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回夙 第六章

时间:2018-06-14作者:Redlip

    ,精彩小说免费!

    傅烟沉闻声将视线从牌匾处收回,看向刚刚出声的人,发现对方是个比莫叔年纪还要大的老头儿。

    这老头儿看起来挺普通的,穿着也没什么特别之处,看起来就像叶家里的一个下人,不过看周围比刚刚站的更整齐,拼命做着挺胸抬头动作的门卫们,傅烟沉大概就能猜到这老头儿的身份了。

    叶家现任管家,叶域。

    想了想,傅烟沉随即一脸玩味的对叶域说:“我是来认亲的。”但随即叶域表现出来的一幅意料之中的样子倒是让傅烟沉有些诧异。

    “额,姑娘,每天来我们这儿说自己是叶家流落在外的血脉的人真的不少,这不,刚刚我们才打发了一个小姑娘,我看姑娘您穿的衣服都是上好的好绸子做的,况且看您这身段,是身娇肉贵的大小姐吧?您就别玩儿我们了。”门卫一号一脸便秘表情如是说道。

    天知道他们空有一身内力,就站在这儿守门已经是够委屈的了,况且敢到叶家来闯空门的人着实不多,需知从他们守门到现在,做的最多的事就是打发这些不切实际的来这儿认亲的各式各样的人群。只是没想到这个虽然蒙着脸但看起来身份高贵的小姐也会来这里乱认亲。

    傅烟沉看这群守卫一脸要哭的表情,表示自己也很无语,又看看一旁貌似很开心的老管家,默了。

    “怎么了,大小姐才离家这么些年你们就不认识了?大小姐请进。”一群刚刚还哭丧着脸的门卫们,听到老管家的话瞬间僵硬了,不可置信地看着叶域和傅烟沉,脸上简直是五彩缤纷,一会儿红一会儿黑‘他们怎么不知道叶家有个离家多年的大小姐呢’。

    这老头子恶趣味蛮重的嘛。

    于是傅烟沉端足了架子,用余光撇撇他们,冷哼了一生,跺着步子慢慢走了进去,身后似乎传来下巴落地的声音,她嘴角上扬悄悄笑了笑。

    走在一旁执意要亲自为她们领路的老管家挑了挑眉,也笑了。傅烟沉自然不会问叶域是怎么认识她的,端看叶域在叶家的地位,也不妨能猜测到叶域对她的了解程度,说不定她放在叶家的人老早就被叶域发现了。

    叶家宅子着实是大的,且听叶域介绍说来,会客厅还在宅子中央的位置,选了一个好位置,坐北朝南,各卧室厢房沿着会客厅周围展开,为了方便到达会客厅,各厢房是呈弧形坐落的,会客厅处于弧形中央,据说当年是找了许多风水先生看了的,这片区的风水是最好的,上任家主扩建宅子时都没动这里。

    因为叶家主商业,也和江湖打些交道,因此多有会客的时候,许多交易都是在会客厅完成的,也因此建造宅子的时候就将会客厅选作了主屋。据叶域所说,因为风水的关系,叶家还有一个规定,家里的直系们每日都会在这里用餐。

    想到接下来这不知道多长的日子里要一直对着一堆陌生人吃饭,傅烟沉心情瞬间就不美丽了。

    “域爷爷,爹爹在找你呢,快过去吧,这几位客人是?”此时,一位身着粉色纱裙的女子走了过来,这女子肤色偏白,看起来似有病态,但行走间又不见蹒跚,步态生莲,身姿上佳,着实是难得的美人。

    “这个……刚来的路上老奴经过夫人院子,看见夫人似乎心情不太好,小姐何不先去夫人那里看看,至于这几位贵客的身份,等会儿您自然会知道。”看叶域似乎并不想向这位‘小姐’介绍他们,傅烟沉自然也没有做个自我介绍的打算,便向这姑娘颚首示意,越过她向前离去。

    “域爷爷怎的如此多礼,爹爹说了您在家不用以属下自称的,要让爹爹知道了又得说我不懂礼数了。若果真如域爷爷说的那样,我这便去母亲那里了,倒要麻烦域爷爷照顾这位贵客了。可别怠慢了贵客。”话毕,姑娘神情复杂的凝视了眼前方的傅烟沉,转身便离开了。

    对比傅烟沉一幅目中无人的模样,这小姐到显得格外宽容,但在场诸人哪个不是有一颗七巧玲珑心的,她话里的意思,皆都听得明明白白,分明是在强调自己的身份,说她是主傅烟沉一行人是客,让他们明白主客关系。

