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白月光佛系日常 12.第十二章

时间:2018-06-14作者:雪花肉

    ,精彩小说免费!

    每隔三日,郁暖便会被缃平长公主的马车接走,去瑞安庄深处的简雅小屋里头抄写佛经。

    其实般若波罗蜜经只有一卷,而所属的大品般若经却有整整六百余卷,缃平长公主没提起,但送给她抄写的却的确有那么多。

    郁暖有些想叹气,六百多卷要抄到猴年马月呢?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这件小屋里头的熏香味很特别。

    那味道像是浅淡的柑橘味,但却不尽然,又带着沉雅的药香味,隐隐让她心神安宁,胸中的郁气和沉缓,也仿佛消散无踪。

    不过她并没有过度在意,这只是熏香而已。

    郁暖悬起手腕,点下最后一捺,便缓缓舒气。时间不早了,她也该离开了。

    今日她还要和原静一道去淞阳楼赴宴。这趟开宴的人是秦恪之的堂妹秦婉宁,今日乃是她的生辰。虽然这姑娘在长安城里算不得多有名气,家中虽和崇北侯府沾边,但也在两代前便分了家,但以郁大小姐的性子,与秦恪之沾边的人她都得好生招呼着,没准甚么时候便用得上了。

    毕竟郁大小姐是如何也不想嫁给男主的,她的不甘心,郁暖多多少少都能体会到一些。但这不关她的事,她只需要负责好生照着人设走便成了,那种锥心刺骨的感觉,她实在不愿意再遭受一趟了。

    淞阳楼是全长安最负盛名的酒楼,每日都会有不少达官贵人和富商来吃宴谈事。这里赚的是中高层勋贵的银钱,也不曾有什么限制的地方,只要有银子便成。虽然价格也高,但和瑞安庄这种黑心皇庄毕竟不一样。

    当然,没人敢嫌弃瑞安庄黑心,郁暖也不过是心里吐槽一下。

    秦婉宁是个长得清秀偏上的姑娘,说话做事皆十分温和恰当,和她的堂姐秦婉卿就是两个极端,故而今日她的生辰宴,赏脸的姑娘也不少。

    不过秦婉卿倒是没来。

    秦婉卿这种性格,天生便喜欢旁人簇拥着她,和郁大小姐的心态如出一辙,而秦婉宁虽然普通温和,但和这个表姐从来不对盘,秦婉卿强按她头,逼她屈服当狗腿子,秦婉宁是怎样也不愿意,故而这对堂姐妹关系便有点怪怪的。

    秦婉卿讨厌的人,那必须是郁大小姐喜欢的人,这点毋庸置疑嘛。所以说,即便秦婉宁和她没有半块银子的关系,郁暖还是会很捧场的。

    自然,捧场是额外的,重点是她要去见秦恪之。

    这件事在书中也有捎带提过,郁大小姐和秦恪之一道筹谋,让她想法子把男主单独引出来,说理不成的话,再由秦恪之再派人威胁男主,甚至用法子,让他再也娶不了郁大小姐。

    不过,原著里男主并不曾应约。

    不是郁大小姐猜测的怕了或是自卑忐忑,男主就是单纯觉得浪费时间而已,尴尬。

    所以郁暖就是来走个过场的。

    原静也有好些日子不曾同她一道了,上趟崇北侯府宴会,由于将军夫人偶感风寒,原静便留在家中侍疾,不曾同她一道去。听闻郁暖还受了些排挤,此时更是有些气愤。

    她捏着手掌怒道:“秦婉卿也忒过了些,不过便是仗着你生性善良,好说话罢了!你等着,下趟将军府开宴,我定叫她下不来台,她真真不是一般的缺德!”

    郁暖柔和拉着她的手,轻声道:“后头也有姐妹们护着我的,我没事,倒是你,莫要去招惹她了,咱们好端端的,何须在乎她是如何?”

    原静正要说话,那头秦恪之便进来了。

    秦世子还是一样的玉树临风,俊逸风流模样,虽然面上多了两块不曾消下的淤青,有些惹眼,不过他也不太在意,只是稳稳落座。

    秦恪之应当是听到了她与原静的话,于是道:“郁大小姐,之前我妹妹的事体,我还不曾与你道歉。她自小被娇纵着,多有蠢钝之处,我也教训过她了。”

    他觑着郁暖的面色,顿了顿道:“还有便是,她那天说的话,全是胡诌的,大夫不过说你郁结于胸罢了,她却误以为你是心疾,实在不该当。”

    原静的面色便有些不好看,有些冷冷道:“这是能乱说的话么?秦姑娘也实在忒……”

    她一直都知道,郁暖有心疾,但是她娘亲很早就同她说过,郁大小姐的病万万不能告诉她,她须体谅她,并且恰当地照顾她才是。母亲和南华郡主是手帕交,她和郁暖亦是闺中好友,一向都是拿她当亲妹妹来瞧的,如何能忍受这种事情?

