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回夙 第八章

时间:2018-06-14作者:Redlip

    ,精彩小说免费!

    屋子里的谈笑声随着傅烟沉的进入戛然而止,此时所有人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看着傅烟沉的倾国之色,气息有一瞬间的凝固。

    “这位姑娘是?老爷您的客人吗?”薛宝怡本就充满笑意,在看到傅烟沉后竟似更加深了些,仿佛傅烟沉是她请来的客人而不是仇人的女儿。这样的变化让一直注意她的傅烟沉不由得有些诧异。

    据探子送来的情报,这位传说中的‘第一夫人’可不是那样简单呢。

    “老爷既有娇客到访,妾身等这便到厢房晚膳,就不多打扰二位了。”薛宝怡说了这一番场面话,向她二人福了福身,随即转身竟似真的要走,这让傅烟沉不由又多了一丝疑惑,她来这里的事叶铧不可能会瞒着薛宝怡,且以她之貌,与母亲有八分像,薛宝怡倒不可能不识得她,但以她所思,薛宝怡对她母亲恨之入骨,却绝不可能同意接她回来,如今她如此识得大体,倒很是不对。

    “唉,你们都留下,宝怡啊,你怎么能认不出烟沉呢,虽说烟沉刚出府的时候弟弟妹妹都还没出生,姨娘们也还没进门,但好在烟沉跟你很是亲近,宝怡啊,明日你给选个好日子,咱们府上大小姐病了这么些年,好容易痊愈了,这次可得热热闹闹的办一场,也得弄得隆重起来,可别叫人家看低了咱们烟沉。”叶铧一脸痛心疾首的样子,拉着傅烟沉的手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大堆话,只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话到底是掺了多少水分的。

    “我明白的,老爷,您也别太伤心了,身体要紧,这些年为了烟沉的事您也够操心了,好在如今烟沉终于痊愈了,咱们也该放放心了啊。说来妾身也是十多年不曾见过烟沉了,谁曾想烟沉从前那样娇弱瘦小的样子,如今竟生成了这样天资绝色,刚刚竟相见不识,妾身真是枉为人母。”薛宝怡说到动情处,竟还拿出方帕抹了抹眼泪。

    “老爷夫人不要伤心了,如今人没事就好了,别让大小姐刚回来就看我们老一辈的笑话啊。”蒲舒在一旁轻声出口。而坐在她身边的叶家三小姐叶莺则是头也不抬地吃着菜,仿佛桌子上的饭菜是什么难得一见的山珍海味。

    “是啊是啊,爹爹娘亲,你们就别伤心了,别平白让别人看了笑话。”

    “欣儿,烟沉是你大姐怎么能叫别人,快跟大姐道歉。”

    室内变得有些嘈杂起来,傅烟沉看了看,只有一旁的柳姝,可能是因为地位较低,唯唯诺诺地站在角落,而她身边的二公子,看起来不过竹马之游的年纪,正时不时地看她一眼,似乎是对她感到好奇。

    傅烟沉在一旁看着这一大家子人演了一出认亲的好戏,看着他们七嘴八舌的定下了自己这个叶家大小姐悲惨的前半生。不由得感叹了一下,果然是人多力量大呀!

    看起来这群人是想让自己认祖归宗了,但是目的是什么自己还不是很清楚,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反正就算是问了,他们也不会说的,况且自己的密探都没有打探出来,说明他们还埋得挺深的。

    就在这愣神的时间里,室内的一群人已经将会客的日子都定好了,就在三日后,据说是个这个月内最大的吉日。傅烟沉也没多说什么,就由着这群人继续商量着需要采办的物品,只是他们讨论的倒是热闹,就不怎么问她的意见了,傅烟沉让一边的下人拿了碗来,自顾自的吃了晚膳,就告辞了,剩下这群人继续在堂内讨论。

    住宿的房间是叶域给安排的,是叶府内一处较为僻静的小院,离主屋较远,虽然荒废了许久的样子,但依旧保持着整洁,想来也是常有人打扫了的。傅烟沉粗粗看了院落内部,倒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此地虽然偏远,但也胜在个静字。倒不用担心有人‘路过’这里给自己找麻烦。

    对这个地方傅烟沉是很满意的,也想到了叶域的一番思量,不由有些感慨,却不知为何这叶域屡次向自己卖好。

    想了想,这曲中关节大概得联系到上一辈了。当年的事到底怎样,除了母亲告诉她的,其余的却怎样也打探不出来,这事也着实让她有些苦恼。

    在叶家的第一个晚上,傅烟沉睡得无比踏实,她倒毫不担心有人会向她下毒手,不是她托大,自己身边有卿音一个却也够了,卿音虽小,却天资纵横,自小练武,其武艺早已可列入天下现世高手排名前五十。再加上傅烟沉的武艺,比之卿音尚高出许多,因此,她倒丝毫不担心会有人暗杀。