    这人一口一个爹爹,域爷爷,又听叶域这声小姐,让他们想不知道这是谁都不行,这位有趣的姑娘,应该就是叶铧的二女儿,叶欣。

    说到叶铧的子嗣方面,他共有三个女儿和两个儿子,当然,这些孩子不都出自一个母亲,当年叶铧在娶了薛宝怡后,又另纳了两房妾室,一位是朝中贵臣蒲柳之女蒲舒。

    而另一位,比之前两位,则逊色不少,因为这最后一位,仅仅是个青楼名妓,便是当年继承白霜位置的落鸿苑头牌柳姝,其姿色相较起白霜虽是各有千秋,但其气韵却差了白霜一大截。

    不过,也是难得的美人了。

    而这薛宝怡,膝下仅出两女,便是这大女和二女,但其竟无一子,蒲舒则好运的多,育有一子一女,为大公子和三小姐,其后这柳姝,便生下这二公子,只是到底是个妾,地位在正室之下,虽有子所出,日子却过得很是受气。

    至于这大小姐,两年前已然出嫁了,对方是前些年的状元,据说其才华横溢,当年是不少闺中女子的梦中情人。他俩的事还轰动一时,传为一时佳话。

    这宅子里暗潮汹涌,看来自己得多加提防才行。

    “大小姐,这里就是老爷的书房,老奴就不进去了,也请您的朋友随老奴一同在外等候。”叶域老练精干的样子引得傅烟沉暗赞一声,随后便吩咐莫叔等人在外静候,自己弹弹衣裙上几乎没有的灰尘,从容的走进了书房。

    傅烟沉一进书房就惊奇的发现其内部并不如外部表现出来的那么宏伟,从外边看这书房似乎由四间屋子打通了做成的,占地面积十分大,但里面却只有两间屋子的面积,一间全是书,却并不是整齐摆放的样子,颇有些杂乱,另一间中央摆了桌子和椅子,除此之外便只剩一张躺椅。

    这间书房着实是有些怪异。

    而房内唯一的一位男子,应该是她的父亲叶域,此时正斜躺在躺椅上,一手拿书,一手支撑着脑袋,十分悠闲的看着书。

    阳光从她背后照过来,直直的照在这男子身上,把他的脸笼罩在夕阳之下,看上去有些模糊,他似有所感,缓缓抬头,却只依稀看到夕阳下一位蒙面女子逆光而站,阳光晃得他不得不闭上眼睛。

    一时间,他们一人逆光而站,一人迎光而卧,谁都无法看清对方的脸。

    傅烟沉站在门口愣了愣,随即转身将房门掩上,屋内的阳光被挡在门外,房间便一下子暗了下来。

    她转身看向躺椅上的男子,一时间愣住了,这男子身着一件玄色长袍,长眉若柳,一双有些圆润的凤眼,眼角微微上翘,一张薄唇微微勾起,此时正一脸兴味的看着她。

    这男子看上去颇为俊朗,年龄不大,便是再没眼力劲儿的人也不会将他当成叶铧,更何况是傅烟沉这个派人监视叶铧十来年的被他抛弃的女儿。

    傅烟沉虽好奇叶家何时出了这样一位人中之龙的人物,但介于如今自己是来见叶铧的,叶家的客人或者家眷着实和自己没什么关系,便向屋内的男子微点了点头,便转身欲走。

    哪知她脚刚要踏出房门之时,突然听见有破空声从后方传来,心里顿时有些无奈,自己这才刚到,就受到如此“礼遇”,想来要是久待此地,也不知这些人会怎样对付她。

    傅烟沉听着破空声逼近自己,速度倒不是很快,大概对方是想试探自己的深浅,便在暗器将到时微微倾了倾身子,顺势接过,再定睛一看,此物竟是放在此屋中唯一一张桌子上的茶杯,再看那男子,此时已端坐于桌子旁,手执茶壶,添水饮茶了,此桌子距离躺椅少说也有十来步的距离,这男子竟能在瞬息之间将其从桌上拿出并掷向自己,而自己竟毫无察觉,看来这男子功力尚在自己之上,就不知是哪家功夫了。

    “名字。”这男人声音清朗,竟出奇的好听。

    傅烟沉闻言一顿,转身看着这莫名其妙的男人,一个扬眉,就站在原处,也不打算开口说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