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回夙 第十章

时间:2018-06-14作者:Redlip

    ,精彩小说免费!

    傅烟沉就这样一边想着这两日发生的事一边向别处走去,恍惚间沿着西边走了过去。离开南边的小院一段距离后路上的下人逐渐多了起来,昨天她回来的事大概已经传下去了,遇到的下人都恭敬地称她一声“大小姐”,只是她走神惯了听见声音也只淡淡回了个“嗯”。

    “听说这大小姐是出去养病才回来的,看她那一脸不得了的样子,真以为自己就能在叶家得势了?我还真是替二小姐打抱不平呢,大小姐出嫁了不能给她撑腰,她那么柔弱的样子,不得被这个不知从哪里来的欺负啊?”

    “得了得了,别说了,我听说大夫人给这大小姐拨了四个丫鬟,她全都收下了,现下府里的人都道这位大小姐是不敢得罪大夫人的,她给我们使脸色不过是欺软怕硬罢了,在大夫人跟前也少不得谄媚一番的,也不知这大小姐的母亲是哪位夫人,怎的我在这府中十来年也从未听说过。”

    “是啊,这事儿也真是奇怪得紧。”

    傅烟沉走得缓慢,耳力也因这一身的功夫练得极好,自然是将这些话听了个十成十。叶府里的下人在傅烟沉她娘离开叶府后的两年几乎都换完了,现如今知道此事的左不过就叶铧和他那一群老婆儿女再加上一个叶域。当然,府中的暗卫自然是另算的。这些小丫鬟的话也着实让她暗觉好笑,她给她们使脸色?欺负她们“柔弱”的二小姐?她在大夫人面前谄媚?

    呵呵。

    须臾,前面对新来的“大小姐”讨论的欢乐的一群小丫鬟看到刚刚从她们面前过去的,给她们“使脸色”的那位她们正在讨论的主角又急匆匆的回来了。但其实傅烟沉走得并不算快,小丫鬟们觉得她急匆匆的不过是因为她刚刚实在走得太慢了,现下行走与常人无异,自然是让人觉得有些急了。

    “诶,你们还在这儿啊,我方才掉了一条绣金纺的链子,那可是父亲昨日赠我的见面礼,快帮我找找去。”这些丫鬟还没来得及行礼,傅烟沉就开了口,但她的语气一点都不着急,就像丢的是别人的东西似的。

    丫鬟们一听说是绣金纺的链子,俱都露出羡慕的目光。绣金纺是全国最出名的金店,听说宫里的娘娘最喜用绣金纺的东西。据说这绣金纺从前不叫绣金纺,名祥金房,因一次中秋,三皇子在这打制了一套百鸟朝凤的金器赠与皇后娘娘,娘娘十分喜爱,称这金器上打造的凤凰就像是用绣娘的针线绣出来的一样精细,因此特别赐名为绣金纺。

    这绣金纺出品的金器极少,大多送进了皇宫各位娘娘的手里,它的店面在都城中,像是在外城的人,除非花大价钱或者与绣金纺有私交,否则是拿不到绣金纺出品的金器的。便是像叶家这样的显赫家族,也是不易拿到绣金纺的东西的。

    昨日叶铧将这东西给她的时候她还吃惊了一下下呢,看旁边叶欣那渴望的眼神,估计叶铧没有给过她这个东西吧。不过她并不稀罕就是了。

    傅烟沉指使着丫鬟四处搜罗着,自己也装模作样的搜了几块草地,然后一脸丧气的在原地跺了跺脚,让丫鬟们停下,兀自言语:“算了不找了罢,这东西看来是跟我没缘分,你们都走吧,我不要这东西了。”之后她转过身去,嘀咕道:“谁捡到就归谁算了。”说完这句话,傅烟沉一挥衣袖,走了。

    最后这句话虽然是傅烟沉暗自嘀咕的,但也足以让周围丫鬟听得清楚。待傅烟沉走远,这些丫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愣在原地,最后一个长相清秀的丫鬟开了口:“既然各位姐姐不言,便由妹妹开了这个口吧,这绣金纺出来的东西大家都清楚,大小姐的意思咋们谁能得了那东西就是谁的,各位姐姐想必都不愿放过这样好一个东西,但争争抢抢的可是丢了脸面,依小妹看如今咋们立个规矩好了。”

    那小丫鬟说完这话顿了顿,看了看周围人的脸色,见无人露出不妥的神色才又开口道:“现在知道这件事的不过在场诸位,大家必定也不愿让其他人再来多参一脚,咋们便立下重誓,不将此事泄露出去,若有人泄露此事,并找到了那条链子,其余人便可将那链子买了大家平分,现在咋们各找各的,听天由命,谁找到就归谁,谁也不能抢,大家说可好?”随后另两个与这丫鬟交好的同意了这个丫鬟说的话,接下来陆陆续续的有人同意了。只是她们都没有注意到,在不久之前她们对大小姐一番冷讽时,这位能言善道的小丫鬟却是在场唯一一位没有开过口的。

    待所有人都商议妥当了,这些丫鬟就四处散开来寻链子了。只是她们并不知道傅烟沉这一上午都去过哪些地方,只能将叶家各处都搜罗了个遍,然而叶家这么大又岂是这么容易能搜罗完的?

    傅烟沉在路口转角处,眼看着她们都散开走远了,才又慢吞吞的顺着路走下去。

    为了避免再遇见这些口无遮拦的小丫鬟,傅烟沉选了一条走动的人相对较少的路。现下她已经走到了叶府西南角的位置,对比在中心位置的会客厅来说,这里的人还是少了许多,傅烟沉注意点这里偶尔有些零零散散的下人经过,看她们的服饰也就是些低等的下人。

    西南角附近却是没什么住着人的小院的,但应是有下人经常打扫着的,也不见有什么杂草丛生的景象。大概这些院子大多用来待客的,都是些较小型的院子。

    傅烟沉在这里溜达了一会儿,见似乎并无什么特别之处,便打算回自己住的小院了。

    只是她刚一转身便听耳后有读书声传来。声音中带着十足的稚气,许是正在换齿的时候,这读书声听来还有些口齿不清,这读书的想必是个冲龄幼童(冲龄指的是男孩七岁)。

    傅烟沉好奇的转身,在她身后还有一处院落,比这一路走来的几个小院都要大上一些,她看前面几处都无人居住,自然以为这最为偏僻的地方也是无人的,却不想这里居然有人住着。

    她脚步轻盈的向院落走去,孩子读书的声音越来越大。

    “不出户,知天下;不窥牖,见天道。其出弥远,其知弥少。是以圣人不行而知,不见而明,不为而成。”

    “善为士者,不武;善战者,不怒;善胜敌者,不与;善用人者,为之下。是谓不争之德,是谓用人之力,是谓配天古之极。”

    “……”(孟子语录)

    傅烟沉走到院子外时止住了脚,里屋的窗口正对着大门,此时窗口正大大开着,从大门的方向可以看到坐在书桌旁正摇头晃脑的小孩子。

    是昨日吃饭时看到的叶家姨娘柳姝之子,名为叶赫的叶家二公子。

    只是他似乎孤身一人在这偏远的院落里,身边连一个伺候的丫鬟都没有,连他的娘亲柳姝都不在此处,真真是可怜极了。

    傅烟沉站在大门口又听着叶赫念了一会儿书,约莫半个时辰后,她听到一阵脚步声,这脚步声有些乱,一会儿轻一会儿重的,应该是个不会武功的丫鬟。傅烟沉微微沉思,转身隐藏在院墙的转角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