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回夙 第十四章

时间:2018-06-14作者:Redlip

    ,精彩小说免费!

    傅烟沉进到书房后便在叶铧的示意下坐在里间的小矮桌旁,现下屋子里没有下人,自然也没有烧好的茶水,傅烟沉便百无聊赖的把玩着桌子上的茶杯。

    叶铧坐在书桌后,皱起眉头看着她。她如今生的落落大方,极为漂亮,就像是一朵开在正好时节的美艳花朵,芬芳醉人,总引人多看她两眼。傅烟沉有七分像她母亲,却无一点儿长得像他,若与旁的人说起这是自家女儿,怕也多有人是不信的。

    叶铧年轻时长相尚算英俊,在柳州的公子哥儿里是排得上名号的,且莫说是柳州,这邻着的几个大城里的人也都多少对他有些传言,道他眉目疏朗,眼若桃花,又因他母亲对他溺爱,惯出了一身娇弱的毛病,出行时常备着许多人看顾着,他又喜欢拿着扇子谈诗论文,真真是一幅风流俏书生的模样。

    如今叶铧已过不惑之年,身材也稍有些发福,不似年轻时那般消瘦,那双漂亮的桃花眼也被岁月侵蚀的失去了年少时自信张扬的色彩,只从他脸上,依稀能看出他曾经鲜衣怒马的少年模样。

    叶铧打量傅烟沉一会儿,看她没有开口的意思,就轻咳了两声,道:“烟沉啊,你出生这么多年,咋们父女两还从来没有好生讲过话,今天咋们就聊聊天,来给父亲说说这些年你过得怎样。”

    傅烟沉不由嘲讽:“叶老爷怕是年纪大了记性也不大好了罢,我与叶老爷可从不曾见过面,又如何能好生说话。”

    叶铧被她呛得一晒,又辩道:“烟沉可别跟父亲怄气了,我知道些年苦了你了,让你跟着你那魔教来的妖女母亲,在那山崖里住了这十来年,必是过得十分艰难。”

    说完这话,叶铧顿了顿,见傅烟沉面露不快,以为自己说到点子上,便继续道:“这些往事不知你母亲是如何给你说道的,当初我本想留下你来,在我这叶府不愁吃穿,锦衣玉食,必定能照顾好你,可恨你那母亲,在我不在府时寻来了你那外祖,你那外祖也是断虹崖的魔头啊,打伤我府里众多家丁护院,接了你母亲离开,待我回府时已然是寻不见他们的踪迹了。那之后我也向断虹崖寄过许多次信件,让你母亲把你送还回来,奈何总没有回信,我实在是找不到办法,这才和你失了联系。”

    傅烟沉听他这番话,顿觉怒气非凡:“呵,断虹崖是魔教,我母亲是妖女,外祖是魔头,这就是你抛弃我母亲的理由?担心被人知道我母亲来自断虹崖失了你的脸面?”

    听她这话,叶铧骤然变了脸色,说话也有些磕巴起来:“这,这,烟沉,你要知道,魔教之徒人人得而诛之,若被人知道你母亲的身份,谁还会和我叶家做生意?你要知道,江湖到底是个什么地方,这世道险恶,一个不小心便会丢失前程,万劫不复!”

    “叶家繁荣这么多年,多少人在等着抓我叶家的把柄,等着推叶家下水,一旦有这个消息出来,那些与叶家为敌的势力免不得要在叶家背后做些手脚。退一步说,就算那些人不做,江湖上那些自诩正道之人也会集结起来,到我叶家来讨个说法,但你也知这些江湖人是什么嘴脸,只怕到时候就不只是要说法那么简单了。”

    “在我知道你母亲的身份后,这些画面就不停的浮现在我的面前,我怕啊,叶家虽说是名门大家,也经不住这一场颠簸啊!若祖宗传下来的家业毁在我的手里,我如何能向叶家的列祖列宗交代啊!”

    “我知道外面很多人说我是这些年来叶家最没用的家主,我明白自己无能,无法像你爷爷那样光大叶家,但以我之能,也只是想要尽力保住叶家百年基业。”

    叶铧说的傅烟沉自然也想过,江湖正道人士确实如此,嘴脸丑陋,只要知道你是魔教中人,必定要斩于剑下,人人都道魔教是邪魔外道,只要沾上了“魔”这个字,似乎就大逆不道。只是这架也打了不少,正魔之分却向来说不清楚,什么是正,什么是魔,也终归被人撺掇出来的罢了,说的人多了,大家也就潜移默化的认定了。

    就像是断虹崖,不过是因为收留了些逃犯,便被人说成了“魔教”。

    叶铧说的话倒是有几分道理,傅烟沉想着他刚才那番话,又道:“我在断虹崖生活了这么多年,现如今想必也是个魔女了,不知叶老爷让我这个魔女到叶家做什么。”

    “你现如今是我叶家的女儿,你的母亲早在生你的时候就难产去世了,你因为体弱多病在外静养身体这才回府,下人们都是换过的新人,没有人能知道你是断虹崖长大的。”

    看叶铧那一脸为她做了许多打算的表情,傅烟沉冷讽:“看来叶老爷为了让我在叶府正名是费了不少心思了,还请叶老爷记住一件事,我从不以自己是断虹崖的人感到可耻,我的母亲和外祖也从未与我说过有关你的事,对了,除了特殊的联系通道,从来都没有人能将信件送进断虹崖,那个地方从我母亲回去后就只收到过一封来自叶府的信,还是十几日前收到的,你要我拿给你看吗?叶老爷?”

    “烟沉,为父的信件寄送过去可能会被旁人收了去也未可知。那时你不过才出生,后来他们瞒着你也是有可能的。”

    傅烟沉心知他是在说推口话,也不去戳破他,她自然知道若是叶铧有消息母亲和外祖不会瞒她,他们一向是清楚自己多想收到叶铧的消息。也正因如此,她对跟叶铧相见的期待才会逐渐减少,甚至如今明明见到他,却像是见一个路人。

    她突然觉得有些累:“那些事我不想再听了,你今天来应该不是要给我说这些陈年往事的吧?说说让我来这里的目的吧。”

    她一语双关,既想让他言明让她来书房谈话的目的,也想让他道出引自己来叶府的目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