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回夙 第十九章

时间:2018-06-14作者:Redlip

    ,精彩小说免费!

    卿音还在猜测,每想到一种可能,他的神情就愈发的兴奋,见卿音那愈发明亮的眼神,傅烟沉不由扶额:“只怕这匣子里装的不是什么好东西。”

    卿音听她一言,反倒撇撇嘴:“那当然不是好东西了,人家要拿来害我们的怎么会是好东西。”

    傅烟沉见他没理解自己的意思,正想细说,却发现有一人正慢慢朝自己这屋走来,便示意卿音先别说话将东西收起来。卿音点点头,一个飞身又将匣子放上了房梁。

    傅烟沉又凝神去听,发现来的这个人走路有些不稳,一脚轻一脚重的,细听下去还颇有些节奏。这便知道来人是谁了:“是卿风那丫头,不是说让她好生休息着吗?怎的下床了?”

    卿音自然也听出了是她,便将房门打开,远远的就看见卿风走过来,身子还有些晃,像是来阵风就能吹倒了她似的。卿音眉头一蹙,迎了上去:“你身体不是还没好,怎的就下床了?薛战去哪儿了?怎么没看着你?”

    卿风听他一阵叨咕,细心的一句一句慢慢答道:“我听说小姐回来了就过来候着,有些事儿你年纪小不懂,薛战刚刚走开了不知道去哪咳咳咳”,她话音未落又咳了两声,卿音狠狠瞪她两眼道:“哼,你不过比我大一岁有什么好得意的,我看你是特意赶过来讨小姐同情的吧?装出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给谁看呢!”

    卿风走路有些不稳,又晃了一下,卿音眼瞅着忍不住伸手拉了她一把。见她稳住身子又立马松了手,还顺带催促她:“走快些,慢悠悠的。”

    卿音的嗓门儿很大,饶是傅烟沉在屋里坐着也能听到他说的话,见卿音对卿风那副嫌弃的样子,将卿音从小带大的傅烟沉最是清楚不过。

    这孩子,刀子嘴豆腐心。明明是关心人家却说不出口。

    眼见着他俩慢慢走过来,卿音那副生怕卿风倒下明明很担心却故作讨厌的模样。傅烟沉很想哈哈大笑,又怕卿音恼羞成怒,因此只好忍住。

    卿音跟着卿风回屋,立马转身掩上房门,正想给卿风说说他们刚刚发生的事儿。就见傅烟沉一脸憋不住的笑意看着他,想起自己刚才的模样,定是全被她看见了,登时脸一红,狠瞪她两眼,别开了脸。

    见卿音一幅不想理她的模样,傅烟沉摸摸鼻子,只好自己给卿风说起刚才的事儿。待她说完卿音也从房梁上拿下了那个木头匣子,对她道:“这就是我找到的那个匣子。”

    卿风一见那匣子脸色就变得凝重起来,卿风没觉出来,还在同她说:“我们刚刚在猜这匣子里装着什么,我说是珠宝财物或者房契账本,小姐说不是好东西,我自然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了,那你觉得这里边是什么?”

    卿风侧脸看他一眼,道:“这匣子里边,只怕不是什么好东西。”

    卿音闻言小脸一僵,道:“怎么你们都说一样的话,你们知道这里边是什么?”

    傅烟沉见卿风神色凝重,知道她定是知晓些什么,就示意卿音别闹,对卿风道:“你能猜得出来?不如同我们说说。”

    卿风见卿音神色紧张的望着她,宛然一笑对傅烟沉道:“小姐知道我从前过的是什么日子,往往在一个地方是待不过三月时间的,也因此我见识过很多普通人无法见识到的东西。这个,就是其一。”

    傅烟沉闻言点点头,让她继续说。

    “那时我年龄还小,被一个人贩子给卖到一个小官府中做小姐身边的丫鬟。我记得那小姐身体孱弱却极得老爷喜爱,我那时被他们买去做些打扫房间的活。那小姐见我年龄小,时常与我说些话。如此不过半月余,那小姐突然发病去世了。”

    说到此处,卿风顿了顿,见傅烟沉和卿音都在仔细听她说话,便又道:“小姐去了,夫人和老爷心里悲痛,还请了高僧到府中为她做法超度。谁知,这高僧一来就指出小姐的死有些蹊跷。”

    “老爷夫人爱女如痴,听高僧如此说道,大怒之下决定彻查府里,将府门落锁不许任何人进出,又请高僧指路,定是要找出陷害小姐的人,那时闹得整个府里人心惶惶。”

    “结果两日之后,他们在府中一位姨娘那里找到了一件东西,是一个用木头匣子盛着的小人偶,那木头匣子上用的木头和普通的木头不同,上面还刻了些奇怪的东西,让人细看下去感到不适恶心,有些人看久些甚至可能干呕。”

    她拿起桌子上的木匣子晃了晃又放下,道:“就是这样的匣子,我不会记错的。虽然上面刻的东西不大一样,但想来也是差不多的。”

    卿音听她说到木匣子时就盯着那匣子看,发现看久了果然有些恶心不适,那匣子上刻的似乎是人像,但那些人像却十分扭曲,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诡异感,他将头一偏,又向卿风看去,却不再看那匣子。

    看卿音的动作,知道他已然是信了她说的话,卿风继续道:“后来听那高僧说这种匣子是用槐木做的,而那木匣子里的人偶则是用柳木制成的,就因槐树与柳树下最易生出不干净的东西,所以要做那害人的东西用这两种木头最好不过。那木头人上还得用人血刻上诅咒之人的生辰和名字,每日都要受鲜血滋润。”

    说到这里,卿风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那个木偶被人拿出来的时候都失了木头的颜色,血都渗进了木头里,上面全是干涸了的血迹,很是骇人。自然,那个姨娘最后被活活打死了,后来府里起火,我就趁乱逃了出来。”

    这个故事讲到这里就算是讲完了。在座之人的脸色皆有些难看,看着桌子上那个小小的木匣子一时间竟有些无法下手。

    沉默半响,傅烟沉发声打破了沉默:“卿音,去拿几张帕子来捂住口鼻,这东西打开了怕是有些难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