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回夙 第三十二章

时间:2018-06-14作者:Redlip

    ,精彩小说免费!

    傅烟沉朝那托盘里看过去,便见里面放置了一身白色的纱裙。样式非常简单,只是将长裙抖落开来,就能看见裙摆处有些暗纹,是用了银白色的绣线细细绣上去的昙花,这衣裳料子极好,触感极为柔软。单看上去除了尽显清冷外也显示了叶家的富贵底蕴。

    托盘内还有一套首饰,几只银制的簪子和一只步摇,以及一对珥还有一条项链。值得一提的是这每一件首饰都以昙花为形,与那衣裙倒是一体。

    薛宝怡倒真是费了些心思,见她这几日都着白衣便也令下人备了白纱裙,真真是合了她的胃口。也知她不愿麻烦,却也未曾送那些复杂繁重的头饰来,倒像是上赶着来讨好她一般。

    想必明日这宴会对她来说倒是极为重要。

    “小姐,这衣裳还是替您收起来?”卿风抬头询问道。

    傅烟尘点点头:“先收着吧,可别辜负了大夫人的一片‘苦心’。”

    “哼,她能有什么好心,我看呐,说不定那明君让就是来娶她女儿的,她担心被魔教所累,这就想起小姐你来,央求着那叶铧让你回来顶替她女儿成婚的。”卿音在一旁哼哼道。

    “以前未曾发觉,你倒是有些头脑”,傅烟尘莞尔:“这样看来若你生为女子定也能在大家族的后院中占得一席之地啊~~”

    “哼哼,那是,小爷我怎么说也是...等一下,小姐你是在嘲讽我吗?”

    见傅烟尘与卿风相视大笑,卿音却是恼了,狠狠瞪了两眼,便自行离开了。

    只是在他走开后,屋内的气氛却是沉重了起来。

    “小姐,薛宝怡这招走的太明显了,连卿音都察觉出来了。”

    傅烟尘叹气:“是啊,没想到卿音这小子直觉这么强。”

    卿风眉头紧蹙,却是有些犹豫:“如此明显的招数,倒是让人有些在意了。”

    “我明白你的意思,是担心他们私下里有些咋们察觉不出的交易吧?”

    卿风点点头:“小姐,这几日咋们还是小心些,虽说这局已定,但那明君让却不是个好对付的人,能避开还是不要交上手了。”

    卿风年龄虽小,但历经俗世险恶,思考事情不由得有些阴暗,说出口的话也很是成熟。倒很是容易让人信服。

    因着卿风身份特殊,早在决定领她回来前傅烟尘便命人去查了她的身世,但也仅是能查出这近几年的行踪,再往前便丝毫没有线索了。毕竟她身为孤儿没有身份,又不断逃命,往往一个地方也待不了几天。又因为每次都是逃命,必定是逃得远远地才肯暂留下来。

    但是傅烟尘却愿意相信她。

    若不是亲身经历过这么多事,又有哪个同龄的小童能有她这样的神态与见解。

    思及此,又不由得有些心疼起来,若她真是那个家族的人,必不会受这颠簸流离之苦,也不会受那口舌谩骂之辱。像是卿音,便是被从小宠到大的。

    傅烟尘倒很是佩服她,想来若是换了自己,却不一定能坚持这么些年,苟延残喘的活下来。

    这样的人,对自己够狠,将来的成就必不会低,而她所需要,不过是一个机遇罢了。

    一个让她锤炼自己,得到力量的机会。

    她倒是很愿意给她这个机会,她这个年龄习武虽说有些迟了,但好在断虹崖内秘籍众多,强者也不少,总能让她有所成就。

    不过这成就是高是低还得看她自己了。

    傅烟尘见卿风望向她的眼神暗含忧虑,浅笑道:“不用担心,虽说魔教在江湖中的口碑不太好,却做不来这强娶之事,我看那明君让怕是想要叶家什么东西才故意来这一遭,不会没事来找我们的麻烦。”

    卿风恍然大悟:“我这番推论下来正觉着有些不对劲,想来魔教怎么会与叶家有所牵连,还是姻亲这等大事,小姐这样一说,却是说得通,只是不知道叶家有何物,竟能令明君让这等人物不惜以结亲为由也要拿到手。”

    说到这里傅烟尘却是有了些兴趣:“叶家传世这么多年,收藏的宝物怕是多不胜数,只是江湖中传言多是金银财宝一类,想来魔教却也不差这些东西。这明君让要的究竟是什么呢...”

    见傅烟尘陷入思索,卿风提起桌上的水壶,顺势替她添了一杯茶水,正动作中,傅烟尘声音传来:“不对,卿风,我们仅仅在想明君让为何而来,却未曾想过叶家为何会答应这场交易。”

    见卿风倒水的姿势微不可闻的停顿了一下,傅烟尘接着说道:“我们未曾想过在这场交易中叶家能得到什么好处,是基于魔教在江湖中的地位。若是任何一户人家,莫说是商户,即便是一些地方上的官吏之家,遇到魔教想要的东西,却也绝不敢谈什么交易的。”

    “不错,只怕为保全家姓名,恨不得将东西双手奉上。”

    “而叶家,如此害怕与断虹崖产生牵连的叶家,居然会同魔教交易。还是姻亲交易,卿风,你知道这说明什么吗?”

    卿风却是有些不解了:“说明叶家有不得不与魔教合作的理由?叶家有什么把柄被明君让抓在手里?”

    傅烟尘摇摇头:“若明君让仅仅是握住了叶家什么把柄,那他大可直接交易那样物品,那么便不会有眼下这桩婚事。”

    “那小姐的意思是?”

    “我怀疑叶铧也想要明君让手中的一件物品,而这两件用来交易的物品应是见不得光的东西,并且谁也不知道这东西在他们手中,而叶家那件物品,想来是世代流传,交给后人的。”

    见卿风若有所思,傅烟尘咽了一口茶水,又道:“也就是说,这件物品应是叶家的传家宝一类的东西,碍于祖制,只能传给叶家子孙,再带出叶家。”

    “因此才会有这场姻亲交易。”

    卿风眨了眨眼:“可是如此大张旗鼓不会太麻烦了吗?祖制是死的,直接将东西私下里交易了不行吗?还有一点,叶家传家宝,想来是极其珍贵的东西,叶铧居然就这样交易出去了?”

    “叶家是商贾世家,外人知道的不过直系的几人,只是叶家底下却有不少子弟,若人人都不守族规祖训,不都乱了套吗?这些年我时刻关注叶家,却知道他们背后还有一个专门管理族规的机构,里面不过寥寥数人,都是些上辈的老者,对犯族规者惩罚甚严,虽无法管制家主,却少不得让他吃些苦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