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回夙 第七章

时间:2018-06-14作者:Redlip

    ,精彩小说免费!

    傅烟沉沉默着,那男人也不说话,两人就这样僵持住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眼看着太阳就要下山了,屋子也逐渐暗了下去,却依旧没人说话,只听外边卿音和薛战吵吵闹闹的声音越来越近。

    “都过了这么久了小姐还没出来谁知道是不是被你们使了什么诡计给困住了,我一定要进去!你这死老头给我让开点,别逼我出手!”

    “就是就是,我师父的小姐你们也敢暗害!我可饶不了你!”

    “走开点,别挡着我的路,谁是你师父!”

    “师父……”最后这一声饱含委屈,听得屋里的傅烟沉眼角一抽,太阳穴一阵刺痛。

    随即,傅烟沉身后传来‘砰’的一声响。书房的门已经被她打开了,所以这个声音,应该是物体自由下落砸到地上的声音。

    “你这个笨蛋,给我起开!!!”看起来卿音是真的生气了。

    “师父,师父您没事吧,我也没想到您会突然停脚啊。”听着薛战一口哭腔,傅烟沉深觉他的求师之路真的是曲折艰难。

    “大小姐、老爷,快到晚膳的时辰了,是否要老奴准备……”叶域正说着话,一抬头却愣住了,“明公子,怎么是您在这里,我家老爷…”

    “叶铧并未来过书房,你岂会不知每日这些时辰都是我在这里?”只见叶域老脸一红,随即凝重起来,前些时间他被叶铧打发去京都谈生意上的事,不过才回来两日,只是听说明公子来此,着实是还没来得及打听这些事,但一想起明公子此次前来的目的,又联想起方才告知他老爷在此的那个小丫鬟,似乎是大夫人的人,一切就又都想得通了。

    但是想通了又如何,这些事是万万不能说出口的,叶域心里一阵苦涩,也只能自己把这些事给压下了。

    “这件事是老奴失职了,人老了记性就不大好了,还望大小姐原谅。”

    傅烟沉貌似不经意的盯着叶域看了几眼,看他一脸苦涩的模样,也明白了这估计是某些人的算计,至于是谁的手笔,其中有什么目的,时辰到了她也会知道的,她没必要逮着一个被人利用了的人不放。

    “无碍,说起来都到晚膳时辰了,还是先去填填肚子吧,站这儿半天了我也有些累了。”语毕她毫无形象的伸了个懒腰,丝毫不顾及这里还有一群大男人。

    不过这样不和礼数时宜的动作,在她做来倒是出奇的好看,她浑身散发着慵懒的气息,像一只刚睡醒的猫,也像初春新发的嫩芽。随着她的动作,空气中似乎布满了令人心跳加速的香气。

    随即,她便带头走了出去,卿风神色复杂的瞄了一眼桌边的明公子,一脸若有所思的跟着卿音的脚步走出了房门,至于薛战,便又吵吵闹闹的出来了。叶域转身向明公子作了个辑,顺势将书房的门关上,也便走了。

    此时房内仅余明公子一人,外边已降下夜幕,屋内自是有些昏暗,明公子自顾自地给自己斟了杯茶,他身后的黑暗处,空间像被硬生生扯开了个口子,突然显出了一个身着黑衣的男人。

    这男子生的奇高,粗粗望去竟有九尺,但他不仅只是高,他还奇瘦,竟似瘦得只余骨头,但这奇高奇瘦之态出现在他身上,使人丝毫不觉得怪异,他全身上下只有黑色,着黑衣、黑靴、以黑纱覆面,且其发色如墨,眼眸出奇的深幽,站在黑色的房内,看起来就像一块黑幕,毫不引人注意。

    若是傅烟沉尚在此处,必定还会吃上一惊,她站在房中足有小半日之久,居然丝毫不曾发现屋中还有其余人,说明此人武功亦在她之上,这叶家竟藏龙卧虎至此,着实是令人吃惊。

    “找到了?”明公子一手拿着茶杯,一手敲桌,状似不经意的问道。

    “属下无能,请主子责罚。”黑衣男子一板一眼的答道。

    “也罢,叶铧那家伙也是个人精,他现在不愿给我,无非是想要我手中的东西罢了,看来他已经决定了舍弃谁……”明公子一声轻叹,似是为叶铧选中的人感到悲哀,但随即,他又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来:“呵,他也许觉得这样就能牵制我,但未来的事嘛……”谁又说得准呢?这句话他却并没有说出来。