    郁暖却淡淡微笑道:“不碍事,我娘总说我体虚,慢慢调养便好了,我自知身子弱,又如何会因为一点风言风语便受不住?”

    秦恪之深深看了她一眼,默默点头道:“是,恪之只盼着郁大小姐,能好好的,别无所求。”

    他这话说的略有些露骨,郁暖于是和原静对视一眼,有些不自在起来,还是声线清冷道:“世子万万莫要这般,郁暖如何当得起这般说辞?”

    果然,秦恪之握拳道:“我知郁大小姐是因为那个庶子,故而才不愿意正视恪之。然恪之若连大小姐都无法保护,又谈何建功立业?恪之求你一件事,请你把周涵约出来,让我当面与他说项!不论多少利益,许他便是,只求莫要耽误大小姐一生!”

    郁暖顿了顿,才慢慢垂眸,用很低的声音道:“……好,但是请世子,莫要对旁人说。我虽已然是这样,但却还是要脸的。”她说着眸光盈盈,柔弱而带着希冀,仿佛秦恪之终于成了她的曙光。

    秦恪之像是打了鸡血,立马道:“那是自然!郁大小姐不用怕,谁说都不认的。”

    原静有些担忧,拉着郁暖的手道:“阿暖,我真怕你真的嫁给那个庶子了。他虽配不上你,但你也不要总是自责,无论怎样,好好过日子才是正经……你不要……”

    郁暖点了点头,垂眸,淡声道:“只这次了,我……总是不甘的,若是不成,我便嫁给他,再不挣扎了。”才怪。

    不过,秦恪之或许以为,郁大小姐这般名动长安,清纯绝色,倾慕者众,周涵自然以能娶到神女为荣,不会爽约。

    但以男主这漠视程度来看,或许郁大小姐在他眼里连花瓶都不如了吧?

    当然,这个不关郁暖的事,她又不是原本的郁大小姐。

    她只需要负责挖坑作死就行了,比如约人吧,这也是需要技巧的。

    怎么做到既约了男主,又恶心他一下,就非常需要考量了。

    郁大小姐这么矜持的人,是如何也做不出暗中传信这样的事体的,更何况还是面对她极为不喜,甚至厌恶的男人了。

    所以,她想了想,就叫人去长安城里的刁记铺子里,买了些点心。

    大约是表达谢谢你送过我吃的,但我自认与你毫无干系,这些吃的原封不动还给你,我们两不相欠了的意思。

    想必男主这么睿智,定然能一下就感受到她扑面而来的嫌弃。

    然后她又简略书写了约见的地点和时间,并附在食盒里头。

    时间没有约在最近两日,因为郁暖到底是未嫁的闺女,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贸然跑出去与未婚夫相会,即便知晓男主不回来,人设也不能崩的嘛。

    于是她便选在了半月后的踏青宴上,趁着人多暗戳戳做坏事坑人什么的,确实是郁大小姐会做的事了。

    隔天,她正乘马车进瑞安庄准备抄经。

    然而,如今正值夏日,长安的雨时常下得仓促,前一瞬还是晴空万里,接着便能转阴,瓢泼大雨倾盆而下。见此状况,郁暖也略有些无语。

    她抄写的小屋在湖泊对岸,马车却不是停在那里,如此却不知该如何是好了。到底这庄子不是她的地盘,只好小心翼翼坐在车中,等待雨停。

    忽然,有一个白面无须的人撑着油纸伞快步从雨幕中走来,敲了敲车帘旁的铃铛。

    只见一双纤巧秀美的手撩开帘子,露出女子半张绰约苍白的容颜,那人便恭敬道:“姑娘,我家主子方才从小楼上瞧,见你被困在雨幕里,便邀您进楼躲雨。”

    郁暖凝神看他,这人袖口绣着繁复的云纹,想必也并非是寻常侍候的小厮了。

    她暗自揣测,面上却还是顺其自然,淡淡点头,浅笑道:“那便谢过你家主子了,不知……你家主子是?”

    那人恭敬道:“我家主子是瑞安庄的主人,的母亲。”

    郁暖忽然苍白的脸又回暖了,松口气,不经放开了早已汗湿的手心,带着惊讶又荣幸的微笑道:“好,请稍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