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回夙 第二十五章

时间:2018-06-14作者:Redlip

    ,精彩小说免费!

    这叶府的丫鬟下人们没有哪个是不会审时度势的,府里各个下人的调度她们比主子们都要清楚。昨日大小姐回府时大夫人将绿意送过来,虽然她们也有猜测说是为了看管大小姐,但更多的说法是她被大夫人遗弃了。

    大夫人手下这么多人,只用看管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是用不着身边的大丫鬟绿意的,况且她们私下里偷偷流传着绿意其实会武的说法,将这样一个得力手下派来个偏僻的院子,守着一个给不了自己威胁的女儿,实在不像是大夫人的做法。

    所以她们都以为绿意是在大夫人那里犯了事儿,被罚过来的。

    可今日大夫人这一手,摆明了是在给绿意立威。表面上说是她没照顾好大小姐被罚,但就一个月的月例,实在是太少了,在叶家根本就不算惩罚。她做这一步无非是要让她们这些下人明白绿意还是她的人,另一面,也说明了她对大小姐的重视程度。

    将身边得力的人派过来,不管是真的照顾还是想要对付她,都只说明了一件事,这个大小姐不简单。

    这些下人都是人精,脑袋一转自然就明白了眼下的局势,对着绿意就显得恭敬了起来。

    薛宝怡见她们还算是聪明,满意的点了点头,抬脚向傅烟沉屋里走去,一边问道:“檀儿怎么样了,你们叫的大夫还没到吗?”

    贾嬷嬷见状示意绿意上前扶着薛宝怡的手,自己顺势脱手留在外院给丫鬟下人们训话了。她明白薛宝怡心中对她有芥蒂,也尽量不往她面前凑。

    绿意托着薛宝怡的手,一边走一边答话:“回夫人,大小姐从发病起过了一刻钟时辰了,现今大夫还未到,您适才看到了,这院子里下人们都不大听奴婢吩咐,奴婢只好让春樱去叫大夫,只是那婢子步子小,怕是要多费些时辰。”

    薛宝怡闻言看了眼手边的绿意,言辞狠厉道:“你这是在怪罪我?绿意,你可得想明白自己的身份,我将你送来这小院可不是让你享福来的,这几个下人都收不住,我要你有何用!”

    绿意见薛宝怡神情有变,心下一惊,忙回到:“夫人息怒,奴婢绝不敢怪罪夫人,奴婢知道自己的身份,请夫人放心,奴婢一定会做到夫人吩咐的事。”

    薛宝怡神情缓和下来:“你是我从小培养长大的,该做什么事,要怎么做事想必你心里清楚,我也就不再提点你了。”

    “奴婢明白,夫人。”绿意心下一片苦涩,府里人大都不知道,她是被夫人从小养大的,从她记事起就在望江阁生活,夫人教她识字,教她武功,让下人服侍她,什么事都满足她,只有一点,就是不许她出望江阁。渐渐地她就有种错觉,好像自己真的就是夫人的女儿,真的就是叶府的小姐。

    叶欣见绿意神情恍惚,对薛宝怡道:“娘,您看绿意妹妹脸色这样难看,莫不是心里不快吧?”

    绿意闻言心下一禀,抬头果不其然看到薛宝怡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忙道:“小姐莫怪,实在是奴婢方才招呼院子里的婢子们使了些力气,现下有些乏力罢了。”

    叶欣点点头,笑道:“那绿意妹妹可要好生照顾着身体,别让娘担心了。”

    薛宝怡见叶欣此举,内心里颇有些开心,道:“欣儿莫不是吃醋了,娘最心疼的可就是你了。好了咋们走快些去看你大姐姐,也不知她现下怎样了。”

    叶欣也有些着急傅烟沉的情况,见薛宝怡提到,便点点头加快了速度。

    绿意见她们不再拿她说事儿,稍稍松了口气,她知道叶欣一向看不起她,总要和她作对,她也只有自己受着。毕竟她们的身份差的太多了。

    眼见着傅烟沉的房间就到了,薛宝怡拂开绿意托着她的手,快步上前,身后众人也随她急走了几步,将将到门口时,她又瞬时放缓了下来,抚了抚宽袖,又抬手整了发髻,示意身边的绿意推开房门,雍容自得的走了进去。

    叶欣在薛宝怡身旁,眼看着她这一套动作下来,心里不由得有些诧异,倒是琢磨出薛宝怡对这傅烟沉有些自己都不曾发觉的重视。

    她心下有些疑惑,却也不曾表露出来,还是微微顿了顿,做了一个焦急的表情随着薛宝怡进了屋。

    此时傅烟沉的卧房只有卿音和卿风,屋内门窗紧闭,空气中有股浓浓的血腥味,让刚刚进屋的一群人都稍有变脸,卿风在床边看护着傅烟沉,卿音在一旁端着个水盆,绿意上前一看,见盆内都是血水,又退回薛宝怡身边耳语几句。

    卿音稍抬眼角,用余光注视着薛宝怡,本以为她听到傅烟沉生死不明会有一丝开心,不曾想她听着绿意的回话脸色越来越差,还未听完就伸手拂开她,疾步上前来到床边,见傅烟沉躺在床上脸色苍白昏迷不醒的模样,突的大发雷霆。

    “檀儿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久了情况还没有好转?你们这些废物!都是怎么照顾大小姐的!大小姐今日若有什么意外,我要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屋内随着薛宝怡前来的下人们俱都一惊,附身跪下,细看去有胆小些的奴婢撑在地上的双手不停的抖动着,显然是害怕极了。

    卿音同卿风冷眼看着,却也未有下跪,只一边一人守在床前。薛宝怡抬眉看了他们一眼,倒是有些诧异,却不说些甚么,只当他们是崖里出来的,不懂大家族里的规矩。

    一旁的叶欣见薛宝怡如此着急,探头向前看去,便见傅烟沉气若游丝地躺在床上,不由一愣,随即神情慌张了一下,她抬头看了看薛宝怡,正巧她也在看她,两人一对视,俱都发觉了对方的慌乱。

    薛宝怡到底是经历丰富些,立马示意叶欣镇定下来。转身同卿风说道:“你是檀儿的贴身侍女,今日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等会儿可得给我说清楚了!”

    她们俩人眉眼互动不过几瞬时间,跪在地上的一群下人自然是看不见的,只是一直暗中注视着她们的卿音卿风两人却是看得清楚。两人虽一时有些搞不明白薛宝怡的态度,却也不便多想了。

    卿风垂首道:“奴婢明白,只是我家小姐现在生死未卜,就是不知道府上的大夫什么时候能到?还望夫人催催,奴婢同小姐刚刚回府,不似夫人在府中德高望重,如今说的话怕是少有人听。还望夫人多帮忙敲打敲打,小姐与园里的下人们自是不胜感激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