    “主子,教中之事将定,属下看刚才那大小姐…”背后的黑影欲言又止。

    “她?就是不知道她够不够格了。”

    傅烟沉走在叶域身后,莫叔刚刚被她谴回断虹崖了,她想了想,这边的事还是要让外祖知道才行,从她进门开始,她就一直隐隐感到有些不对头的地方,偶遇叶家二千金,不小心进错的房间,且她到现在还一直未曾见到叶域。

    “大小姐这边走,这一路都是回廊,无法乘坐软轿,便委屈大小姐再走一遭了。等会儿到了主屋您的侍从还得请随我到住处去。”

    “你本不用对我如此拘礼。”细算下来自己并不算称得上是他的主子。回头对卿音卿风点了点头。

    “应该的,大小姐千万不要这样说,总归您也是大小姐,奴才也就是奴才,自然不敢逾越,况且…”叶域暗叹了口气,却不再说下去了。

    傅烟沉心中生疑,但见前方传来欢声笑语,自知是主屋到了,便不再说什么,脚步微微一顿,随即又再度前行。

    傅烟沉停得并不明显,但还是被叶域看出来,他并不说什么,只是隐隐叹息了一声,眼中划过一抹怜惜,此时处于夜幕中,傅烟沉又心神颇乱,并未发现叶域的小动作。

    傅烟沉心里其实是有些紧张的,这十多年来她一直让人潜伏在叶家,关注着叶家发生的事,可以说,叶铧所知道的叶家还不如她知道的全面。她每天接收密探传来的消息,几乎都成了习惯,但她看了无数的叶铧的画像,听过无数的叶铧的事迹,却从来不曾见过真正的叶铧。

    以前梨子问她为什么不直接来看他,却大费周章的收集他的消息,她说无所谓。

    后来她仔细想过原因,发现其实不是什么无所谓,而是她怕。

    真是奇怪,她这么一个人,从小到大什么都没怕过,却居然会怕见抛弃她的那个人。

    而就是因为这份怕,让她关注他十多年却并没有找过他,她小时候很羡慕梨子收藏的话本里的那些人,他们被爹娘抛弃了,一定是爹娘出于保护的理由,像是有世仇、被追杀,最后还是会相认,然后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很小的时候她也期待过,觉得爹娘也是迫于这些种种压力才没在一起的,有一段时间,她就一整天坐在崖口,等着她的爹爹身着黑衣,手执大刀,浑身浴血来接她,对她说他已经将敌人斩于刀下,他们三人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其实就算敌人没杀光也没关系的,她可以帮他们的。

    后来她才明白,话本只是话本,就算她变成了话本里的天才少年,她爹娘却不是里面的绝世大侠。

    她在崖口等了整整两年,白天在崖口练武,晚上就回去看密探送回来的消息,然而这两年,她什么都没等到。

    从那以后她对叶铧的期待就逐渐减少,到如今若在人前提到他,她最多不过嘲讽。

    她曾愿意相信他抛弃她不是本意,相信他辜负娘是为了保护娘,相信他娶薛宝怡是出于无奈,而他却辜负了她的相信。

    前方主屋灯火通明,烛光映在黑暗中,像极了张开血盆大口的怪兽,怪诞至极,似乎想将她拆骨入腹。

    而怪兽口中,传来一阵欢声笑语,隐隐约约回荡在夜空中。

    “这个八宝鸭是欣儿最爱吃的,爹爹可不能抢。”

    “好好好,都是你的,爹爹不和欣儿抢”,她似乎都能听出叶铧语气里满满的宠溺。

    随后传来一阵笑声,听在她耳中却有如厉鬼嚎哭,着实刺耳非凡。

    她深吸一口气,抬头恢复慵懒的笑容,从容不迫的理了理自己的头发,一手拿下面纱,抬脚踏入这一片混杂着光芒的黑暗之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