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回夙 第十五章

时间:2018-06-14作者:Redlip

    ,精彩小说免费!

    奈何叶铧像是听不懂她说话的意思,只道出了今日谈话的目的:“烟沉啊,你看现在你都回到叶府了,你也知道两日后就是大开宴席的日子,你如今既是叶府的大小姐,便不应再跟着你母亲姓了,既然要换姓,不若连着名一起换了,从此世间再无傅烟沉,只有我叶家大小姐叶檀,你说如何?”

    “叶老爷倒是想得周到,只是姓名乃外祖所赐,我不愿更改。”

    叶铧无视傅烟沉一脸不快,自顾自说道:“我知道如今突然让你改名定是不习惯的,只是这时间不多了,也没法让你慢慢熟悉,不若有外人在时就叫你叶檀,在内还叫你烟沉,你看如何?”

    傅烟沉突然觉得这场谈话很没有意思:“呵,既然叶老爷已经做好打算,又何必与我商议。”

    “烟沉,我们这也是为了你好,如若你是外姓,还挂着我叶府大小姐的名头,外面的人又会怎样说你?你一个云英未嫁的姑娘,名声坏了可怎么找得到好婆家。”

    听到叶铧这话,傅烟沉一怒,想到他与自己母亲的前尘往事,总觉他对给自己找个婆家这是没安什么好心,便道:“哼,您又知道我现今未许配良人?这些事情便不用您担心了,叶老爷。”

    傅烟沉“找到良人”的话音还未落下,便见叶铧突然变了脸色,刚刚还苦口婆心的慈父模样瞬时变得阴沉了下来:“婚姻大事自然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那母亲从那种地方出来的怎么懂得这些?这件事我没有同意就做不得数,你的婚姻大事必须得让为父做主!”

    傅烟沉一扬眉,指责的话脱口而出:“当初薛宝怡欺负我母亲的时候你怎么不做主?我差点死在我娘肚子里的时候你怎么不做主?现在好了,我人也这么大了,有利用价值了你开始为我做主了?让我来告诉你,不需要!我不需要你自以为是的为我好。”

    却不想叶铧竟是忍得:“我知道你是说气话,便莫说这些气话了,当年是我对不住你,如今让你回来是真的想要补偿你的,我已经为你物色了一个好人家,与你的身份是极配的,你也莫要怨我,我不过是想要你过得好一些罢了。”

    “你若想要我过得好,就不会在我如今这个年龄,突然找到我,还说要给我定一个婆家!呵,你对我可真是好,好得很!”

    叶铧的语气颇有些无奈:“我知道你有些抵触,也罢,我也不多说了,你有空多去北边书房走动走动,那里藏书丰富,你无聊时能去耗些时间。”

    听他说起北边书房,傅烟沉微楞了一下,那个书房就是昨日她来时去的书房。她自然记得那个书房里的确有很多藏书,当然,她更记得那个坐在书房里的男人,但看他那身武功气势便知是个不好惹的人,那个人可给她留下了不浅的印象。

    “你说的那个人不会就是北边书房的那位吧?你可能不知道,昨日我已经见过他了,要我说,你们叶家的人能不能不要算计人都使同一招?我对那公子没兴趣,对你的藏书更没兴趣。若叶老爷无其他要紧之事,我便先行一步了,昨日窗外也不知是哪里来的野猫,叫声不绝,吵得人好生难受,叫人睡不好,现下回去,还能补个觉。”

    说罢傅烟沉无视了身后叶铧一迭声的“站住”,转身离去。

    背后的叶铧脸色阴沉,置于桌上的双手揉烂了一幅他昨日新作还未来得及收起来的咏春诗。

    叶铧自然知道自己府内不可能出现什么“不知道哪里来的野猫”,却看她慢慢走远,也再找不出多的话让她留下了。

    且看这头傅烟沉和叶铧之间的谈话不欢而散,那头傅烟沉的“烟柳小筑”却是热闹了起来。

    “烟柳小筑”是傅烟沉给自己住的小院起的名字,也算不得什么好名字,就是为了应这柳州的景。

    卿风昏睡了这大半日,总算是醒了过来。

    卿音很是开心,指使着刚回来的薛战去小厨房里热了粥拿回来。

    叶府的小院里都是有自备小厨房的,是为了让住在小院里的人在饿了时能自己准备些点心,烧壶茶水用。

    薛战昨日晚间离开了他们住的小院,说是要去暗探薛宝怡,看看她与自己父母被害一事有无关联。卿风和卿音都有些怀疑他,薛战对他父母被害一事本就含糊其辞,让人难辨真假,若说薛宝怡害薛战父母,他自去暗探一晚定是什么都查不出的,且说他们都是飞鹰堡的人,若是他们相互联系,想要在傅烟沉身边插个眼线也不是不可能的。

    卿音和卿风都有些防备着他,商量着想把他赶走,但不管他们做什么,就算将他打伤,薛战都像没事人儿一样,养养伤后依然觍着脸让卿音教他武功,他们就想着把他从傅烟沉身边支开,尽量不让他凑到傅烟沉跟前去。

    也不知薛战察觉到没有,他也并不常跟傅烟沉说话,总之就只一直缠着卿音,让他教他武功。到也让他俩松了口气。

    屋内的卿风因为刚醒,身上还有些乏力。她脑子有些昏沉,一时还想不起自己为什么会在床上睡着。便请卿音扶她坐起,靠着枕头开始回想事情的经过。

    早晨卿音说要教她练功,她很是开心,连饭都没来得及吃一口就拉着卿音让他开始。她学着卿音教她的方法口诀,刚刚感受到一丝若有若无的内力,身体里陡然生起一股热气,这股热气在她身体四处流窜,让她疼昏了过去。

    想到这里卿风不由面露急色:“我才想起来,这几日就是我每月内差不多会‘放火’的日子,这附近有没有发生火灾?有没有烧着什么人?”

    卿音倒有些诧异,盯着她道:“你说你会放火?每个月都放?那之前要烧你的那些乡民说你在他们那里放了几次火都是真的?并且还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放火?”

    卿音话音一落,便见卿风嘴角勾起一个苦涩的笑,一脸嘲讽的抬头看着他:“他们都说我是个被上天诅咒的妖怪,那么你呢?你是不是也觉得我是个妖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