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回夙 第二十章

时间:2018-06-14作者:Redlip

    ,精彩小说免费!

    傅烟沉趁卿音拿帕子时仔细打量了那个木匣子。上边刻的是许许多多的人像,但那些人像却不似普通人,有一个脖子很长的,脑袋都垂到了胸前,可怖的是那个人的头在他的胸前抬起头来,扬起了一个大大的笑脸,那个笑脸很是诡异,嘴角竟然延伸到了耳朵处,咧开了嘴,里面露出的不是人的牙齿,而是像一种凶猛怪兽的牙齿似的,稀疏尖利。

    还有很多个怪异的人像,但无一例外的,他们都和那个有长脖子的人像一样咧着嘴笑,在这阳光充足的时节,无端端让人感到一丝冷意。

    卿风翻箱倒柜总算找出了三张丝帕,他们三人用帕子捂住口鼻。傅烟沉对卿音示意后,卿音运起内力朝那木匣子打出一掌。

    便将那木匣子打开,他三人凑上前去,见匣子里一个小木偶静静的躺着。

    那木偶果然被鲜血浸湿,但这个木偶看起来还很新,那木偶上的颜色还未变成深褐色,鲜血应是才开始往上淋的,并没有渗进那木偶里。

    但那血腥味还是很浓,尽管他们用丝帕捂住了口鼻,依然能闻到木偶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的血腥味。那木匣子似乎做过什么处理,这么浓的血腥味都能盖得住。卿音和她都是习武之人,对这种味道自然是熟悉的,打开匣子之前竟也没发现。

    傅烟沉又让卿音另拿了块帕子,用手隔着帕子拿起了那个木偶。

    翻转后,见那木偶背上刻着薛宝怡的名字和一个生辰,想也知道那是薛宝怡的生辰了。

    卿音见此,颇有些生气:“那薛宝怡太狠毒了,小姐,为了害你她竟然用这种方法!若不是你我小心,今日就栽在她手里了!”

    傅烟沉却不在意他说的话,转头问卿风:“你又怎样看?”

    卿风见傅烟沉问她,先看了看卿音,道:“我认为这事儿跟薛宝怡没关系。”

    卿音正欲反驳她,她也不停顿,直接道:“若我是薛宝怡,不会直接动用大家都知道的人去做这种事,太容易暴露了。况且她明明知道小姐身边有个会武的卿音,只要稍有疑惑,很容易就能找到这个东西。最重要的一点,若我是她绝不会把我自己的名字刻在这木偶上。”

    傅烟沉点点头,道:“没错,刚刚看到这薛宝怡三个字时我就明白了,这个木偶绝不会是她的手笔,但若我是个性子冲动的现下只怕已经将这事算到薛宝怡头上了。”

    卿风蹙眉,又道:“只是这府中有能力做这件事的人不少,现下看来,每人面上都对小姐很是热情友好,咋们对这叶府形势不熟悉,也不能立即就推测出幕后之人。”

    “只是现今即便咋们找出了那幕后之人,怕也不能将这事儿张扬开了。这个亏,咋们也只能自己私下记着。”

    卿音有些不解:“怎么不能说了?要我说,这事儿闹大了才好,小姐这才来叶府就被人陷害,就得让这些人知道咋们不是好惹的。”

    傅烟沉见卿音没明白,对着他摇摇头:“你看,这种咒怨之术本就为人所不齿,不论是哪个人做的,若被人知晓咋们都得被拖累的,沾上这种东西总归是不好。”

    卿音闻言不由有些急了:“那,这样不行,咋们该如何应对?”

    傅烟沉却是扬眉,笑道:“不管那绿意是谁的丫鬟,咋们是要不得了。”

    叶府西边接近主屋的地方有一间小院,名“望江阁”,下人们私下里都叫它“金屋”。这是因为这个院子是整个叶府里最豪华的院子,足有傅烟沉那小院子的三倍大,院子中摆放的假山石是从祁州有名的神山五绝山上搬来的,相传那座五绝山上曾经飞升过神仙,也因此多为人崇敬,被人尊称为“天下第一神山”。

    这柳州离祁州距离不近,若是快马加鞭也得走个七八天,据说当时去请这块石头废了不少功夫。从祁州搬回柳州,足足走了一个多月。

    五绝山上绿荫茂密,石头却少,这样浑然天成的一块巨石真真是少见的,据说是叶府请了个风水师在五绝山找了许久才找到的。神石到柳州时有不少人去围看,叶府当时还大摆筵席,请了不少人来观赏这块神石,好不热闹。

    却不想这样一块神石现今却被随意摆在一个小院子里做了假山石。

    待细看下去,那假山石旁种的树,竟然是月华树,这种树所开的花被传说是世界上最美的花。月华花只在月光绽放,花朵呈白色,共有十二片花瓣,从中心向外逐渐变薄,月光透过花瓣照耀下来,就像是整朵花发出月亮的光华。清冷之中透露出一种高贵的美。

    这种树存活量极少,便是皇宫里也只有三棵,一棵在皇后娘娘的寝宫外,另两棵在御花园里。据说每到十五月圆之时总有妃子成群结队的在御花园饮酒赏花,便是为它。

    却不想这里竟然也有一棵。

    再看那院子里种的花花草草,无一不是江湖上颇有名气的品种。值得一提的是,这里的花草并不仅仅是好看,还有些有名的毒花毒草,有些甚至还能在此找出解药来。

    却说那用琉璃瓦做的屋顶,鎏金的柱子,却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了。整个小院价值连城,便是皇宫也不遑多让,也无怪下人们私下称它作“金屋”了。

    而这,便是薛宝怡的院子。

    屋里薛宝怡正同叶欣讲着话,房间里摆了张金丝楠木做的八仙桌,那楠木看上去颇有些年头,木纹里参杂着些许金丝,上有山水花纹,粗粗看去像是有人作画于上,豪迈潇洒自成一派,待细看时才会发现那是楠木天然生成的花纹,实在是不可多得的好物。桌子上放着一盘刚刚洗净的樱桃,上面还沾着水珠,圆滚滚的,鲜红欲滴,让人喜爱不已。

    叶欣伸出两指捏住一个樱桃,细细的咽下,将核吐出来后,拿出腰间的丝帕仔细擦了擦手。才对薛宝怡道:“娘,今日爹爹同傅烟沉说过话了,不知道她怎么说?”

    薛宝怡满意的看看叶欣,她膝下两个女儿是她从小好好培养出来的,现今一举手一投足都极具大家闺秀的风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