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回夙 第五章

时间:2018-06-14作者:Redlip

    ,精彩小说免费!

    听着薛战的话,傅烟沉好笑之余,又想到另一件事。飞鹰堡,不就是薛宝怡的老巢吗?看来这些大家族的私下里,还是有不少说不出口的斗争啊!

    再想一下,这次的刺杀事件,跟叶铧家的,肯定脱不了关系。想到这一层,她突然对即将面对的事感到一丝好奇,多了一丝兴趣。

    难道叶铧良心发现,决定认她这个女儿了?!但刚想到这个答案,她又略带一丝轻蔑的笑了笑,他当她是什么?宠物吗?想起来了就施舍她口饭吃?还指望她会对他感恩戴德?哼,就算他想认她,她也不稀罕。

    莫叔行船的技术说到底还是不错的,不过三日时间,她们就到了柳州。这期间,卿风醒过来之后对突然出现的薛战没有表现出一丝惊讶和好奇,一直都比较沉稳冷静,倒是让傅烟沉很是满意。

    柳州这地方山灵水秀,常年笼罩在烟雾水汽之中,据说柳州一年中有一半的时间都在下雨,当然这个数字是夸张了些,不过这倒真是唯有柳州才有的气候,这雨自然也不是大雨,而是延绵不绝的小雨,因此这里也被人称为水乡。

    也有不少文人墨客愿意为此地留下他们的墨笔:“水秀山清眉远长,归来闲倚小阁窗。春风不解柳州雨,笑看雨巷寻客尝。”(注:此诗名为《知江南》,古诗,此处将江南改为柳州,作者已不可考证。)

    而叶铧,就住在柳州。

    据说叶家祖上是以商业发家的,如今是柳州第一的大家族,掌控着柳州的大部分商业交易来往,并且在其发展过程中多与武林人士多有接触,叶家甚至也出过几位英雄,在战乱时保家卫国,也曾有入世为官的人。

    因此,发展至今,叶家不仅仅是商业世家那么简单了,也可以说是武林世家,甚至说是世袭贵族也不为过。

    叶家每一任家主都是有些本事的人,这一步步的将叶家扩大到这个地位,想也知道其中经历了多少不堪回首的往事了,上一任家主还入朝当过帝师,是连皇帝见到都要尊称一声老师的人,但现任家主,也就是叶铧,就不怎么给力了。

    叶铧在位几十年,这些年叶家的势力不仅没有增长,似乎还有要倒退的趋势,好在叶家的老管家是老爷子临终时留下来的,这管家跟着老爷子大半辈子,叶家的生意倒还上的了手,就只有他在下面打点,才保得叶家基业不被毁在叶铧手里。

    这些都是傅烟沉在别人那里听来的,此时她刚到柳州,感觉有些饿了,想着见叶铧这事儿倒是不急,就挑了个面纱找了个雅致的店吃东西,她本来是在包厢里的,奈何旁边包厢里的人讨论的声音太大了,似乎也是刚到柳州的人。

    “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坐在一旁的薛战一手拿着鸡腿,一手端着水杯,边吃边问道。

    “都到柳州了,你觉得我们会去哪里?”傅烟沉也手持鸡腿,一边大口喝酒一边毫不优雅的啃着鸡腿,面纱早被丢到了一旁。看起来丝毫不显粗鲁,倒是有几分江湖儿女真性情的样子。至于为什么薛战不喝酒的问题,据他自己说是因为他喝了酒会发疯。旁边的卿音和卿风早就吃开了,卿风在这里的这段时间总算是放下了一些过往,渐渐展现出了她这个年纪的孩子的活力。莫叔则是在一旁给两个小家伙夹菜。

    “你和叶铧是什么关系?你要和他做生意?”薛战带着好奇问。

    “处理一些私事罢了,话说你还要跟我们到哪里啊?!白吃白喝你好意思吗?!”傅烟沉看着薛战一脸享受的样子,有些郁闷。

    “只要你说服卿音大爷收了我做徒弟,我保证不来烦你了!”薛战一脸认真的样子,就差给她跪下了。话说自从上次的事件之后,薛战就一直跟着他们了,势必要卿音收他做徒弟,打都打不走,简直像块狗皮膏药一样。

    谁知傅烟沉听到这话大惊失色:“屁话!如果卿音收了你做徒弟,你不是要天天跟着他了,那不就是天天跟着我?!”