    第二日清晨,鸡鸣声响起之时,卿音便带上卿风在院子里练上了武功,卿风因为刚开始接触武功,卿音便打算先教她修习断虹崖中多数人修行的内功心法,本来像内功心法这种东西,应该是有配合的招式,起到辅助作用,能够在修行武功时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但武林现存的大多数的内功心法如果不结合本门派的招式,就会起到走火入魔的后果,因此一般的门派如招式或者心法泄露,也是没有人会练的。

    只是断虹崖的心法却不同,它看似毫无用处,却是最兼容的心法,这种心法竟可以配合任意招式,甚至能与其余心法相容,制造出不同的心法,只是胆敢作此尝试的人很少,且断虹崖的人极少外出,知道其心法功用的人却实在是少。

    卿音和傅烟沉本想着将断虹崖的心法先教给卿风,改善她的体质,待回断虹崖时便可再寻适合她的招式,让她自己修行。

    谁知,问题就出来了。

    傅烟沉本在房内酣睡,迷糊间听见卿音教卿风心法的口诀,想着既已醒了,便出门指导卿风,谁知她刚穿上衣服,便听卿音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喂,卿风你起来,别装了,等会儿小姐出来又说我欺负你,起来起来,再不起身我就拿水泼你了,喂喂!”

    傅烟沉听着卿音越来越大的声音,心知不妙,同卿风相处这些天下来,她自然知道卿风不是个会玩闹的人。当然,她知道,卿音与她相处更多,更是知道这些的,只是他如今慌了心神,不知该如何是好罢了。

    “卿风这是气血逆流之症,情况有些不对。卿音,你守在门口,我为她压制体内乱窜的内力。”傅烟沉粗粗的为卿风把了脉,回头交代了卿音一句,就将卿风抱入室内。随后她将卿风斜靠着坐放在床上,自己双手放在卿风的背上,控制着内力以发丝般细小的模样进入卿风的经脉。

    这一番检查下来,越看越使傅烟沉感到惊心。

    卿风体内有一股‘气’,在傅烟沉内力进入的时候竭力反抗她,初时还感觉不到,越往里走傅烟沉受到的阻力越大,使得她不得不专门分出一股内力抵抗,才能找出一份空隙。直到她走完卿风全身经脉时,自身内力已经消耗了三层。这使她感觉有些疲惫。

    傅烟沉发现卿风身上的这股‘气’来的有些诡异,它不是内力,却比与它修炼相同时间的内力更加霸道。且刚刚她与其对抗时发现,这股‘气’竟然让她感觉到火热,像是有真火在灼烧她的内力一般。

    这时傅烟沉突然又想到了救卿风时发生的事,想起她不断的被收留又被当成妖物。之前她还没多想,现如今她倒不得不思虑一番。想来是因为卿风体内的火热之气实在太过霸道,且卿风又不曾修炼功法,压制不了这股‘气’,因此在每个月的一些时日里,它们自身聚集到卿风身体不能包容的程度时,就会附着在卿风的皮肤表面,致使卿风在触摸到这些物品时导致物品起火,从而引起火灾。

    只是卿风体内这股‘气’却不知是从何而来,不过以其自生自长的特点来看,傅烟沉倒是感到了一些熟悉之处,这种天赋怕是生来就有的,看来卿风的身世也不普通。这种情况让傅烟沉突然想到断虹崖内的一些特殊家族。

    这些家族大多是受人追杀被迫移民到断虹崖内的,主要原因是他们身上自带的天赋让人感到心惊,其中类似白家,就是擅长御火之术,相对来说,还有擅长御水之术的莫家,她的小跟班梨子就是莫家的人,除此之外还有些人对未来之事预测十分准确,或能与动物及植物通话的这些天赋。

    只是这些有极大能力的人在百余年前曾经被视作妖邪,被武林人士合力绞杀,因此大多数都隐世了,当然也有一部分家族是真的被屠杀殆尽,满门灭族了。每每谈及此事,外祖就会不住地叹息,为当世人类被仇恨和恐惧所蒙蔽的双眼感到愤恨。

    据说这些家族都是上古之神的后人,留着神人的血液,只是因为血液浓度的差别,因此能力也有强弱之分,像是血液稀薄的白家后人,憋足了劲也只能使出点燃一根蜡烛的火焰。而像卿风这样的及强大的天赋,以她在断虹崖待了十几年的经历来看,也找不出两个能与她媲美的,更何况现今卿风还没经过训练,完全不能控制自己的天赋。

    看来,她是捡到宝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