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回夙 第二十六章

时间:2018-06-14作者:Redlip

    ,精彩小说免费!

    卿风这一番话说完,薛宝怡身旁的叶欣倒是多看了她两眼。

    本以为这从魔教江湖地出来的都是些不懂规矩说话粗俗的乡野之士,却不曾想这卿风却颇有些伶牙俐齿,倒是说得一番场面话。明面上是恭维她母亲,实则却是在为自己小姐打抱不平。

    倒是个有趣的丫头。

    却不像是乡野里的无知下人。

    只怕这傅烟沉不简单,以她的想法,这傅烟沉在断虹崖的地位还值得推敲推敲。

    薛宝怡此时盛怒,却想不到叶欣这么多,只急急叫了下人去催着大夫。自己转身到屋内的小桌旁坐了下来,想着事已至此,却也只能找来大夫查看一番,看傅烟沉有无大碍了。

    虽说以她江湖女子的经历,见过的毒也上百种了,但毒发后的人症状都差不多,适才她粗粗看去,也无法分辨出她所中之毒是哪一种。

    这厢薛宝怡还皱着眉头沉思,那一头的小丫鬟已经领着刘大夫疾步跑来。

    这刘大夫可是大有来头,是上代叶氏家主特意从宫中讨来的御医。这御医年纪轻轻时便大有作为,据说十八年前五皇子在参加圣上的寿宴时被前贵妃下毒,当时五皇子所中之毒诡秘莫测,毒性之强,普一发作便让年幼的五皇子晕厥过去,一群御医俱都束手难测,情况危急之时便是他冒死施救,才让年幼的五皇子保住性命。

    这件事情过去后,刘御医一时间成了宫中炙手可热的人物,却不知这叶家前家主是如何将他从宫中讨来的。

    虽说这刘大夫资历也有许多年了,也不过将将到不惑之年,比上叶铧还要小上几岁,只是他爱留着一把山羊胡子,却将人生生的衬得老了几岁。府里众人都对他颇为尊敬,只薛宝怡母女,却不大给他好脸色看,但他也不太在意。

    刘大夫平日里就是个温吞性子,现下本小丫鬟拉着走得急了些,就有些吃力了,只是他到底有些大夫的仁慈,见屋内气氛紧张,也没有多说什么,急忙去到床边替傅烟沉把起脉来。

    薛宝怡见大夫到了,挥手让丫鬟们退了出去,除了卿音和卿风便只余了她母女二人及绿意。此时卿音卿风两人还是维持着之前的站姿,未曾动身,薛宝怡领着叶欣二人站在大夫身后,想看看傅烟沉中的究竟是什么毒。

    却见那刘大夫从怀中摸出一块丝帕,随手搭在傅烟沉垂在床边的手腕上,一手附上,初时他还怡然自得的用空余的手**着自己的小山羊胡,渐渐地却见他手慢了下来,眉头开始皱起。直到他的手终于从胡须上拿下来的时候,另一手也停止了把脉。

    他忽然站起,垂首锁眉,在屋内疾步走动,初时就像一只无头苍蝇似的,毫无章法的乱动,慢慢便能看出他在绕着一个圈来回踱步。

    薛宝怡见他这幅动作,心下已经明了,刘大夫只有在遇到难题时才会做出这幅模样,怕是这傅烟沉中的并不是什么普通的毒。她又回神细看傅烟沉的脸色,不过以她的角度,也仅仅能看出她面无血色,甚至有些发青,多的便再也看不出来了。

    一旁的刘大夫还在来回踱步,屋内很是安静,他来来回回走动的脚步声也很是明显。落在人心里平添了许多烦躁。

    叶欣却再也忍不住了,上前挡在刘大夫面前,打断他的思考,见刘大夫抬首看她,她急问道:“刘大夫,现今大姐姐已经这个样子了,到底是中了什么毒,你便挑明了告诉我们,你这样走来走去的,让我们这等着的人都好生着急。”

    刘大夫总算是镇静下来,神色颇复杂的看了眼薛宝怡,道:“这大小姐所中之毒有些麻烦,所用药材也有些繁多,其中一两样还需夫人想想办法,便请夫人借一步说话。”

    刘大夫这话一出,薛宝怡就有些奇怪了,看着他那奇怪的神色,她心知这刘大夫想与她单独说话绝计不是因为药材,那便是因了这毒了,只是傅烟沉这毒绝不是她所下,因此她心下一咯噔,觉得莫不是这毒无解了。

    薛宝怡便让叶欣和绿意止步,自己率先走出了房门,刘大夫便随后走了出来。卧房的隔壁便是一间空着的房间,薛宝怡领着他便走了进去。那刘大夫随后进屋,还四下望了望,见周围无人,便将房门带上了。

    薛宝怡将他一番动作看在眼底,愈发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也不让他行礼,开口道:“你如此要求本夫人与你单独面谈,又这样小心翼翼,有什么事儿就赶紧说吧,是不是檀儿的毒没法解了?”

    刘大夫看了看薛宝怡,垂眉道:“夫人多虑了,大小姐的毒即便是我不能解,夫人也是能解的。”

    又见薛宝怡面露疑色,刘大夫接着道:“夫人,大小姐所中之毒乃夕露啊!”

    薛宝怡本是疑惑的神色,在听到刘大夫的这句话后变得极度震惊,须臾,她微眯双眼,语带严肃的问了刘大夫:“你确定是夕露?”

    便见刘大夫一脸凝重的点了点头:“确是夕露没错,只是这夕露中还加了一味田林草,变了些药性,才时毒发时的症状有所改变。”

    薛宝怡一时有些疲惫,对刘大夫挥了挥手道:“你先过去把檀儿的毒解了吧。”

    刘大夫便弯下身子做了个礼,转身走出房间。

    待他将要打开房门之时,薛宝怡的声音传过来:“今日的事不要跟任何人说起,若有人问起檀儿的情况,你知道该怎么说的。”

    刘大夫没有回身,只对着房门回道:“我明白的,夫人请放心”,随即便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房门一下子被打开,门外的阳光照射过来,显得薛宝怡本就铁青的脸色愈发难看起来。

    她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傅烟沉所中之毒竟是夕露,更让她想不到的是,这一剂夕露里面竟被人加了田林草。

    江湖之人都知道,夕露这个毒是飞鹰堡的内门毒药,是绝不可能流传到外面去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