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白月光佛系日常 17.第十七章

时间:2018-06-14作者:雪花肉

    ,精彩小说免费!

    淡色襦裙的少女,见到郁暖之后,便露出一个微笑,提着裙摆上前向她一礼,非常自来熟地拉起郁暖的手臂,柔柔道:“总算等到郁大小姐啦,方才妹妹正要叫嬷嬷去大门口候着你呢。”

    南华郡主已经先去瞧周家主母了,听闻她今日身子不爽利,故而才叫郁暖先去找同龄人一道说话,她稍后再来寻女儿。

    郁暖孤身一人,罗裙纤素,体态风流,眉目柔弱绝色,像是一汪潋滟羸弱的泉水,被人轻轻一搅,便会支离破碎,涟漪道道。任谁见了她,都不得不感叹,那些为郁大小姐疯狂为她痴迷的谣传,或许也并非是虚言。

    而郁暖只是对少女微笑一下,并不说话。

    少女见她不答,也不过是露出一软和的微笑,又拉着她的手道:“郁大小姐可有见过我表哥?您别看他平日里都不爱说话,但其实待人特别好的,下趟我引你去瞧瞧他罢。”

    她一脸天真,熟稔地柔声细数着自己和三表哥的日常,又带着笑问了郁暖她身边的事体,叽叽喳喳,清脆悦耳,又仿佛与她特别亲近。

    郁暖回答的皆很简略,垂眸却又听少女笑着道:“你不晓得,我三表哥夜里困不着,总去池边喂鱼呢,他一向都有这般习惯的……”

    习不习惯的郁暖不知道,她只知道,眼前这位小表妹,由于小时候被男主救过,这些年来一直跟在男主身后,维护他并单方面(...)陪伴温暖他。即便周涵面上不显,她也对他充满仰慕。

    郁暖轻轻点头,走到拐角处顿了顿,才淡声问道:“嗯,不知姑娘姓甚名谁?”

    少女愣了愣,顿住,仿佛没有感受到尴尬的气氛般,自然而然亲密道:“叫我楚楚便好了!抱歉之前忘了告诉郁大小姐了,我以为你知道的。”说着又吐舌,模样天真娇憨。

    郁暖嗯一声,道:“我问的是全名,抱歉,因为我并不知道你是谁呢。”她的语气很随意,一副置身事外毫不在意的冷淡样子。

    少女柔软有致的身子轻轻一颤,她看着郁暖勉强微笑着,弱声道:“我名叫徐楚楚……先头或许楚楚有些冒犯了,只是太想着与您亲近了,以为郁大小姐要嫁进来,应当很是晓得我是谁的......我真不是故意的。”说着又有些局促地低头,看上去像只可怜的小兔子。

    郁暖嗯一声,视线在徐楚楚身上略过,面色有些冷淡,把手从她的臂弯里抽出来,眉目微凉道:“抱歉,我不习惯这般。”

    徐楚楚立马细弱道:“好,往后,楚楚再也不会了。”说着又有些委屈地低头。

    郁暖没有搭理她,只是看了她一眼,淡淡道:“引我去宴会的地儿罢,还是不要迟来的好。”她纤细雪白的脖颈笔直优雅,像一只脆弱高贵的天鹅。

    像郁大小姐这样眼高于顶的贵女,自然不会把徐楚楚一个寄人篱下的小表妹看的多重,于是指使人的语调,便像是在使唤一个最普通的婢女,非常漠视且不友好。

    徐楚楚忍气吞声惯了,眼里含着一包泪,但只是吸吸鼻子,颤着声音道:“我来给大小姐引路,前头回廊有台阶……郁大小姐小心。”

    郁暖看了徐楚楚一眼,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但甚至也懒得关心她到底在想些什么。不管小表妹是不是和原书第三人称视角描写的那样纯白无辜,她都管不着。

    到了开宴的花厅,郁暖不出所料地见到了秦婉卿。觑她正身着一身水红掐金襦裙,挽着精致的蜀绣半臂,挂着精致慵懒的笑容,与周家几个姑娘,还有几个年轻的媳妇说着话,时不时发出轻笑声来。

    郁暖没来由觉得有点心累,所以只是挑了稍远的一块儿地,慢慢坐下了,扬起细巧的下颌道:“徐姑娘自去忙罢。”

    徐楚楚挨着她坐下,不太敢往对面瞧,有些细弱道:“这怎么成的?郁大小姐是我未来的表嫂,三表哥待楚楚很好的,楚楚自然要同您一道的。”

    郁暖嗯一声,却不曾阻止。

    她看徐楚楚瞧秦婉卿的那个样子,作为老对头,她这心中也便有所猜测了。肯定是秦婉卿没给徐楚楚好脸色看,甚至给她难堪,并刁难过她了,这徐小表妹才怕成这幅样子。

    说的就好像郁大小姐就会多喜欢她一样,天真。

    呃,郁暖莫名有种,男主后宫起火的错觉,一个两个三个都处不好,也是非常尴尬了,那以后有小四小五小六小十八该怎么妻妾和睦相处?

