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回夙 第九章

时间:2018-06-14作者:Redlip

    ,精彩小说免费!

    早餐是不需要在大厅一同用膳的,所以傅烟沉起晚了些,就在房内用完膳。忙完卿风的事情后已经有些晚了,此时饭菜已经凉了,傅烟沉就挥手让侍女撤下凉掉的饭菜。

    说到侍女,是大夫人派来的,一共四个,领头的叫绿意,人长得娇柔可爱,年龄也不大的样子,倒是很听话的模样。

    傅烟沉也不驳回大夫人的人,留下了这些人,这到让大夫人有些得意,认为傅烟沉刚回叶家在跟她卖好,不敢跟她抗衡,因此也就对她放心了些。只是傅烟沉虽留下了绿意,也只让她在屋外侍候着,不怎么让她近自己的身,说是自己用卿风卿音伺候惯了,用不得新人,大夫人到底也不好反对。

    想必自己初来乍到,也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来试探自己,傅烟沉决定在叶府随意走动一下,看看能不能看出叶铧和薛宝怡急着让自己回来是打的什么主意。

    此时卿音正悉心照顾着昏睡着的卿风,她倒不忍再让他陪自己出门。于是傅烟沉轻声出了小院,独自往小院南边走去。

    向南不远处,便是另一个院子,但这里似乎荒废了许久,并无人居住的痕迹,园中杂草丛生显得毫无生机。傅烟沉边观察院子边摇摇头,心想自己住的地方确实偏僻。但越向后走去,她发现这个院子的后院别有洞天。

    后院的墙上开了一扇门,是做成拱门的形状,门上的锁并没有锁上,但有些生锈了,看起来已经有了些年头。傅烟沉推门而出,发现自己进入了一个看起来与叶家格格不入的地方。

    拱门后的路并不似主屋那边那样宽敞,有些狭窄,仅容得下两人并排步行。路两旁种满了各式各样的果树,密密麻麻,像是误走入了果农的果树林,脚下的路就像是为树让路一般,修得弯弯曲曲的,角度也极其刁钻,但走在这样的道路上,倒是让人更加惬意的欣赏路边的果树来。

    此时正是四五月的时候,一些树上的果实都已成熟,走在其间能闻到扑鼻的果实香气。在这果树林深处,她能隐约看见一座小院,这让她有些好奇,在叶府这样家大业大的豪宅之中居然还隐藏着这样看起来简单又不简单的房子,于是她举步小院走去。

    只是果林虽漂亮,却让傅烟沉看出来些不一样的东西。

    在一段不短的路程后,她又回到了最初进入果林的那个拱门的位置,这分明是一个精妙的五行八卦阵。她行走的些许路程似乎一直都在外围绕着圈子,实则根本就不曾向中心深入一米。

    只是不知是谁,用这么多的精力,花这么多的时间,栽了这么多的果树,铺这么多的道路,在叶府的这样一个偏僻的小院子布置出一个如此规模的阵法,就为了阻止外人进入果树林中的那个小院。

    这实在令人心惊和匪夷所思。

    傅烟沉不由苦笑,看来她放在叶家的探子早就被人摸清楚了,自己知道的也是别人故意放的消息吧。枉她自以为自己对叶家有十分把握,如今看来,却不过知道些明面上的东西。

    想起昨天见到的那位“明公子”,叶家下人对他很尊敬的样子,可自己从来都不知道叶府有这么个人,还有叶域,似乎和自己听到的也不大一样,至于今天见到的这个阵法……

    傅烟沉抬眼看了看远处果树林中央浮现的隐隐约约的小院的模样,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了这片果树,她虽然有几分把握进去,但因刚刚为卿风疗伤耗了功力,何况现在大白天很容易被人看见,她还不想让叶家知道她就是雨音,此时不宜闯阵。

    这种地方,当是月黑风高才适合来的。

    随后傅烟沉顺着来时的路往回走,一路上居然没有碰到一个下人。这倒是让傅烟沉有些吃惊了,自昨日到叶家后,她暗暗发现不论是哪个地方,再偏僻的小院都是有丫头下人和巡逻队经过的,叶家自然是很大,若是有心人算一算,这偌大的叶府里面光是下人,林林总总的加起来便有几百人,其中还不包括巡逻队里的人,养活这样大一群人自然不是个小数目。

    当然叶家最不缺的就是钱,但养这么多下人还是有个原因的。

    据说十多年前叶家并没有这么多下人,那时有一位大商人到柳州来和叶家谈生意。当时正值四五月,正正是气候最好最适合游耍的时候,这位大商人于是拖家带口的想要来此地耍上一耍,叶家是柳州的地头蛇,自然得一尽地主之谊,将这大商人一家安排住进了叶府。本来一切进行的很顺利,大商人一家玩得尽兴了最后谈合作的时候突然发生了一件事。

    大商人带来的小妾在叶家失踪了。

    这位小妾据说是大商人最喜欢的小妾,这一次出门游玩,他也不过是带了这位小妾和自家夫人,一时间大商人火冒三丈,和叶家的合作也不谈了,让叶家必须派人找到这位小妾。奈何那时叶家人手不如现今,叶家又实在是有些大了,尽管发动所有人找寻,依然寻了大半天。在傍晚时分终于有人从一个偏屋的小水池子里找到了那位小妾。

    但她已然身亡了。

    说起这位小妾,她早些时候同大商人的夫人发生了些口角,一时气不过便屏退了叶府的丫鬟,说要自己走走,这位小妾脾气不小,自然无人敢继续跟着,她一时生气走急了些,没注意周围房屋的变化,待她发现自己找不到回去的路时已经走到这个偏屋的小池子旁了,结果一急,脚一滑就掉下去了。

    偏生她还不会游泳,本来若是叶家下人多些的话,早些找到兴许能救活她。

    叶家的这笔生意自然是黄了。

    那大商人虽是有几分势力,但比上叶家还是有些不够看,因此只得面色铁青的离开柳州,之后的生意还给叶家使了好几次绊子。

    自那以后,叶家的下人便多了许多,力求让每一个角落都能有人经过。

    这个事情还是傅烟沉从自己的探子那里听来的,那探子那时正好看到小妾掉落水中,围观了一会儿后觉得无趣就离开了。那时只要他出手就能救下那小妾,但他没有。这件事后不久傅烟沉将那名探子换了下来,将他收编进自己的暗卫里面。

    因着这个过往,此时再看这条偏僻的道路,没有下人经过应是有原因的。这走向小院的地下铺着和叶家其余地方一样的青砖,看地上的青砖有些破损,一些青砖有局部向下陷的样子,应该是有人经常走动着的。很有可能是近期有人撤下了附近的守卫,让下人避着这里走,前几日下过一场雨,地板上有些从泥里翻出来的泥块和灰尘,应是从雨前的几天就无人来过这里了,除了她刚刚过来留下的鞋印,地上留着的泥土上并无人留下痕迹。

    那么守卫是谁撤下来的呢?他的目的是什么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