像是在轻抚他坚实的胸膛,惹得男人呼吸沉重起来。

    她似乎像只被驯服的狸奴,团成一小团,软软被他抱在怀里,时不时倔强地拿肉垫踢他两脚撒气。

    却实在,轻柔得不像话,更像是仗着溺爱撒娇。

    他眸色暗沉,在她耳边低沉柔声道:“我们……”

    郁暖紧紧闭上眼睛,只能用最后的法子:“……疼。”

    男人的嗓音优雅低沉:“嗯?”

    郁暖的睫毛轻轻发抖,软着嗓音道:“……我来月事了,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