    噫,可怕。

    郁暖脑子里头不着调,脸上娇弱苍白,坐在那儿便像是一朵盛世雪莲,于是很快便有人坐在她周围,小心翼翼与她讲话。郁暖这优雅而得体的谈吐,受到了周家许多姑娘的好感。

    比对秦婉卿的观感好多了。

    一样是姑娘家,大家谁都不可能彻底服谁的,秦婉卿这么张扬火辣,不给面子又心机,长得还艳丽多姿,肆意嚣张得很,是个女的都不会特别喜欢。

    郁暖就不一样,她美丽羸弱,出生高贵又比较和气,虽然不是人人都有幸和她友道,但她从来不会去得罪人。故而综合看下来,很明显郁暖比较受欢迎。

    而郁大小姐待人,向来用远交近攻之策。

    观感一般,或者喜欢的人,态度就特别好,又是柔软又是知性淡然,而对待讨厌的人,只要有机会便不遗余力伸出恶毒的獠牙,把她毒得面色青紫,然后自己还一脸无辜柔弱地全身而退。

    然而,路人和她喜欢的那些人,却没人会相信个别人士的风言风语,仍旧信她爱她敬她。

    所以,徐楚楚姑娘,看到郁暖一脸和善地与人交谈,面上的笑容温柔苍白,差点儿没惊掉下巴。

    明明郁大小姐之前的态度,还像是拿她当洗脚婢一般,高傲冷淡得很,可一转脸,态度换得自然又轻快。

    于是徐楚楚便红着眼圈,给郁暖递了一杯茶,又恭敬低头怯生生道:“大小姐莫要烫着了。”

    郁暖伸手接下,手指仿佛被烫得一颤,却还是轻轻道:“谢谢楚楚了,我正巧,是有些口渴了呢。”她说着抿了一口,才把茶杯放下。

    此时明眼人都看见,她的指腹已经发红了,似是被烫的,但只是蜷缩起手指,面上仍旧含着淡淡得体的笑意,声线柔和地接着话。

    于是周家一个与郁暖和原静交好的二姑娘,便皱着眉让人拿冰水来,又同徐楚楚冷淡道:“这么烫的水,你也看好了再给暖妹妹啊,怎生这点规矩也不懂了。”说着便转头给郁暖捂手,不再搭理徐楚楚。

    徐楚楚有些无辜地瞧着她们,又仓皇应是,含着泪花自责。

    郁暖露出一个苍白的微笑,柔柔拉着二姑娘的袖口道:“周二姐姐,你不要怪罪楚楚啦,我一点事儿都没有的。”

    她当然没有事,皮肤发红只是因为本身皮肉太娇嫩罢了,其实并没有被烫到呀。

    二姑娘也叹气,斜了徐楚楚一眼,不再说话。她其实和郁暖这朵高岭之花私交甚少,但却和原静关系很好。郁暖是原静的心肝小妹妹,在她这里也是一样的。

    徐楚楚只好默默坐在一旁不说话了,像是委屈得不成了,可怜又无助。

    郁暖没有分给她多余的表情,像是无视了她一样,又含着一丝妥帖的微笑,与旁人轻轻谈着琴棋书画,又聊起花样子和些家务事,纤长的睫毛微微垂落,既无辜又优雅,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她知道的很多,无论是高雅的东西,还是姑娘们更喜欢的胭脂水粉零食罗裙,只要她愿意,总能轻松与人聊到一块儿去,并得到旁人真心的喜爱。虽然郁大小姐会永远保持不食烟火的形象,却不代表她要放弃这一类的朋友,毕竟谁的内心又不是个俗人呢?

    过了一会儿,正式开宴了,南华郡主还没回来,估计是还没和周家主母聊完,于是郁暖便也没有在意。

    她只需要负责,拼命喝酒,争取把自己灌得人事不省,喝断片,再做一朵最清纯无辜的白莲,那遇到男主的时候,起码就不用硬着头皮扑进他怀里撒娇卖痴了。嗯,她真是特别聪明呢。

    众人便见郁大小姐神色淡淡,眉宇间夹杂着丝丝愁绪,白皙纤细的手握着酒樽,缓慢的,却一直不断地吃着酒,全程垂眸,一言不发。

    一旁的秦婉卿微微冷笑起来。郁暖这人是生在福中不知福,摆这幅怨妇样子给谁看?直接就输了一半儿了,蠢妇。

    郁暖已经把自己吃得有点迷糊了,正准备起身,有个端菜的丫鬟,却一不小心,迎面把一小碗汤水洒在她的衣襟上,落下大片温热的污渍。

    郁暖一下便清醒了,却见那个丫鬟小心翼翼又急切道:“奴婢给您擦擦……”

    周二姑娘正要责怪,郁暖却带着醉意淡然道:“不过是不当心,不要怪她。”

    于是,郁暖便被顺其自然地带下去换衣裳了。

    郁暖被搀扶着,略有些跌跌撞撞的,身上馨香软和,没骨头似的贴在婢子身侧,满眼懵懂茫然。

    她不经醉醺醺地迷糊想着,难道原著里郁大小姐也被泼了汤水么?但仿佛,她只是吃醉了酒,出去散风的时候遇上的男主罢?

    她皱了眉,始终觉得,仿佛有什么不太对的地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