    “……”仔细想想,好像是这么回事。

    饭后,傅烟沉带着俩拖油瓶,身后跟着莫叔和薛战,决定逛个街先,她是想得很透彻的,反正现在是叶铧想见她,又不是她求着见叶铧,再加上,她确实不大想见他。

    卿音一直在崖里没出来过,看到小摊上的玩意儿都特新奇,卿风见多识广,就负责给他讲解这些东西的用途。不过卿风虽然识得这些东西,但因为从前过得狼狈,从来也不曾用过,现下有薛战这个苦力,她其实是买的最欢的。

    他们这一行人走在路上回头率其实挺高的。

    一是因为傅烟沉,虽然她已经用面纱覆面,但看其曼妙的身躯,以及裸露在外的光洁额头和明眸,不难看出她是个多美的女子。甚至有些人还以为是武林第一美人霖雯来这儿玩儿了。至于为什么第一美人不是雨音,因为人家实在是太傲娇了,成名之后就极少出来溜达了,因此江湖中有人说她美如天仙,也有人说她其实丑如夜叉,大多数人认为那些说她美的不过是碍于她英雄的身份给她美化了形象。

    其二便是他们这一行人的组合,实在是太奇怪了!这俩小孩儿虽然长的很仙童似的,但话一出口就让人幻想破灭,至于后面的老头儿,他那一把白花花的胡子衬这那黑黢黢的脸,怎么看怎么滑稽。最奇怪的是那个穿着黑衣的男人,前面那么漂亮的女人不去献殷勤,居然一直围着那小屁孩儿转,又帮他提东西,又给他付钱,一边念念叨叨的说些什么,有离得近的出于好奇凑过去听了听:

    “卿音大爷,您就收我做徒弟吧,你看,我这么一个大劳力,放掉不是太可惜了…”额,可能是他耳朵出毛病了?!路人甲默默转头望天。

    这一晃半天时间就过去了,转眼有不少小摊都收摊回家吃饭了,傅烟沉这才慢慢悠悠的往叶家走去。

    此时傅烟沉一行人到柳州的消息已经传过大半个柳州了,几乎人人都知道柳州来了几个奇怪的人。

    这也是傅烟沉算好了的,她出生二十年都没见过叶铧,如见他却突然提出要见她,想来也不会是什么好事,如果叶家有什么问题,她有可能会陷在里面,虽然她对自己很有信心,但什么事都有个万一,万一她中了招,崖里的人要找她也知道从叶家找起。

    她还是不觉得她娘会给外祖说这件事。

    柳州城虽大,左不过这一行人已经走了一下午,离叶家也不算远,拉过一个路人问了问,发现叶家就在两条街开外的地方,傅烟沉就带着一堆人浩浩荡荡的冲叶家走了过去。

    叶家不愧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大户,其占地面积共632亩,其中300亩是老祖宗建的,是叶家旧址,后来前任家主又买下了332亩地,和着旧址翻新了一次,当时是依着前任家主和皇上的关系,走了后门请的皇家首席建筑师穆林到此扩建的,据说当朝太后的佛堂就是穆林主持修建的。

    故他们刚走到一条街外,便已隐隐能看到叶家雄伟高大的大门,待他们走近一看,才发现这叶家与普通大户人家确实有些不同。普通的有钱人家,门卫大都只有两个,多的也左不过六个,这叶家,门卫竟有十二个之多,整整齐齐的排列在门口,且据他们看来,这十二个人皆是练家子,怕是都有二十余年内力的底子。

    一行人顿时又有些骇然,江湖上会些功夫的人很多,但习得深厚内力的人却不多,可以说,招式是可以偷学来的,但内功心法都是各门派的武学秘笈,那是被视若珍宝的东西,轻易是不会交给非本帮弟子的,况且这二十来年的功力,若不是本人天纵奇才,或是有奇珍异果或是有绝世武功秘笈,那可是得实打实的练出来的,二十年多么不易,这些人却花了二十年的时间练武,就在叶家守门?

    且看叶家大门外的门匾上的叶家两字,其笔锋手劲,没有三五十年的内力相辅断然是写不出来的。且这字如行云流水一般,洒脱傲然,端是透出一股闲云野鹤的闲情逸致。想必这写字之人是个心胸开阔,云淡风轻的大家。

    “有趣,有趣!”傅烟沉看着这字,连叹两声,倒是对这写字的人平添了不少好奇。

    “诸位站在叶家门口,请问是有什么事吗?”
小说推荐